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第三百五十章 大结局 他们的生活

当揜日却邪两柄剑一并插进旱魃身体里,王若寒瞬间明白了白一生想要做什么。 他想要冲过去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盘旋在天边的厉鬼瞬间涌入了旱魃的身体之中,天昏地暗,铅色的风云怒号的狂风都仿佛随着厉鬼一并闯进了旱魃的身体里,那具坚硬无比的躯体此时膨胀变形,皮下鼓起无数的鼓包,那是已经成型了的厉鬼啃食着旱魃的骨血。 虽然旱魃的血肉能够再生,但被引诱过来的鬼魂也无穷无尽。血肉复生又被啃掉,就这样周而复始无穷尽。 旱魃想要抬手拔除身体里的剑,却被却邪压制的根本无法触碰双剑。蚕食的速度越来越快,它不会死,只能永远活在这样的苦痛之中。 看到这里,王若寒彻底绝望了。他直直的盯着白一生,等待着他的下文。然而白一生却绕过了他,走向秦无忧。“还能走吗?”白一生问道。 秦无忧笑了笑,在吴阿良的搀扶下从地上站起身来,眼看一行人要离开,王若寒看着他们的背影,恍惚间觉得自己又回到小时候,母亲被王茗冷落在这间小小别院里,小厮婢女嬉笑着落井下石,抢夺着他的东西。 “你就算封住了它,可旱魃不死我也不会死。几十年、几百年,我迟早会找到法子治好旱魃。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会… …” 话还没说完,白一生已经走了。王若寒愣愣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不想追出去也懒得思考之后的事,只觉得无限怅然。不知道愣了多久,天黑了,空气里弥漫着一丝潮湿的味道,像是要下雨。 “走吧。”曲芸拍了拍王若寒的肩膀,缓缓走出了院子,离开了王家。 天明之时,诸人在白家老宅分别。白一生望着已成灰烬的老宅,叹了口气。“我要走了。”白一生说道:“木木来帮我挪开树洞上的封印石,把旱魃放在那里很安全。” “嗯。”木木点了点头,转身看着秦无忧。那一战秦无忧为了刺激白一生假装让小夏挨了一剑,其实揜日实打实的穿透了他的右臂。他的手大概没救了。 “你一个人带着小夏回苗疆,路上小心些。”木木低声说。 秦无忧笑了:“恩。当年洛家只剩了一个洛思之,我想去接了她,还有程乾,让他来找我把,我在苗疆家大业大的,足够养活他一个。” 顿了顿,秦无忧又说:“一直以为洛家对不起我,没想到是我毁了整个洛家。剩下的时间,要是洛家的大小姐不嫌弃我这个带了个小孩儿的残废,我想留在她身边,当做是还他们家的这份恩情吧。” 木木也笑了笑,与秦无忧分别了。他跟在白一生后面往树洞方向走,一路上木木看着白一生眉飞色舞的和一汪空气说着话,天地间有形的一切都不在他的眼里。 临别时,白一生终于看着木木:“谢谢你,还有,帮我谢谢程乾。” 说完,木木打开隔世石,白一生和旱魃一同进去。之后木木在外面等了一天一夜,也没有再等到白一生上来。 重新合拢了隔世石,他寻到了程乾,向他交代了发生的所有事。程乾应声之后,木木离开了。他走了很久,不知不觉间回到了湖心小筑。 他把那柄恢复柔软的空雾放在门口,自己也抱膝坐下来。之前王蛉一直想有个陪伴,自己却总想要走。这次,就算门永远不开,他也决定不走了,不管要这样枯坐过多少日升月落、斗转星移。 … … 三个月后,天落大雪。 程乾终于回到了时妖所在的烧尸森林。刚走几步,树枝上猛的降下一白花花的玩意儿,横在程乾身前。程乾一抬头,就看到了悬在他头顶的那张得意洋洋的脸。 “你过的还不错嘛,看来烧尸森林里这些可怜冤魂都落入你腹中啦。”程乾低声说着。时妖得意的挑起一侧眉头来,他调转过身形来降落到程乾身旁,快速的在他身旁飘动一圈,抬手从程乾胸口穿过。 时妖的魂魄带着一股邪气与凉意,激的程乾打了个寒颤。时妖本是想跟程乾炫耀自己最近精进了许多,又快有了实体,可在收回手时带起微微的风,它注意到了程乾身体的破损。 他的皮肤上布满龟裂纹,几乎成了一具会走会说话的干尸。时妖收敛了脸上的笑,嘟囔着:“怎么了这是,快到我的山洞里去。” 与程乾他们分别也好久了,时妖已经由那个几欲散掉的魂魄重新修炼成了个大鬼。它活着的时候精通术数,死后一身邪气犹存,修炼起来自是方便的多。而且这烧尸森林和洞穴里有的是‘原材料’,够它做出了数十只上好的人皮小鼓,还有若干法器傀儡。 在独处于山洞中的时候,时妖就靠那些聊以自娱了。 此时它归心似箭,恨不得瞬间就飘回洞里去。时妖之前就看出了程乾这身臭毛病,没事儿的时候想了好多种法子想要治好他。它飘的飞快,程乾却只能一步步的挪。 他的皮肤几乎全开裂了,只能用沾着药的纱布裹着。满身的纱布限制着他的行动,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很艰难。时妖看着急的恨不得立即化为实体把程乾拽进洞,然而急归急,却也没法子,只能耐着心性等着。 他俩终于回到山洞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时妖指尖在空中一划,洞里登时亮起数根尸蜡做的灯烛,磷绿色的光火忽闪忽闪的,刺鼻的尸臭呛的程乾咳嗽不已。 时妖是鬼,自然闻不见。它不好意思的嘿嘿了两声,殷勤的摸了盒油膏出来。“喏,大爷我闲来无聊,掘地三尺找了副顶尖儿的不净骨磨成粉儿,又加了好多料进去,亏足了老本。” 盒子打开,一股淡淡的尸香飘出。程乾毫不客气的抹在伤处,这药倒真是神了,之前程乾自己配置的药膏只能阻挡阳光的伤害,却不能使得伤口痊愈。但这药一抹下去,清凉的感觉入骨,大大缓解了烧灼感和剧痛。 他慢条斯理的抹完了药,回头看时妖正在给只刚打来的野兔剥皮。肥厚的兔肉架在火上烤着,时妖凑过来问道:“你回来了,那个小子呢?还有那些人,他们… …”时妖许久没跟人说话,音调古怪又喋喋不休。 程乾心系烤兔子,不愿和他多说,从怀里抽出个小瓷瓶来打开。时妖惊讶的看到一个小孩儿的魂魄从瓶子里钻出来,迎面扑倒它怀里。 “咦,你是那个小婴灵?你不是祭剑了吗?” 婴灵在揜日里熬了许久,本以为要一辈子困在里面了,谁知当日却邪的罡气逼出了揜日里困压着的百鬼,婴灵也跟着冲了出来。 本来有却邪震慑,在旱魃周围几乎形成了一个只能进无法出的包围圈,然而婴灵魂魄纯净,且当时一涌而出的恶鬼数量太多包围圈尚未完全成型,它竟就这样成了漏网之鱼。只可惜之前的修为都留在了揜日剑里,现在婴灵气息微弱,蹭在时妖身旁一个劲儿的吸他身上的鬼气。 时妖一边骂了句死小鬼,一边抬起袖子把婴灵揽到了怀里:“当初害我的那个王若寒死了没有?” 婴灵摇头:“没有。” 时妖顿时火冒三丈,气的骂骂咧咧。婴灵继续说:“不过他没了旱魃和却邪剑,也不能怎么样了。虽然没杀了王若寒,不过好在大家也都没事。 一生哥用揜日剑和却邪剑把王若寒的旱魃封住了,他带着那尊旱魃一起进到树洞里去了。”说到这儿,婴灵有些难过。树洞有王蛉的封印,它想白一生却也不能进去看。 “木木说一生哥在下面会很好,下面有一个很大的宫殿,那里面什么都有的,可是我还是很想他… …还有木木哥哥,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婴灵说着说着瘪了嘴,钻进时妖的长袍里不言语了。 时妖听愣了:“啥玩意?什么洞,什么却邪剑,那都是啥?” 程乾乐了:“故事长的很,时间也多的很。你慢慢听就是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