韩庚卢靖姗游印度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将季央拿下后,天罗宫剩下那个元神后期,其实就是拔光了牙齿的老虎,根本蹦跶不起来。【 ww.SlZ.cOm ,新,思,路,中,文,网,】



异火肆虐之下,他根本逃不掉,幸好余三斤只是让异火看住他,否则,一代元神大能,早就被焚化成灰烬了。



要知道,这可是超越了天火的存在,想当初余三斤收取它的时候,以柳殇和遁一宗那么多残魂的威力,加上余三斤本身的诸多段,也仅仅只是压制住它,天罗宫这位元神后期虽然强悍,但再强也只是元神,又如何比得上柳殇和一众残魂?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你,你到底将我们少宫主怎样了?”惊恐地望着余三斤闲庭信步地踱步过来,元神后期嘶吼道。



余三斤不屑地望着他,淡然道:“你自身都难保,还想着维护你们少宫主?岂不可笑?”



元神后期咆哮道:“你若敢动我们少宫主一根汗毛,天罗宫绝对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余三斤冷哼一声,星光之罩倏然而出,将其真灵制住,加上九宫缚灵印对真元的封锁,堂堂元神后期顿时像条死狗一般,被他收入了五行轮光之中。



本来这元神后期就绝非余三斤的对,加上异火的侵蚀和威胁,他愣是施展不出任何段,因此,余三斤轻而易举便将他给收了。



身形一闪,余三斤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待他重新出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季央的模样。



一众元婴迎上来,恭敬行礼,余三斤冷哼一声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两位长老追杀那小子去了,那小子鬼的很,看样子一时半会回不来了,咱们按计划开往飞来城!”



说罢,负进了属于季央的那座阁楼。



余三斤的面具,虽然在元神大能面前难以遁形,但这些元婴却根本难以窥知他的秘密。



之所以没有直接出对付这些人,余三斤有他的考虑,一来,他打算乘坐这艘飞行舟前往飞来城,如此一来,却需要一些人来驾驭;二来,这些元婴对他而言,与土鸡瓦狗无异,自己要出对付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难度,这事并不急于一时半会。



最主要的一点,余三斤知道自己若是以真面目出现在宁家,兴许很难见得到宁子衿,但如今借用天罗宫少宫主的身份,却省却了很多麻烦,起码面见宁子衿的会大了很多。



唯一让他为难的就是面具的掩饰功能,飞来城是宁家的大本营,不说元天老怪,但绝对有很多元神老怪,自己若是想凭借面具来隐藏身份,显然是行不通的。



不过,余三斤早有盘算,不但可以在元神大能面前不会露出马脚,即便遇到元天大能,也未必可以看穿虚实。



进入阁楼之后,余三斤打开阵法,将阁楼给封禁住。



虽说他知道,没有自己的吩咐,飞行舟这群元婴是绝对不敢来打扰自己的,但凡事有备无患,毕竟他下来要做的事极为重要,为了预防万一,他不得不小心一些。



做完这一切,余三斤倏然一下便遁入了乾坤世界中。



……



被余三斤突然带入一处陌生的地域,梨花带雨的蓝若铃一脸懵然。



季央破门而入,当时的形势极为危急,毕竟是三个元神和一群元婴,余三斤再有自信,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他不想带着蓝若铃冒险,这才第一时间将她收入了乾坤世界中。



由于没有沟通,蓝若铃对于乾坤世界根本没有一丝了解,瞬间竟然出现了恍惚,以为自己到了另外一个天地。



毕竟乾坤世界的天地和景致与外面截然不同,特别是头顶那轮圆盘,看上去是一轮太阳,却有其独特之处,很容易便可以分辨出来这里并非云殇大陆。



最主要的是,蓝若铃心里对余三斤的处境很是担忧,在她的印象中,当初在无极秘境,余三斤的修为只是灵丹境,如今再强也强不过元婴,面对三个元神老怪和一群元婴,余三斤根本没有任何还之力。



但在这方神奇的天地中,她却被完全隔绝了,莫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说要回到原处,即便想窥探一丝信息都难。



回溯前段时间的痛苦经历,还有遇到余三斤的惊喜和震动,加上对余三斤眼下处境的担心,蓝若铃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在天罗宫,蓝若铃是一个冰冷美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她之所以如此冰冷,自然不是天生的,而是刻意隐藏自己情绪造成的,之所以修炼冰系功法,其实就是为了让自己达到忘情之境,唯有忘情,才能逼迫自己接受无奈的命运。



毕竟,她对自己的身份有自知之明,明面上,她是天罗宫的圣女,还是少宫主的未婚妻,身份尊贵,威仪八方,但实际上,她只是天罗宫少宫主季央修炼的炉鼎罢了。



因为这层身份,她不得不逼着自己,从当初一个活泼的明朗少女,硬生生成为一个冰冷美人,其中的无奈,只有她自己知道。



说真的,她心里万般渴望自由,也不甘心就此沦为别人的禁脔,然而,在浩浩天罗宫的威势之下,她根本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天罗宫不但给予她尊贵的身份,更将她的家族给绑架了,明面上,蓝家从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被天罗宫提翟为赫赫的三阶势力,似乎很有面子。



但实际上,天罗宫由始至终将蓝家控制得死死的,说是圈养也不为过。



这就是当初,蓝若铃为何要让余三斤远离自己的原因了,一入天罗深似海,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失去了元阴,等待着她的将是无尽的苦难,既然命运已经是注定的,她不想连累余三斤也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因此,她回到了天罗宫之后,凡事谨慎,处处小心,生怕暴露了失贞的事情,同时,也想方设法让家族中人脱离天罗宫的掌控。



虽说蓝若铃隐藏得很好,然而,她还是对天罗宫过于小觑了,她的种种异常举动,根本逃不过天罗宫的监视,很快便引起了高层的注意。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知徒莫若师,蓝若铃的反常让她的师尊感到极为诧异,在检查了她臂上的守宫砂之后,整件事情顿时明了了。



蓝若铃的师尊是天罗宫的副宫主,论影响力,比之天星堂堂主叶天的爷爷还要尊贵,除了宫主和少宫主,整个天罗宫便以她为尊。



虽说她的师尊自小对她疼爱有加,但再疼爱,也得看什么事情,像蓝若铃失贞这件事情,牵涉到少宫主季央的修炼大事,已经完全脱离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毕竟,她太清楚蓝若铃这个圣女的真正价值了!



再说了,季殇可以将蓝若铃交给她的师尊来栽培,自然不是因为这个师尊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而是因为这个人根本就是季殇的心腹,否则,也不可能坐上天罗宫副宫主的高位。



说白了,蓝若铃这个师尊,就像是一个看火的丹童,而蓝若铃,就是那枚珍贵的宝丹,丹童不但要帮忙看火,还要时刻监视丹药炼制的火候,随时像季殇这个丹师反馈情况。



因此,蓝若铃的师尊,根本不敢对季殇有任何隐瞒,第一时间便对季殇坦陈请罪,并替蓝若铃求情。



天罗圣女失贞一事,暂且不说背后种种利害关系,单单是从名声上,便有损天宫罗的清誉,自然在门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更何况,蓝若铃还是少宫主季央的未婚妻,更是他冲击天神大圆满的炉鼎,如今却提前被人摘了果子,这已经不是有损天罗宫清誉的事情了,却是上升到季央的面子和季殇的颜面问题了。



可以说,这件事情在天罗宫,绝对是惊涛骇浪的大事件。



季殇倒也罢了,毕竟是一宫之主,更是修真界至高的存在,虽然雷霆震怒,却没有失了分寸,将事情交给了蓝若铃的师尊来处理。



然而,季央闻知后,当即暴怒无比,要知道,蓝若铃是他未婚妻的事情,可是整个天罗宫都知道的,如今戴了顶青青草原的帽子,试问他如何忍受得了?



因此,他第一时间对蓝若铃施以酷刑,逼她说出夺去她元阴的人。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公然放话,若是找出夺去蓝若铃元阴之人,必定要将其挫骨扬灰。



然而,蓝若铃的反应让他更是震怒,因为就算面对各种折磨,蓝若铃都缄口不言,不向他透露余三斤的一丝信息。



季央一怒之下,不但将蓝家举族给打入了地牢,更是将当初陪蓝若铃进入无极秘境的众多弟子一一提审,经过一番盘问,多少掌握了一些线索。



趁这次浮云域乐家和宁家联姻送贺礼的会,他便带着一众下,押着宁子衿来到天心城。



一间丹坊的淬神丹是震动整个云殇大陆的大事,他知道这种地方最能引来各方英才,能够俘获蓝若铃芳心之人,自然不会是泛泛之辈,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会很高,这才有了这一遭。



蓝若铃躲在一株树下抽泣着,这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吓了她一大跳,凝神一看,却是季央像只粽子一般堕落在地。



看到季央,她自然很是慌神,毕竟他不知道季央被禁锢住了,连忙逃了开去。



还未稳住神,又是一道身影却凭空出现在她面前,小心脏连抽了几下,待看清楚是余三斤后,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到了平地。



看到梨花带雨的蓝若铃,余三斤心口一疼,连忙上前来将它搂住,伸拭去她脸上的泪花,柔声道:“你怎么了?”



蓝若铃娇嗔道:“你下次如果再一言不发就将我扔到一边,我跟你没完!”



旋即想起了什么,急切道:“刚才我看到季央了,他追到这里来了,咱们快逃吧!”



在她眼里,余三斤顶多是元婴修为而已,也不知道是怎么从虎口狼窝中逃出来的。



余三斤淡然一笑道:“逃?干嘛要逃?”



蓝若铃慌神道:“不逃难道还在这里等死吗?三个元神加上那么多元婴,你能侥幸逃出来已属万幸,若是再不逃,怕就没有会了,我跟你说,季央可是天罗宫的少宫主,玄阳体的资质,即便寻常元神后期遇到他也讨不到好去,你可千万别以为自己有些小聪明便存有侥幸之心!”



余三斤摇了摇头,搂着她的腰,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季央落下的地方。



他是造化乾坤币的主人,对里面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自然知道季央所在之处。



“你,你,你干什么?”蓝若铃看余三斤不但不逃,还主动来找季央,急道。



余三斤拧了一把她娇美的脸颊,轻声道:“你且仔细看看,就是一条死狗罢了!”



蓝若铃毕竟是一名修士,听了余三斤的话,心绪很快便平复下来,她仔细打量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季央,果然如余三斤所说的,就是一条死狗。



此时她哪里还不知道,这季央根本就是被人给禁锢住了。



“你还有帮?”蓝若铃凝着一双美眸望着余三斤,疑惑道。



“帮?”余三斤轻笑道,“我哪来什么帮?”



“你是说你凭一己之力将季央给制服了?这,这,这怎么可能?”蓝若铃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余三斤调侃道。



“你当初不是才灵丹修为吗?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蓝若铃一脸狐疑。



“这事待我日后再慢慢跟你说,你先告诉我回到天罗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看这季央对你的态度极为恶劣,张嘴闭嘴就是贱人,以你天罗宫圣女的身份,即便他是少宫主,也不至于此啊?”余三斤严肃道。



虽然他从季央的言语中多少听出一些信息,但是,他毕竟不知道蓝若铃身上的秘密。



蓝若铃脸上一片黯然,突然想起天罗宫地牢中的族人,眼里的泪水忍不住扑簌而下。



原本靠顽强的意志死死撑住的蓝若铃,即便在季央的严刑拷打之下,也未掉过一滴泪水,但自从见到余三斤后,她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情绪,泪腺就像打开了一道阀门,连连落泪。



这是一个女人的柔弱!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