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浪到飞起 穿书

二百四十五.舟节伦的家务事(5)

紧接上一章节

“奴才李联姻给妖皇大人请安。”电话那头传来尖细的嗓音,“妖皇大人万福金安。”

舟节伦拿着手机冷笑一声:“不敢,您老人家给小妖我请安,小妖担待不起。”

电话那头,豪宅里的李联姻坐在真皮沙发上,身边左四个右四个黑衣保镖。只见他一手拿着杯葡萄酒一手拿着电话嘴里还夹着雪茄烟:“奴才刚刚听闻撞车事件里有您老人家,心想着这大水怎么冲了龙王庙了,所以赶紧打电话来请安。奴才斗胆问一句,不知我那不争气的干孙子撞着您家哪位贵人了?”

“苏妲己。”

“哦————啊?!!!!哎哟,烫烫烫烫烫!!!”电话那头一阵***动,显然李联姻着实的被吓了一跳,“妲己娘娘??”

舟节伦说:“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叫个什么叫。你那干孙子撞死的是苏妲己————的老公,殷纣。”

“纳尼?!!!!!”李联姻一下从椅子上跳起,“哎哟,我的脚,地毯着火了!!快拿灭火器来!!哎哟喂。”李联姻几乎是跪在了地上,哭丧着脸对着电话说,“妖皇大人,您救救奴才吧。人人都知道殷纣惹不起,妲己娘娘更是惹不起啊。将来妲己发起飙来,奴才有千百个脑袋都不够砍的。今天这事儿是奴才认人不清,奴才错了。奴才斗胆向妲己娘娘求个情,饶了奴才吧。”

面对着手机里李联姻的苦苦哀求,舟节伦“哈!”的冷笑一声说:“饶不饶的不是我说了算,你得去问妲己娘娘。”说着他把手里的iphoneplus递给了抽泣中的苏妲己。

不明真相苏妲己在舟节伦的几句耳语后神色突变,她抄起手机对着话筒是一顿狂喷加臭骂,女人骂街的本事果然是娘胎里的自带程序。苏妲己一边飙泪一边飙脏话,而电话那头却一言不发,因为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

看着妲己从天文骂到地理,从生物骂到物理,从奥巴马骂到希拉里,舟节伦从口袋里掏出金笔拿了张纸不慌不忙的写了几个字递给她。

苏妲己接过纸一看,纸上面洋洋洒洒的写着三个字:“赔偿金”。

“你说你要怎么赔偿我?!”苏妲己红着双眼,“我刚刚才答应了他的求婚,立马就做寡妇!”

李联姻一听到“赔偿”二字,仿佛看到了希望,因为他终于有开口说话的机会了:“妲己娘娘,人死是不能复生。只要您能饶了奴才这一回,您要奴才怎么赔偿,奴才绝对没有一句怨言。”

“好!我现在给你一个账号,打一亿“软妹币”到这个账户上,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一亿“软妹币”?!!”李联姻吓了一跳,“妲己娘娘,你这是要绑奴才的票啊!”

妲己冷冷的说:“绑票吗?那也不错啊!”说到这里妲己若有所思,“你的主子“瓷洗太后”她老人家还好吧,要不改天我去她打工的“太后大酒楼”讨杯茶喝喝?”

李联姻一听妲己报上了自家主子的名字,顿时一个警觉:“娘娘想要干什么?”

妲己嘴角一扬,冷笑说:“呵呵,你说呢?”

李联姻说:“娘娘,有事好商量,何必打我家主子的主意。好,一亿就一亿,您给我个账号,我立马打钱给您!”

妲己抬头看了舟节伦一眼,他们互相点点头,随即对着电话说:“你就把钱打进我这个手机绑定的微信账号。少一个零你给我试试!”

关掉电话,妲己一把拉住舟节伦说:“妖皇,你知道我要的并不是钱。你真的有办法救回纣的命吗?”

舟节伦伸手抚摸着苏妲己的脸说:“我答应过你的,绝不更改,不过要给我点时间。”

蔡伊灵安慰道:“妲己阿姨,你不要难过了。我爸爸答应了你的事他就一定会做到,但是要给他时间。就算在医院里做手术,医生不也要开会讨论好一阵子不是吗?”

妲己点点头,微微松了口气:“那现在纣的尸体怎么办?放在这儿还是运到别处去?”

“放在这儿也不是办法,没准李联姻那阉货会趁机把纣的尸体给偷偷火化了。还是放到我家去吧,我家有个藏葡萄酒的地窖,尸体停放个几天应该没问题。”说着舟节伦拿出手机对两人说,“我现在就给院长打个电话,你们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当他们离开太平间,却在医院楼道里遇到了刘得滑。

“哟,这不是滑仔吗?来看你儿子啊。”舟节伦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刘得滑一看到是舟节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哼!好一个舟节伦,我真不知道你们一家给我儿子下了什么药,我的儿子竟然会上门向你女儿求婚!”

舟节伦“哎”了一声:“你儿子说他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跑我家拿我女儿开唰。我闺女才是受害人好伐!”

“爸比,跟他这种人还废什么话,我们走!”蔡伊灵恨屋及乌的瞪了刘得滑一眼,使劲拽着舟节伦离开了医院。

--------------------------

花祭山庄。

“你们回来啦!”鸡精原本坐在客厅沙发上打着瞌睡,一看到大家都会来了,赶忙迎了上来,“妲己你是不是哭过了?”

妲己虽已拭干了眼泪,可眼眶还是红红的。她强堆着笑脸对鸡精说:“没事,没什么事。”

伊灵最后一个走进别墅,在舟节伦的耳边低语道:“我叫佣人们从后门悄悄的把殷纣运到咱家的地下酒库了,并且让管家把酒库门给封印了。”

舟节伦点点头,握着苏妲己的手说:“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心情再不好也不能累着自己。鸡精,你陪妲己上楼休息去吧。”

目送着鸡精和妲己上楼,舟节伦躺在一楼的沙发上。他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端着水晶酒杯却一口未喝。

“爸爸,”伊灵走到沙发一侧望着舟节伦说,“你有心事啊。”

舟节伦默默地喝了口红酒,一言不语。过了良久,他开口对蔡依灵说道:“伊灵,花祭财团的所有账务和操作流程你应该会操作了吧!”

“会啊。可你不是说要等我大学毕业后才让我掌管花祭财团吗?我现在连高中都还没毕业呢!”伊灵说到这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爸爸......你想干什么!”

舟节伦把红酒一饮而尽,说:“你是我女儿,我也不瞒你了。复活术是逆天大法,纵然法术再高强的人一旦稍有差池,不死也重伤。所以在我施法前我要把一切都交代好,包括你的未来和我的后事。”

“爸爸........”伊灵被舟节伦的这番话给吓呆了,“爸爸,我心里一直有几个问题想问你。既然今天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能不能对我实话实说?”

舟节伦调整了一下坐姿,很认真的望着蔡伊灵:“好,你问吧。”

“施展逆天大法你的胜算是多少?”

“百分之五十,要么生,要么死。”

“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去复活一个跟你不相干的殷纣?”

“因为妲己,我欠她一个天大的人情。”

“什么人情?”

“...............”

“爸爸?”

“........你看过封神榜吗?”

“电视和小说都看过,怎么了?”

舟节伦又倒了杯红酒,说:“当年女娲娘娘的确是命令你妲己阿姨去消灭殷纣。你妲己阿姨原本是不愿意去的,但是她若不去,我们整个狐族甚至整个妖界就要被女娲给灭了。女娲既然有搏土造人的本事,自然也有消灭种族的能力。妲己她思考再三,为了狐族为了妖界,她毅然接下了这个艰难的任务。纵然她被人唾骂了几千年,而我却没有本事为她平反。所以这次就当我还她一个人情吧。话都说到这里了,你还有问题吗?”

蔡伊灵望着自己的父亲,欲言又止。

“问吧,有什么问题今天你尽管问,”舟节伦浅浅一笑,“多蠢的问题我都会回答你.......”

“爸爸,你爱雪儿吗?”伊灵打断了舟节伦的话。

舟节伦握着酒杯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他愣在了那块儿。

“你————爱雪儿吗?”伊灵继续她的提问,“请给我一个实话。”

舟节伦悠闲地靠在了沙发上凝视着酒杯:“我若不爱她,纵然她是大富豪家的千金闺秀,也没有资格踏入花祭山庄一步。我若不爱她,又怎么会收留离家出走的她,更别提允许她睡在我的床上。我若不爱她,那些日子我就不会变成狐狸的样子陪她瞎胡闹了。”

“她若是愿意,你会娶她吗?”

“她若是愿意,我可以连她的嫁妆都不要,直接拉她去登记。她若是能嫁我,这整个花祭山庄我都可以送给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