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人下面湿的漫画有哪些

“你们确定是这小子干的?”鱼宸侧身躲开那人的推搡,心中甚是急切,恨不能马上就到端王府探个究竟。;乐;文;

“哼!此地离爷那酒楼足有半里......你你你这是何意?”身着淡蓝锦袍的男人瞪圆了眼看着鱼宸送到面前的几枚金元宝,眼神又溜在鱼宸脸上转了几圈,舔了舔下唇,说道:“公子这是何意?”

鱼宸见他不接,心中不解,说:“我弄坏了你的酒楼,赔你金子!”

旁边本打算抓了鱼宸邀功的人立刻应和,“就是这小子!五爷!小的亲眼看见他袖口里射了一道金光出来!”

五爷“刷”地一下甩开折扇,扇面轻柔地抵在鱼宸摊开的指前,微微向前推了推,笑道:“少侠功夫俊的很,隔着半里也能毁了在下的酒楼,实不相瞒,在下对于江湖之事颇有兴趣,这些钱就当是在下送少侠的,少侠可否赏脸去在下府上一谈?”

鱼宸立刻摇头,“我不是“少侠”,我刚才毁了你的酒楼,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说着硬把手里的几枚元宝塞进五爷怀中。

五爷抵挡不来,只觉眼前这位“少侠”确实武功盖世,手劲大的吓人,越发不想让鱼宸走。天知道一个传说中能飞檐走壁,摘叶伤人的江湖人多难碰到!更别说......咳咳......这位少侠还长的如此俊俏......

“你还有什么事?”五爷站在鱼宸面前,听到问话,才看见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显然他阻了这位少侠的路,不过他不准备让开,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江湖人士,不好好攀攀交情都对不起他“五爷”这个名号。

“在下想请少侠到寒舍一聚。”五爷温文地笑,和起手中的折扇,做了个“请”的动作。

鱼宸皱起眉头,他的心早飞到了端王府,偏偏这个人纠缠不休,“钱给你了,让开。”毫不给面子的话令五爷心头一跳,这......这种硬邦邦的骨气......果然是古道热肠的江湖人士独有!五爷仔细看了看鱼宸的脸色,态度又软了几分,“少侠可是第一次来临安城?”

鱼宸一把推开那烦不甚烦的人,堪堪走出一步就听见那人说:“少侠若想寻什么人,知晓哪桩事,尽管问在下,这临安城再也没有比在下消息更灵便的了。”

鱼宸顿足。

这个人说的实在是太具吸引力,他莫名其妙来到临安城,莫名其妙得了一块“通玄玉”,莫名其妙地得到了胥景的回应,这本该是一帆风顺的好运气,却无端地令鱼宸不安。从他进去那个诡异的祖龙神殿后,一切事都仿佛蒙上了阴影。

该去吗?

如果这一切又是一桩噬人的阴谋……

鱼宸缓缓侧身,这个凡人……可以信吗?袖下的手攥紧,鱼宸犹豫着吐出几个字,“端王府……”不受控制的心跳从胸腔一直传到耳膜,擂鼓一般的巨响。

“端王府?”五爷讶然。

鱼宸听他重复,顿时心乱如麻,低了头匆匆离开,没到十步,就被人扯住了袖子。转头看见仍是刚才那人。

五爷笑着说:“少侠如此匆匆,想必那件事十万火急,在下愿效犬马之劳,明日正是端王爷麟儿百日诞辰,宴请四方,在下有幸得了一张帖子,还望少侠赏脸与在下同去。”

这番话说的实在恭敬过头,五爷面上挂着笑,心里却暗暗寻思着等回府要怎样从这位“武林高手”口中探得消息。

鱼宸磨蹭地走在五爷旁边,有些惶然无措,心里的急切却慢慢沉淀,他只能一遍一遍地回想胥景的影像,反复描摩着刚才所见到胥景浓稠的黑眸,仿佛这样就能使心安定下来,回到胥景还在身边时的轻松自在。

“少侠,已经到了,不必再前行。”

恍然回神,措不及防地看见一双血瞳。鱼宸忍不住快步上前,一只血瞳忽地隐入一角翘起的屋檐,才发现原是远处高楼上的俩只红灯笼。

“少侠,这边请!”五爷一路将鱼宸请到了厅堂。

“可否请教少侠江湖名讳?”五爷单手托了茶杯,揭盖轻嗅。

“鱼宸。”

五爷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依旧笑着说:“在下孤陋寡闻,不知鱼少侠的江湖别称是什么?”

鱼宸皱眉,“……我就叫鱼宸。”

“这……”五爷放下茶杯,“鱼少侠,在下对武林神往已久,曾结识了一个江湖中人,只是近年来那人杳无音讯,在下很是担忧,故见到鱼少侠有些失态,还望少侠海涵。”

鱼宸默然,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是说“我不是江湖中人”还是说“我只认识几个人类,怕是帮不了你”?

五爷察言观色,手指磨娑着茶杯,“那人在江湖上颇有些名气,人唤南岭燕子就是。”

“没听过。”

“怎会?”五爷有些急躁,“八年前杀了柳魔的那个!南岭燕子刘明秀!”

“刘明秀!”鱼宸呀然,“他三年前就死了。”

五爷呼地起身,咬牙切齿地说:“不可能!他不可能死了!”

“真的死了……”鱼宸被他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他爹亲口说的。”

五爷很快静下来,绷着脸,叫门外的仆人领鱼宸去客房,鱼宸摸了摸胸口的书信,不知道应不应该拿出来,五爷却没空理会他,白着脸坐在一旁,他只好随仆人去了客房。

“来人!”五爷声音沙哑,梁上跳下一位黑衣人,单膝跪地。

“通知其他人,血燕之……死……确……实……明日动手!”

黑衣人复翻身上梁,不见踪迹。

五爷执起桌上茶杯,将沾唇角时忽地炸裂,温热的茶水四溅。

端王府府门大敞,持贴的宾客络绎不绝,鱼宸作为五爷的小厮,跟着五爷进了王府。

刚进门便再也挪不动步子,那个倚墙假寐的人,即使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也足够吸引周围人的目光。

鱼宸看着他,直到他似有所感地睁开眼睛看过来,怔住,而后眼中渗出缠绵的暖意。

“胥景!”鱼宸快步走过去,被胥景紧紧揽入怀中。五爷站在原地看着他俩,一语不发地转身离去。

“还好不是太笨。”胥景抬手蹭了蹭鱼宸的脸颊,“总算是过来了。”

鱼宸眼眶有些酸涩,但他并没有流泪,胥景的怀抱并不比他的宽厚几分,胥景的肩膀也并不比他的坚硬多少,他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为什么总是胥景在支撑着他呢?

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他只是被卷入皮毛就算心力交瘁,那胥景呢?一直被这些阴谋纠缠的胥景,谁在背后支撑着他呢?

“旒毓!”

鱼宸恍惚地想起了这个名字,好像胥景亲口喃在耳边的言语。

“哥哥,他是谁?”

不,就是胥景亲口说的,胥景......刚才......叫了那个名字!鱼宸竭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转头看向来人,那张脸令他瞬间失去了勇气。

一张完美到毫无瑕疵的脸,没有任何词语能够准确描绘。

胥景攥紧鱼宸的手,探究地看着鱼宸躲闪的目光,语气认真,“鱼宸,是我......喜欢的人。”

鱼宸脸唰地红了,抬眼看着胥景,又看着“旒毓”,不知说什么。好在胥景也没打算让他也表露一下心意,拉了他便往后面走去。

“去......去哪儿啊?”鱼宸回头看着没动的旒毓,心里有些不安。

“端王府的厨子手艺了得。”胥景头也不回,“领你去尝尝。”

鱼宸瞧着胥景的背,猛然间生出一股豪情,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永远依靠胥景,从今往后,他要和胥景相互支撑,一起对抗这些阴险的妖魔鬼怪,族长大人说过,天道帮助心存善念的人,即便胥景不屑于他这些善心,他也会努力替胥景消解果报,这也是能力智谋低微的他唯一能做的了。

还未到开宴之时,鱼宸就被胥景带到后厨吃的肚皮溜圆,靠在椅背上,舒服地呼了一口气。

胥景坐在一旁把玩他的手指,“你怎么到的临安城?”

鱼宸脸色一变,轻声地说起自胥景离去后的事,犹豫再三,还是略去了再次见到方正道的事,只说了风御和那只拥有神龙血脉的灵狐和这一路到达临安城的诡异顺畅。

“风御......”胥景沉思,“额上可有泪痕?”

“有的!只不过他师父把一颗珠子打入后就消失了。”

“应是妖皇三子。”宴厅嘈杂的人声静下来,胥景松开鱼宸的手,“今日你跟紧我。”

鱼宸连连点头,随着胥景去了宴厅。

五爷坐在靠门的角落里独自饮酒,一个侍卫模样的壮硕男子挡在他面前,“五爷,主子想见你。”

周围的宾客有意无意地打量这里,暗自诽腹那个“主子”是谁,是不是他们想的那个,若是了,等这位“五爷”回来,可得好好客套一番。

五爷随着侍卫进了后院,紫袍束冠的男人站在廊下,怀里抱着一团黄布,走近了,才见那布里包着的是一个白嫩的小娃娃,心口处有些钝钝的疼,五爷面不改色地跪下行礼。

端王爷逗弄了会儿亲儿才唤了一旁的乳母过来,让她抱去王妃那儿,人走远了才像是想起面前还跪着一个人似的,笑吟吟地说了句免礼。

五爷起身,垂着头站在一旁,修长的身体逆光站着,端王爷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熟稔地走上前来揽住他的肩,“你还是来了,如今孩子平安,过几天我让人去接你?还是琼花苑,她们都走了,现在那儿清净的很,就你我二人,怎样?”

那王妃呢?五爷几乎问出了口,但他几乎是麻木地说:“谢王爷抬爱。”

端王爷满意地笑了笑,锋利的眉眼柔和下来,亲了亲五爷的脸,“去吧,马上开宴了。”

五爷走出院门,门外参天的柳树枝条稠密,黏黏地勾缠他的衣袍,他停下来,仔细地一根根剥开,弹掉膝盖处的灰尘,毫不留恋地走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