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帅哥那个

此时基地的气氛有点沉郁。

没有援兵的消息跟一阵风似得传了出去,人心涣散。

“该死的!谁传出去的?”郎贺怒吼着望着面前这几个队长。

“不知道啊!这个消息莫名其妙的就出去了!”几个队长都是一口咬定不是自己传出去的。

郎贺:“滚滚滚!都滚得远远地!”

队长们灰溜溜的离开了房间。

郎贺一个人坐在屋里,过了一会终于冷静下来了。

“这个消息明明没有其他人知道,到底是谁?”郎贺闪着眼睛思索。

“总不可能是外界的人吧?”郎贺摇摇头,咬着牙起身,心里思绪万千,不知道这座基地还能撑多久啊......

此时吴航刚刚从城外回来,这几日的不断和变异兽作战,然后食用变异兽的血肉,吐纳代替了睡眠。

他可以深刻的感觉到自己能力的提升。

那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让他很是享受,而且他一直在和变异兽作战,他感觉到了变异兽之间的各种特性。

现在对付d级的变异兽,只要不是被围攻,吴航都能轻松应对。

“吴航,过来吃肉啦!”是金网豪爽的声音。

吴航点点头,将军刀收好,眼底闪过了一丝欣慰,金网是真的把她当兄弟看了。

“兄弟,你今天杀了几个?”金网吃着肉问道。

吴航结果一个肉腿大口的啃起来,一边咕哝道:“也就是十来只把!”

“哈?这么多?”金网懵了,他才杀个四只d级的,险些没把小命扔在那里,本以为这个成绩足够傲人了,但是没想到吴航竟然要比他还多。

“啧,真是风大不怕闪了舌头!”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忽然响起。

吴航眼光放去,是另一个小队的男子,长的很是阴秀,背后跟着几个队员。

“你又是谁?”金网扯着嗓子问道。

“一个路过的人。”男子冷笑。

“路过的人话何必这么多?”吴航轻松的道。

“哦?我话不多,却是不知道阁下何等身手,能斩杀十多只变异兽,真是,”说着盯着吴航。

“牛皮吹上天了!”

金网直接站了起来,后面四个小队的队友都聚过来了。

只有吴航悠悠哉的吃着肉。

“何烈,华若小队!”那男子的声音不大,却是让四周的人都微微震惊。

华若小队,最强的几个队伍之一,这个何烈更是名气外传,一身军流硬茬功夫很是刚烈,最重要为人阴险!

“挑事嘛?”吴航眯起眼睛,心里盘算自己如何招惹到这个何烈。

“就是见不得人拿这种事情装逼!”何烈呵呵的笑道。

“啧。”吴航抬头望着这个人,眼中闪过冷冽。

“那就让我领教领教!”何烈忽然出手。快如闪电,周围的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果然是有来头的,不知谁让来试探我!”吴航眼底闪过思索,却是没有还手,身形一闪。

“何烈兄的威名远扬,我肯定不能比咯。”说着吴航险而又险的闪过了这一招。

这话音刚落,何烈却是不得不停手。

他分明记得那人告诉他吴航是个急性子,肯定会和他发生冲突。

现在的情况却是有点古怪。

他再出手,似乎有点不妥。

“吴航,你是怂了嘛?”何烈声音冰冷。

吴航挑眉,“我和你无冤无仇干嘛非要跟吴某人过不去?”心里却是晒笑,我都没告诉你我名字。你就能喊出,真是有意思。

但是面上还是一副惊奇的样子。

“我最看不惯说大话的人!”何烈又一次冲了上来。

吴航暗自皱眉。这是个疯子吗?怎么出手这么不计后果?

“我认输!”吴航嘿嘿笑道,自己可不能出手,不然就被抓到把柄了。

何烈是懵了,自己很明显就是挑事,可是对方就是不打,给别人看起来就好像闹剧一样。

“该死!情报里可不是这样说的!”何烈心中闪过怒意。

本来今天的剧本是他来找个茬挑个事打个架!

但是成了。

茬是找到了,事实挑出来了,可是人家不打架了!!

我日!

吴航暗自晒笑,他看到何烈的脸色已经成了猪肝色。

“大人还在看着我,这次可是被组织注意到的好机会!不行!我不能放弃!”何烈又一次冲了上来。

吴航又是闪开了。

“哎,干嘛啊!我都说了我不打了,你不要逼我啊!”吴航开始碎嘴子。

“再来!”何烈一鞭腿甩过去了。

吴航一跳。继续念叨:“你别逼我了!再逼我我真的生气了!”

何烈不说话。又是一拳。

吴航险之又险的闪了过去,嘿嘿一笑:“你行不行啊!某人可是一顶一的渣渣!你不会.......呵呵”

何烈咆哮了,日了,情报绝对有问题,自己速度这么快,可是竟然伤不到这个吴航。

“找死!”何烈一拳砸出,这一拳砸向面门,十分犀利。

吴航瞳孔一缩,知道这一拳估计闪不过!

他左手噼里啪啦响了几声。一下子握住了那何烈的拳头。

何烈见机,爆吼一声,大力寄出!

吴航被连逼退了十几步,眼中闪过忌惮,好强的力量!

但是他此时还不忘碎嘴:“我靠你这样我就不乐意了!我要出手了!!”

何烈微微警惕,却见吴航并没有动作。心中放心起来,以为他是在虚张声势!

“我真的要出手了!!”吴航大喝道。

何烈心里再次警惕,还是没有出手。

心里料到最多一拳但是自己就可以瞬间把他踢飞。

吴航大吼:“我出手辣!!”

果不其然眼看就一拳头要砸来。

“我靠!!”何烈爆吼出惊人惨叫。

“啊。不小心踢出去了。”吴航微微一笑。收回了腿。

原来那一刻,何烈就要出手拦那拳头,结果裆下生寒,某人一脚直接按蛋上一踹!

“我跟你不死不休啊!吴航!!你你你!无耻啊!!”何烈捂着裆,在地上抱着滚着。

痛的泪水都流下来!吴航一脸无奈。

“我都说了我要出手了。你不听。哎。”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你他丫的无耻!你踹的是脚!!”何烈暴怒。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