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奥特莱最近从赛手协会到领导高层的气氛都不太对,原因当然是接二连三输掉的比赛。

还全都输在达尔文这种三流学校手里,校长气得把下面一溜的领导挨个提上来骂了一遍。

虽然背地里被骂,但学校对那一拨赛手还是很照顾,淘汰三人,还有九人,进军24强胜算不小。

从班导到领导都在鼓励他们好好打比赛,不要受到任何影响,同时全面搜集达尔文那两个赛手的资料。

从龙州、巴克宁输掉比赛开始,到不久前郑言的比赛,奥特莱渐渐相信达尔文确实出了一位实力强悍的对手,奥特莱在多方打探阿尔维的消息,至于路塞斯……他看上去表现平平,也许是一路上来运气很好,才能过关斩将走到今天。

上次输掉比赛,龙州和巴克宁都有写详细的比赛报告,本来队里赛手和教练都在等郑言的报告。

但郑言不写,他以大四实习为理由根本不回学校,只让家里给学校班导带话:“没有报告。有也只有一句话,阿尔维很强很强,绝对不容小觑!”

队里让他回学校,好几个赛手给郑言打电话,郑言也够偏执,要么不接,接了就说不回去。

最后气得教练狂骂:“你不好好打比赛,也不写报告,你是要退出球队?!”

他没好好比赛?那场比赛阿尔维赢得那么彻底,他们都没看比赛直播吗?

郑言说:“那就退好了。”

斯特拉教练:“退了就别回来!你的毕业报告上,我也不会给任何评语!”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威胁,学机甲球赛科班出身的人最后毕业没有专业评语,就等于这几年都白学了,哪怕有文凭学历也照样没用。

但郑言根本无所谓,他在通讯里说:“既然不给任何评语,”他顿了顿:“那教练你也不用写了,我本来就是维修专业的,过两天转回机甲维修系。”

斯特拉:“你以为你想转就能转?”

郑言在通讯里顿了顿,慢吞吞说:“难道不是?”

教练气结,一边切断通讯。

郑言这样的态度,在球队这边简直就是藐视师长,他不好好打比赛,输也就算了,竟然还不写报告,现在不回队里,竟然还扬言说要转系!?

反了他了。

既然也大四了,教练决心给郑言一些教训,让他好好记住他现在的狂妄是要付出代价的。

没几天,郑言递交了转系申请,报告就被斯特拉压下。

可当天下午,维修系主任枫蓝找到斯特拉,直接说郑言转系,她已经同意了。

斯特拉知道枫蓝的背景,了解他们沙克家族和奥特莱的恩恩怨怨,琢磨了一下,虽然心里不同意,但还是有所顾忌道:“这个学生,还是留下来更有前途。”

枫蓝笑笑说:“怎么会?他本来就是维修系的学生,一直很有维修天赋的。再说了斯特拉主任,这次他比赛输了,晋级不了,这小半年也不会有比非职业联盟赛更引人关注的比赛了,他要是就这么熬着毕业,才是真的要被毁了。”

斯特拉当然不肯同意,又说:“最近还在比赛,我也比较忙,这件事过两天再说。”

枫蓝皮笑肉不笑:“可不是,你们球队忙,我们维修系也忙。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抽调出人来给你们维护机甲。”

这是威胁他?

可枫蓝他怎么敢得罪,沙克家族的女人,奥特莱的系主任,丈夫还是机甲维修协会会长,她说一句话,校长都得礼让三分。

斯特拉不甘心就这么放过郑言,但他也没料到郑言转系能惊动枫蓝,动用枫蓝的面子,最后权衡一二,只得勉强同意。

斯特拉可能不知道,幸好他同意了,要是不同意,枫蓝可不会轻易放过他。

要知道在枫蓝眼里,郑言可是他相中的女婿/儿媳。沙克家和郑言家一直是多年的老邻居,两家关系极好,郑言和小沙克从穿开裆裤起就一起玩,枫蓝早把郑言当成半个儿子看。

在枫蓝心里,郑言输了场比赛能有什么,不就输了比赛,既然是输给实力强悍的对手,也输得心服口服,那就没什么可丢脸埋怨的。现在有人在这件事上做文章,枫蓝第一个不答应。

处理好转系这件事,枫蓝就让郑言先休息一段时间,在维修系拉下的功课慢慢补上,有不懂的尽管问,他们没有时间,不是还有小沙克么,儿子有时间啊!

郑言当时坐在沙克家的客厅里,端坐得优雅又贵气,笑眯眯说:“谢谢阿姨,你放心,不懂的东西我会直接问沙克。”

小沙克抗议,朝郑言直瞪眼:“你有时间!我没时间!”又看枫蓝:“妈,你儿子的意见这么不重要啊?”

枫蓝坐在一边,看看儿子,又看看女婿/媳妇,看两人这种斗气的模样,心里直乐:“好好好,行行行,随便你们,你们自己去沟通,我不插手,我绝对不插手。”

枫蓝工作忙,很快就离开,小沙克的爸爸也经常出差不在家,家里常年只有小沙克一个人。

但小沙克基本都在地下室自己的维修间,枫蓝一走,小沙克便去地下室,郑言跟在后面。

小沙克着迷机甲,从十二岁起日常装束就是维修工装,郑言看这身土黄色的衣服都看习惯了。但其实他有审美洁癖,不好看的、搭配不完美的、有瑕疵的,他都会觉得不舒服。

可看到小沙克这声脏兮兮还没换的工装,他就特别喜欢,他笑了笑,跟着小沙克下地下室:“怎么了?还生我气啊?比赛都结束了,我也输了,机甲你都拆了,还不高兴?”

小沙克两手插口袋,口袋里的几个金属钢钉叮叮叮直响,他走在前面,头顶只到郑言下巴,他冷哼:“高兴啊,我以前只觉得装机甲开心,没想到拆了一次机甲,感觉也不错。”转头,恶狠狠盯着郑言:“你要不要把你那剩下的宝贝机甲也让我拆了!”

郑言看着小沙克,抬手想捏一下他的脸,忍住了,只说:“行,你喜欢,拿去拆好了。不过……”

小沙克回头,继续朝前走:“不过什么?”

郑言:“拆了得给我装回来。”

小沙克在前面轻轻呸了一声。

郑言在后面宠溺地笑了起来。

和阿尔维的比赛刚结束那会儿,郑言并不知道阿尔维和小沙克认识,小沙克气呼呼地扬言要拆机甲,还真的拆了,郑言当时也只以为小沙克喜欢实力强悍的阿尔维。

这很正常,小沙克喜欢很多赛手,只要实力强悍,又有个人特色的,他都喜欢。而且小沙克喜欢起一个人,那就是掏心掏肺毫无底线——小时候,小沙克喜欢霸主阿尔维,每天睡觉都要抱着太阳神的模型睡觉;后来长大了,又喜欢一位职业赛手,每天写日记都会提到他;两年前吧,猎户人头马的卡农因为一场比赛的特殊走位完爆对手,小沙克又迷上了卡农和他的加农炮,还写了长长一封信,告诉卡农他的机甲的优缺点以及可能的升级方案。

虽然最后……嗯,那份情谊满满的建议信石沉大海。

直到现在,小沙克又迷上了阿尔维这个新人。

因为郑言,阿尔维的机甲差点碎成废铁,小沙克很气恼也正常,脑残粉都这样,郑言见怪不该,他要拆机甲就拆好了,反正郑言觉得,从这次作弊的比赛之后,他也绝无可能再使用这台机甲。

在郑言眼里,小沙克还是他可爱的邻居弟弟,还是他的小沙克。

直到不久后,阿尔维的新机甲曝光,那一身绚烂的金色,才让郑言突然意识到不久前小沙克地下室的那些漂亮的机甲外壳到底是为谁做的!

竟然是为阿尔维!

郑言惊讶:“你认识阿尔维?”

小沙克挺胸:“当然!我是他的机甲维修师。”

郑言侧眸:“真的?”

小沙克犹豫道:“好吧……其实现在还不是,但我以后一定会成为他的机甲维修师!!”

郑言疑惑:“你为什么这么想做他的维修师?”

“因为我觉得,他是可以登顶王座的赛手,我会最强的赛手。我要做最强的维修师。”

小沙克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闪闪发光,郑言很是动容,但他心里又有些不舒服,他当年转去打比赛,就是希望有一天,小沙克会和他说,想做他的维修师。奈何这么多年,他没成为最强的赛手,小沙克欣赏的也是别人。

郑言的内心……稍稍有些崩溃。

但崩溃归崩溃,在小沙克念叨了几次想见阿尔维见不到,阿尔维都不联系他之后,郑言觉得还是帮小沙克一把。

所以他联系了阿尔维,说他有比赛门票,可以去看比赛。

于是第二天晚上六点半,郑言、小沙克、阿尔维、路塞斯四个人在达尔文学院的大门口大眼瞪小眼。

小太阳默默吐槽:这是要4p的节奏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