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慧琳不雅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什么?皇上当场昏倒了?!”醇亲王府书房里,原本靠坐在太师椅上一直都把自己情绪控制得比较好表现得也一直都算那什么比较沉稳有度的刘清老爹奕譞,听到富察海讲述到这里,顿时再稳不住神了,当场呼地一下坐直起身子,脸上很明显直充血,眼睛都红了。

而坐在一边陪听的刘清老娘叶赫那拉婉贞,则更是当场惊吓得六魂无主!这位就不是坐直起身子了,而是当场蹦了起来!蹦起来后就一边用手指绞动着她手心里那条只怕早就已经被泪水打湿过好几回恨不得都可以拧出水来的手帕,一边用异样坚定且又是异样哀怨凄婉之目光望着刘清老爹很明显有点歇斯底里地叫嚷道:“王爷,我要进宫!我现在就要进宫!今天你们谁都别想拦着我!”

说罢就要往外冲。但是她刚迈开一两步,却又猛然间定住不动,站在那身子晃动了起来,摇摇yù坠。

显然这位母亲是因为站起来时过猛,再加上急火攻心,在这里眼发黑,头发昏,体验着天旋地转的滋味。

“蓉儿!”奕譞身为武者,身手反应何等敏捷,当然不会让自己老婆就这么当场摔倒,当即闪电般站起身来一把就把老婆给扶住了。

这时候富察海才来得及赶紧接下去讲述道:“王爷,福晋,皇上的身子,没什么大碍,只是偶感风寒而已。”

偶感风寒?奕譞夫妻顿时全都不约而同把目光聚焦在富察海脸上,眼中满是询问。

显然刘清老妈婉贞刚才虽然差点晕倒,但却并不是真晕倒,只是小小晕眩了一下,而已。

要知道富察海讲述到这里,等于已经差不多讲完了。中间那什么“我很惦记他们。。。”,“很想再看到他们。。。”等等这些催泪弹,全都已经先后扔出来了。所以刘清老妈事实上身心早就已经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摧残,临到最后这一下,猛地站起身来往外冲,的确已经差不多快到这位母亲所能承受的极限。当场晕眩一下,很正常。不过还不至于那什么真晕过去昏迷不醒。

“王爷,福晋,”富察海见自己这位女主子很明显也已经没啥事了,这才安下心来。不过他自己却又趁机先抹了把老泪,然后才接着解释道:“皇上晕过去的时候,老奴因为也在场,所以老奴当场就顺便给皇上把了把脉,知道皇上的病情,并不重,只是偶感风寒,而且老奴还斗胆给皇上暗中输入了不少内力,帮皇上驱寒,老奴心里有把握,相信用不了多久最迟明后天皇上就一定会好转起来,请王爷福晋尽可以宽心。”

这位老奴之所以也跟着抹了把泪,绝非那什么在主子面前讨好卖乖,而是因为在他先前讲述中还有一枚对他这种下人来说的重磅催泪弹,再一次重重击中了富察海这位重情重义的老忠奴。

“孙嬷嬷在宫里对朕一直都很好很爱护。。。要好好报答一下人家。。。”这就是那枚重磅催泪弹!

小主子都已经病成这样了!但最后却还是苦苦坚持着叮嘱完这样一件事?才晕倒过去!皇上呀!您的心?可真是菩萨呀!

为此富察海才会先偷偷抹上一把老泪。要知道像孙嬷嬷这样的nǎi妈,别说刘清现在已经是至高无上的皇上,就算他还是小王爷阿哥时在他眼里也应该只是蝼蚁般人物。但是刘清这次在病晕过去前坚持着最后交待叮嘱完的事,居然是这件事?这当然让富察海这位同样一直处于奴仆地位的人,感同身受,心里会生出巨大的感动与感恩。

而也正是因为此,富察海这位武学大师在讲完以上这番话后,心里猛然间又生出一个相对比较另类的想法。不过他现在还不急于说出这想法,而是要等到恰当的时机,再单独对刘清老爹奕譞一个人说。所以富察海现在解说完以上这番话后,就又沉默了下去,让两位男女主子慢慢消化。

事实上我国传统武功发展到清中晚期,已经发展到了巅峰期陈慧琳不雅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这时候我国传统武功已经与天文学,佛学,道家学,传统中医,尤其是跟道家理论与传统中医学可以说是亲密无间地融合在了一起。所以凡事得到传统武功真传的人,都可以算得上半个中医,尤其是修炼内家拳的高级武者,中医水平更是高明,恨不得都可以称得上中医大师。

所以富察海现在说他给刘清把过脉,知道刘清病情并无大碍只是偶感风寒,绝非是他不懂装懂吹牛,而是他真有这个本事。对此奕譞夫妇当然也是相信的。不过富察海又说什么他把内力输入不少给皇上帮皇上驱了寒,所以才有把握相信皇上病情很快就会得到控制好转?这就只有奕譞一个人相信了。

不过如果只是偶然风寒?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小感冒,倒也的确不是什么大病。刘清老妈婉贞能听到这么个诊断结果,心里已经比较安定了。

不过这位母亲安心归安心,但却当然还是很心疼儿子挂念儿子的现状病情。

“王爷,”婉贞这会虽说担心已去了大半,但却还是眼中无不忧虑地望着刘清老爹道:“皇上的病情,虽说并无什么大碍,不过我还是想明rì进宫去看看皇上,王爷你看这事。。。”

说到这就眼巴巴看着奕譞,显然是在征询自己这位老公的意见与首肯。

常言道,母子连心。尤其是当儿女还处于婴幼儿时期,这当娘的对儿女的挂念,就更是严重!说是一rì不见如隔三秋,都绝计不够形容。得把那rì改成时辰,还差不多。

现在刘清进宫已经快二十天了,但是婉贞这位母亲却一直都没有机会进宫去见自己亲儿一次,心中的挂念思念之情,可想而知已经积累到何等严重的程度!就算没听到刘清今天突然病晕倒这档子事,这位母亲也早就已经忍不住要去见一见她自己的儿了。

但是奕譞现在听到老婆这么说,耳边当即回响起来的话,却是:“如果你想皇上在宫中平安无事到亲政,就先当没有这个儿子!尤其是不能让蓉儿有事没事到宫里来烦我!”

以上这段话,当然是慈禧她老人家说的。

奕譞看着自己这位满眼哀恳忧虑之sè的老婆,心中也是一阵阵发痛。但却还是强忍着痛,劝慰道:“蓉儿,还是再忍忍吧!啊?”

再忍忍?婉贞眼中蓦地shè出一股决然之sè!

“王爷,”这位母亲这回终于毅然而然发起反击道:“那请王爷告诉蓉儿,究竟要忍到什么时候我才能见一见皇上?!”

这无疑是个极难回答的问题!也是个极不容易计算准确的问题!但却又是奕譞这个在妻子目光逼视下丈夫不得不正面回答的问题!而且还不能糊弄欺瞒,必须相对准确地据实以告。

是呀!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湉儿呢?才能再与湉儿骨肉团圆共享天伦之乐呢?

当然,共享天伦之乐这念头,是有点那什么很过份应该不大可能实现。不过再见见湉儿?这要求应该一点都不过份!而能让自己以及老婆都可以时常见到湉儿与湉儿说上几句话?究竟会是啥时候呢?

奕譞当即沉默了下去。他垂下眼脸,但却不是逃避,而是开始在心里默默思考起这问题相对正确的答案来。

是呀!啥时候呢?对了,应该是。。。

奕譞思索的目光,猛然间一跳,而后蓦地抬起眼脸目光深邃地望向紫金城方向,声音无不沉痛地一个字一个字回答道:“亲政。”

亲政?那不是还有。。。婉贞眼中的目光,当即一点一点地黯淡了下去。

这位母亲虽说已得到可信可靠的答案,但是这需要再“忍一忍”的时间,却实在是太漫长太漫长了!

不过母亲就是母亲,再漫长的等待,只要真是为儿子好?只要到时候真能见到儿子与儿子团聚?她就还是可以无比坚韧无比坚韧地等待下去。

“王爷,我就不在这打扰你们谈事了,”婉贞突然神sè一变,声音语气居然变得很平静很平静:“不过从今儿后,王爷,蓉儿会彻底戒荤,服素,一心向佛。”

说罢这位母亲就头也不回地径自离开了书房。

“蓉儿!”奕譞看到老婆居然变成这个样子!一时间心神大震。他赶紧追着喊了一声,但却并没有得到老婆的回应,仿佛他老婆根本就没有听到他这声喊叫一样。

这让奕譞顿时心痛如绞,他脸sè苍白地踉跄了几步后,这才颓然跌回到太师椅上。

事实上颜扎氏进门后,奕譞虽然跟这位年轻貌美的小妾,所发生男女关系更多,但是他心里对自己的正妻蓉儿,却比原来更加怜爱也更敬重有加了。

男人就这样,干了什么对不起老婆的亏心事后,往往会对老婆更好更加心疼老婆。不过这当然得是在那什么对老婆没变心的情况下。

婉贞离开后,书房里顿时又寂静了下来。虽然这时候书房里还有两个大活人,但是这两个大活人却全都久久没有出声。

一个枯坐如泥,一个则站在那一动不动陈慧琳不雅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仿佛已经站成了块没有生命的石头。

“王爷,”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还是那块石头先开口讲话道:“老奴觉得,皇上的身子骨,还是有点弱,所以老奴建议,王爷是不是想办法给皇上增强一下体质?”

增强体质?奕譞嘴角禁不住绽开一个苦笑。心说现在连见都不能见湉儿!又拿什么去为湉儿增强体质?

于是他有气无力回答道:“海叔,你这建议,固然好,可是我们现在又该如何去为皇上增强体质呢?难道三天两头去给宫里送什么补品不成?”

富察海冷静沉稳道:“王爷,老奴所说的增强体质,不是给皇上多进补品,而是,而是。。。”

这位老忠奴说到这,终于还是有点犹豫起来,且面有难sè。显然他这会心里虽然一定有什么好主意,但却也应该有点那什么难言之隐。

奕譞当即无不责备地道:“海叔,有什么话,尽管讲,难道我们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话不成?”

是呀,彼此相随相伴了大半生都已经不是一家人更甚一家人了!还来这套?

富察海这才下定决心继续进言道:“王爷,老奴所说的增强体质,不是进补,而是易筋洗髓。”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