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放进来故意不动

“林公子,家主让我来邀请你去家族做客,”几人散开后,场中央只剩下林煦和何家的中年人,他立马对林煦道。

“不用你说我也会去,”丢下这么一句话,林煦走到自己的丹炉前,麻利的收拾完毕。

中年男子见状,适时的在前面带起了路,两人走出公会上了一辆何家的马车。

“林公子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何洪,是一个普通的家老,”车厢里中年男子笑着平缓道,“如果林公子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一声洪伯。”

从外表看,他年纪大概四十岁左右,加上是大家族何家的一个家老,让林煦这么称呼他,完全不为过。

但是林煦平稳的坐着,一言不发,没有半点与之交流的意思。

车厢内只有他两人,气氛顿时安静下来,过了片刻,何洪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想要缓解缓解气氛。

“林公子……我就叫你林煦了,前面那个叫法太生疏了,”何洪独自决定下来一个称呼,“林煦你初来乍到,对我何家可能不太熟悉,我给你简便的介绍一下。”

“不用了,”林煦拨开车帘向外看了一眼,马车正逐渐远离市中心,再往前开始变得偏僻,周围的住房不像公会那边那样高大和紧密,这里就像是农村与城市的交界口。

少部分房屋外观不错,但更多的是普通的灰黑色小瓦房,每座房屋之间都留有些空隙,林煦还看到了种植的常见的小菜。

“你们何家我是不了解,不过我知道何家现如今的处境,”不想与此人多说话,林煦索性挑明了,“这种处境下,你们还给了我两块推荐令,用心谁都能看出来。”

“表面上看,确实有这么点心思,”何洪只能笑,家族给他的任务就是阻止林煦加入孔家,顺便尽力拉拢林煦。

何黎寄到家族的信中,非常详细的写下了林煦炼制神清丹的过程和结果,依照那信中描述的来看,林煦灵丹师方面的天赋恐怕已经超过了孔均,加上他现场观摩一番林煦用极短的时间炼制丹药的过程,坚定了他拉拢林煦的想法,这种天赋的人加入了他何家,说不定何家就有机会与孔家抗衡了。

心里想着这些,何洪向林煦解释道:“大小姐给你推荐令完全是无心之举,那时我何家的处境比现在要好的多,在锋罗城还占有一席之地,大小姐给你推荐令其实是出于好意。”

“是吗,到你家族在说吧,”林煦不咸不淡的点点头,靠着车厢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细心想想,何洪的话漏洞百出,他不想与对方多说什么,何洪自己的介绍里也说了,他是一个普通的家老,林煦前往何家是去索要赔偿的,何洪的身份地位决定不了任何东西,与何洪交流就是浪费时间,他只需要见到何家的说话人就行了。

何洪的脸色有些挂不住,林煦这样根本就是无视了他,不过他只是隐蔽的出几口闷气,平缓心情,没做出任何举动。

以前何家鼎盛时,他傲气还在,必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现在何家衰弱成这样,林煦又是他们需要拉拢的人,他只能尽量忍住自己的情绪。

沉寂的气氛中,马车一路行驶,跑了大约一个半时辰,接近中午的时间,才赶到了何家。

收拾好情绪的何洪邀请林煦下车,林煦跟随着他向何家正堂里走去。

天色微暗,阳光隐逸,似乎这时又有了下雨的征兆,空气略显闷热,不过却有一股股不间断的凉风吹动,倒把这股闷热的感觉吹散了大半,反而让人倍感凉爽。

一路走来,林煦将何家大致看了个遍。

首先的感觉是何家很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了,向两边望去,因为距离远,内院外围的院墙看起来就像一道黑线,往里去,道路错综复杂,有的分岔路口还插着一个高高的木牌,比如林煦看清的一块木牌上就写着药园两个字,说明沿着这条路就能到达药园。

途中他还看到了假山,小溪等一些东西,可以说何家内院布置的非常美,来来往往走过的行人大多身穿红紫色衣袍,代表其灵丹师的身份。

道路旁百花盛开,淡淡的芳香随风飘动,如此环境林煦却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来往的人中,几乎看不到笑脸,他们看到何洪也就停下行了个礼,然后便匆匆离去,大多数人眉头微皱,整个何家飘荡着一种另类的氛围。

鸟语花香掩盖不了淡淡的萧瑟,由盛至衰的景色在何家展现的淋漓尽致。

顺着小道,两人到了正堂前,意外的是大白天的正堂大门居然紧紧关着,两人站到门口,隐隐有低语从门缝里传出来。

林煦没有前进,听着声音,何家好像出了什么事。

何洪脸色微变,也来不及招呼林煦,便推开门独自走了进去,片刻后,他脸色相当难看的出来了。

“出了些事,家主和几个长老离开一会,你就留在我们何家家稍等片刻吧,应该要不了多长时间,家主他们就会回来,”何洪尽量用客气的态度对林煦道。

林煦没有意见,随着何洪到了何家的会客厅,进屋后才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人。

是一个少女,正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身旁精致的茶桌上摆放着一杯茶,察觉到门口林煦两人进来,她起身面带微笑的看向两人。

少女样貌绝美,一头淡金色秀发垂达至腰部,气质温婉秀灵,一身蓝白色长裙,配上胜雪的肌肤,美艳到了极点。

“雨晴小姐你请坐,”没等少女开口,何洪就先一步说道,态度异常客气。

“林煦你也坐下等一会吧,”他又示意林煦坐到另一边的位置上,那里早有侍女站在旁边倒好了茶。

林煦眼光微变,默不作声的坐过去。

“我给两位介绍一下,”何洪直起腰笑了笑,林煦现在暂时算是何家的客人,那边的少女更是何家重要的贵客,出于礼仪他应当介绍一番。

何洪手掌摊向少女,“林煦,这位是流焰城里陆家的下任接班人,陆雨晴小姐。”

说完一句,他手掌又对上林煦,“林煦是帝国东面边境玉兰城林家的人,陆小姐可能不清楚这个略小的城池,不过林煦的灵丹师天赋却高的惊人,此次邀请他来何家,就是想招揽他加入我们何家。”

何洪啪啪啦啦说了一堆,给林煦的基本情况说清楚,随后没有停顿,又连绵不绝的讲起何黎信中描述林煦炼丹的场景。

……

林煦端起一杯茶水,冷眼相看,何洪还在会客厅的中央说着夸张的话,他可以感觉到屋里四个侍女吃惊起来的眼神,对面少女同样有些惊讶的继续细心聆听何洪的话。

情况不对,林煦看着费力说明的何洪,对方这样就像是在给外人介绍自家的人,是多么多么厉害一样,好似在努力提高何家的身价。

“确定我会加入何家了吗?”林煦冷笑一声,没有打断何洪的念头,他不知道何洪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此时何洪说的越多,一会结果出来,便越是丢人。

过了好一会,何洪才告辞离去,林煦这才有了一个安静的环境思考问题。

其实不用何洪介绍,对面的那个少女他也认识,从推开门看到少女的一瞬间,脑海中就翻滚起一幕记忆深刻的画面。

不是他的记忆,而是这个世界的林煦异常深刻的记忆。

……

……

赤红的烛光照亮整个小房间,圆形的桌面上摆放了一个三层的烛台,耀眼的红火微微晃动,房间外面的林家院子热闹非凡,母亲沈晓兰的笑声从下午起就没有断过。

与外面相反,房间里却一片寂静,这个世界的林煦神情恍惚,站在紧闭的房门处一动不动,他透过烛灯的缝隙,可以看到床上坐着一个头部被红布遮住,满身红衣的女子。

他成婚了,什么消息都不知道,就被沈晓兰拉去结婚了,那边的女子就是他的妻子,到现在他都有些分不清虚幻,一切恍如隔世。

半晌林煦冷静下来,对面女子头巾不知何时被她自己拿下,淡淡的粉饰,貌美的容颜,还有一头璀璨的金色秀发,仔细看去赫然是一个少女。

“抱歉,”对上少女的视线,这个世界的林煦冷冷吐出两个字,就直接动用体内微弱的灵气,冲到窗前推开窗子翻了出去。

冬季刚下过雨雪,路面冰冷湿滑,林煦依照对林家的熟悉,尽量躲开人群向林家外跑去,路上被林家一下人看到,他甚至直接扭断此人的脖子,在林家人全都不知情的状况下,他离家出走了。

结婚?玩他呢!

他知道这是沈晓兰一手策划的,也清楚原因。

因为天赋,实力,外界的言论,还有马上就被夺取的财产,他越发的沉默怪异起来,就像他刚刚一下便扭断下人的脖子一样,他慢慢变得危险,沈晓兰忧心之下,就给他找了个妻子,想让他恢复本来的性格。

不过!他岂能结婚,岂能因为一个女子就放弃自己苦苦追寻的武道。

林煦心中早有了计划,天赋不够就用资源去堆,为此他需要到一个远离玉兰城的地方,不然他的身份曝光了就完了,因为获取资源总不能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来吧!

这个想法林煦半年前就有了,今夜的结婚彻底让他迈出了这一步,至于对林家对少女名声的影响,干他什么事!

只要沈晓兰和林雨没事就行。

……

……

一眨眼的功夫,连带着这个世界林煦病态的想法,和看到的场景,都在林煦脑海中回忆了一遍。

对照此时面前名叫陆雨晴的少女,果然与记忆中的几乎没有差别,除了比起记忆中,略显稚嫩的脸庞,和没有记忆中的那份冷意。

“林公子为什么不继续考核呢?刚通过一级灵丹师的考核时,是可以连续向上考核的,”陆雨晴无奈的挑起话题。

何洪走后会客厅里就安静了好一会了,这样安静下去总归不好,四个侍女不允许相互交流,也不够身份与两人说话,林煦没有一点开口的意思,她只能自己打破僵局。

“不太方便,陆小姐家里主要经营什么?”林煦在思考这个问题,记忆中他连陆雨晴的名字都不知道,当然就更不可能知道陆家是干什么的了。

不过前面何洪对陆雨晴的态度摆在那里,说明陆家至少是何家同一个级别的家族,或者说何家现在有求于陆家,不管怎样陆家肯定比玉兰城里小小的林家大的多,那为何会发生记忆中的那一幕?

“药材生意,”陆雨晴回答道,“流焰城在山脉脚下,山脉里药材丰盛,我陆家只做这一项生意,何家是我们的主要顾客。”

她简短的说明了一下,这点信息随便问了何家人都能知道,她向林煦解释清楚,是想让林煦也回答她的问题。

“林公子,你确定要加入何家了?”

“不确定,”何洪这么坚决的认为他会加入何家,倒让林煦有了点期待,何黎的算计是让他有了厌恶没错,但如果何家能给他满意的条件,他加入也不是不行。

“陆小姐是来考察林家的吧,”林煦淡淡道,何家情况严峻,作为为何家提供药材的陆家一定会第一时间过来考察,以确定陆家是不是要换个合作对象了。

何家这么大,对药材的需求极为恐怖,药园里种植的那点根本不够用。陆家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与何家的交易上,一旦何家出了问题,陆家会受到很大的牵连。

为了避免这个情况,陆家就要确定何家有没有能力与他们继续合作了,如果没有,陆家会果断抛下何家,寻找下一任的主客,尽量不让家族的生意出现空缺期。

陆雨晴微微愣了愣,林煦的话太直接,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来此的目的谁都清楚,但明着说出来干什么!(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