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的巨乳教师

虽然吧!她知道这样很不地道,但是,总有一些东西,需要由猜测来推出。

缓缓,帝无兮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她只是抬眸静静地凝视着她,最终,给予了一句话。

“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想做什么,我只警告你,不论你的真实身份有多惊人,修为有多惊人,一旦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亦会不择手段的让你十倍奉还!”

小娥闻言笑了,随之像极了不在意的道:“长公主殿下还真是够狠呢!果然,若不如此,怎能独自一人在那时的边境,生存下去。”

帝无兮知道她说的是,她之前出镇关城历练的事,只是,此事虽说没有人隐瞒,但她知晓的这么清楚,还是有点可疑。

如此,所有的有点可疑加在一起,就变成了非常的可疑!

帝无兮思索完毕,顿了一会儿,还是选择离去,毕竟,敌人还未曾真正露出马脚,她又怎能擅自而动。

待她行至医馆大门口时,非常的不巧,刚好对上了出诊而归的老医师。

见到老医师,帝无兮不免有些尴尬,毕竟,她方才可是在找他徒儿的茬。

那厢,里屋的小娥瞅见她的师父,立马跑出迎道:“师父回来了!”

老医师点点头,算是应了,随即,目光瞥向了坐立不安的帝无兮。

帝无兮杵在一旁,一时甚是尴尬,缓缓,她实在受不了对方的目光,从而行礼问安道:“晚辈见过老医师!”

老医师神色仍未变,他打量着她,应道:“你不必多礼,只是……今日怎么想着来此了?”

帝无兮果然被盘问了,一时之间,只觉有些不知该如何适当的回答。

随即,她想了想,道:“晚辈途径此地,瞧见医馆大门大敞,如此,一者想要拜会一下前辈,二者,最近又受了点伤,想来看一看。”

老医师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一种探究的目光望向了小娥。

帝无兮本以为,小娥登时便会告状,谁知,她竟然附和了她!

这厢,小娥对上她师父的目光,无比乖巧的道:“师父,这位姑娘说的是真的,我方才感应了一下她的内腑,发现,真的有不顺的地方。”

“……嗯,那行吧!其他事都先放一放,你同我来。”

老医师挟着帝无兮与小娥,就这样重返了里屋。

帝无兮走时,曾瞅了一眼残留孟不羁与关义气息的地方,如此,方才发现,他二人不知因什么,竟然跑了!

帝无兮无可奈何的在心里鄙夷了他们一通,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椅子上,等待着老医师的把脉结果。

方才,她听见小娥说她体内有伤时,她其实还挺震惊。

她的伤情,那些老家伙可是检查过的,虽说很有可能当真未曾好清,但她又是怎能一眼看清?

奇怪,当真奇怪!

彼时,帝无兮刚想打一个哈欠,便听老医师说:“小丫头,你体内的确有内伤,并且,还不轻,若是再不调理,怕是会影响到你接下来的修行。”

“……这么严重的吗?”帝无兮有些不敢相信。

老医师闻言点点头,道:“原因,你这内伤伤在了体内灵脉,所以,肯定非常的严重!”

“可……为何我之前都没有感觉到?”帝无兮有些迷糊了。

“凭你的修为,体内一些隐藏的东西,自然是无法感觉,不过,你这伤势……你实话告诉老夫,是不是空间炸裂震的?”

老医师有着一双同尉迟青很像的双眼,未曾认真时,一样的浑浊,一旦认真,一样的清明万丈!

帝无兮渐渐有些觉得……自己十分不该怀疑此人,毕竟,小娥是他捡的,若她真是坏人,他说不定也是一位资深受...害者。

届时,若是事情的真相被揭发,结果不如他们的意,他作为一个老人家,心里该有多么的有苦不能言!

缓缓,帝无兮叹了一口气,决定再次相信他,相信世人对他的崇敬一回。

须知,这么大义凛然的品行,不是装,就是装出来的,人心有多可怕,只要想挖掘,没有什么是挖掘不出的。

老医师在镇关城威望这么大,定有他的道理!

终于,帝无兮下定决心,从而说道:“那还请老医师助在下一臂之力!”

老医师再次点了点头,胡子再次糙了起,并且,那身姿,俨然瘦了很多。

帝无兮无端的有些为他感到辛酸,徐徐,低眸不再多语。

她的视线,转到了一旁的小娥身上,小娥这个人,在老医师面前是一副面孔,在老医师之后又是一副面孔。

真是不知,这么多年的伪装,她到底累还是不累。

亦或者……她很有可能已经迷失了自己。

帝无兮眼睑敛了敛,从天灵盖起,被老医师插满了银针。

来到这里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用银针治疗内腑之伤的人。

不过……说起这伤,她倒是有些好奇,难道……当时孟不羁的手段没有奏效多少?不然,何以至此!

冉冉,帝无兮不再胡思乱想,那些混乱的事,还是待她完好无损了,再处理吧!

嗯,就这样。

接下来,帝无兮在此待了两个多时辰,才被同意放走。

她的体表上,被老医师用银针逼出了许多黑色顽疾,看样,十分的恐怖。

不过,当她再次运气之时,周身恍然毫无重力一般,似随时都可以飞起来,简直轻盈的不像样!

帝无兮微微惊讶了,真是没想到,她身上有这么多未曾治愈的伤。

如此一看,老医师的本事,理应比颜傲还要强上几分,即便没有几分,也有一分!

帝无兮想着想着,老医师朝后退了几步,一边收好银针,一边擦起了额头上面的汗。

可见,治疗她身上隐藏的顽疾,他可不容易!

帝无兮临走前,给老医师留了一副炼丹丹方,她相信,只要是炼丹师,没有不对丹方不感兴趣的。

即便,是低级的丹方,都有炼丹师欣喜若狂。

待远离了那座隐隐绰绰的医馆,帝无兮果然再次见到了那已经跑掉的两人。(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