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轻一点能痛我了

慕蓉雪清晨在酒店附近跑步,三年了,她一直都坚持着跑步,从未改变过。

张家美被父亲推着,她只能靠着别人推着出来嗮太阳,以成为一个废人。张明志很是无奈,女儿她的性格变得很古怪,无论她曾经做过什么,她都是他的女儿。

“妈妈,你看那个姐姐好可伶,这么年轻她就坐了轮椅。”

慕蓉雪顺着小丹丹指着的方向看,果真那里有位年轻女人,长得非常漂亮,可惜坐了轮椅,这就是命运。

“那小孩,你们在看什么?”

张家美真的生气,何时她要这样被一个小孩子嘲笑过。不过,等等,那个女人怎么看起来特像慕蓉雪那个女人呢!生怕自己看错。“爸,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慕蓉雪?”慕蓉雪???张明志听到慕蓉雪这个名字很是激动,三年,他的这个女儿音信全无,他找了她三年,思念了女儿三年,这会是他的女儿吗?

张明志推着张家美向前走着,走近一看,他苦苦寻找的女儿就在眼前,她真的是越发的漂亮了。

“哼,果真是你!”

“你是哪位?”

慕蓉雪很是无语,她刚刚回来不久,这些人就这样奇怪的打着招呼,还说她失忆了,怎么可能呢!莫名其妙。

“哪位,慕蓉雪你倒是可以的啊,怎么消失了三年,你最恨的人都不记得了?”

“抱歉,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真的不明白在说什么,何时她又认识了这些人。“小雪,她是姐姐啊,我是爸爸啊!就算她做错了什么,可她受到了惩罚啊!”

慕蓉雪更是头都大了,姐姐?爸爸?她什么时候有了姐姐和爸爸。“你们到底是谁?在说什么?”“慕蓉雪你还在装?我如今的这个样子不是拜你所赐吗?现在的你真的很是虚伪。”

慕蓉雪心里很是委屈,她什么时候伤害别人了。“我真的不知道在你们在说什么??”

“你们放开妈妈的手,你们是坏人!”

小丹丹掰开张家美的手,拉回慕蓉雪的手,转身对张家美无数个白眼,坏女人,敢这么欺负她妈妈。

“子阳,小雪怎么了?她怎么不认识我了呢?”

“伯父,不要怪小雪,她失忆了,以前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

听到霍子阳这么说,张明志很是难过,她这个女儿失忆了,忘了以前自己是她的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

车里,慕蓉雪低着头眼神漂移不定,“你们大家都认识我??”“是的!”“那我真的失忆了吗?”

霍子阳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的问题,看着心爱的人失忆,心里真的不好受。“妈妈,叔叔好帅!”小丹丹一直在看着霍子阳,这个叔叔真的好帅。

“这个孩子是?”

“是我收养的孩子!”这让霍子阳放心了,她没有结婚,也没有生过孩子,她还是向三年前一样单纯可爱。

……

四月,阴雨霏霏,灰蒙蒙的天空,像是在为一个早逝的生命惋惜,从早上,牛毛般的细雨就一直这样淅淅沥沥的下过不停。

而雨伞边沿,那一滴一滴掉下的雨滴,不但滴在了那小小的土丘上,还落进了宁雪的心里。

她没想到,一年前的那晚,他们的分别竟成了永别。再见到他的时候,他们却是阴阳两隔。她曾想好很多很多痛骂他的话语,在这一刻,却化成了天空飘飘洒洒的雨滴,渗进了大地,安抚着那个长眠不再醒来的人。

身边所有的人都陆续离去,慕蓉雪还牵着身边的小女孩,驻留在墓地。曾经他们是最亲密的,现在他们依旧隔得最近。她想让这份无奈的释然,陪他久一点。不知他泉下有知,看到她和他的女儿手牵手的在一起,他会是怎样的心情?

这个小女孩,其实在慕蓉雪心里是一个抹不开的伤痛。因为她的存在,她跟她最爱的人,还有她最好的姐妹割袍断义了。讽刺的是,因为她善良的收留了小丹丹,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女孩是沈博和苏玉娇的孩子,在一场车祸沈博死了,苏玉娇生下孩子扔了不知去向。

如果,这孩子还有另外的亲人,如果,警察没有找到她,她一定不会插手管这事,天知道,那个男人车祸身亡那天,她是多么矛盾的把这孩子接回家?还弄得她跟她爱的男人闹得很不好开心。以至于,她一边找工作,还要一边照顾这个才两岁的孩子。如果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就不该那么匆忙的辞职,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烦心又烦身!

“妈,为什么爸爸的名字和照片,会在这石头上?”

沈丹丹不解的看着墓碑,她不明白,为什么没见到爸爸,反而看到了爸爸的名字和照片?

鼻子一酸,慕蓉雪的眼泪,随着雨伞滴下的雨滴落在地上。“他不是没来吗?我们把名字刻在上面,就是要惩罚他的意思。”

“我知道了。就像不听话的小朋友,会被老师把名字写在黑板上批评的。”沈丹丹接道。

慕蓉雪点点头,带着沈丹丹鞠完躬,牵着她的小手,缓缓离开了让她压抑的墓地。“妈!”

就在慕蓉雪回头看着那笼罩在阴沉沉天幕中的庞大墓地时,忽然感觉到沈丹丹紧握住自己的小手蓦然间紧了紧,似乎有些惊悚。

“怎么了?”

感觉到了孩子的不对劲,慕蓉雪迅速回神,望向了她。清幽的眼神一闪,狐疑的顺着沈丹丹的目光望向了前方,停在了迎面大步流星,朝自己走来的五六个身穿黑衣,高大壮阔的男人身上。

这五名黑衣人昂首阔步,颇有些杀气腾腾,清一色的黑墨镜,让人望之胆寒。看到此幕,慕蓉雪心中讶然,脑海中不自然的回忆起电影里那些有关黑道杀人越货的事。当即脚步一错,迅速拉着一脸害怕的穆桐站到路边,让他们过去。

谁知,一行黑衣人,径直来到她们面前,将她们围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

慕蓉雪将沈丹丹藏在身后,强作镇静的大声喝道。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些人?不会是那边的人吧?这些年都没动静,现在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两个男人眼神一凛,上前一步,一人抓着慕蓉雪一只胳膊,将她和沈丹丹生生分开。他们身后,一个长相凶狠的男人,踩着慕蓉雪掉在地上的雨伞,微微弯腰,一言不发的将沈丹丹抱走。“妈……妈……”

沈丹丹惊怕的哭声,响彻在空旷,寂静,葬着无数生命的公墓里,悠远而尖利……

“把孩子还给我!你们这些土匪。”

看着哭得伤心沈丹丹,被抱上一辆别克车,慕蓉雪担忧的目光,聚集了心底的愤怒。不甘心的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自己那点微弱之力,根本就挣不开两个抓着她胳膊的男人。

这时,别克车的车窗,这时摇了下来。

一张神情俊朗,似笑非笑的面孔出现在车窗上,深邃的眼睛,静静的停落在慕蓉雪那张带着浓郁怒气的清秀脸庞上。

“慕小姐,这个孩子被我们老板收了,老板今天是接她回家的。”

慕蓉雪身边一个抓着她胳膊的男人,清晰的解释道。

“她凭什么收养她?要收养,我比她更有权利!你们把她还给我!”

慕蓉雪根本就不相信他的鬼话。沈博出事才短短几个月,苏老太太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办好了一切的收养手续?除非她早就知道沈丹丹的存在。可是,沈博出事那天,为什么她没去幼稚园接她呢?

看她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男人微微咧嘴,刀削石刻的面部线条一下变得柔和不少。扬扬嘴角,他转头给前面的司机低语几句。

傍晚时分,天空没再飘雨,却依旧是阴云笼罩。在这本该愉快享用午餐的时间,慕蓉雪阴郁的心情,跟此刻天空一样,见不到一丝阳光。

一脸不耐烦的盯着数熟练点钞的交警,慕蓉雪烦躁的说道:“同志,麻烦你数快一点,我还赶时间呢!”

因为她在高速路上超速驾驶,在过收费站的时候,交警将她带走了。眼睁睁的看着别克车带着他的主人疾驰而去,她却只能留在这里体会了一次被迫受教育的滋味。直到现在,她还想想拿刀宰了那个该死的男人。

“赶时间也不能超速。”

气恼的跑下楼,慕蓉雪坐在车里望着近在咫尺,却不能进去的家,直叹气。心里再一次,将那个拿走她钥匙的人骂了个淋漓尽致。连他祖上,以后上下十八时代,全都招呼了个遍。

要是早点想起没钥匙,就该拒不交罚款,那样,今晚的住处,就有了着落。郁闷的是,刚才还交了一千块的罚款,现在钱包变得跟肚子一样扁。伤神的看着小区里进进出出的人,慕蓉雪羡慕不已,有点身处荒凉地带的感觉。(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