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熨全过程

009 传功三大长老

“那就让金鸡试吃下,不过,众位给小子一些掌声呗,毕竟刚才月入雪妹子可是说了,我这剑灵稻没毒,而且息壤也是青铜零阶的息壤,也算是半步成功,对不对?”剑毅笑嘻嘻的说话,随即就是将目光看上周围,自然是要掌声了。

周围顿时一大堆的白眼,尤其是以剑毅老爹剑则天为首,他就差拿眼珠子砸剑毅了,心道这剑灵米生长的这么邪性,你小子就不能够先消停一些?等有着具体的结果,你小子再要这什么掌声不行吗?

“看看,这就是你挑的人选,一个人来疯的小子。”苏飞凤气呼呼的说话,她都是觉得这个剑毅简直是让她无语,太不稳重了,只是在一旁的苏凌烟却是笑意绵绵,飞快的拿出小手啪啪的拍着,没人支持剑毅,她支持剑毅啊,她才不管别人什么眼光呢,而且她觉得这“掌声”的动作挺有新意的,还贼好玩。

“哈哈,少年人有朝气不错,老夫也是给你掌声。”月满天微笑,带头鼓掌,毕竟觉得鼓掌的动作也挺有意思,而且可以表达提携后辈的意思,所以他也不吝啬掌声。

那少女月入雪在略微一愣之后,她也是伸出葱白的小手鼓掌了起来,这三位一鼓掌,其他的人虽然鄙视剑毅脸皮厚,尤其是那张清影几乎是眼珠子都是要掉下来了,但是也不得不跟着鼓掌,心中的那郁闷颇有罄竹难书之意。

“谢了谢了~!听着这掌声,我就是知道在场长辈都是希望我成为一个资深神农师,小子在这个地方做个保证,那就是小子绝对会成为超级神农师,不会让在场各位失望的。”剑毅笑眯眯的说话。

结果,他的话语落下之后,再次引起一阵白眼,这一次就是月满天也是有着抬腿揍这个家伙的冲动了,丫的脸皮太厚了,这次众人鼓掌,那是因为看他的面子,不是真的鼓励你,你这小子给你一份阳光,你就是以为拥有了整个世界?

剑毅老爹飞速的咳嗽了几声,剑族太上长老剑青木老人家已经是再次将双手放在了胸口,在哪里揉啊揉啊,颇有在听剑毅说话,他就是要躺下的趋势了。

好歹一旁的张家族长张沐阳却是冷冷说话,“咳咳,还是让我的金鸡检验一下吧,我觉得这剑灵米绝对有着问题。”

他不得不说话了,因为觉得这个剑族的小子太会秀存在感了,简直是给一份颜色就是能够开染坊的角色,若是让这个小子真的是扬名立万,大概没有他那木头儿子张清影什么事情了,儿子木头他张沐阳可是绝对不木头,在这资源贫乏的北青铜剑域,实在是无法让另外一个家族崛起了,所以必须站出来捍卫张家的利益。

月满天也是微微点头。

一旁的月入雪眸光轻灵的看着那一头金鸡。

“咯咯~!”

一声贼亮的声音便是从金鸡嘴里发出,这金鸡刚刚被放出来,便是双眼冒光,压根就是不用那张沐阳指点,便是飞速的向着那剑灵米飞跃而去,只是其飞跃之力实在是有限,也就是能够飞跃三四米的距离,随即就是落在地上,饶是如此,其也是迈开小短腿噔噔的奔上剑灵米,随即就是张开嘴巴狂吞剑灵米,并且发出咯咯的声音,同时还用敌视的目光扫着周围,颇有一种谁和老子抢老子一嘴啄死你们的气势。

白白胖胖的剑灵米,被它吃了三四粒之后,这一头金鸡便是再也吃不下去,于是站在原地便是巡视周围周围众人,似乎生怕众人摘了它的剑灵米。

“这剑灵米吃下去一会儿大概不会毒发身亡,但是过一盏茶的时间,便是会出现一些毒性或者不良反应,希望众位擦亮眼睛看着,也免得说我张沐阳冤枉一个少年人。”张沐阳大声说话。

他这么一说,周围便是一片紧张之色。

毕竟那白白胖胖的剑灵米太邪性了一些,而且生长的贼快,这似乎并不是合乎剑灵米的本性,说有毒或者有着各种不良反应应该是不为过。

尤其是剑毅老爹剑则天的头皮都是在发麻,他隐约觉得自己这人来疯的儿子,似乎要闹出一些事情,一旁的剑族太上长老剑青木已经是飞速揉着太阳穴,开始在琢磨怎么给剑毅擦屁股。

倒是月满天和月入雪两人却是极为的冷静,压根就是不在意张沐阳的话语,他们都是将双眼锁定那一只吃了剑灵米的金鸡。

吱吱——

天空中飞来一群青依鸟,清一色的青铜之色,线条极为的流畅,并且漂亮无比,飞在低空中便是寻找低空中的小虫子。

“咯咯~!”

那一头金鸡双眼冒光,一拍翅膀就是飞起,嗖的一声,化成一道金光竟然飞在了青依鸟的上方,随即就是咯咯的一声叫唤,直接就是将一头青依鸟给蹬了下来,随即就是踩在青依鸟上咯咯行使“主权”。

“呸~!”原本眼睛都不眨的月入雪顿时轻轻的啐了一口,整个人都是面红耳赤。

在场女性也是脸色羞红,对这一头不正经的公鸡颇为啐了几口,公鸡是有着交配权的,但是在公众场合下行使交配权是过分了,何况一只公鸡踩着一头青依鸟在做交配,颇有一朵鲜花踩在了牛粪上的意思,真的是大煞风景。

月满天也是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一时间也是无语。

而众人都是飞速看上张沐阳,一副你送的公鸡原来就这揍性啊?

张沐阳在原地顿时飞速的咳嗽,一副我咳嗽呢,你们别看我的样子,他也没有想到自己送的一头金鸡这么揍性,关键时刻给众人表演这么一曲。

可是,这依旧没完,那一头金鸡蹂躏了那一头青依鸟之后,再次咯咯哒咯咯哒的叫唤几声,随即就是盯上了在空中的青依鸟,随即就是一个起飞,蹬蹬的挥舞着短而肥胖的翅膀,硬是再次将一头青依鸟给踩了下来,然后再次给在场众人上演了一场牡丹插在牛粪上的图画,愣是再次将另外的一头青依鸟给糟蹋了。

在场众人都是有着将这一头“禽兽”给揍死的冲动,就是张沐阳也是无语了,他压根想不到他的金鸡会这样。

“咳咳,这个……可不是我这金鸡的问题,这应该是那剑灵米的原因!这金鸡吃了那剑灵米之后,变得畜生不如!所以那剑灵米一定有着问题,并且很危险!”张沐阳飞速的说话,直接将他的金鸡给摘了出来,这样掉面子的事情,那绝对是和他的金鸡没有关系。

在场众人都是飞速点头,觉得张沐阳说得对。

谁都是知道那一头金鸡属于宠物系列,平时时刻最多能够飞跃三米的高度,可是现在吃了那剑灵米之后,不但是能够飞跃十几米的高度,而且还能够欺负那空中的飞禽青依鸟了,要知道这青依鸟属性不凡,属于大鹏鸟的一种分支,只是因为个体太小,没有多大的危害性,所以才叫做青依鸟。

可是现在那一头金鸡不但是能够欺负那空中的青依鸟,并且还能够蹂躏了两头母青依鸟,估计真的给公鸡界争光了。

“父亲,已经没有必要让金鸡继续了。”月入雪飞快的说话,她已经看不下去了,因为真的心痛那青依鸟。

“不,还没有测试出来,剑毅小子第一次种植剑灵米没有掌握好分寸,但是他却是制作出来了另外一种非同寻常的米,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那种米,也只有那种米才能够让一只金鸡有着超凡的生命力。”月满天慢悠悠的说话。

“是哪一种米吗?”月入雪脸色一震,她对于那种米极为的熟悉的,那是一种神农经上传说的米,可是她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因为那种米需要将鹤嘴锄的精髓完美的发挥出来,而目前为止,她也只是见到了一个人将鹤嘴锄的精髓发挥出来,那就是剑毅。

“继续看着就是了。”月满天淡淡的说话,其双眼却是继续关注那一头金鸡。

他不叫停,众人也只能够看着那一头金鸡“逞凶”,心中却都是想——你丫的一头金鸡你还能够继续蹦跶不成?有种你将所有的青依鸟都是给糟蹋了,送青依鸟的鸟王一片青青大草原。

就是剑毅他也是这么想的,毕竟,他也对剑灵米的属性不是很了解,觉得此刻剑灵米的特性已经是给发挥出来了,接下来这一头金鸡大概会歇菜了,毕竟超越种族给青依鸟的鸟王送HLBE大草原,这一头金鸡已经是超级牛了。

可惜,那一头金鸡抖擞翅膀,毫不客气的接连飞跃,愣是将那几头的青依鸟一水的给擒拿了下来,随即给青依鸟的鸟王送了一片HLBE大草原。

吱吱——

一头漂亮的小凤凰鸟飞过,漂亮的羽毛火红无比,飞在空中宛如一个小小的太阳在萦绕光泽,让那一群青依鸟都是失色无比,那一头金鸡顿时两眼放光,迈开小短腿噔噔的在地面上飞速蹬了几步,然后就是飞跃上一块巨石,之后挥舞着胖胖的短短的翅膀,嗖的一声将那一头小凤凰鸟给蹬了下来。

“不要~!”月入雪发出一声尖叫,那小凤凰鸟可是她的宠物,和她一起长大,此刻看到那一头金鸡竟然能够将那小凤凰鸟给蹬下来,她下意识的就是发出了声音,毕竟她可是亲眼看到金鸡的“禽兽”行为,若是不阻止,怕是她的小凤凰鸟也要被那金鸡给“禽兽”了。

月满天脸色也是一冷,随即一伸手便是有着一道金光飞出,呜呜声中化成一道金线,穿过了那一头金鸡的身体,随即那一头金鸡惊惧无比,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一双贼眼兀自看着那一头小凤凰鸟,似乎颇有遗憾的样子。

张沐阳飞步而出,便是说话,“众位有目更睹,这剑灵米绝对邪性,很危险!还是希望禁止这种剑灵米在天月洞天出现。”

众人飞速点头,这剑灵米哪里是邪性,简直是禽兽啊,让一头中规中矩的金鸡都是敢去踩青依鸟了并且还给青依鸟鸟王送了一大片青青大草原,若不是月满天洞主阻止的及时,估计那禽兽金鸡敢踩那一头小凤凰鸟了。

“咳咳!张沐阳家主说的轻了!这剑灵米何止是邪性?那是有毒!”一个洪亮的声音飞速从天月洞天上方传来,随即便是有着一道金光直接横穿而来,最终轰的一声便是有着一个身形颇为壮硕酷似铁塔的中年人站在了地上,其脚下所踩的青铜地面都是被他砸出一个恐怖的凹痕来,并且凹痕的边缘四处弥漫开来,可见这撞击简直是恐怖无比。

可是其人却是毫无任何的损伤,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那剑灵米和那一头金鸡,然后便是义正言辞的说话,“老夫天琴身为天月洞天的传功大长老,时时刻刻都是愿意为天月洞天鞠躬尽瘁,这有毒的剑灵米哪里能够让别人吃到?我看这剑灵米全部让老夫来吃吧,毕竟牺牲老夫一个,幸福天月洞天所有人,对不对?”

说罢,一伸手,便是向着那白白胖胖的剑灵米抓去。

“咳咳,说到尽义务,本人天灵,身为天月洞天的传功二长老,那自然是当仁不让了,天琴啊,你老大一把年纪了,若是有这个三长两短的就不好了,所以这剑灵米还是我天灵来试毒好了。”

又是一道声音从天月洞天上方而来,随即便是有着一个身影直接砸落了下来,只是这位白白净净颇为书生气,倒是有着一种玉树临风的潇洒气质,可是其脸庞上却隐约中有着些许的抓痕,让其那玉树临风的气质顿时多了一种说不出的不对称感来。

“你们两个老鬼都踏马不要脸,试毒这种事情还是我传功三长老天动来吧,嘿嘿,老夫天动愿意为天月洞天死而后已!”

又是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天月洞天顶层传出,显然是天月洞天三长老天动了。

在场所有人都是有些侧目,谁不知道天月洞天传功三大长老平日见龙不见尾,神秘的很,倒是没有想到为了一份剑灵米,直接就是这么现身了。(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