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凌天羽原本打算催动诛神剑气将血奴斩杀,但他却忽然对这名看似冷血的杀手产生了一丝兴趣。

他语气平静地问道:

“你是什么人?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杀我?”

血奴并未回答,忽然又是一刀,朝凌天羽劈来,凌天羽身形一闪,再度躲开了那道凌厉的刀气。

“出刀蛮快的嘛,只可惜,在我面前你还是慢了一点。我可以让你三刀,三刀之后,你若还是伤不了我,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血奴愈加震惊,他意识到,自己今日遇到对手了,对方无论修为还是反应速度,恐怕都在自己之上。

但他不甘失败,又劈出了第三刀,

凌天羽再度躲过,

随即使出《风云御空诀》,身体旋即化作一道虚影,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到他的跟前。

血奴没想到凌天羽速度如此之快,心头一惊,急忙往后退却,

凌天羽挥掌朝他胸口击来,他迅速往旁边躲闪,

然而凌天羽出掌的速度实在太快,他没能躲过,被凌天羽一掌击中了左肩,当即喷出一口鲜血,与此同时,身体打了个趔趄,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还没等他稳住身子,凌天羽再度逼近,又是一掌朝他胸口袭来。

情急之下,血奴急忙将手中铁刀往面前一挡。

就在凌天羽的重掌击中铁刀刀身的刹那间,刀身竟然泛起了金光,而且刀身之上,竟然显现出一行玄天古文。

凌天羽见状,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柄刀,名为噬血,来自于皇甫晴天!

皇甫晴天,名为刀神,他曾经最为得力的仙将之一,对他忠心耿耿,七百年前,皇甫晴天明知寡难敌众,却依然坚定的站在他这一方,最终慷慨赴死。

没想到噬血神刀竟然流落人间,而且,落到了眼前这么一位冷血杀手的手里。

血奴被凌天羽强劲的掌力震得连连退却,足足退出丈余远才稳住身子。

他正欲挥刀出手,凌天羽却抬手制止道:

“别打了,你不是本公子的对手,但你运气好,今日我吃斋不杀生,你走吧。”

血奴一时之间怔住了,有些不敢相信,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凌天羽明明已经伤了自己,在胜券在握的情况下,竟然肯放自己离开。

“你……,真放我走?”

“咦?原来你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赶紧走吧,别再打扰本公子睡觉。”

凌天羽说着,打了个呵欠。

血奴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他身负血海深仇,在大仇未报之前,他必须保住这条命,活下去。

他朝着凌天羽一抱拳,道:

“算我血奴欠你一命,日后定当奉还。”

话毕,血奴立刻转身,快步离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凌天羽心头暗道:

“这小子是傻的么,欠命怎么还啊?”

他正犯嘀咕,眼睛的余光忽然瞥见,有一缕流光划破了漆黑的夜空,朝着天剑落城方向飞去。

凌天羽立刻抬头望向那一缕流光,流光迅速消逝在了夜空之中,便如陨星一般。

但凌天羽知道,那并非陨星,而是有武道高手在御气飞行。

能够御气飞行者,修为至少已经达到通窍末期。

御气飞行,极其耗费内气,即使是修为达到通窍末期的武道高手,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不会轻易御气飞行。

究竟会是何人?

又遇到了何等紧急之事?

竟然在这半夜三更御气而行。

凌天羽正感到纳闷,忽又发现,就在刚才那一缕流光所划过的轨迹后面,还跟着一道微弱的红芒。

红芒十分暗淡,若不是他目光敏锐,很难留意到。

他顿觉心头咯噔一下,

那道红芒,分明便是魔族!

一名修为至少达到通窍末期的武道高手身后竟然跟着魔族,而且,是赶往天剑落城方向,这预示着什么?

凌天羽心里正琢磨着,肩膀忽然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他身体微微一颤,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原来是翟田。

“卧槽!翟伯你走路咋没声呢,吓我一跳。”

翟田手里紧拽着那柄钝的不能再钝的柴刀,紧张地往四周张望了一番,压低声音问道:

“少爷,夜……夜魔走了么?”

“什么夜魔,你没听他刚才开口说话了嘛,明明就是个人,人家还有名字呢,好像叫血奴。”

“血奴?少爷你自个儿想想,这哪像人名哩,肯定就是夜魔!杀人不见血的夜魔!”

“呵呵,夜魔就夜魔吧,反正,现在他肯定不会回来了,所以翟伯你就安心睡觉好了。”

凌天羽说着,伸手将翟田推回了庙内。

翟田哪里睡得着,他有些好奇地问道:

“少爷,你方才明明已经把夜魔打伤了,怎么不趁机夺他性命呢?夜魔的命可值五千两纹银呢。”

“翟伯,即便我杀了他,你觉得有人会相信他就是夜魔么?”

“怎么不信?他本来就是夜魔嘛,少爷,要不你……”

翟田话刚说到一半,凌天羽已经闭上眼睛,并打起了呼噜,

“唉,五千两纹银,就这么没了。”

翟田无奈地叹了口气。

……

第二天一大早,翟田还在睡梦中,忽然感觉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正在捏他的鼻子。

他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趴在他跟前的白吾,顿时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急忙坐起身来。

站在庙门外的凌天羽转过身来,笑眯眯地说:

“翟伯,你醒啦!”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