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内裤都湿透了

楼上”当当当”一阵脚步声,一个精干的老太太快速走下来。

”刘大妈。”高强顺嘴说,心里叫的却是”老巫婆儿”。

”哎,高强,正要上你们家去呢,两件事儿,第一件,你们家电费要拖到什么时候?这楼里就差你们家了。”刘大妈大喊大叫道。

高强争辩:”我们家电表不是有问题嘛,我爸说还要跟居委会协商。”

刘大妈才不屑于跟他讨论这种问题呢:”第二件,你们家门口儿这破柜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搬走?说了多少次了,妨碍人家搬东西,跟你爸妈说说,这老东西叫人收走算了,到时候消防部门下来发一张罚款单儿你们家又不干!”

高强又接了一句:”上星期天我在楼下找了一收旧家具的,不要钱叫他白拉走,人家还不收。”

”反正我是通知你们家了啊,就这么两件事儿!”

刘大妈当然不会听他的话,她只是语重心长地把要说的话说完,接着,她便风风火火地冲向下一层楼,那里传来她的敲门声:”焦启刚,焦启刚,老焦,哎,姓焦的,开门,开门,我刘大妈!”

高强一开门,正和他爸撞了个满怀。

”是不是刘大妈,那电表的事儿问得怎么样了,不是电表坏了,就是这楼有人偷电,我们怎么使也不可能一个月一百多个字儿!”高强的爸的嗓门儿比刘大妈还大。

”我刚听见刘大妈在楼下老焦家。”

高强说完便进了家门,坐在门厅的沙发里。

”学校给文凭吗?”高强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高强摇摇头。

高强妈长叹一声:”那你老姨那儿我得说一声,没文凭,老姨怎么使劲儿也不行,她们公司管人事的那个张四包儿可刁了。你们学校怎么这样呀,咱送张四包儿那一千多块钱的东西全打了水漂儿了。”

这时,楼下传来高强爸和刘大妈的吵架声,声音大得要命。

”我一猜你爸就得跟人吵起来,他今儿一股子邪火儿”高强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怎么回事儿?”高强问的时候,心里一点也不想知道答案。

”还不是股票!赔了两万多,你二大爷叫他还钱,说要买房用,你吃完饭去吧上查查,看看现在割肉成不成?”

高强点点头,走到饮水机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坐到饭桌边儿上。

高强妈从厨房里走出来,把一盘刚炒好的豆角儿往高强面前一放,长叹一声,坐到沙发上,伸手把电视开了。

高强感到压抑,在家里,从来就好像没有谁能做对事情,而今天则显得格外垂头丧气,他从筷子筒里拿出两支筷子,在两盘子剩菜里扒拉来扒拉去。

高强爸回来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吃完东西吧,一会儿去吧帮我查查今天的证券报卖完了,晚报也卖完了,真是中了邪了!”他的声音既不满又无奈。

”算了,割肉就割肉吧,做买卖哪儿有只赚不赔的?”

”你懂个屁!就是割了肉,咱们也还不上!要能还上,我早就割了,我一辈子从来没借过钱,就这么一回!要不是他们买电视的时候向我们借过四千多,我才不会向他们伸手呢!”

”谁让你听那瞎子的话呢,去了趟盲按就五万五万地买股票,还借钱买,真想不通!”

”你懂个屁!王老五自己就投了二十万,人家庄家天天上他那儿按摩,说最多一个月,保证翻番儿。唉,这世道,谁的话都不能信。”

高强爸说完便去了洗手间,高强和高强妈相互看了一眼,高强妈正要小声对高强说什么,高强爸的声音传来:”高强,你文凭拿着了吗?”

高强妈冲高强摇手,叫他不要说。

”学校不给。”高强用自己所能知道的最小的声音说。

”你说什么?”

”我去找了校长,校长拿校规跟我说事儿!”高强的声音大了一点。

高强爸出来,一脸烦躁:”要不咱去家里找一趟你们校长,再跟他说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