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嫂子

绝对不会爱上你(3)  如昔开始觉得闷,说不出来的头晕,她用手去拍门,可是却无人听见,车子是欧洲设计,中控锁落下,后门从里面打不开,她越来越乏力,扶靠在椅背上,凝望着黑色车窗外,希望能够看到穆天域早点出来,可是时间似乎变得格外漫长,漫长到她觉得自己要睡着了。【 】

“如昔——”穆天域回头看到她苍白的脸和昏昏欲睡的模样,陡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停车的时候,车子还开着空调,发动机处于不完全启动状态就会产生令人窒息的一氧化碳!她的样子似乎是一氧化碳中毒!

穆天域一慌,立刻关上空调,打开车窗,冲下车,打开车门,看到如昔恍惚的眼神望了他一眼,就软软的倒在后车座位上。

“如昔——”

她的脸已经微紫,的确是中毒的症状,穆天域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又迅速钻进后车厢里,摸着她的四肢尚且温热,只是呼吸似乎十分艰难,他一把将如昔从车上抱下来,让她远离一氧化碳浓度很高的车厢,然后放在地上,俯下身,用手摁压着胸外心脏,为她做着急救措施。

要不要人工呼吸?

似乎不需要吧?

她的唇微微翘着,刚刚她还在和他又吵又闹,这个时候安静得像……像个孩子!

穆天域心里微微一震,他一直排斥着回忆那件事,三年了!发生那件事到现在已经三年了,虽然他当时受了春药的蛊惑,对她做出那种事来,可是他几乎没有太多的印象,那么她呢?

她当时是清醒的!

就在穆天域俯视着如昔的时候,身后陡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天域,你在做什么?”

穆天域还半跪在地上,他转过头,看到拿着爱马仕名包的穆夫人,居然有一种做贼被抓的感觉。

“她是谁?”穆夫人上前走了几步,因为看不到如昔的脸,她的眉头微微拧起,语气越发变得阴沉:“天域,你在做什么?”

穆天域腾地收回自己刚才乱七八糟的思绪,抱着如昔站起身来:“妈,我没事,你快回去吧。”

“她是——”穆夫人看清天域怀里的女孩时愣了一下:“她是如昔吗?”。

再仔细看时,如昔的脸色怎么好像不对,双目紧闭着,原来不是她刚刚想的那样,还没等开口,就听见救护车呼啸而来,灯光大亮,直直的照亮这一小块停车场。

“患者在哪里?”医生们匆匆下了救护车,冲到穆天域面前。

“在这!”

“快,上车!”

穆天域大踏步抱着如昔朝救护车走去,还不忘回头对穆夫人道:“妈,回头我再和你解释。”

“我也去!”

穆夫人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要知道几年前她就很看好这个女孩子,一来她是辛熙泽的亲生女儿,二来如昔和念昔长得很像,时间一长,天域说不定就会爱屋及乌,为了天域的死心眼,她现在都快急死了!三来这个女孩子很投她的眼缘,看上去简单直率的,不比那些扭捏柔弱的千金小姐。当然第一条最让人可心。

救护车后面,紧跟着另一辆红色跑车,一前一后进了医院。

好在中毒不深,很快如昔经过抢救就转入了病房,但还是要休息一下。

………………雨归来………………

睁开眼睛的如昔,眼神还有些迷茫,她感觉好像睡了一觉,只是头还是很沉,细细的回想之前发生的事,她慢慢的皱起眉头,她不是在穆天域的车里吗?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被子,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这是在医院?

她怎么了?

“如昔,你醒了?”一个听上去很轻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侧了侧头,看到病床前站着的贵妇,她微微愣了一下,坐直身子。

穆夫人扶着她的后背,帮她拉过来一个靠枕,就势坐在床边,柔声道:“如昔,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天域做事真是鲁莽,阿姨替你说说他。”

“阿姨,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好端端的就进医院呢?

穆夫人温和的笑了笑,看着她道:“都怪天域,他也真是的!也没告诉我你在他车里,差一点害你一氧化碳中毒,好在医生说你没事,要不我真要好好说说他。”

“中毒?”如昔微微一愣,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会觉得浑身无力,可是穆夫人的话听上去,怎么都觉得有些暧昧的感觉,她脸微微一红:“阿姨,刚刚天域哥也只是顺路送我回家而已,现在我没事了,该回家了。”

穆夫人一把摁住将要起身的如昔道:“那怎么能行呢?必须要住院观察一个晚上,我让天域进来陪你。”

“阿姨,不用!”如昔急了,刚要下床,门就被推开了,穆天域看到如昔醒来后已经恢复清亮的大眼睛之后,微微松了口气,眉眼稍稍舒展起来。

“天域,你来的正好,我给如昔办了住院手续,你今晚在这里陪她。如昔,我回去给你煲汤,明天早晨叫人给你送过来啊。”说完,穆夫人微笑着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阿姨,不用——”

如昔无奈的看着穆夫人的背影,这——这是什么事啊!

穆天域又皱起了眉,他随着穆夫人的脚步走出病房,在长廊里唤住她:“妈,你别乱点鸳鸯谱了,我和如昔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原本要追出去的如昔听到这句话后,心头一颤,停在了门内。

穆夫人陡的收住脚步,转过身:“天域,你不用骗妈了,三年前的事情妈都知道,你怎么还能说你们没有关系?”会域人昔。

这回门内门外的两个人全都愣住了。

穆天域先开口:“妈,你——你怎么知道?”

穆夫人淡淡一笑:“我怎么不知道?当初如昔生日那天晚上,是我告诉她,你去了海天酒店,也是我告诉前台给她钥匙的,你们两个孤男寡女在那间套房里呆了四五个小时,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只不过那个时候你们闹得乱七八糟,我也就把这事放下了,不过看来我也不用多操心了,你们两个如果能在一起,也是一件好事,你也不用瞒着妈,妈巴不得你们两个在一起呢!”

穆天域完全被雷住了,那件最为**的事情,居然早就被另外一个人知道,他的心就像翻江倒海一般,更何况这个人居然是他的母亲。

门内的如昔更是恨不得钻入地缝中,当时的她要有多傻,才会做出那件事来?

她只不过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念昔,想知道穆天域是不是找到了念昔而已,谁知道会搭上自己的清白?

“我们不会在一起!”穆天域冲口而出,他脸色极为不悦的看着穆夫人:“您不用多费心了!”

“你站住!”穆夫人走回两步,正好看到倚靠在门口的如昔,她微微有些尴尬。

如昔淡淡一笑,索性走了出来:“阿姨,你的确不用费心了,因为我们真的不会在一起!”

穆天域微微吃惊的转过头,她什么时候出来的?

穆夫人越发惊愕:“你们——你们两个在搞什么?”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今天的事情完全是个误会!我已经没事,可以走了。”如昔脸微微苍白,可是神情却坚持着固执的骄傲,从穆天域身边走过。

“你——”穆天域一把捏住她的手腕:“你去哪儿?”

如昔扭过头,冷眼瞪着穆天域:“你还想怎样?”

她尽量的收敛着心头的怒火,可是眼睛里却微微有泪光在闪动,目光灼灼的回应着穆天域莫名其妙的发怒。

穆天域也愣了一下,他想怎样?

“不管怎么说,我送你回家!”穆天域放开她的手,恢复了冷静的神色。

“不必了,我叫计程车。”如昔不看他,冲穆夫人微微点了下头:“谢谢您阿姨,我先走了,有空到家里来做客。”

穆夫人立在那里,看看如昔,看看穆天域,总觉得他们那里不对劲,可还是点着头回应了一下。

如昔进了电梯后,穆天域望着她的背影有些发呆,她有喜欢的人了?难道是美国的同学?还是酒吧里认识的?

“天域?”穆夫人看着他发呆的样子,有些搞不懂,这两个年轻人到底在搞什么。

“妈,我先走了——”穆天域猛地想起来,如昔根本没有带钱包、手机,她还穿得那么少,现在至少已经十点多了——

穆夫人看着他如同旋风一般钻进电梯,过了片刻,唇角微微扬起,这种喜怒无常的天域,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医院门外,如昔看着清冷的路灯,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刚刚只顾生气了,居然忘了没带钱包、手机的事,不如先打车回家,再叫他们送钱出来好了。

穆天域冲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如昔伸着手臂,长裙在夜风中飞扬,半高的鞋跟衬托的她小腿纤细修长,看上去如同一个美丽的剪影,她难道不知道安全问题吗?

计程车嘎然在如昔面前停下,如昔打开车门,刚迈进后车厢,身后另一个人也随之进来。

“你——”吓了一跳的如昔回过头看是穆天域,气恼地开口:“你要做什么?”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了,穆天域整理一下衬衫,淡淡的对司机道:“开车,去这个地址——”

雨归来:亲们要吃肉,稍等,要炖一下……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