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赌注呢?”

周旬淡淡一笑,“若是少侠赢了,所有开出的原石不论珍惜与否全部归你,并且老夫还会赠送你一颗价值不菲的宝石。若是老夫侥幸获胜,那...”周旬看了一眼陆伯游,继续道:“那少侠和你身边的这一位便和老去到楼上坐坐,喝杯茶,聊聊天,如何?”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虽然不知道这老头在耍什么把戏,不过若是比开原石,拥有白眼的唐玄不虚任何人。

听说诸葛赌坊的老板要和一个无名小子赌石,楼下不少人放下手里的活儿,都匆忙地围堵了上来。

或许唐玄不知道,但其他人却深知这赌坊的老板在赌石上可谓是凌峰城中的第一人,因为其观察原石的速度极快,人们还称呼他为速龙。

人们围观上来一是来看看周旬的开石之法,二是来看看唐玄如何被虐。人们打一开始就不认为唐玄有半点胜算,毕竟称号就在那里摆着呢。

“怎么赌坊的老板和一个不知名的小子赌上了?”

“不知道,不过好像是周旬亲自下的赌约”

“也不知道周旬是怎么想的,这赌无论输赢,都不用那小子掏一分钱啊”

“谁知道呢,或许高手只是手痒,虐虐菜,图一乐呵?”

“也许吧,不过号称速龙的周旬,在凌峰城内与人对赌还从未输过呢!”

听得周围人们已经给自己下了判决书,唐玄不禁摇头苦笑,也不知过会儿自己把那赌王赢了,他们会是一种什么表情。

白眼,开!

这回唐玄并没有将眼睛用布子蒙住,毕竟那周旬也不是泛泛之辈,即便是遮住眼睛,也会被他猜出猫腻,还不如敞亮地施展出来。

果不其然,唐玄冒着青筋的眼睛让周围的人顿时议论纷纷。

“他的眼睛怎么回事?是什么蛊术吗?”

“可能就是某些特殊的武技吧”

“想必这就是他敢接下来的依仗吧”

看到唐玄的眼睛,周旬也有些惊讶,不过见识渊博的他说道:“少侠的眼睛很特殊啊,老夫记得西域里有一个家族,他们的眼睛天生与常人不同,看得比常人远,看得比常人细,即便是极为微小的颗粒,他们都能看到。少侠和他们似乎很像啊”。

耸了耸肩,唐玄淡淡道:“你觉得像就像吧,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呵呵,自然可以”。

摆放在二楼里大大小小的原石着实不少,唐玄和周旬从相反的方向来寻找可能开出宝石的原石。

自带称号的周旬果然老道,他时不时蹲下下仔细观察,时不时用一些手段来判断里面的情况。

反观唐玄,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一会儿去这里看看,一会儿跑到那里看看,不像是在观察原石,反而像是在菜市场选大萝卜...

“还以为这小子的有两把刷子,现在看起来,完全是个门外汉啊”

“可不是,赌石讲究一个细字,说不定你一个不留神便看走眼了”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周旬回头瞥了一眼唐玄,见到少年好似闲庭信步般,不知意味地摇了摇头。

转了一圈后,唐玄喊来了伙计,按照他的指点,伙计将唐玄所选中的五块原石搬了出来。

“这就选好了?”人们大吃一惊,因为看周旬那边,才刚刚选出了一块原石罢了。

“我看这小子压根不懂行,就是随便选了几块”

“反正就算是输了也只是上去喝喝茶,而且输给速龙,他也不丢人啊”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周旬也选好了五块原石。看到早就坐在椅子上等他的唐玄,周旬微微笑道:“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没想到少侠在选石上面比老夫快出了一大截”。

“这个倒是不怪你,毕竟你老了,自然没有我看得快”,唐玄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故意调侃了一句。

“呵呵,那我们开始解石吧”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之下,伙计将周旬选的五块原石与唐玄所选的五块原石并排放在一起。

“请问您二位谁先开?”

“先开他的吧”,唐玄说道。

“那就先开老夫的吧”

“这小子肯定是知道自己的不行,说不准等当家的开完了,唐玄就自动认输了”,不少人都怀着这样的想法。

接下来,伙计顺着解线开始快速地解石,几刀下去,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石显露出来。

第一块开出了宝石!

众人无不对周旬深深地感到佩服。

之后,遗憾的是,第二块是一块土料,里面没有宝石。但第三块,第四块,第五块却都开出了宝石。这样的成绩即便是放在任何一家赌石坊都是非常厉害的。

“小子,我劝你还是主动认输吧,哈哈”,周围人不少唏嘘着唐玄,但唐玄依旧是一脸的轻描淡写。

“周大人五块原石开出了四块宝石,接下来轮到您了,请问您开不开?”赌坊开石伙计问道。

人们本以为唐玄会迫于压力而主动放弃,可意料之外,唐玄竟然让伙计开石!

“当然开,为什么不开”

即便是连赌坊的伙计也不相信唐玄会开出更好的成绩,在这种毫无提前准备的条件下,周旬能五开四已经是非常厉害了,对于新手,五开零都是很正常的。

但接下来的一幕令人大跌眼镜。

赌坊伙计的几刀下去...

第一块,有宝石!

第二块,有宝石!

第三块,有宝石!

第四、第五...都有宝石!

我的天,竟然五开五中!

这样的成绩在诸葛赌坊百年之内,也仅仅出现过两次。而且别忘了,这五块原石还是唐玄随意选的,选石的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即便是周旬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桌子上开出来的五块宝石,摇头不敢相信。

“少侠果真厉害,老夫愿赌服输”,片刻后,周旬长出一口气,恭声道。

“你也很厉害了,只不过我有家族传承的赌石技巧,你赢不过我也是很正常的”,唐玄一脸正经的胡诌道。

周旬笑了笑,随即单手一挥,让人拿来了一块宝玉。

宝玉通体发绿,里面藏了几条血红的丝。

“这是帝王红血玉,少侠请收下吧”。周旬将玉递给了唐玄。

宝玉入手冰凉,沉甸甸得很有分量。

这玉好像还不错嘛,唐玄心道。

突然,一道平淡的声音在唐玄的脑海里响起,是小在说话。

“恭喜sr获得了一块帝王玉,这个宝物可以进行兑换”

“哦?这帝王玉能兑换多少个币?”

“回sr,可以兑换2000币”

“我靠,竟然可以兑换这么多”,若是再来个三四块,那岂不是说就能兑换万花筒写轮眼了?

唐玄回过神,随后看向了周旬老头,不怀好意地笑眯眯道:“这位英姿飒爽的老爷子,你那还有这种玉吗,再给我几块呗”。

周旬一愣,随即笑道:“少侠是很缺钱吗?”

“钱对我来说没用,我缺的是宝贝”

见到二人的比试结束,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散开了。

待到围观的人走光后,那老头靠近了说道:“不知两位愿不愿意到楼上坐坐,关于宝物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谈谈”。

果然天上不会白掉馅饼!不过为了那两千兑换币,唐玄倒也愿意上去坐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