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

幸好没有与长富他们相认,卫小歌暗暗庆幸。

再说并不能将重生的实情说出吧,即使丁土徇私,但是这名中天大帝心胸却好生狭窄,真不晓得他多年前,是怎么成为仙者的。

大约......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类极端的修炼心境,或许更容易走上巅峰。

比起人间帝王,这位仙者大帝,其实对自己没半点威胁可言。他根本无法对自己的亲人朋友下手,而自己,本来多活了两次了,怕他个鸟!

见卫小歌安然坐在柳枝上,既没见礼,连头都不抬,悠闲地晃着两条腿,中天大帝不怒反笑了。

若非拥有如此强悍不折的性情,她如何辖制长贵,又如何能获得数名人间强者的青睐。

与她计较,若真将她抹杀了,反落了下乘,从此留下心境空隙。

其实,最令人气恼的,还是长贵对姐姐的那份古怪的情......长贵就是自己,自己就是他,魂魄相连,让自己完全下不了手。

“饶你不死,却要抹去你所有记忆。”中天大帝冷冷说道。

“你们就会这一招,来点新花样不行么?”卫小歌鄙视道,就算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要达到外窍修为,开启上丹田,打通身体与魂魄之间的桥梁,终究会慢慢记起。

“不行!”

......

三天后万人屠返回。

本以为会受到迎接,不料小院中静悄悄地丝毫没半点声息,侧耳聆听,才晓得娘子在沉睡。

他有些诧异,这大白天的,娘子为何睡得这般沉?

心中一阵惊慌,他疾步踏入卧房。

床榻的帷幕并未放下,娘子安安静静躺在床榻上,眉目疏缓显得安详,瞧不出有什么端倪。然而,自己已走得如此之近,警醒的她为何还不醒来?

他忙轻轻拍了拍卫小歌面颊,“娘子!”

香梦沉酣,好似几千年都未曾睡过一个好觉,卫小歌悠悠转醒。

或许是睡得略久,她有些呆滞,茫然地瞧着眼前这张惶急的脸。

男子那浅褐色的双眼仿若琥珀,长方的脸,高挺的鼻梁,浑身一股迫人的气势,让人无法忽视。

“你是谁?”她惊奇地问道。

万人屠扶额,“你真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的结发夫君。”

卫小歌愣了许久,眼神不断变幻。许久后,她仿佛终于返回到现实,“不可能,我不过二八年华,尚未嫁人,如何有夫君?”

“行了,别装了。”万人屠不禁失笑,先前差点吓到,亏得对娘子扯谎的神情十分熟悉,每次说胡话前,嘴角都会歪那么两下。

“这么快就拆穿了。”卫小歌嘿嘿笑了两声,又问道:“我睡了多久?”

“我如何晓得,逗留了三日,方才刚转回。给长富,长壮,薛绍奚指点了些修炼上的事,又给他们留了药物功法,还有一些银票。”万人屠笑道。

“啊......三天!”肚腹猛地传来一声鸣叫,卫小歌苦着脸道:“夫君大人,能叫人送碗粥么,我手脚酸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知道有些异常发生,万人屠并没有问,伸手探了探娘子的脉搏,暗自心惊了一瞬,随即若无其事捏了捏她的下巴,“我即刻便回,你安心躺着别起身。”

见万人屠离去,卫小歌长长吁出一口气。

中天大帝不但没有抹去她的记忆,反其道而行,却修复了前世记忆。

她之前并未真的撒谎,刚刚觉醒之时,还当自己还在梦中,以为自己未死,还是从前那个倒霉的卧底。

猛然间,她差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是那名捐躯的卧底,还是眼前万人屠的娘子,名为卫小歌的武修女子。

“原来如此......”

她终于明白了,为何独独自己会被挑选来做系统任务。

因为......前世的自己,与长贵还有知微一样,体内有双魂。那时,却以为自己根本就是精神分裂了。

死后仙者魂魄意念抽离,自己才知道真相。

不过,在投入原主卫小歌体内之前,被抹去了前世所有记忆,成为白纸一张。

被“上头”活活利用了两回,她简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哎,想必中天大帝探查过自己所有的记忆后,放过了自己,却不晓得前世那名仙者是什么来头,说不定与两位大帝有点关联吧。

正胡思乱想着,万人屠已飞快地回到卧房。

将大迎枕安置在卫小歌的背后,他关切地问道:“你此刻身体的血气不旺,其他还有什么不适?”

“没什么大碍,我因壮大了魂魄,想起了一些事情,因此多睡了一阵!”卫小歌随口答道。

中天大帝那厮,绝对是以粗暴的手法,修复自己的记忆,魂魄变得强大不少,只是与身体的强度不相匹配,眼下身体血气简直快被抽空了。

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如今可称得上是大法修了。

坐到床榻边,万人屠伸出手臂,将娘子轻轻揽住。

“能对我说的,都说了吧,往后还需要我做什么,我为你奔走!”

“没有了,我什么都不需要做了!即便有的话,咱们一起解决,怎能让你一人去做。”卫小歌笑道。

万人屠松了一口气,辖制娘子的势力,应该是放过她了。

“你既不欲见长富他们,我们不好在江陵久留,免得他们找上门,明儿我带你去别处慢慢养身体。”

“你与他们说过,即刻启程去北疆了吗?”

“说过了,他们十分不舍,想跟着一同前去。”万人屠望着面上显得有些怅惘的娘子,又道:“我对长富和长壮说,什么时候到内窍巅峰,到北疆来找我。不过,孩子长大了,总不能一辈子陪着。”

卫小歌笑了笑,“诗诗明年出嫁,长富过了年就十六岁了,将来会有自己的朋友家人,作为姐姐,我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了。”

尽管是系统任务,不过似乎从未觉得他们是自己的“累赘”。

重生到新的世界,若没有大家相伴相伴,想必偶尔也会觉得孤寂吧。

其实,万人屠与她何其相似,尽管他并非来自异界,然而身为半妖,总归与众不同,内心深处无法融入到任何一族之中。

“我们这对老夫老妻,也该回我的家了。”万人屠笑道。

原来,他当北疆才是家......卫小歌笑嘻嘻道:“你那些兄弟们呢,也一起返回吗?”

“杀了李中趌之后,我已告之他们,过些日子就回去夺回碧水湖,再次做大家的大王。”

“碧水湖漂亮吗?”

“很大很美,北疆水源不多,占据了此湖,过往客商帮派,一律都得缴纳银钱,我们提供保护。”

“果然是个匪首,占水为王,人人都得交过路费!”

万人屠哈哈大笑,“你家夫君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你这帮兄弟都擅长打水下的仗?”

“不单单是水下,沙子下的仗,也十分拿手。总之,多少人来侵犯,都给他们杀得丢盔弃甲。”

卫小歌抱住万人屠的脖子,将脸贴着他生出微须的面孔,嫣然笑道:“下回你也该教教你的压寨夫人,如何在水下和沙子下作战了。”

“那是自然,我万人屠的夫人,怎么可能是个躲在家中绣花的小娘们。”

......

继续驾船向北一路前行。

天寒地冻,江风凛冽,卫小歌因血气不足,裹着一身银色的大氅,若一只懒猫似的,在船舱中烤火。

万人屠没在外头撑浆,脚地下以真气慢慢推动船向前行,人却歪在她身边软榻前,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她喂到嘴边的糖炒栗子。

心中惬意万分,万人屠心想,做土匪可比作皇帝舒服。

穆乘风成日里与那些朝臣扯皮,每天翻阅大批奏本,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他那人又十分尽责,肯定不会如顾少钦那般得过且过,反而耗费了修炼的时间,被琐事缠身,往后修为说不定就此停滞。

那飘逸轻灵的剑法,说不定以后再也见不着了。

正胡思乱想着,忽地一阵清风从船顶掠过,万人屠坐起身来。

“想不到有外窍高手路过,还这般不客气,从咱们头顶飞了过去。”

“出去看看吧。”卫小歌感觉自己这段时间,已经躺得浑身发毛。

“嗯!”

将她抱起,万人屠飞到船头站立。

目光所及,只见一名修长的青衣男子,时而脚点水面,时而落到岸边,如穿花蝴蝶似的,从江的这一边飞到另外一边,来回穿插。

“他不当乌金王了吗?”万人屠喃喃说道。

“去岁长贵曾对我说起,穆乘风想将王位让给他,只是长贵估计瞧不上乌金小国,没有答应。再说,别人让的,哪里有自己抢的来得有满足感。”

卫小歌瞧着穆乘风远去的影子,心想他出来游历,那么小公主呢,却没瞧见跟着,想必留在家中了。

幸好自己并未死心眼地嫁给他。

万人屠微微轻笑,管他当不当乌金王,似乎与自己无关吧!

“你我果然才是最合适的夫妇,夫唱妇随,妇唱夫随。”

卫小歌回眸,笑道:“十年修得同船渡,咱们携手归家。”

望着眼前女子那翘起的唇角,万人屠心中爱意满溢,将手臂收紧了些。

愿得常巧笑,携手同车归!

==========

(作者话:感谢一路相随的读者朋友们,谢谢大家打赏,月票,还有持续的订阅。暂时先和大家告别一阵,下本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需要休息一段时间。)(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