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直播乳摇53秒

手机阅读</fn>

“哎哎哎,肖颖,这小子又尿了,我靠,还是乳白色的,这是不消化呀。品 书 网 (..   )”黄尚举着一个扯着嗓子哭的正欢的两三个月大的光屁股小孩急的上窜下跳,最后还是保姆过来接过去又是哄又是拍,最后又唱了好几首儿歌才给哄睡着。

对了,这孩子就是黄尚和肖颖的孩子,是个男孩,这可把黄尚高兴坏了,在这小子出生的当天,黄尚一直在产房里陪着肖颖,直到一声响亮的啼哭响彻整个产房,黄尚颤抖着双手,眼含热泪,满脸激动的从护士手里接过孩子,在医生护士和快要虚脱的肖颖诧异的眼神中,掰开他紧紧攥着的小手,然后跟蜡笔小新似的“嚯嚯”的笑了起来。

孩子出生总得取名字吧?在这方面黄尚可就为难了,当初他给自己取名字的时候可是费了不少劲儿,左右为难的时候,倒也有不少人给出主意。

猴子说:“要不就叫黄太子吧,这名字听起来不只是高大上,还很霸气,最主要的是跟哥你这名字很协调,你想啊,你是黄尚,你儿子是皇太子,回头你再有了孙子,就叫黄孙。”

黄尚咬牙切齿:“按照你这辈儿排下去,我重孙子是不是得叫黄重孙?”

猴子想了想,点头道:“很协调。”

“协调你大爷。”黄尚骂道。“按照你这种排法,我往后十几代得加多少个重字?再往后几十代,就名字长度。都他妈能去欧洲当贵族了。”

猴子的提议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搁过去,你名字里带个龙字都是犯忌讳-----现在虽然没这个说法了,可老给孩子取这种名字不也招嫌么,多给国家添麻烦啊。

黄尚那个让他到现在也莫名其妙的丈母娘倒是没发表意见,双方的父母也见过面了,也不知道老林同志到底跟他们谈了些什么,反正自从见过以后就消停多了。

老院长也过来凑热闹,说希望这孩子长大后戒骄戒躁,虽然出生在富贵家庭,但往上数三辈也是农民,不要学现在那些富二代目中无人鼻孔朝天,要懂得谦逊礼貌,干脆就叫黄谦礼-----不过这个名字也被黄尚否决了,听上去就像是一匹马。同样不太高兴的还有林三平,老头儿很不爽。什么叫往上数三辈都是农民?从黄尚那开始算,到他刚好是第三辈。

林博涛指着电视上说:“嘿,大黄鸭下海了嘿,要不就叫黄鸭吧。”让黄尚一巴掌抽后脑勺上给抽躺下了。

最后,还是林孝义出主意,说找个懂得风水易经的道长给算算,看起个什么名字好。当黄尚一看到林孝义说的那个道长时就乐了,还是熟人。

老道士一脸深沉的装模作样掐着指头算了半天,皱着说:“按照这孩子的生辰八字来看,这孩子五行有点奇怪。”

众人都紧张道:“怎么了?这孩子五行缺什么?”

老道士沉吟半晌道:“这孩子命格跟怪,五行一样没有,可眉宇之间隐隐有红光闪烁,骨骼惊奇-----”

黄尚直接打断道:“千万别往出拿如来神掌,谁知道你是不是又是复印来的-----就算你是我师傅,信不信我也敢把你扔出去?你直接说我儿子五行缺什么就是了。”

或许是看在人多的份上,老道士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像平时黄尚顶撞他时喊一句“孽徒”。

“怪就怪在这了。”老道士叹气道。“这孩子五行什么都缺,金木水火土,一样都没有,不过你姓黄,这黄白之物自古就是指金银钱财,倒也把金五行补了回来。”

众人齐声问:“那木水火土呢?”

老道士托着下巴一脸深沉道:“要不就叫黄灶沐吧,都有了。”黄尚很委婉的拒绝了,心里暗暗发誓,下回再找个借口诓这老神棍来个神游。这回不但是胡子,全身有毛的地方都给他刮干净。

最后还是黄尚想了半天,说别麻烦了,干脆就父姓母名,叫黄颖。听起来虽然像个女孩儿的名字,不过倒也不耽误事,还让肖颖感动的泪汪汪的,看的众人心里直叹,黄尚这货真会讨老婆开心。

看着保姆把孩子抱走去哄,肖颖搬了两把小板凳跟黄尚坐在别墅院子的草坪上,伤感道:“时间过的真快,都多半年了。有时候我一觉醒来还想着怎么听不见楼下闹了呢?黄尚,你就真没办法?”

黄尚直挠头:“老牛这家伙不地道,说了帮我想办法,这都多长时间了,回头我找他絮叨絮叨。”

肖颖叹气道:“你就别安慰我了,我也不为难你了,顺其自然吧。”

黄尚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一阵带着电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中秋佳节将至,刚出炉的月饼大甩卖了,五仁,豆沙,菠萝,荔枝各种口味买两斤送一斤了,多买多送-----对,你们没听错,你们真的没听错,我们不只卖月饼,还有精彩的表演。”

黄尚纳闷的看着肖颖:“什么时候咱这别墅区门口也让摆摊卖月饼了,喇叭够大的,都传到这来了。”

肖颖还没说话,就听喇叭里继续道:“为了丰富广大市民的业余活动,本公司特意请来了xx好歌曲最佳乐队组合‘天子乐队’,让我来给大家一一介绍,首先,我们的古琴手是红透半边天的北宋第一美女李师师。”

听到这个,黄尚就愣住了,肖颖同样也愣了,两人对视一眼,飞快的跑了出去。

喇叭里还在介绍:“鼓手,是北宋著名艺术家,画家,皇帝-----赵佶!吉他手,是修建了苏杭大运河,为无数宅男宅女实现了江浙沪包邮的隋炀帝-----杨广!下面这位就更有来头了,请让我隆重介绍,这位打沙锤的,则是灭六国,修长城,统一了度量衡的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耶?还有个吹箫的?怎么是个男的?”

黄尚和肖颖跑到别墅区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对面的街道上搭着一个临时舞台,上面挂着“某某公司迎中秋”字样的条幅,再往台上看,所谓的“天子乐队”竟然是赢胖子那群人,更离谱的是,锦衣卫和十八骑穿着挂满铁环,一走路就叮当响的皮裤,上身是个皮马甲,脑袋上盯着十五块钱洗剪吹全套的发型,大概还要伴舞。

女主持拉住一个小胖子道:“朱总,请问你们要唱什么呢?我怎么没看到你们的主唱?”

那小胖子正是朱厚照,只见他嘴角骚骚的一笑道:“唱什么?当然是唱我们的成名曲-----《伤不起》了。”

黄尚一听,刚激动起来的心情瞬间如几百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这群浑蛋,在自己婚礼上祸祸还不够,现在还组着团来祸祸。

主持人又问:“可是主唱在哪呢?”

“主唱?”朱厚照伸手指着站在台下的黄尚。“看到没,我们的主唱就在那呢,天字乐队嘛,主唱自然是黄尚咯!”

黄尚满头黑线,他的心情就跟歌名一模一样。

二十一世纪某年某月某日,黄尚凭一首《伤不起》风靡大江南北-----

全书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