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公上我

她和顾清洆和之间一直都有一种默契,这样的默契是外人无法理解也无法诠释的,他说要补给她一个婚礼。

她说好,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无论有没有人祝福,有没有人为之欢喜,她都不在乎。

重要的是,她会穿着婚纱,带着这一生最美的模样,一步一步走向被自己选中的人,那么巧,那个人也在等着自己。

最美的爱情不是历经风雨洗礼后的坚守,更不是长久等候之后的久别重逢,而是两个孤独的半球,在莫名的指引下重合,化为整圆。

无论他们之前经历了怎样的风景,唯一确信的人就只有彼此。

她记得顾清洆曾经也跟她说过,他说他不渴望要百年到老,只想着他们两个人能够有五十年的稳定。

等到白发苍苍了,他们两个人还能够牵手,这就足够了。

在墓碑上,会雕刻着以他之姓氏而冠上的名号,顾氏爱妻之墓,立碑人:顾清洆。

当时的顾清洆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很落寞,她曾经问过,为什么要让她先死?难道一起下黄泉不好吗?

她一直都以为,情话应该是生同衾死同椁。

可是那天顾清洆的回答却颠覆了她的认知,他说,“如果一起死,我怕没有人为你善后,怕你的尸首得不到好的安置,如果我先死,我又怕我走了以后,没有人照顾你,怕你孤独,怕你会想念我。”

当时她沉默着没有回答,她一直都没有告诉顾清洆。

其实她一点都不脆弱,如果他真的比自己先离开,她也会好好活着,因为这才是他想要看到的,因为是他想要的,她愿意去达成他的心愿。

或许顾清洆不善言辞,不会每天都将我爱你挂在嘴边。

但是这个男人真的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他的感情有多真,他的细心和体贴无时无刻不然叶媚冉感觉到心暖。

有这么一个男人宠着,她宁愿什么都不要,即使她一无所有,顾清洆也不会嫌弃她分毫。

她撑着下巴,微眯着眼睛坐在高脚椅上,脚晃着,歪着头看正在洗碗的男人,嘴角笑意浅浅。

“清洆”

“嗯?”

他背对着叶媚冉,她能够看到的就是他挺拔颀长的背影,看着并不算宽厚的背脊却为她撑起了一片天地。

这样的感觉真是格外的惊奇,偏偏摄入心扉。

许是没有得到她的下文,正在洗碗的男人,低声问道,“怎么了?”

“没,我只是想吃水果了。”

顾清洆微微一顿,无奈的轻轻叹气,“好,你等着,要吃什么?”

她歪着头沉思了会,认真的开口道,“你不是买了樱桃吗?”

顾清洆转身去冰箱拿樱桃,细细洗干净,叶媚冉在他身后笑的像只狐狸,她没有那么好吃,就是看着他这么宠溺自己,忍不住想要指手画脚,给他添点麻烦。

知道他转过身,将碟子递到了她面前,她才朝着顾清洆勾了勾手指。

微挑眉,却还是照做,低俯下身。

叶媚冉勾住了顾清洆的脖子,凑上前去。

他以为叶媚冉是要跟他说话,却没有想到她是要主动献吻。

叶媚冉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悬挂在他身上,偷亲完以后,脸颊嫣红的躲进他肩窝。

倒是顾清洆笑出了声,“顾太太,你该不会是在害羞吧?”

什么叫该不会是?难道他看不出来她就是在害羞吗?

她跟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顾清洆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她后背,轻声哄道,“好了,我这边还没忙完,你自己乖乖去看电视。”

“嗯……”

叶媚冉就跟个小孩子一样被哄骗着离开,她倒是挺乐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与其说是夫妻,倒不如说是父女。

顾清洆是真有种拿她当女儿宠着的架势,什么都会事先帮她安排好,完全不需要她亲自动手。

不让她做饭,不让她整理房间,打扫家务,她在家里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坐在那里等着他服侍。

不过也还好,她极度缺乏感情滋润,小的时候,父母离世的太早,没有人宠着她,也没有人这么真心对过她。

叶媚冉捧着樱桃,看到电视上的娱乐新闻时,她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

言喻?竟然会是言喻!

若是她出现在财经频道,她也就没有这么惊讶了,可是现在是……什么鬼?娱乐头条?

她什么时候进了娱乐圈了?

恍惚想起之前的那通乌龙电话,好像有什么事情被她选择性的遗忘了。

想起那天顾清洆的解释,这也就说得通了,言喻竟然以新人的身份参演了原本她推掉的星梦缘。

瞧着现在这趋势,似乎人气不错,还有上涨的势头。

她看着电视看得太入迷,以至于顾清洆坐到她身边了,她还没有察觉到。

“你是想问言喻的事?”

被顾清洆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神情痛苦的拧起秀眉,捂着嘴。

倏忽,手被拉下。

他微微用力,迫使她张开嘴,看到她咬出了血的舌尖,顾清洆蹙起好看的剑眉,“都这么大人了,吃东西还能够咬到舌头?”

难道她想咬到舌头吗?还不是因为他突然间就冒出来了,没有一点点的心理准备,她受到了惊吓!

好在咬的不严重,吐掉了鲜血,嘴里也还有那股子铁锈味,腥的受不了。

漱口两三次,她才回到客厅。

见她跟个受气包一样鼓着腮帮子,顾清洆就觉得好笑,朝着她伸开了手,她自然的抱住了他,窝在他身边坐着。

下巴被轻挑起,他沉声道,“张开嘴。”

闻言,她乖乖张开了嘴,顾清洆凝神看了片刻,才松了手,末了,他扯了一下叶媚冉的鼻子,轻笑道,“你倒是个不将自己弄出点事来,就不安分的主。”

她揉着鼻尖,保持着沉默。

顾清洆一直就在看着她,现在见她不说话,不免又觉得心怜,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怎么了,还是很疼吗?”

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疼不疼,自己咬一下不就知道了?

他微勾了勾唇角,缓缓低下头,在她唇上落下轻柔一吻,轻而易举的便撬开了原本就不曾紧闭的牙关。

轻抚过她自己咬伤的舌尖,感觉到疼,叶媚冉身子一僵,唔唔的出声。

虽然动作温柔,可他圈着她的力道却不容小觑。

挣扎没有半分用,他一直就在她受伤的地方流转,拂过的时候,令她惊颤起。

许久,他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了怀中人。

眼底明显带上了浓浓的欲念,眸色沉沉,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沙哑,“好些了吗?”

她憋屈的点头,满肚子的火气无处发。

合着这还是给她治伤?还带这么治疗的?真是活久见!

明明就是自己要占便宜,偏偏还要一本正经问她好些了吗?好了才有鬼了!

有情饮水饱她是听过,可从来没听过有情还能够治伤病的!

她擦了擦嘴,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视。

电视频道早就被转换了,想起刚刚看到的事,她不禁发问道,“言喻是什么时候去接拍那部剧了?”

顾清洆高深莫测的看了她一眼,狭长的眼尾略微上挑,略带嘲讽的笑道,“这事与其问我,倒不如去问问薄凊安。”

她一怔,随即拧起秀眉。

薄凊安?这事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一脸狐疑的看着男人清俊的侧颜,轻咬着下唇,见他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她将计就计出声道,“那好吧!你要是不愿意说,那我去找薄凊安问清楚好了。”

看她真的敢起身要走,顾清洆才拉住了她,微微用力,将她带到自己怀里。

冷笑出声,“这就想着要去找老"qing ren"叙旧了?”

“什么叙旧!你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好吗!是你不愿意跟我说实话,那我有什么办法,只能够去找知道真相的人咯。”

“看你这意思是,这都怪我?”

顾清洆睨着她,视线落在那张因为被润泽过,显得愈发莹亮的樱桃小嘴,仿佛只要她敢开口说个是字,就要生吞了她一样可怖。

她深谙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所以她赔笑着开口道,“岂敢岂敢,我怎么会怪你呢”

微微弯着嘴角,眉眼灿若星子,如同月华流转,熠熠生辉。

微凉的指尖拂过她眼角,引得她一阵颤栗,他近乎痴迷的看着她的眼睛,出声道,“眼睛很美。”

现在她是该害羞的躲进他怀里,还是应该不要脸大咧咧的大笑三声应承下他的赞美?

在线等!求支招!

她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因为她很快就无法思考了。

身子被顾清洆往上抬了抬,他低俯下身,自然的噙住了她柔软的唇瓣。

她的大脑此刻完全处于脱线状态,现在唯一的念想是,顾清洆这个大骗子!不是说她眼睛很美吗?为什么吻的不是眼睛?

他吻的很温柔,小心翼翼的如同正在捧着一件瑰宝,似乎是有意要避开她受伤的地方,他只是缓缓推进,慢慢的吞噬掉她的呼吸。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