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

r;“畜生!找死!”

楚玥可深知墨蛟的厉害,虽然此妖兽看似还很年幼,但也一点不敢怠慢!急忙一指空中的朱雀环,顿时圆环红光大放,突然一闪挡在了少女的身前,然后一连串的火球从圈内飞出,将那股黑水在半路上挡了下来。

“收、速、拘、禁、锁!”

楚玥双手半抱成满月状,神色肃然的从口中,吐出了五字言决。

巨大的朱雀环,在这五个字刚一出口,就在半空中一阵的急速抖动,随后发出一声低鸣声,就消失在了空气中,让初开灵智的墨蛟眨了眨小眼,为之一愣。

但下一刻,圆环竟直接带着嗡鸣声,现身在了妖兽的头顶。其趁妖兽还没反应过来,就往下猛然一沉,再急速的变小。眨眼间,朱雀环竟然硬生生的套在了墨蛟的身子中间,然后环上火光大起,顿时将妖兽的半截身子包裹在了烈火之中。

“快动手!我困不住墨蛟多久。”

虽然朱雀环牢牢套住了妖兽,可楚玥并没有轻松之色,反而略带焦急的向后吩咐道。

身后的天璇宗弟子,虽然不知道眼前的黑麟蟒怎么突然成了圣女口中的墨蛟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早已蓄势待发多时的攻势。

“打”

在一位较年长白衣女子的带领下,十几道红蓝交错的光柱,发出了骇人的“哧哧”破空声,从这些男女弟子身上发出,丝毫不误的击到了无法移动的妖兽上。

“轰轰”一连串巨响传来,这些光柱刚一到妖兽的身边,便被其身上那层淡淡的黑色薄雾,硬生生的挡了下来,发出了激烈的爆裂之声。

“持续攻击,墨蛟的护体墨云支撑不了多久!”楚玥眼尖嘴快的急忙命令道。而同时,她继续催动着朱雀环上的红炎之术,让包裹妖兽的火焰爆发的更加猛烈。

在楚玥的一连串命令下,天璇宗的弟子,不停的将一根根红蓝光柱击到了半空中,打在了妖兽的身上。虽然还未曾击破那层黑雾,但已让此妖兽嗷嗷的发狂起来,它不停呲牙咧嘴的摆动着上下半截还可活动的首尾,拼命的想从此环内挣脱出来。但无济于事,在楚玥的全力禁制之下,圆环还是纹丝不动的定在了半空中,死死锁住了它的身体。

叶云天在一旁看的惊心动魄,像这种大群武者一起出手对敌的场面,他可从未见过,特别还有中品灵器出现,和面对的是一名实力不弱的妖兽,这更让他大开了眼界。

不过叶云天也下定了决心,不管是妖兽打败了敌人,还是天璇宗的人击毙了妖兽,他都会在大战之后才悄悄溜走,此时绝不是胡乱暴露行迹的时候!

“呜”

正在叶云天胡思乱想之际,墨蛟突然一声长鸣,声音大了数倍,同时嘶鸣中充满了痛楚之意。

叶云天一惊,连忙定睛望去。

只见那妖兽身上的黑雾,已消散的一干二净,其布满黑鳞甲的身躯上出现了一个碗口粗的血洞,显然是被红蓝光柱所伤。这也让此妖兽因痛苦而挣扎的更加疯狂了!

“看来,还是天璇宗的人技高一筹!”叶云天见此,不由得想道。

“不好,你们小心些!我困不住墨蛟了!”

可就在这时,少女的声音传来了,这让叶云天微微一愣。看来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呢!

少女此话,显然让那些天璇宗弟子们一怔,按照他她们前两日的经验,只要被位圣女困住的顶尖的通灵境妖兽,没有一时半刻是挣不脱圆环灵器禁制的,这次的妖兽这么快就脱困了?

他们虽然满心的疑惑,但也不敢忽视少女的警告,立即打起了十二分小心来,当然手中的红蓝光柱攻击更加凌厉了,转眼间就让墨蛟身躯上又多出了十几个血洞,鲜红的蛟血染红了下方一大片沼泽。

当然这也更加激怒了此蛟,它一张嘴,凄厉的嘶鸣声连绵不绝,震得整个地下世界都嗡嗡直响,转。

“嘶啦”,一阵怪异的撕裂声,在空中响了起来!等众人神志清醒了,定神去看时,全都脸色大变了。

圆环灵器还在半空中一动不动,可套在其内的墨蛟妖兽却凭空消失了,仅留下了一张破烂不堪的黑鳞皮,搭在圆环上一荡荡的晃动个不停,此妖兽竟然蜕皮逃脱掉了!

不光天璇宗弟子们诧异起来,就是楚玥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惊愕万分!

她刚才大喊让门下弟子小心,可不是因为预料到了此蛟的蜕皮举动。

而是墨蛟的挣脱力量太大了,她地灵力实在不足以继续困住此獠。此妖兽从朱雀环的禁制减弱中。应该也知道才对,那有何必作此大伤元气地举动呢?难道是!

楚玥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原因,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急忙四处寻觅起墨蛟来,想印证一下自己极糟糕猜测!

“在那里!”

一名眼尖的天璇宗弟子,首先发现了紧贴在地下世界顶部不停游动的妖兽,此时它已焕然一新。形态和原来大相径庭。

乌黑的身躯变得雪白无鳞,身长由三四丈涨成了五六丈,还粗了一圈有余,受伤地地方只留下了淡淡的疤痕,轻淡的让人几乎看不出。最让人吃惊的是,三角蛇首上竟长出了寸许长乌黑尖角,隐隐有光泽透出,身子腹部也多出了一对白色爪子,锋利无比。此妖兽竟化蛇为蛟,形态和传说中的蛟龙一模一样了。

天璇宗的人看到墨蛟此时的形态。自然惊疑万分。但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时,站在最前面的少女。却神色铁青的下了一道让他她们大感愕然的命令。

“所有人立即退出去,墨蛟已经进化到了第二阶!其实力可堪比玄元境初期的武者,我们加起来也绝不会是对手,立即逃离此地,我还能缠住它一小段时间。”

少女郑重的说完此话后马上就把手一招,让那朱雀环飞回到了身前。摆出了一幅完全防御地架势。

后面的男女弟子一听,有些迟疑起来,虽说那所谓的墨蛟蜕了一层皮,形态大变了,但是他们刚刚才将其打成了重伤,实在难以相信此妖兽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实力就能够天差地别。

但就这么一犹豫的瞬间,就足以让一些人后悔终生了!因为那白色墨蛟,突然身子一动,就快似闪电的冲到了天璇宗众人地上空。然后大口一张,源源不绝的的紫色液体就喷出了口。

“快躲。不能接!”

楚玥急忙大喊道,脸显焦虑之色,同时朱雀环立刻变大数倍,飞身挡下了大半的紫夜。

有些机灵的弟子闻言,要么连忙回身蹿入了来时的青石通道内,要么立即上前几步躲进了圆环灵器遮蔽的范围内,而剩下的五六名弟子却自恃怀有的灵器强大,不但不躲反而放出了一两件光华闪闪的物件,护住了自己地头顶,看来是打算硬接了!

“蠢货!”

楚玥见有弟子不听自己所言,脸上青光一闪,露出恼怒之色。可是她受灵所限,也无法再扩灵器的遮蔽范围。只能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了!

果然后面发生地一幕证实了楚玥所说不虚。被圆环灵器漏掉的紫夜,气势汹汹的喷到了那几名弟子的头顶,而那几件一看就不是凡品的灵器,则只是光华闪了几闪,就冒出几股青烟,消失在了紫夜的冲击中,被融解的一干二净。

而那几名天璇宗弟子,只来的及惊呼一声,就在紫夜的冲击下,从世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站立之处只留下了一个被紫夜消融的数丈深的大洞,让其余还活着的天璇宗之人,脸色苍白一片。

这时,妖兽墨蛟见消灭掉那几名弟子,暴虐之情略消,终于闭嘴停止了喷吐,改用冷冰冰的眼神注视着楚玥。他似乎很清楚,天璇宗的这位圣女才是自己的劲敌。

“你们愣着干吗?还不赶快出去!这畜生刚化蛇成蛟,紫液应该所剩不多了,不会再轻易的喷吐!”楚玥不理会墨蛟的虎视眈眈,反而寒着小脸,冷声吩咐道。

然后,又恨恨自语道:“只不过是刚进入二级的小蛇,竟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等我突破到玄元境,就把你抓回去看守洞府了!”

不提楚玥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其他天璇宗的弟子在见了那几人的惨状后,哪还敢再停留片刻,立即呼啦一下,所有人都乖乖的撤进了通道内,然后向外狂奔起来。

不久后,身后又传来了妖兽的嘶吼声、楚玥的娇叱声以及轰隆隆的打斗之声。这些弟子一边在台阶上连滚带爬,一边提心吊胆不已。

他们的圣女可说的明白,只能缠住一小会儿,若是走迟了再被

追上。一人一口那可怕之极的紫夜,在这通道内可地都没有。那岂不是死的冤哉!

此时地楚玥,正香汗淋淋的在空中飞来飞去,不停的游斗着墨蛟。那件朱雀环灵器被她使的出神入化,挑逗的妖兽不停的怒吼,但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身法极其轻灵地楚玥。

楚玥显然未使出全力。只是单手驱使这朱雀环,另一只手上则握住一枚灵石,在不停吸纳着灵气,试图恢复自己的灵力。

过了一会儿后,楚玥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将火灵石一收,取出了一块金光灿灿的阵盘。

她二话不说,趁着墨蛟注意力全被朱雀环吸引的时候,一扬手,那阵盘就化为了一道金光。向妖兽射去。到了其身前时,金光突然一分为无数细长的金丝。霎时间将那妖兽捆绑的结结实实,再也无法动弹分毫,气得妖兽又一阵的狂吼。

楚玥见此,眼中中讥笑之意一闪而过,接着恋恋不舍的望了悬浮在白玉亭中的金箱一眼,才一咬牙飞身向通道口落去。她很请清楚。这人阶顶级的阵盘困不住妖兽多久地,还是及早离开此地的为妙,至于那金箱中地宝物,还是以后再想办法谋取吧!

楚玥落下来后,抬腿想迈进青石通道时,却从通道中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这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大,让少女有些惊疑不定,抬起的秀足竟一时不敢踏上通道。

一股炫目的青色神光,突然出现在了通道内。如汹涌的潮汐一样顺着通道席卷而来,所到之处。所有青石通道竟如同活了一样,拼命的往中间挤压过去,眨眼间就让数丈高地通道,弥合的一条缝隙都没有。而少女见此,如同见了鬼一样慌忙向后退了数步,失声的叫道:

“小五行须弥禁法!”

然后她脸色苍白无,望着消失了通道口呆住了,一直以来保持的自信神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楚玥身后的半空中,墨蛟身上的金丝开始了寸寸的断裂,此妖兽转眼间就要破禁而出了。回过神来的楚玥,掉头看到此幕时,心里更是咯噔一下,如同坠入了无底深渊。

通道外的石殿大厅内,十来名天璇宗地弟子,全都死死的盯着一名白衣女子,不过此时她面色发白,一脸的不知所措!

“赵师妹,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事?怎么把一张奇怪的阵盘扔进去后,通道口就消失了。难道想谋害楚圣女吗?”这些天璇宗的男女弟子,面带惊慌之色的厉声追问道。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要是这位圣女真的因此再也出不来了,那他们可就惨了!回去后,轻则修为全废、逐出师门,重则性命难保,还要受兵解之苦,因此才越发的紧张。

“我没做什么!只是把一块人阶中级的阵盘放在在了入口处,想等那妖兽追来时,再发动给它那一些苦头吃!”白衣少女慌了手脚的说道。

她很清楚,出了这种祸事,即使自己的靠山再硬,也无济于事!一想到少女出不来的可怕后果,此女子就感到手脚冰凉!

“废话少说了!我们还是试试能否把地道打通,把楚圣女救出来吧!”一名较年长的男弟子没好气的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立即提醒了天璇宗众弟子,他她们急忙各种五颜六色的灵器齐出,围着那原本应是通道口的地方,不停的砸了下去,试图再打禁制,救出少女。

数个时辰后,数十丈之下的地下世界,少女睁着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忽然多出一人来,正是被他口口声声称呼的小淫贼。

此人在她飞行躲避墨蛟的到攻击数个时辰,灵力即将耗尽之际,不知从何处突然钻了出来,救下了已危机万分的她。

叶云天一面勉强招架着墨蛟的进攻,一面望了一眼满脸吃惊之色地少女。心里一阵的苦笑。

叶云天原本一直悠闲自在地观看着天璇宗大战墨蛟的好戏,甚至当墨蛟改变形态进阶之后。除了大感愕然之外,也没任何惊慌之色。但是当楚玥想要撤走,青石通道入口突然消失不见后,叶云天就再也坐不住了。

这个通道入口的不见,岂不是意味着无论楚玥和妖兽谁赢谁输,他都不能生离开此地吗!这让叶云天惊慌了起来。

这时。脱困的墨蛟又和少女争斗了起来,很显然这位天璇圣女师完全处在了下风。

即使她不停的催动那件圆环灵器攻击着墨蛟,可是蜕换了新皮的妖兽,其防御力已强到难以置信地地步,不论圆环灵器喷着烈火去焚烧此蛟,还是直接用灵器本体去敲击,都无法对其造成太大的伤害。顶多让其身上焦黑了一部分或者青肿了一点,反而将此獠激得更加的狂暴。追逐起楚玥来也越发的疯狂,甚至数次都将楚玥逼进了绝境。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