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

秦枫不由得一喜,打量起另外一张发黄的羊皮卷。

“奇了~”

这羊皮卷在火炎烧毁下居然完好无损,秦枫轻轻抚摸,柔软平滑的质感传来,还有一阵冰冷的触感。

看来绝非平凡之物!

秦枫将羊皮卷缓慢展开,入目的是四个金灿灿的大字。

这是一种古老的文字,他前世的时候曾经在国家工会图书馆的一本古书籍里头见过,他本人对这种古老的文字很感兴趣,也有研究过一阵子。

“玄黄宝藏?”

秦枫凭借记忆,他翻译出这几个古字的意思。

我的天啊!

这不是一直流传于所有玩家之间的‘终极副本’嘛?

居然真的存在?

秦枫整个人呆若木鸡,这四个字带给他太大的震撼了。

“咦?”秦枫发现这羊皮卷只是‘玄黄宝藏’地图的一个碎片而已,相传此碎片共有十二片,收集完整所有碎片,便可以开启玄黄宝藏。

他神色无比激动,想不到在这种地方得到了一个‘玄黄宝藏’的碎片。

呵呵,也不知道这马寨主哪里得到的这碎片,不过,现在归于他了。

秦枫瞥了一眼地面烧焦的尸体,暗道。

“王老爷,咱们走吧!”

这时,秦枫对蜷缩在角落里的王老爷道。

现在的他心情很不错。

“等等!”秦枫顿了一下,他停下脚步对那王老爷道:“顺便把尸体带上吧!”

“啊···”

王老爷听言,整个人一愣,不过,前者语气坚决,他只有捂着鼻子,将那‘马寨主’尸体拖动起来。

营寨外。

那些山贼纷纷刀剑相对。

“你们的寨主已经让我杀死了,你们不想跟他一样的下场就给我滚开。”

秦枫环顾众人一眼,冷声道。

“什么?”

“寨主,死了?”

......

霎时间,山贼们神情慌乱起来。

秦枫见状,喝声道:“你们的寨主早已不是人了,他已经沦为妖魔,想知道你们的弟兄们,还有你们二当家他们是怎么失踪的嘛?”

“二当家....”

“他们都让你们的寨主吸干了精血,化为白骨了。”

刷的一下,山贼们寂静了下来,都惶恐不安看着秦枫。

其实他们这些山贼早就知道他们的寨主最近变得喜怒无常,行为诡异,寨中的很多人失踪他们都感到诡异,只是一直不敢说出来而已。

秦枫见众人的反应,他指了指身后的尸体。

“看,这就是你们的寨主。”

山贼们看见那似人非人的烧焦尸首,都忍不住吐了起来。

秦枫满意笑了笑,道:“王老爷,你去哨塔那里帮忙点燃烽火狼烟。”

“额~”一旁的王老爷应声道。

很快,哨塔的烽火狼烟四起。

马鞍岭下突然燃起无数火把,马蹄声不断传来。

“弟兄们,冲啊!”

马鞍岭下潜伏的齐彪早已按捺不住他的大刀,他看见山上的烽火狼烟后,他们一百来人齐刷刷抽出家伙冲上营寨。

“齐捕头,等等!”

“呃?”

这时,带头的齐彪愣了一下,看见少年后,惊呼道:“秦兄,怎么了?”

“咳咳,这些山贼的首领已经让我诛杀了,那些山贼也全都伏诛,你们把他们全都带回去衙门吧!”

秦枫忽然说道。

“啊···”

众人皆都面面相觑,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少年。

他们这些人大晚上的在马鞍岭脚下蹲了一个晚上,然后冲上来,那些山贼就已经全都投降了?

这时,那些山贼们一个个惊魂落魄的样子,他们当啷一声丢下武器,他们已经群龙无首。

齐彪驾着马,上前问道:“秦兄,这到底怎么回事?”

“呃...这件事你问王老爷吧!”秦枫想了想道。

“王老爷?在哪里?”齐彪诧异道。

“齐捕头,我...我在这里呢!”

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

“王老爷?你...你没事吧!”齐彪下马道。

“哎,齐捕头,这一切一言难尽啊......”王老爷似乎惊慌未定,低头叹息道:“多亏这位少侠,要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就这样,秦枫把后面的事情交给了齐彪,他驾着马独自回去临阳城了。

......

第二天凌晨。

秦枫这个人习惯了鸡鸣之前醒来。

他昨晚彻夜不眠,他拿着那张发黄羊皮卷一直在发呆。

“临阳城这个地方我好像呆了挺久的了。”

秦枫自言自语道。

临阳城这个地方作为新手玩家的缓冲区域来说的确不错,但是相对应的机缘太少。

前世的他闯过四海八荒,上至苍穹,下至魔渊,临阳城根本不可能满足他。

“是时候该走了!”

秦枫心中盘算道。

玄黄宝藏,他势在必得,这一世,如能够收集齐十二个宝藏碎片,获得玄黄宝藏的莫大机缘,说不定能够阻止妖魔入侵现实世界。

毕竟在另外一个世界,他的妹妹还在等着他呢!

秦枫肩负了太多的东西,他不得不去完成。

此时,东边天刚露鱼肚白,秦枫缓缓抬起头,他看了眼身后的房间,接着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吧!”

......

砰砰~

一阵敲门声响起。

“来了~”

叶馨刚刚起床,便听到了门外敲门的声音。

“咦~是你啊,齐捕头!”

叶馨刚打开门,便看见了熟悉的面孔。

“哈哈,是馨儿啊,秦兄弟,他起床了没有?”

齐彪看着小女孩后,憨笑道。

“秦枫哥哥嘛?咦,奇怪了,今天,秦枫哥怎么起的这么晚呢?”

小女孩轻吟一声,诧异道。

“秦枫哥哥,起......咦?”

小女孩忽然发现房间里没有人回应,桌面上还留下了一封信。

两人相视一眼,连忙拿起那封信:“馨儿,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证明我离开了,我因为有些原因不得不走,所以抱歉了,对了,齐捕头是个好人,麻烦转告他,帮忙照顾叶馨,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是秦枫哥哥写的,他走了......”

叶馨的眼里两串泪珠不禁落下。

“哎,馨儿,别难过了,说不定秦兄弟是有什么事,等他办完了会再回来的。”

齐彪安慰小女孩道,他似乎早就预料到秦枫会离开一样。

也是,少年不凡,岂会偏安于小小的临阳城呢,外面的世界才适合他吧,想着想着,齐彪不禁满目盈眶。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一直想到外面闯一闯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