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脱了衣服亲嘴

第155章 两心倾覆

这一份心痛叫乐意之知道再呆下去恐怕难以自持,便寻个由头先离开了。

云定与雨霁、月白皆侯在远处,见乐意之出来,云定亟亟迎上前去。而雨霁和月白不约而同地望一望乐意之身后,确认了乐意之是独自出来,二人心中立时有几分明了。

“王夫。”二女向乐意之屈膝行礼。

乐意之点点头受了礼,复向雨霁嘱咐道:“晚些殿下得空了,烦姑姑代我邀殿下世安居一见,我有紧要事。”

雨霁垂首答应道:“是。”

乐意之嗯一声,便携云定去了。

走出一些路,云定瞧瞧身后左右,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道:“公子还是头一回主动开口邀殿下去世安居,公子可是想通了,要与那个东公子争一争殿下?”

乐意之瞥一眼云定,心中思绪混乱。

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接受景离心属他人,也以为自己早已明白与景离之间得之为幸失之为命,可真真眼见景离眼中心里皆是容子奕时,他却是如此的不甘。

他不甘自己爱了一生的女子,却爱着另一个男子。

乐意之终于发现,原来在自己心底里,他是想争的。他想争得景离的目光,想争得景离的心,然而感情之事,争,真的争的来吗?

乐意之于是只是不答。

云定却以为乐意之是默认,喜不自胜。

另一厢,景离同容子奕二人独坐在花间,本当是亲密融洽,却久违的又有了几分二人初相见时的那种拘谨尴尬。

远风出人意料的亲密举动,乐意之的正夫姿态与讪然离去,叫景离和容子奕心里皆生出些古怪滋味。

景离因是在容子奕面前和其他男子有了些许亲密接触,虽非她主动,内心里却还是心虚的很。偷眼看一眼容子奕,只见他面色清冷若有所思,景离以为容子奕此刻必是恼了,便只垂头不语,甚至不敢动弹,只等容子奕先说话。

然而左等右等,容子奕迟迟不肯开口,景离愈等愈慌,面上的神色亦是愈发端不住了。

容子奕察觉景离脸色有异,忙问询道:“殿下怎么了?”

听容子奕终于开口,景离心中一亮,立刻转作一面的委屈与楚楚,可怜巴巴地看一眼容子奕,不语。

容子奕素来最见不得景离这副模样,不由下意识伸手想将景离揽进怀里,可伸出的手迟疑一下,又收了回来。

景离见这“杀手锏”亦失效,心中咯噔一下,喃喃道:“秋郎你……竟恼成这样,连碰一碰我都不肯了么?”

容子奕赶忙否认,道:“不,我并没有恼,殿下误会了。”

容子奕虽说的是真心话,景离听来却是反义,只以为容子奕恼极了说反话,伸手想去捉容子奕的手,容子奕却躲闪过。

景离心中一凉,道:“还说没有!”声音里竟夹了几丝哭腔。

容子奕慌忙哄道:“我真的没有恼,我只是……”说到此,容子奕忽而语塞。

景离抬眼望住他,眼中一片水澜,追问道:“只是什么?”

容子奕轻叹一口气,道:“我只是醋了,醋得不知如何是好。”抬手抚住景离的脸庞,用手指在她眼角轻轻摩挲,他接着道:“他们同我一样,都是你名正言顺的郎君,我没有立场去怎么样。只是……”他的另一只手牵起景离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道:“这里,醋的很。” 他讪然一笑,道:“我知道,既是我选了做殿下的男妃,便不可妒。是而……是而方才我才……”

听了容子奕这番剖白,景离心中大动,不由扑入他怀中去,道:“其实我……”其实我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郎君啊。坦白的话即将脱口而出,残存的理智却拦住了景离。咬一咬嘴唇,她易了话头,只道:“我明白。”

二人于是一时又是无言,风吹过,繁花竞落,叫热闹灿烂的盛夏亦生出一丝凄凉之意。

景离依在容子奕怀中,无意间瞥见桌上摆着的清露丸,眼神一滞。

容子奕察觉到景离的眼神,道:“殿下可是盼着我快些解毒,回复如初?”

景离点点头,道:“我自是盼着你好。”为免容子奕多心,她又急急补道:“我盼你好,只因你是你,而非想着要你助我什么。”

容子奕一笑,道:“时至今日,难道我还怀疑小殿下对我的用心吗?”

景离神色一软,二人相视一笑。

容子奕复道:“只是恐怕我若不好,小殿下才会心有亏欠、时刻惦念;若是好了,小殿下便不会再如此念着我了。”

容子奕的话点醒了景离。

是了,人的感情,除了爱,除了恨,还有一样叫人难忘的,便是亏欠。譬如景离对于乐意之,每每念起皆是多年来他的付出,这些付出叫她觉得亏欠,使她时时刻刻惦念着不敢怠慢。这份惦念每每想起皆有无形的压力在心,同景离惦念容子奕时时而忐忑、时而甜蜜、时而痛心却从无有压力的、只是单纯的惦念完全不同。

抬头望住容子奕,景离道:“可我却觉得,你我之间,并无什么亏欠。这全世间,我不可欠任何人,唯有你除外。”你我既是一体,便再无分别,又有何亏欠之说。

容子奕悟出了景离话语中的情意,假意叹道:“小殿下此言,是赖上小生了。”

景离抬手揽住容子奕的脖颈,看住他认真地一字一句道:“我也盼着,你能这样赖上我。”

容子奕俯首挨近景离的脸庞,轻声道:“难道小殿下还没察觉,我早已赖上你了么。”说罢,便吻住了景离双唇。

景离阖上目,正沉醉于容子奕的轻吻中,忽而她猛地睁开眼,推开容子奕,掏出绢子来使劲擦拭方才嘴角远风亲吻过的地方。

见容子奕饶有意味地盯住自己,景离怯怯道:“我……我怕你……怕你介意……”说着又不自觉地用力擦起手上乐意之触碰过的皮肤。

容子奕只是一笑,牵起景离的手,一寸一寸吻印过去,柔声道:“别人碰过的地方,我再覆过去便是。” 将景离一把复又拉紧在怀中,容子奕用唇凑近景离被擦红了的嘴角,轻轻舔舐。

容子奕的亲吻和话语激出景离身体里一股痒意,这痒意不一时便传遍了全身。景离羞红了脸,方轻喃一声“秋郎”,双唇便被紧紧覆住,良久良久,不能言语。(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