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艺术汤加丽

黑云寨聚义堂中,炭火熊熊燃烧,通红的木炭将大堂照的通明。寨中寨主以及各位头领汇聚一堂,正在商讨着如何处理山阳村的事。

“寨主,趁着年前还有时间,我们就应该屠灭山阳村,为老五报仇。同时树起我黑云寨的威信,让所有敢于得罪我们的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应有的下场!”

首先主战的自然是曾在常平镇出现过的二头领,与之前的风轻云淡相比,此时的他显得憔悴许多,显然独眼儿狼的死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首座上魁梧挺拔的寨主未曾发话,用手摸着下巴做沉思状,有些虚胖的大头领却开了口:“老二,你又不是不知道,天寒地冻,这山上的雪还未化尽,眼见着又要变天,你让寨中的兄弟们怎么出去?老五的仇肯定要报,至少也要等到民年开春,天气暖了再说吧!”

二头领闻言眼神一冷,怒道:“等天气暖了,那你昨日为何还带人下山去了?”

大头领见他火气大盛,也丝毫不虚,“老二,你别蹬鼻子上脸,下山劫道那是为了兄弟们养家糊口,不是为了一己私仇,那能一样吗?”

“都别吵了!”见两个头领如同斗鸡一般,脸红脖子粗,寨主也不能沉默了,“你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老五是我们的兄弟,这仇应该报,不过也要分时间的。眼下好不容易到了年关,就让兄弟们好好玩玩,等过了年再说。”

二头领看了和稀泥的寨主一眼,眼中愤恨不满却也无从发泄,以前有独眼儿狼帮衬着自己,在在寨中还有说话的分量。但是现在,寨中的情形已经很明了了,他看得明白想得清楚,说不得要为日后做打算了。

正当聚义堂中的争端偃旗息鼓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喽啰连滚带爬的闯了进来,口中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有官兵前来攻寨了!”

“攻寨?”寨主闻言愣了一下,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昭陵县的县令自顾不暇,哪有精力出兵来攻打我黑云寨?

“是啊,有好几百人,就在寨门前头,刚刚还射死了我们两个弟兄!”小喽啰上气不接下气,因为内心的恐惧很自然的就夸大了见到的一切。

听说有好几百人,寨主也坐不住了,站起身冲向聚义堂门口。聚义堂的地势最高,站在门口就能看清整个黑云寨的情况,寨门当然也不例外。

放眼张望过去,寨主心头的紧张就瞬间消解了,虽然离得远看不清具体有多少人,但是以他的经验来判断,顶多也就二百人。二百人,莫说攻寨,就算拔掉他的寨门都难。

“你们刚才不是挣得起劲吗?谁愿意出去活动活动筋骨,把我给来犯的官兵给灭了?”寨主扭转头,望向背后站成一排的四个头领。

“寨主,就交给俺吧,大冬天的正愁没乐子,就给俺送玩儿的来了!”一个黑脸的大汉站了出来,他就是黑云寨的四头领,性格直爽没什么心机,就是从来不给人命当命。被他碰上的任何人,不仅要破财还要殒命,所以寨子里很少愿意放他下山劫道。

“那好,就由你去吧!”寨主说道,二头领三头领都别有居心,老大的嘴巴要比他的能力厉害的多,只有这个四头领是他最放心的。虽然毛病很多,但不失为一把利剑,他也有心借此立威。

四头领得了命令,兴奋不已,提着板斧就冲着小喽啰们嚷嚷道:“小的们,都打起精神来,跟着四爷俺去灭了这帮狗日的官兵!”

四头领对他们这些山贼来说,是又敬又怕,敬的是他的武力,怕的却是他的无礼。因为四头领好酒,耍起酒疯来寨主都要让三分,别说他们这些小喽啰了,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不过今天面对的是官兵攻寨,他们当然要卯足了十二分力气,既要为自己的性命着想,也要在寨主及诸位头领面前留下个好印象,为以后的日子做点铺垫。

四头领提着板斧当先奔向寨门,身后二百来山贼更是呼天抢地,气势如虹。

“来,给俺打开寨门,俺倒要看看那个不怕死的敢来打我黑云寨的主意?”走到寨门下,四头领冲着几位守门的喽啰吼道。一见这几个人竟在卫泓神箭的威慑下瑟瑟发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翻了离他最近的喽啰,一斧头便砍断了束紧寨门的粗麻绳。

没了麻绳的拉力,一丈多高的巨大寨门砰地一声砸在地上,搅起滚滚烟尘。

“卫大人,寨门开了!”

卫泓当然看得见,这么大的动静只怕整个山寨都能听见了,待烟尘落尽,只见一个粗壮的黑汉子现出形来。

“你是哪家娃娃,敢带兵来打俺黑云寨,奶都吃尽了吗?”四头领身强体壮,从未遇见过敌手,当然更不会惧怕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少年。

望着板斧在空中抡出一道道光影,卫泓本能的察觉到危险的气息,这是他作为一个猎人本能的感觉。只有当他遇到虎狼和熊瞎子的时候,心才会跳动的如此之快。

“你又是什么人,为何要落草为寇,欺压良善?”

四头领哈哈大笑:“俺就是这黑云寨的四头领,既然你敢攻寨,可敢与俺大战三十回合?你放心,俺不会使出全力的!”

山贼叫阵,卫泓不能不迎战,将裂石弓交到身后士兵的手中,提起九环斩马刀大喝道:“好,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山贼有什么本事?”

见卫泓提刀向前,四头领也是举着板斧疾奔,一百步的距离说远很远,说近也近。不过三四个呼吸,卫泓两人便战在一处,大刀与板斧交击,金戈之声交错,各自退后几步才止住宣泄的力量。

“好,痛快!没想到官兵之中也有你这样的能人!”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没有,两人交战才不过一合,四头领就不吝的夸赞道。他是一个好战好杀的人,对于普通人没什么宽容与谅解,倒是对于能与自己一战的人好感倍增。

卫泓甩了甩微微发颤的手臂,回道:“你也不错,不过想要赢我的话,还是拿出真本事吧!”

“俺知道!”四头领也不废话,举起板斧跳起身来,就是一招极为简单的力劈华山。招式简单,可是威力并不简单,卫泓知道他力大,不能硬接,只能就地翻滚了一圈,堪堪躲过这一斧。

斧头没有砍到人,但是干硬的地面上已然多了一个巨大的豁口,震起来的尘土惊心动魄。

卫泓险险避过一击,身子连忙旋起,手中的斩马刀横扫过去,锐利的刀锋裹挟着寒光泼洒开来。

四头领连忙收住去势,回撤板斧,跳开卫泓的攻范围。毕竟三十斤的斩马刀也不是吃素的,随便划拉一下,只怕是也要折骨断筋。

寨主和其他几个头头领站在聚义堂前,正好能望见卫泓和四头领比斗的一幕。

大头领见势忍不住怨道:“这个老四也真是的,招呼人手上去砍了那厮便是,和他比较什么长短?我们是山贼又不是官兵,用得着讲究这么多吗?”

二头领在一旁立马冷哼道:“四弟一把板斧无敌手,你以为都跟某人一样,只是凭借着资历才做的头领吗?真有本事还怕亮出来不成?”

面对二头领的冷嘲热讽,大头领气的浑身直哆嗦,字里行间说的不全是他吗?自己做到大头领这个位置确实是凭借着寨主的信任,玩文的比不过老二,玩武的比不过老四,这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两人的唇枪舌剑,寨主早已是见怪不怪了,随他们之间内斗,自己才好将寨主这个位置坐的稳。之前本来还担心二头领这边做大,随着五头领一死,两边力量趋于平衡,对他来说反倒成了一件好事。

在两个头领耍嘴皮子的同时,卫泓和四头领已经交战不下二十余合,仍旧是刀来斧往,不分伯仲。

在寒冷的北风中,两人都是大口的喘息着,呼出一道道白气,冰冷的寒风灌入肺腑,顿时通达四肢百骸,冰凉的感觉给人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

不论卫泓身后的士兵还是山寨的山贼,都纷纷为两人叫好,如此激烈的战斗可是不多见的。

斗了半天,不见成效,卫泓知道,照如此下去,只怕打到晚上也分不出个伯仲,心头不禁有些着急。毕竟苏牧吩咐给他的还有任务,如果一直拖在寨门前,不能将山贼的大部队引开,苏牧的区区五十人只怕难有作为。

念及此处,卫泓卖了个破绽,顿时就落入了下风。刀势慢慢收敛,在外人看来,就像是在节节败退。

而四头领果然上当,哈哈笑道:“毛头小子是厉害,只怕是气力不济了吧,再吃我三斧!”

天色愈加阴沉,空中竟然慢慢飘起了洁白的雪花,四头领的板斧夹杂在雪花中间,狠命的劈砍下来,似乎是要将卫泓斩为两段。

卫泓也不废话,直接辄身跳出战圈,冲着身后的士兵下令道:“撤!”

但是就这一声“撤”,却让出现了一个让他难以预料的结果。(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