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来大烩杂小说

入了冬之后,难得出次大太阳。

自从和老爷子把话讲开了之后,阿笙回洛家的次数就变得有些多了起来,这天拿了瓶水就去院子里面晒太阳了。

远远的就看到了刚刚败家回来的洛二小姐,洛谨欢。

“洛璃笙,你现在倒是回来的勤快啊,没事往洛家跑干嘛呢?”洛谨欢立马摆出一副不爽的表情过来了。

自从洛璃笙离开洛家,这三年来,她一个人过得是有多么的自在呀,每次看到洛璃笙的脸,她就浑身不舒服,因为她就证明了爸爸的出轨,爸爸曾经背叛过妈妈,这是让洛谨欢最不开心的地方。

如果不是洛璃笙这个活生生的证据在这里,就算洛业明曾经出过轨,但情节不会太严重,洛谨欢不会怪爸爸的羿。

可是洛璃笙就这么大刺刺的在她眼前晃着,就是要告诉她。她最敬爱的爸爸,做了她最不耻的事情。

“洛谨欢,你说你姓洛,可以住在洛家,我也姓洛,为什么就不能回来洛家住呢?做人要公平,身为洛家的一份子,爷爷都没有要把我赶出洛家,没有不让我回来,凭什么你一个二小姐就有如此大的权力不让我回来住呢?如果爷爷和爸爸他们两个人任何一个人让我滚出洛家,我一定二话不讲,直接离开!”洛璃笙语气平和的说道。

“洛璃笙,你真以为姓洛就可以这么直接住下来的吗,三年前你不是挺牛气的吗?不是直接就离开了吗?那还回来干嘛呢?”洛谨欢每次看到阿笙就一肚子的火气,这个女人为什么是他们洛家的人,为什么要和她一起在洛家呆着,三年前她不是离开了吗?既然离开了还回来干嘛呢,就不要再回来了啊。

“洛谨欢,我回不回来与你有什么关系呢?三年前我自己离开,那么我自然就有权力自己回来,我的事情一向只由我自己一个人决定!”洛璃笙语气不容质疑的说道。

对于她来讲,她的事情不由任何一个人来左右决定,只由她自己来决定。

三年前她会意然决然的离开洛家,虽然是有些生洛老的气,但不全是因为洛老的一句话她就离开。

如果不是她真的想离开洛家,那么谁让他离开都是没有用的。

“什么叫由你自己决定,如果你不是和慕容时年那个家伙搞出来那么一出事情,洛家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洛谨欢继续说道。

她不在洛氏上班,就不代表她对洛氏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

好歹她是洛家的二小姐,和洛璃笙几乎差不多大的,所以洛璃笙接爱到的家族教育,她也全部都接受过。

身为洛家的人,连洛家最基本的敌友都分不清楚的话,那么根本就不配当洛家的人。

洛谨欢只不过不愿意去正式那些繁杂的事情,她喜欢简单的生活,每次逛逛街,购购物,美容旅游,这些事情对于她来讲才是生活。

所以,她宁愿被人说成败家大小姐,也不愿意去沾洛家的事情,但不代表她真的是一个败家大小姐只知道败家而不知道什么情况。

如果洛家破败的话,她哪里还会有什么心思去败家,只有洛氏的情况良好,她才会有这么大的心情整天逛这逛那买这买那的毫不顾及。

“洛谨欢,你说什么呢?”阿笙有些语气焦急的说道。

“我说什么,难道你还不懂?洛璃笙你也在洛氏呆了这么些日子了,难道就没有看出来现在的洛氏存在的问题吗?如果洛氏还如以前一样的那么好,哪里会需要和许家合作!”洛谨欢原本一点也不想把这事情说给洛璃笙听的,可是看到她现在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了,忍不住的开口的说道。

“洛氏的情况不妙?你到底在说什么?”阿笙语气坚定的说说道,因为关于洛氏的具体情况,她其实一点也不知道。

只是这么冒然的被顶上洛氏总裁的一位,她在还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之下,哪里会了解到洛氏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呢?

一直以来,洛氏都是在洛谨言的手里面,和洛老在幕后操作着,阿笙从未参与过任何洛氏的工作。

“我在说什么,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去听的,不如你去好好的问一下洛谨言,一直以为都是她在主管着洛氏,反正外头盛传着洛氏现在利润在下滑,加之好几个项目投资已经失利,才会选择跟许氏合作的,以洛氏以往的能力,压根就不需要和许氏这样子的公司合作,真当慕容时年坐到许氏总裁一位,就有这个资格来和我们洛氏合作吗?洛璃笙,不要让外人觉得,洛氏是因为你坐镇上去才会往下滑的,更不要让他们觉得是因为你才和慕容时年合作的,洛氏的那一帮老头子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洛谨欢一字一字的说道。

这些话她当然不是为了洛璃笙好,而是要让洛璃笙知道目前洛氏的一个具体情况,洛谨欢可不想因为洛璃笙的关系,影响她大小姐逛物败家。

“洛谨欢,你倒是挺能的啊,让你去洛氏上个班,你什么都做不来,让你安安心心的花钱去购物买东西就足够了,你现在还有这么多乱

七八糟的意见来了,既然这么大的意见,不如回洛氏上班,给你一个职务如何?”洛谨言的话打断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那种气氛。

两人虽然是亲生姐妹,可是洛谨欢天生是什么样子的性子,洛谨言知道,也就从来不强迫她去做她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比如让她去洛氏上班,好好的当她败家小姐就行了,现在还过来管这么多其它的事情,她还真的是闲的慌。

“姐,我只是说一直实话,你为什么要这样子针对我,到底我是你的妹妹,还是她洛璃笙啊”被大姐这么一说,洛谨欢很是不服气,明明她还是洛谨言的亲妹妹,她不帮她倒帮起洛璃笙来了,这完全不科学的。

“对于我来说,你们两个都一样,因为你们都是姓洛的!”洛谨言不想多和这个丫头说,做事说话从来不经大脑的。

“算了,反正我说什么,在这个家里面是没有人相信的,希望洛璃笙你不要后悔,我洛谨欢从来不会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我只会说我知道的事情,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一下大姐,看我有没有说错什么?”洛谨欢说完之后,就一脸气呼呼的离开了。

看着洛谨欢离开的身影,阿笙思考了一会,才转头看向洛谨言慢幽幽的开口“洛谨欢她没有说错吧!?”

“你相信她讲的?”洛谨言看了一眼阿笙说道,没有直接承认,也没有直接说不。

阿笙点点头“洛谨欢她没有理由要骗我,况且这一长串的话说下来,让我也知道了她其实并不是一无是处,很多东西我不懂的,她几乎全都懂。”

至少在洛氏的事情上面,洛谨欢比她还要知道的多。

“所以说,你愿意相信洛谨欢那丫头的话?”

“难道她说的不是吗?”

“洛谨欢说的没有错,洛氏在这近一年内,投资的好几个项目失利,好几次差一点导致资金链断掉了,经济陷入危机,不过这件事情,我们都兜得很好,暂时没有几个人知道洛氏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洛谨言特别平静的说道,一点也不像是在说洛氏状况,就像在说别家公司的事情一样。

“知道洛氏情况的人包括洛谨欢和……慕容时年吗?”阿笙大概猜到了什么东西,语气很坚定的去问她。

“慕容时年会知道,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中,我没有想到他回国之后就把洛氏调查了一个透彻。”洛谨言说完,神色有些无奈。

原本她以为慕容时年这个男人,出去了三年再归来,不会比以前对付多少,却没有想到没想象中的难对付多了。

“所以他来找你谈合作的时候,你无条的选择同意,就是因为他知道洛氏内部的资金情况,怕他把这件事情给捅出去吗?”阿笙带着一股怀疑看着她说道。

“这事,为什么不事先和我讲!?”阿笙继续说道。

“我原本想着等这个项目结束了,等一切过去了,不告诉你是不想增加你的心里负担!”洛谨言有些无奈的说道。

“姐,慕容时年这次来的目的没有那么单纯!”阿笙想了想沉重的说道。

慕容时年这三年变成什么样了,现在谁也不能肯定,他来者不善,目的不纯,而且很直接让人无法抗拒。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