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好上课别流出来了什么意思

高菲看着齐峰的模样,忍不住捏了捏双手的拳头摩拳擦掌,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丝莫测高深的微笑:“师弟,精奇的根骨都是经过修炼捶打出来的,你还没修炼就开始得瑟起来了,看来我要让你明白一下为什么你是师弟我是师姐,骄傲自满可是修行的一大忌讳啊。(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眼看高菲笑盈盈的向自己走来,虽然人长得漂亮,但看着她揉拳头的姿势似乎又有打人的冲动,齐峰心头一跳,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自己被高菲打趴的情景。

武者哪里是灵者的对手?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齐峰赶紧将手掌一伸阻止了高菲的前进,义正言辞的说道:“师姐说得对!我还没修炼,根本不是师姐的对手!若是等我修炼了,师姐再来和我切磋才不失公平性嘛。嘿嘿,师父慧眼独具,既然他老人家能看中师姐你,师姐在修炼方面自然也是非常出色才对。师弟我刚入门,哪里敢跟师姐您比啊。”

“哼,这还差不多!不过师父曾经说过,这个世间,修炼天才多得是。虽然每个人的身体和修炼的方法不尽相同,但所有的天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在修炼一途勤奋努力。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这便是师父当初对我说的话。”

“多谢师姐教诲,不过师姐你就放心吧,为了义父,为了我自己,我绝对会努力修炼的!只是我有一件事情不太明了,究竟什么才是半人半妖的体质?”

高菲想了想才说道:“这种体质我以前从没见到过,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总体说来,上天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刚刚从母体出生的人类几乎都能达到先天灵力六十的标准,体质优异的父母也会相应产出更加优秀的后代。

但随着人类出生之后有不同的家庭和不同程度的教养,有的人逐渐因为过度的劳作或者不恰当的锻炼逐渐让自己体内的细微的经脉被杂质堵塞起来,但有的人却因为修炼有方或者服食天才地宝让自身的经脉变得更加通透!

经脉堵塞的人体内的先天灵力就会低于六十,经脉通透的人体内的先天灵力就会超过六十,而且经脉通透的人在修炼天地间灵力的时候也会事半功倍,看经脉通透度这也是五大圣宗招收弟子的一大要求。可即便是经脉堵塞的凡人,体内的灵力也会在五十到六十之间,像你这种体内灵力只有三十的家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要不是师父解说,我还真不知道你原来就是传说中的半人半妖体质!”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原来我不是老鼠的儿子!齐峰想到这里,没来由的有些开心,笑道:“师姐,那是不是说,我这种体质修炼起来会比那些经脉通透的人速度更快?”

“这倒不一定。”高菲的回答让齐峰的笑容僵了一僵,看着齐峰的表情,高菲微微一笑,“你体内存在着灵力,同时也存在着妖力。灵力和妖力彼此之间都会有互相抵触的作用,所以灵力和妖力很难共存在一个人的身上。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做到这一步,但是我能很肯定的告诉你,你半人半妖体质绝对不会输于任何经脉通透的九级武士!”

“哦?此话怎讲?”齐峰的眼睛一亮,又回复了几分先前的风采。

“我们灵者灵力强大自不必说,修为高深的灵者甚至可以移山填海,但是我们灵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那就是身体不够强悍。”

“身体不够强?可是我曾经亲手用我的斧头砍在了妖界蛤蟆王癞飞的身上,它不但没有受伤,反而将我的斧头给震碎了,这种身体难道还不够强吗?”齐峰不解的问道。

“你说的话正是我所想要讲的。虽然灵者修炼天地灵气可以淬炼自己的身体,修为越高深的灵者,他的身体也就会变得越强大。可是作为同等级别的灵者和妖兽来说,灵者的身体强度远远低于妖兽身体的强度。”高菲说着伸出了自己那只被齐峰捏得依旧有五个红色指印的手,“你看,这就是我和你在对打的时候被你捏伤的。

你现在不过是一名武者,而我已经是一名灵者了,虽然在灵力的比拼上你远远不如我,但是在肉体的对抗之中,你却依旧占据了上风,这就是你半人半妖体质的强大之处。”

“我明白了,难怪我觉得这段时间不仅我的力量和速度有很大的提升,就连抗击打的能力都比原来强大很多,原来就是拜这半人半妖的体质所赐!师姐你刚才的意思也就是说,我现在强的地方是身体,但是弱的地方是灵力?”

“没错。”

“那师姐赶快教我修炼灵力的法门啊!”齐峰有些猴急。

高菲笑道:“不急,因为凡人需要先淬炼身体,让身体达到一定的结实的程度才能修炼天地灵气。从本质来讲,天地之中的灵气是非常霸道的,将这些灵气吸纳到体内并成为自己身体力量一部分的时候,前提必须是你的身体能够承载这种霸道的灵气入侵。

其实以你现在身体的强悍程度,修炼灵力或许是已经可行。我倒是想教你,但我却从未有过教导半人半妖体质的人修炼的经验。教导你修炼灵力的事情,只能交给师父去做了。不过呢,我现在带你来的这个密室是用来淬炼你身体的。我见你也学习了一套步法,是不是?”

齐峰点头道:“正是。义父曾教我一套步法,名为‘逍遥步’。这套步法主要是用于赶路和强身健体,因为我住的地方离义父住的地方比较远,所以义父才教我这套步法。”

高菲道:“现在你已经是我师弟了,既然在步法方面你有学习的经验,那么我现在教你一套迎敌的步法。你先看我走一遍!”说着,高菲双脚在屋内的一个木桶装的小箱子里轻轻踩了踩,接着飞快的向木杆圈之中飘飞过去。

齐峰只见高菲双脚沾上了不知名的白色米分末,随着高菲在木杆圈之中自由的快速行走,一个又一个白色的脚印清清楚楚的均匀印在了木杆圈之内的地面。

高菲的脚很小,小脚在木杆圈之中迅速走动的姿势更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不多时,高菲已经在木杆圈之中游走了一遍,微笑着对齐峰说:“师弟,你既然学过步法,那么你先按着我走的脚印这样走进木杆圈,然后再走出来即可。

不过你要记住,身体不能碰木杆,也不能碰丝线和丝线上的铃铛,一旦你碰到这其中的任何一样东西,铃铛都会发出响声。总之,你走的过程之中要踩中我走的脚印,并且不让铃铛发出声响,那么你这套步法就算是有小成了。”

齐峰有些诧异:“就这么简单?”

高菲神秘的一笑:“看起来简单,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好!”齐峰跃跃欲试的来到木杆圈旁边,踏进圈中按照高菲留下的白色脚印走了起来,将自己比高菲大了不少的脚印踩在高菲所留的脚印之上,顿时将原来的白色脚印变得更大了起来。哪知刚走几步,脚下便碰到了丝线,引起铃铛一阵急响,心知自己已经走错了,于是抬起头来看向高菲,“师姐,这……”

“没关系,接着走下去。”高菲鼓励道。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教训,齐峰凝神看了看地面的脚印和丝线,然后一步一步的按着脚印踏了上去。哪知又没走几步,脚下倒是注意到了,并没有碰到丝线和铃铛,但是身体却将木杆碰到,又引发铃铛一阵急响。

“没关系,再来。虽然是练习步法,但是这套步法讲究手、眼、身法、步的配合,所以别只看脚下。先别那么快,慢慢来,将你的脚踩在我落下的脚印之上,一回生,二回熟,多练几次自然就会熟悉了。师姐我当年练习这套步法之时都练了很长时间呢!”

有了高菲的鼓励,齐峰打起精神再次按照步法走了起来。随着练习的时间增加,加上高菲不时的在一旁加以指点,齐峰对这套步法逐渐的走得熟练起来,只觉得转身投足、一进一退之间隐隐含有某种章法,比自己所学的那套逍遥步复杂得多了!

齐峰在密室内的木杆圈内也不知练了多少遍,密室内不见天日,浑然不知此时天色究竟已是什么光景。正练得兴起,忽然发现房间之中有一阵波动传来,接着云傲天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之中。

“师父!”高菲和齐峰二人同时叫道。

“别停,练得不错,接着走下去。”云傲天微笑着对齐峰说道。

“是,师父。”齐峰心头一喜,再次认真的在木杆圈之中走了起来。也不知是高菲教导有功还是齐峰练习次数增多的原因,齐峰在木杆圈之中不仅行走的速度增加,而且一进一退之间从容不迫,最关键的是直到走出木杆圈之外,都没有引发一颗铃铛发出声响。

“好。”云傲天赞道,“不错不错。我出去不到一天的时间,你就将这套蝶云步练到这种程度,的确已经是非常不错了。不过你要记住,这木杆圈是死的,但是和你交手的人是活的。

这套步法修炼到了后期阶段的时候,这些丝线会在你师姐的控制之下沿着木杆进行上下移动,但你却依然不能碰到丝线。也就是说你就像在对阵一群近在你身旁的敌人,但你却必须要避开敌人的身体。只不过那种境界需要将这套步法配合修炼的心法再加以灵活的运用,那才能算是这套步法大成之境!”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