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阳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洒在了拉莫的脸上。

拉莫揉了揉眼睛,“第二天,又要开始了吗?”

穿上衣服,拉莫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出了门,向“老窝”走去。

远远的,拉莫便看见了卡其木七人,他走上前去,摆了摆手,“早上好,大家都来这么早啊。”

“喂,拉莫,你也来的太晚了。”

“昨天干什么坏事了?”

“你这家伙的这毛病还是得好好改改。”

苏克杀手团等人纷纷对他打趣,只有克菲尔没有说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卡其木撇了撇嘴,回答道:“你这家伙明明已经迟到了。”

“这样啊。”拉莫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尴尬,他看向四周,一愣,“苏克大人呢?怎么没看到他?”

“苏克大人早就走了,任务也已经交代的明明白白了。”拉莫回答道。

“这样啊……”拉莫有些羞愧。

卡其木无奈叹了口气,“你这家伙也别羞愧了,与其在这里搞这些,还不如快去看好苏克大人。”

卡其木伸了伸懒腰,带领苏克杀手团向远处走去,“喂!你这家伙,一定要好好看好苏克大人啊!”

拉莫点了点头,回答道:“放心吧,只要有我在,苏克大人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

诺大的房间中,苏克与一青年正在对话。

“苏兄,这次的作战是具体怎么打算的呢?”青年对苏克问。

苏克微微一笑,脸上说不出的神秘,“双军开战,擒贼先擒王,若王不易擒,则擒贼后擒王。”

“哦?!”青年来了兴趣,“苏兄,您这话听起来好像别有洞天啊,莫非您真的有自己的杀手团?”

苏克摆了摆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王兄,你我同是伊德帝国的人,有些事情用得着说那么开吗?”

王兄一愣,随后陪笑道:“苏兄说的对,哈哈,毕竟这个时代,我们不能再用原来的一套了,哈哈。”

“对啊,这话说的才对。”

暗处,拉莫正紧盯着这里的一切,他要时刻保证苏克的平安。

拉莫揉了揉鼻梁骨,叹了口气,“看样子应该没什么事,还真有点担心卡其木他们啊,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尤其是克菲尔那个家伙,真让人担心,希望他们一切顺利吧……”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离卡其木等人归来的日子越来越近。

虽然一直没有什么异常状况,但是拉莫依旧很仔细的照看着苏克。

已经过去六天了,卡其木等人还没有回来。

夜里,拉莫坐在房顶上,微风吹动他的头发,他正对着星空发呆,一直到现在,克菲尔说的话他一直记在心里。

拉莫微微叹了口气,仰望天空,“克菲尔,到现在我还不能确定你说的对不对,虽然很久之前,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我也有过否定自己行为的时候,不过……”

拉莫摇了摇头,“我们做的应该都是对的,这是帝国指引我们必须做的,所以,索菲尔……”

就在这时,拉莫皱了皱眉,转过身,直视前方,“谁?!快给我出来!”

四周传来了男子的赞叹声。

“啧啧啧,还真的不错,就算我把我的气息隐蔽的足够微小了,不过竟然还是被你发现了,你应该是一位战斗术士吧!”

拉莫望向四周,呵斥:“小贼,怎么不敢出来?”

前方,一位黑衣白发男子从房顶下跳了上来,他手持长枪,脸上有触目惊心的一道刀疤,只见他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既然被发现了,那也没有什么继续隐藏的意义了。”

拉莫紧紧盯着来人,问道:“你是何人?来我苏克大人这里有何事?”

白发男子挠了挠头,微微一笑:“我只是听到了比较重要的事情呢,貌似好像是,你们苏克大人有一个杀手团?对不对。”

拉莫脸色一变,“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凭空诬陷苏克大人?请你不要在胡说八道了,我苏克大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杀手团?”

“我叫拉尔苏,跟你一样是杀手,不过,我是玛亚帝国的杀手。”白发男子嘴角微微一扬,“真蠢,如果没有杀手团实锤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来你这里?也难怪,最近我们玛亚帝国战区的一些高层离奇死亡或者失踪。”

拉莫一愣,“实锤是什么意思?”

“你们杀手团中有一位人叫做索菲尔吧?”拉尔苏说道。

“哦?”拉莫有些疑惑,“是有这么一个人,怎么了?”

“说实话,我挺佩服那个男人的,孤身一人,正大光明的跑到我玛亚帝国战区大总部。”拉尔苏的眼神有些伤感。

“什么?!”拉莫脸色大变,问道:“孤身一人?正大光明?!”

拉尔苏点了点头,“那个男人啊,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目标,那就是和平,一个没有硝烟,没有牺牲,没有伤痛的世界,这应该就是他所期待的,以及他想改变的。”

“那他最后怎么样了?!”拉莫急问道:“他现在还活着吗?”

“他啊……”拉尔苏叹了口气,“玛亚帝国不认可他的行为,再加上他杀手的身份,应该已经被处决了吧!”

“这样啊……”拉莫有些失落,“这个傻瓜,怎么可能会去做那种事情?这种东西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

“此言差矣。”拉尔苏叹了口气,“虽然他在高层眼中是一个傻瓜,一个傻到不能再傻的大傻瓜,所有人都拿他当笑柄,但是我不会,因为我羡慕他,羡慕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正目标,与其嘲笑他,我倒是要嘲笑在这里安然无恙站着的你!”

“我?”拉莫一愣,“你嘲笑我什么?”

“嘲笑你迷茫的心,嘲笑你看不懂他人的心,嘲笑你可怜他人的追求!”拉尔苏冷声回答道。

“迷茫……?”拉莫微微一愣,随后对拉尔苏大笑,“你这个家伙有什么可嘲笑我的?!你不也是跟我一样?一样没找到自己真正的追求,每天都只是麻木的杀人而已!”

“你错了。”拉尔苏摇了摇头,“就算玛亚帝国给我多少任务,我也没有忘记过自己的本心,对于自己真正的追求,我一直在行动着,也一直在理解着,因为我知道,我首先是作为一个人活着,其次才是作为玛亚帝国人活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