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昨晚没喂饱你吗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里是她的老家。

没有荒芜,也没有废墟,周围的景象在夏日下充满了勃勃生机。

没有可怕的离心力,一切似乎从未发生,黄粱一梦般的感觉也在飞快地淡化、消散……

多好啊。

她长叹一声。

此刻,她那张略带婴儿肥的稚气的小脸,露出她的标志性表情——上眼脸耷拉着,凸显出圆溜溜的大眼眶,丰腴的双唇微张,敷衍了事的组成一个笑容。和后来度娘百科中“傲沉”的代表图片简直如出一辙,唯有一点区别之处在于她头顶上的一撮没精打采的呆毛。

土房子里传来一阵苍老的咳嗽声。

她愣怔,里面有人?

也就一转念,她就知道是谁了,问题是,上一次见面,是在他老人家的坟前。

久别重逢,说点什么好?

呵呵呵,我真是傻了。

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叶彩走进了这座土房子的大门。

客堂里没有人,声音是从左手边传来的——昏暗的柴房里,坐着一位比叶彩高不了多少的老人,正不住地剧烈咳嗽着,如果不是撑着大腿,照那咳嗽的劲头整个人非得扑倒在地上不可。

老人银发稀疏,干枯、皱巴巴的皮肤布满了老年斑,上身裹着一件微微发黑的褐色毛织背心;面前的木桌上放着一台兀自播放着不知名戏曲的收音机、一小杯白酒和一本同时涉及天干地支、五行八卦、二十四节气等古典内容的黄册子,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个被时代抛弃的怪老头。

不知从何而来的嫌恶和恐惧感拴住了叶彩的脚步,她张了张嘴,没能喊出声。

咬咬牙,她挪步来到老人身边,蜻蜓点水似的轻轻地拍了拍老人佝偻的背,结结巴巴地说:“爷……您……老人家,您、您不要紧吧……”

老人摆了摆手示意无碍,好半天,才一点点的喘匀气,低垂着的头没有抬起来,像是有些落寞,好半天才喟叹一声道:“彩啊……”

唰一下,呆毛直竖起来。

叶彩磕磕巴巴的说:“您您您……您叫我什么……”立刻浮夸的大叫道:“啊!您叫我做什么?嘿嘿,爷爷……”

老人笑了起来,“怎么?做错什么事了?你可骗不到我哟。”

叶彩讪笑,“没有……”

老人扁了扁嘴,明明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偏偏给人一种“你不说就算了”的耍小脾气的感觉,接下来还真没再追问。

这忽冷忽热的态度,让叶彩无从应对,只能嘿嘿嘿的傻笑。

过了好半天,叶彩才整理好思路,她试探性的问到:“那个,爷爷?”

“嗯?”老人家半闭着眼睛,一副快睡着的样子。【文学楼】

叶彩舒了口气,心头的紧张顿时缓和了不少。

“爸……爸爸呢?”

事实上,作为一个年近三十的成年男人,用小女孩的口吻喊出“爷爷”、“爸爸”之类的称谓,着实让叶彩有点脸红。

老人家视线一飘,不知透过墙壁在遥望哪个地方。

“你爸爸啊……应该还在外面做工吧,唉……怎么了?想要点零花钱?”

看到老人低下头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掏钱,叶彩急忙摆手解释,“不是,我不要钱。”

干枯、皱巴巴的手短暂的僵硬了一下,老人掏出一把零钱,在口里拈了点口水,然后在零钱里点阅。找钱的时候,老人昂着头,视线拉得很远,显然是老花眼的症状,效率奇低,叶彩都替他着急,好一会功夫终于点出了两张“2元”面额的钞票。

“来,拿着。”

叶彩讪笑,半分颠怪的强调道:“我真不是要钱。”

老人说:“拿着,这是你这周的零用,还有两块啊,是你弟弟的。”

“哦……”犹疑的接过了钱,叶彩受之有愧似的耷拉着脑袋。

收音机兀自播放着不知名的戏曲,老人沉浸在刚才那声叹息中遐思,然后无奈似的摇头。轻轻地拿起桌上那本黄册子,拈点口水将之翻开接着品读,不时端起酒杯庄重地抿一口,似乎浑然忘了身旁呆杵着的黄毛小丫头。

事实上,叶彩心里正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额头上很快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我在干嘛呀?

说点什么啊!

别愣着不动啊!

你难道甘心就这么稀里糊涂下去?

对了,再打听点什么吧。

“额……爷、爷爷,我妈妈呢?”

爷爷抬起眼皮子,望向另一个方向,“你妈妈啊……去学校了啊,你忘了么?她要备课,已经去学校了……哦,彩啊,你作业写完了吗?”

“啊?”作业?

叶彩认真的点头,“嗯,写完了!”

爷爷老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写完了啊,写完了好啊……哦,默儿呢,在外面玩啊,你叫他早点回来,看看他作业写完没有,没写完叫他写完啊……作业啊,要按时完成,不然你爸爸回来打你们的。”

“啊哈哈……我知道了。”

不知不觉中,叶彩的呼吸变得深长,微笑的外表下似乎正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眼珠子转了转,她讪笑着说:“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下去了,爷爷……”和语气一样,她慢慢地退步,渐渐地转身,脸上还挂着拘谨的微笑。

老人终于将目光从黄册子上移开,奇怪的看了他孙女一眼,心里八成只有四个字,搞什么鬼。

出了柴房,叶彩连忙将身子藏到门旁的墙壁后。她脸红得直欲冒烟,真搞不懂自己刚才是怎么想的,整出那么戏剧性的表现。回想起来,她不禁吐了吐舌头。

立刻捂住嘴,眼中满是惊诧。她隐约意识到,生理反应已经有些紊乱了。

缓了缓紧张的神经,她开始试图整理刚才在和爷爷的对话中收集到的信息。

自己和弟弟叶默都还在念书,从每周给一次的零用钱中,可以看出应该都已经升到了在校住宿的年级;爸爸在本地务工,在农村,多半不是什么稳定的工种;妈妈备课,也就是说应该在学校教书,还在任职,也就意味着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犯过病了……

似乎一切都还算平静,但是这些平静下的表象都埋伏着灾祸的萌芽,爸爸随时会失业,妈妈的病情随时可能爆发,爷爷的哮喘同样刻不容缓。几乎所有的灾难,都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包括家庭变故。家里一个濒临失业,两个药罐子,还有两个在上学,眼前最大的问题,显而易见就是——穷!

上辈子家庭一步步支离破碎的诱因,也是因为——穷!

哈哈,真是可笑可耻可恨呐!

攥紧小手上的两张陈旧的纸币,叶彩心里暗暗发誓,叶默啊啊不是,叶彩啊叶彩,要加紧挣钱奔小康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