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的夫妇交换完整版

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那么一句话,总归现在季子浅是觉得说的很有道理的,是句什么样的话呢!

因为印象深刻,季子浅至今能够复述出来:“男人,无论多么清疏高冷的男人,经历过之后都是流氓!”

真真的,太没有错了!瞧瞧季司深现在,就能够知道了!

刚刚都还是怜惜着她来的!现在就被那情绪给主宰了,这么忍心的折腾着她!

“专心点。”与小孩相靠,又是紧紧的盯住她的,她有一点儿的走神,季司深都是一点儿不差的接收到眼中的,彼时她明显是心不在焉,在他这儿,她还能做到心不在焉,季司深抿抿唇,心里是不大高兴的,当然同时也是有恶意的低下头去咬着她的耳朵,警告她的。

“唔。”季子浅万没有想到季司深会低下头咬她,耳朵是她敏感的地方,突然这样,她是受不住的,声音从红唇里面溢出来。

“恩,这样才乖。”这样的结果是让季司深满意的,他眼里的冷意一点一点的褪去,又全部的变成了热情,他薄唇边勾了一道笑容,也不是平常那种不达眼底,而是真真心心的,而又因为投入在情火里,那笑容更加的摄魂夺魄。

是谁说男人的性感真正的体现出来是在和爱人在一起的时候?

不知道!

不过不可否认的这一句话是说的很对的。

彼时,季子浅就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性感张扬到了极致,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美感。

等到这一番*完,时间已经从下午到了晚上,倒也不算是很晚,天不过是刚刚黑下来的样子。

白天的凤凰,如那的士司机说的一样,就是一个老城镇的样子,没有什么很特别的看味,除非去那些小巷子里面走一走,会有一点儿不一样的感觉之外,而至于夜晚黑下来的凤凰,极其的有点儿韵味,是最为美丽的。

这不,季子浅洗过澡后,站到阳台上,就能够看到一串一串亮着的灯,那灯光组合在一起构成了凤凰特有的夜景,再听,对岸的酒吧里面,有清浅的音乐声传出来,大概是因为夜刚刚才至,酒吧里面的音乐并不十分的吵杂,或者说不是那种重金属的,而是比较的轻柔,配合着这夜色,格外的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夜里面凉。”季子浅出来后不久,季司深也洗完澡出来了,他如以往般站在季子浅的身后,将一件衣服披到她的身上。

“谢谢。”季子浅道了一声谢谢,倒不是那种很客气的谢谢,而是有点调皮,见她扭头过来,眼里面的笑意就可以知道。

“恩,不用客气。”季司深便也就配合着她,淡淡道了一声不用客气。

“呵。”不知道是因为两人这对话,还是因为深深愿意陪着她这么闹着,季子浅觉得有点开心,嘴角笑容忍不住,便挂起,又笑出声音。

她的笑颜当真是百看不厌的,所以季司深也不说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笑。

最后倒是季子浅自己有点儿不好意思,她转过去头,嗔一句:“这么盯着我看做什么?”

“恩,好看。”季司深回答,还是很正经的口气,季子浅便被他逗得不行。

……

“饿了吗?要不要下去吃点东西,逛逛?”

“还好,不是很饿。”之前有点儿的,现在,大约是饿过头了,就没有饿的感觉了,不过……季子浅抿了一下唇,再伸出手去拉季司深的手。

“怎么了?”小孩这动作是标准的有什么事情的动作。

“深深啊!”

“恩?”她拉长了尾音喊人,季司深便也就懒懒的应一声,也不往下问,等着她说。

“我们去看‘烟雨凤凰’吧!去听听边城翠翠的故事。”

“现在还有?”

“还有的,还没有到开始的时间点呢!”因为对着这感兴趣,季子浅是有将时间给记下来的,而刚刚她也有特意的看了一眼时间,还是很早的。

“好。”季司深几乎没有思考的就答应下来,他此番过来就是为了陪着这小孩一起玩的,她想要做什么,他自是要依着她一点儿。

“耶。”季子浅开心的捧住季司深的脸亲了两口,又像个孩子般的嚎道:“深深最好了,深深最好了。”

“恩,现在去换衣服。”

“好。”

两人走进屋子里面换了衣服。

然后相携的走下楼,准备去看《烟雨凤凰》。

……

《烟雨凤凰》是一部大型的民俗情景剧,是以湘西山水,当地民俗文化为核心,以沈从文《边城》中的故事梗概为剧情,围绕翠翠为主线,并容纳湘西民俗特色打造的。

一共有:对歌,追爱,离别,思念,涅槃,祈福六个篇章。

一个小时零五分钟的演出时间。

……

“深深,我觉得没有白来。”

……

从“烟雨凤凰”剧场出来,季司深和季子浅并没有很急着坐车,两个人就沿着路慢慢的走着,说着话。

当然这样的,不止他们一对,还有其他的很多。

其中有几对是季子浅忍不住侧目去看的。

一对是大学生模样,两个人穿着一样的衣服,手牵着手往外面走,那女孩很是活泼,老是跳来跳去的,而那男孩牵着她的一只手不说,眼神什么的也全部的落在她的身上,就盯着她不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有时他实在防不住,女孩撞到了人,他就躬着身去给人道歉,而女孩儿在一边吐舌头。

恃宠而骄的画面,可有这么一个人宠着有多好。

另外一对情侣走路画面让季子浅侧目的,也是一对大学生模样的,不过和之前那一对有很大的区别,换女孩乖乖巧巧的,而男人是很冷酷的那种,他双手插在口袋里面,迈着长腿往前面走,丝毫不过女孩娇小腿短跟不上他,若有人看到这里,定然会觉得这一对是没有前一对那么有爱的。

其实不然。

季子浅再侧目看过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个双手插着裤兜的男孩顿住脚步,而后回转身体,大步走到那一路跟着他却怎么跟不上他的小女孩面前,他从裤兜里面拿出矜贵的手,再将那娇小的小女孩给提起来,恩,是提起来,别怀疑,是能的,因那男孩,目测,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而那小女孩最多一米五六,而且男孩看起来虽然不是十分的健硕,却也能看出他身材很好,手腕很有力。

这样再看,其实不是没有爱了!甚至是更有爱了,别扭傲娇的男孩子配上软萌的小女孩,这多养眼?

还有一对是一对老夫老妻相牵着手慢慢往外面走的。

这三幅画面各有不同,但是他们的幸福却都是差不多。

恩,就像是她和深深,她和深深,虽然不像第一对那么的活泼,不像第二对那么的有爱,不像第三对那么的让人见了就感动,可是他们之间也有那么深深的爱,让别人忍不住侧目来看,来羡慕的,属于他们的爱情。

想到这里,季子浅忍不住的微微的笑起来,是十分的满足,恩,此生有了季司深,季子浅很满足。

季司深侧目看了看自己的小孩,不知道她盯着前方的什么又开心起来,不过她开心就好。

两人走了一段路,最后还是坐了车子,因为烟雨凤凰剧场和古镇还是隔着有些距离的,下午季子浅被折腾了一下午,走路再走那么远,肯定是受不住的。

“现在有没有一点饿了?”刚刚季子浅说了不饿,又是快到《烟雨凤凰》开演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吃东西,可现在已经是到了比较晚了,下午没有吃东西,现在是要吃一些的,哪怕是她不乐意,他也要逼着她吃一点儿的。

“饿!”小孩倒是饿了。

“那去吃东西。”

“好。”季子浅应下话,自个在前面拉着季司深上蹿下跳的,打算找一家很有感觉的吃饭的地儿。

……

吃完饭,时间到了十点,十点,对于其他地方来说,已经不算是很早了,而对于凤凰,这不过是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

季子浅不肯这么早的回去客栈休息,季司深便陪着她在沱江边散步。

月色,灯光,水声,乐声,还有风声,这个夜晚美好的不可思议。

以至于,在往后,季子浅去很多不同的国家,去很多在别人眼里漂亮的不得了的地方,她都觉得那些地方不及这里半分。

……

季子浅他们按计划在凤凰玩了几天,几天之后他们从凤凰出发去湘市。

湘市,无论是对于季子浅还是季司深来说,都是很特别的地方,因为他们两人是在这里相遇的,这里可以说是他们命运相交的点。

殊不知这里也可以算是他们命运相离的点,几年前,他们在这里的机场分别,一别也就是好几年,这一回,他们虽说不上是从这里分别,但也离着分别不远,可以说这里是他们的倒数。

当然,当那一天没有到来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快,甚至他们从来都没有再去想过他们两个人是还会分开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