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把我要得腿软

半空中的火云越来越大,在蹿流不息的火元素的炙烤下,整个城门四周仿佛变成了一个火焰熔炉,热风扑面,众人的毛都被烤的卷曲变形,

很快,城墙上的守军察觉到事”

“有什么不对劲的。”玉衡星君漫不经心的道。

“第一,对方没有对城墙实施火力压制,第二,你不觉得威力如此大的卷轴应该留到我们防守吃力的时候再用比较合适吗,现在就用……”

“对啊。”玉衡星君恍然大悟,“赶紧制止东方副会长……”

玉衡星君反应过来,刚要提醒,就见东方谋突出了最后一个魔法音符,继而双手结成一个古怪的手势,那张魔法卷轴突然爆开,半空中那团巨大的火云朝城头上压了下来,

“草,东方谋,你他妈的干什么。”玉衡星君惊怒交加。

可惜他们明白的都太晚了,在地火炎爆打击范围内的地表整个爆开,地底岩浆犹如火山喷发一般直冲天际

轰隆隆!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湮灭了战场上所有的声音。

原本坚不可摧的城门在地火炎爆的岩浆喷冲击中轰然倒塌,天上的火云整个覆盖下来,方圆两百码范围倾刻间变成了一片地狱火海。

众人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巨变中反应过来,又是两声巨响传来,受到岩浆喷的震动冲击,城门两边本就岌岌可危的城墙瞬间塌陷了六百多米,城头上那些驻守的东方联军措不及防纷纷栽下城墙,随即便被塌下来的城墙覆盖,砸成了道道白光。

东方谋叛变了???

玉衡星君眼睁睁看着驻守在城门城楼上的三千兄弟转眼化为灰烬,悲愤难名,泪水簌簌滚落,因为他的一时疏忽,东方联军三万多守军覆灭,更可怕的是,城墙一下子塌掉了六百多米,豁口大开,东方联军再也不能依托城墙,占据有利地形御敌。

可这能怪玉衡星君吗,谁又能想到与东方才子、东方风等人携手创建了东方公会的东方谋会在战争的紧要关头倒戈叛变。

……

“东方谋,我日你祖宗。”

玉衡星君对着熊熊火海咆哮着,东方谋及时开启了无敌技能,免疫了地火炎爆的伤害并没有挂掉,此时正迅的冲出火海,面目狰狞的望着玉衡星君,城门毁灭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但震塌六百多米城墙却是意外之喜,地阶魔法的强大远他的想象。

“动手。”东方谋冲出火海后一记冰弹从法杖顶端射了出去,

幸存的一千多名东方联军勐的回过神来,一个个状若疯狂的冲向东方谋。

但他们冲了没几步,上百个群攻魔法铺天盖地的砸落,火焰漫天,暴风咆哮,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东方谋带领来的两千玩家倒戈,刀光剑影纵横交错,魔法、箭矢如雨飞至,挡住了东方联军的攻击。

……

张晓剑远远的望着还在燃烧着的城门,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努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东方谋的叛变令他措手不及,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他就是死都不会相信与东方才子关系非浅的东方谋会叛变。

因为东方谋是东方才子的同学,也是兄弟。

如今城门炸开,说什么都晚了,“不过,霸气无敌你以为这样就能赢了吗?”

“纵然你能破城又如何,晚了,如果东方谋在十分钟前就动地火炎爆,如果我没有在你身后埋下那把可以扎碎你心脏的尖刀……也许你就赢了。”

一切看似巧合实则是必然,十分钟前城门依然驻有重兵,东方谋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东方才子已经惊呆了,张晓剑只能代替他下命令大喊道:“兄弟们,这是我们与霸气联军战斗的关键时刻,东方联军的生死存亡就掌握在你们的手中,胜则成就辉煌,败则荣耀尽灭。”

“杀!干掉霸气联军的杂碎!”

“不杀霸气誓不休!”

“拼了!”

……

张晓剑的话点燃了所有东方联军的热血,热血沸腾,群情激荡,预备军六十万东方联军全线压上,在缺口处排成一线,以身体筑成血肉长城,拼死抵挡着霸气联军的进攻。

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鼓舞,每一个人都杀红了眼,誓死捍卫着外围阵地。

他们是在为公会而战,为荣耀而战,同样也是为自己而战。

东方联军的呐喊响彻了整个战场,这是一群疯子,一群为了捍卫荣耀的战争疯子,

张晓剑也顶在了前线阵地,林雪儿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高举着法杖将一道道治疗刷到叶枫身上。

十五秒后,城门处的熊熊烈火终于熄灭,包括坚硬的城砖,包裹城门的铁皮在内,所有的一切都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霸气无敌也终于下达了总攻命令,总计二百多万霸气联军高喊着杀了过来,之前在城门外列阵的骑兵部队,在霸气骁骑的率领下,踏着半米多厚的灰烬闪电般的冲向了缺口。

不离和天枢星君率领预备军及时赶到,奋力在城门处结起一道防御阵线,阻挡住了霸气联军的进攻。

张晓剑在林雪儿的治疗下,仿佛是一个永远不会倒下的战神,凡是攻击他的玩家,无一幸免统统毙命,身前的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汩汩流淌染红了脚下每一寸土地。视野中一片赤红,到处是喷洒的鲜血。

几乎每一秒钟,双方都有成百上千的玩家倒下,东方联军牢牢的扼守着这道长达八百米的阵地,拼死防御,寸步不让,任由霸气联军攻势如潮,就是难以越雷池一步。

张晓剑一边拒敌,一边焦急的等待着夜游千里和一骑绝尘的消息,那是他最后的底牌。

一骑绝尘带着神之兵团一千骑兵早早的埋伏起来,一千地龙骑兵如果在平原上铺开队形冲锋起来,那将是现阶段所有步兵部队的噩梦。

霸气无敌眼看己方攻势被压制的死死的,没有取得丝毫进展,心里不由的也焦急起来。

这是最后一搏,绝对不能再出现一丝纰漏。

半空中的火云越来越大,在蹿流不息的火元素的炙烤下,整个城门四周仿佛变成了一个火焰熔炉,热风扑面,众人的毛都被烤的卷曲变形,

很快,城墙上的守军察觉到事情的诡异,城下的霸气联军自始至终都在狂攻城门吊桥,根本就没有对城墙实施抛射攻击。

“玉衡老大,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有什么不对劲的。”玉衡星君漫不经心的道。

“第一,对方没有对城墙实施火力压制,第二,你不觉得威力如此大的卷轴应该留到我们防守吃力的时候再用比较合适吗,现在就用……”

“对啊。”玉衡星君恍然大悟,“赶紧制止东方副会长……”

玉衡星君反应过来,刚要提醒,就见东方谋突出了最后一个魔法音符,继而双手结成一个古怪的手势,那张魔法卷轴突然爆开,半空中那团巨大的火云朝城头上压了下来,

“草,东方谋,你他妈的干什么。”玉衡星君惊怒交加。

可惜他们明白的都太晚了,在地火炎爆打击范围内的地表整个爆开,地底岩浆犹如火山喷发一般直冲天际

轰隆隆!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湮灭了战场上所有的声音。

原本坚不可摧的城门在地火炎爆的岩浆喷冲击中轰然倒塌,天上的火云整个覆盖下来,方圆两百码范围倾刻间变成了一片地狱火海。

众人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巨变中反应过来,又是两声巨响传来,受到岩浆喷的震动冲击,城门两边本就岌岌可危的城墙瞬间塌陷了六百多米,城头上那些驻守的东方联军措不及防纷纷栽下城墙,随即便被塌下来的城墙覆盖,砸成了道道白光。

东方谋叛变了???

玉衡星君眼睁睁看着驻守在城门城楼上的三千兄弟转眼化为灰烬,悲愤难名,泪水簌簌滚落,因为他的一时疏忽,东方联军三万多守军覆灭,更可怕的是,城墙一下子塌掉了六百多米,豁口大开,东方联军再也不能依托城墙,占据有利地形御敌。

可这能怪玉衡星君吗,谁又能想到与东方才子、东方风等人携手创建了东方公会的东方谋会在战争的紧要关头倒戈叛变。

……

“东方谋,我日你祖宗。”

玉衡星君对着熊熊火海咆哮着,东方谋及时开启了无敌技能,免疫了地火炎爆的伤害并没有挂掉,此时正迅的冲出火海,面目狰狞的望着玉衡星君,城门毁灭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但震塌六百多米城墙却是意外之喜,地阶魔法的强大远他的想象。

“动手。”东方谋冲出火海后一记冰弹从法杖顶端射了出去,

幸存的一千多名东方联军勐的回过神来,一个个状若疯狂的冲向东方谋。

但他们冲了没几步,上百个群攻魔法铺天盖地的砸落,火焰漫天,暴风咆哮,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东方谋带领来的两千玩家倒戈,刀光剑影纵横交错,魔法、箭矢如雨飞至,挡住了东方联军的攻击。

……

张晓剑远远的望着还在燃烧着的城门,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努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东方谋的叛变令他措手不及,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他就是死都不会相信与东方才子关系非浅的东方谋会叛变。

因为东方谋是东方才子的同学,也是兄弟。

如今城门炸开,说什么都晚了,“不过,霸气无敌你以为这样就能赢了吗?”

“纵然你能破城又如何,晚了,如果东方谋在十分钟前就动地火炎爆,如果我没有在你身后埋下那把可以扎碎你心脏的尖刀……也许你就赢了。”

一切看似巧合实则是必然,十分钟前城门依然驻有重兵,东方谋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东方才子已经惊呆了,张晓剑只能代替他下命令大喊道:“兄弟们,这是我们与霸气联军战斗的关键时刻,东方联军的生死存亡就掌握在你们的手中,胜则成就辉煌,败则荣耀尽灭。”

“杀!干掉霸气联军的杂碎!”

“不杀霸气誓不休!”

“拼了!”

……

张晓剑的话点燃了所有东方联军的热血,热血沸腾,群情激荡,预备军六十万东方联军全线压上,在缺口处排成一线,以身体筑成血肉长城,拼死抵挡着霸气联军的进攻。

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鼓舞,每一个人都杀红了眼,誓死捍卫着外围阵地。

他们是在为公会而战,为荣耀而战,同样也是为自己而战。

东方联军的呐喊响彻了整个战场,这是一群疯子,一群为了捍卫荣耀的战争疯子,

张晓剑也顶在了前线阵地,林雪儿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高举着法杖将一道道治疗刷到叶枫身上。

十五秒后,城门处的熊熊烈火终于熄灭,包括坚硬的城砖,包裹城门的铁皮在内,所有的一切都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霸气无敌也终于下达了总攻命令,总计二百多万霸气联军高喊着杀了过来,之前在城门外列阵的骑兵部队,在霸气骁骑的率领下,踏着半米多厚的灰烬闪电般的冲向了缺口。

不离和天枢星君率领预备军及时赶到,奋力在城门处结起一道防御阵线,阻挡住了霸气联军的进攻。

张晓剑在林雪儿的治疗下,仿佛是一个永远不会倒下的战神,凡是攻击他的玩家,无一幸免统统毙命,身前的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汩汩流淌染红了脚下每一寸土地。视野中一片赤红,到处是喷洒的鲜血。

几乎每一秒钟,双方都有成百上千的玩家倒下,东方联军牢牢的扼守着这道长达八百米的阵地,拼死防御,寸步不让,任由霸气联军攻势如潮,就是难以越雷池一步。

张晓剑一边拒敌,一边焦急的等待着夜游千里和一骑绝尘的消息,那是他最后的底牌。

一骑绝尘带着神之兵团一千骑兵早早的埋伏起来,一千地龙骑兵如果在平原上铺开队形冲锋起来,那将是现阶段所有步兵部队的噩梦。

霸气无敌眼看己方攻势被压制的死死的,没有取得丝毫进展,心里不由的也焦急起来。

这是最后一搏,绝对不能再出现一丝纰漏。半空中的火云越来越大,在蹿流不息的火元素的炙烤下,整个城门四周仿佛变成了一个火焰熔炉,热风扑面,众人的毛都被烤的卷曲变形,

很快,城墙上的守军察觉到事情的诡异,城下的霸气联军自始至终都在狂攻城门吊桥,根本就没有对城墙实施抛射攻击。

“玉衡老大,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有什么不对劲的。”玉衡星君漫不经心的道。

“第一,对方没有对城墙实施火力压制,第二,你不觉得威力如此大的卷轴应该留到我们防守吃力的时候再用比较合适吗,现在就用……”

“对啊。”玉衡星君恍然大悟,“赶紧制止东方副会长……”

玉衡星君反应过来,刚要提醒,就见东方谋突出了最后一个魔法音符,继而双手结成一个古怪的手势,那张魔法卷轴突然爆开,半空中那团巨大的火云朝城头上压了下来,

“草,东方谋,你他妈的干什么。”玉衡星君惊怒交加。

可惜他们明白的都太晚了,在地火炎爆打击范围内的地表整个爆开,地底岩浆犹如火山喷发一般直冲天际

轰隆隆!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湮灭了战场上所有的声音。

原本坚不可摧的城门在地火炎爆的岩浆喷冲击中轰然倒塌,天上的火云整个覆盖下来,方圆两百码范围倾刻间变成了一片地狱火海。

众人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巨变中反应过来,又是两声巨响传来,受到岩浆喷的震动冲击,城门两边本就岌岌可危的城墙瞬间塌陷了六百多米,城头上那些驻守的东方联军措不及防纷纷栽下城墙,随即便被塌下来的城墙覆盖,砸成了道道白光。

东方谋叛变了???

玉衡星君眼睁睁看着驻守在城门城楼上的三千兄弟转眼化为灰烬,悲愤难名,泪水簌簌滚落,因为他的一时疏忽,东方联军三万多守军覆灭,更可怕的是,城墙一下子塌掉了六百多米,豁口大开,东方联军再也不能依托城墙,占据有利地形御敌。

可这能怪玉衡星君吗,谁又能想到与东方才子、东方风等人携手创建了东方公会的东方谋会在战争的紧要关头倒戈叛变。

……

“东方谋,我日你祖宗。”

玉衡星君对着熊熊火海咆哮着,东方谋及时开启了无敌技能,免疫了地火炎爆的伤害并没有挂掉,此时正迅的冲出火海,面目狰狞的望着玉衡星君,城门毁灭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但震塌六百多米城墙却是意外之喜,地阶魔法的强大远他的想象。

“动手。”东方谋冲出火海后一记冰弹从法杖顶端射了出去,

幸存的一千多名东方联军勐的回过神来,一个个状若疯狂的冲向东方谋。

但他们冲了没几步,上百个群攻魔法铺天盖地的砸落,火焰漫天,暴风咆哮,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东方谋带领来的两千玩家倒戈,刀光剑影纵横交错,魔法、箭矢如雨飞至,挡住了东方联军的攻击。

……

张晓剑远远的望着还在燃烧着的城门,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努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东方谋的叛变令他措手不及,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他就是死都不会相信与东方才子关系非浅的东方谋会叛变。

因为东方谋是东方才子的同学,也是兄弟。

如今城门炸开,说什么都晚了,“不过,霸气无敌你以为这样就能赢了吗?”

“纵然你能破城又如何,晚了,如果东方谋在十分钟前就动地火炎爆,如果我没有在你身后埋下那把可以扎碎你心脏的尖刀……也许你就赢了。”

一切看似巧合实则是必然,十分钟前城门依然驻有重兵,东方谋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东方才子已经惊呆了,张晓剑只能代替他下命令大喊道:“兄弟们,这是我们与霸气联军战斗的关键时刻,东方联军的生死存亡就掌握在你们的手中,胜则成就辉煌,败则荣耀尽灭。”

“杀!干掉霸气联军的杂碎!”

“不杀霸气誓不休!”

“拼了!”

……

张晓剑的话点燃了所有东方联军的热血,热血沸腾,群情激荡,预备军六十万东方联军全线压上,在缺口处排成一线,以身体筑成血肉长城,拼死抵挡着霸气联军的进攻。

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鼓舞,每一个人都杀红了眼,誓死捍卫着外围阵地。

他们是在为公会而战,为荣耀而战,同样也是为自己而战。

东方联军的呐喊响彻了整个战场,这是一群疯子,一群为了捍卫荣耀的战争疯子,

张晓剑也顶在了前线阵地,林雪儿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高举着法杖将一道道治疗刷到叶枫身上。

十五秒后,城门处的熊熊烈火终于熄灭,包括坚硬的城砖,包裹城门的铁皮在内,所有的一切都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霸气无敌也终于下达了总攻命令,总计二百多万霸气联军高喊着杀了过来,之前在城门外列阵的骑兵部队,在霸气骁骑的率领下,踏着半米多厚的灰烬闪电般的冲向了缺口。

不离和天枢星君率领预备军及时赶到,奋力在城门处结起一道防御阵线,阻挡住了霸气联军的进攻。

张晓剑在林雪儿的治疗下,仿佛是一个永远不会倒下的战神,凡是攻击他的玩家,无一幸免统统毙命,身前的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汩汩流淌染红了脚下每一寸土地。视野中一片赤红,到处是喷洒的鲜血。

几乎每一秒钟,双方都有成百上千的玩家倒下,东方联军牢牢的扼守着这道长达八百米的阵地,拼死防御,寸步不让,任由霸气联军攻势如潮,就是难以越雷池一步。

张晓剑一边拒敌,一边焦急的等待着夜游千里和一骑绝尘的消息,那是他最后的底牌。

一骑绝尘带着神之兵团一千骑兵早早的埋伏起来,一千地龙骑兵如果在平原上铺开队形冲锋起来,那将是现阶段所有步兵部队的噩梦。

霸气无敌眼看己方攻势被压制的死死的,没有取得丝毫进展,心里不由的也焦急起来。

这是最后一搏,绝对不能再出现一丝纰漏。(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