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真实乱过程

疼~疼,义克尔在床上睁开双眼之后的第一种感觉,双手捂着头部,待疼痛缓缓的散去,义克尔环视了周围这屋内古风的气息半杂着现代的装饰“这里是?

好多了吗?桌子那细细品尝灵茶的谢清清亲切的问候道。

嗯,义克尔点了点头。

咚~房门打开,夏汇和冰兰走了进来,夏汇手中端着一灵汤放在桌子上说道“义克尔把这个喝了,有利于身体”

嗯,谢谢!

夏汇从桌子旁拿起一小碗盛着小心翼翼的端到义克尔面前“还是热的,喝了它吧”

嗯,义克尔从夏汇手中接过那碗灵汤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当汤药入体内之时灵汤的药力贯彻着全身,疼痛渐渐消散于无形,体内的元力如同泉水般涌出恢复起来。

怎么样?夏汇等人在旁问着。

嗯,感觉全身酸痛消失而去元力也恢复了起来,好神奇。义克尔试着调整下身体的气息运作。

这可是我们家族拿出最好的配方和灵材配制的汤药,效果肯定好。谢清清有点自豪的说道。

谢谢了,清清姐。

没事,你赶紧的恢复吧,等下好像有事情。



…….

醒来了,宣誓者从外走了进来看着义克尔,既然醒来了那么就准备出吧。

出?去哪师傅?义克尔问道

去了就知道了,你现在能站起来吗?

可以

好了那准备走吧,你整理下,等下让她们带你来。



宣誓者说完便离开了,见宣誓者离去之后义克尔连忙起了床“我好了,走吧”,众人离开了那房间,义克尔看着周围陌生的场景,阁楼很多,时不时有护卫走过好奇的问着谢清清,这里是哪里?

呵呵,这里可是我家呢

你家?谢家!可是不能进城的吗?

取消了,所有学院的学生早回去了,这次的家族战争可是血战,情况不一样的。

哦,这样也好。

众人跟随谢清清前进着,用代步器不知前进了多久,谢清清停了下来说道“到了,我们进去吧”

义克尔看着较远处那庞大规模的建筑“这…建筑真的庞大”

嗯哼!别大惊小怪,那种级家族才算恐怖,走吧。

清清!建筑门前一中年男子挥舞着手臂朝着义克尔这边喊道,谢清清小跑了过去,义克尔、夏汇和冰兰也跟着谢清清走了过去,义克尔一行走  到谢清清这看见谢清清和那中年男子聊得很欢。

清清姐?这位是?义克尔问道

这位可是我父亲哦,对了父亲这位就是义克尔…..我…..。

这就是我们清清朝思暮想的人啊,谢清流在旁调侃起来。看着义克尔很是欣慰“嗯,长得不错而且听说你性格也很好,实力虽然可能不够但是配的上我女儿”

父亲!谢清清脸颊泛红羞涩喊道

冰兰有点小情绪的打断道“这位叔叔,我家义克尔呢也不一定要找你们家的人啊,什么配不上,现在他可是地境级,到底谁配不上谁?”

地境了?义克尔都愣住了,完全不可思议,他那时候没什么完整的印象,只知道打倒了王家所有的人。

谢清流也是一愣很是尴尬,他没想到义克尔竟然这么快到地境级了用求助的眼光看向谢清清,谢清清当然领会到他父亲的尴尬之处连忙圆场说道“父亲真是的你都不关心人家义克尔的成长,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义克尔可是天才能练级领悟可是很高的说不定以后能到者级”

各位对不住啊,是我看走眼了,好了不多说什么各位请跟我来吧。谢清流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行人66续续的进入这谢家的会议厅,当义克尔和夏汇、冰兰等人进去之时不得不得羡慕这里面的豪华奢侈“大家族果然是大家族”夏汇赞叹道这家族的实力雄厚,这里面摆布着各种稀有的灵材和装饰用的宝石什么的。

谢清清谦虚的说道“没什么的,那种宙王、宙界级家族真正的奢侈”

真想看看你们所说的宙界级家族是什么奢侈样,冰兰在旁低声细语,时不时看着那些用来做装饰的灵材。

师傅!师姑!义克尔朝着大厅中央处那喊到,他看到远处宣誓者和命运者与一老者交谈着什么便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你来了,命运者看着前来的一行人但是唯独只对着义克尔说道。

各位贵客,我是这谢家的家主,欢迎你们的到来,谢家族长谢天先自我介绍下。

义克尔、夏汇、冰兰这位是我们家族的族长也是我的爷爷辈分,爷爷这位就是我所说的三位呢,尤其是义克尔。谢清清互相介绍着想让双方不再那么陌生。

清清,要叫人家义公子,称呼全名算什么,谢天斥责了下谢清清。

哦,知道了族长爷爷,谢清清乖乖的说道因为族长的话语是很有权威的。

没关系,清清姐叫我义公子怪怪的,族长别责怪清清姐,义克尔为谢清清请求了下,他真的不觉得称呼那么注重,只要还是朋友称呼没必要那样生疏的样子。

谢天见状也不反对什么而且很少欣慰的看着义克尔,第一印象就觉得这品行不差而且也看不出是装的。

你们聊完了没,宣誓者感觉被无视了般在众人聊的正嗨的时候打断了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此话一出其余人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宣誓者看了看众人静了下来走到谢天面前“告诉我,为什么那宫中宙王还没到,说好这里见面的呢”

失约可不好哦!说不定明天新闻就多出条宫中宙王被全家屠杀的消息,命运者冷着脸带着一丝丝威胁的语气。

这…..。谢天看着这两尊重量级的人物,光是那语气就让他背后冷汗不止,当初谢清清带到谢家的时候,他是好好招待的谁知命运者和宣誓者两人开口说道要见宫中宙王让他去联系过来,这不是疯了吗这是谢天的第一个反应,宫中宙王怎么可能想见就见的,果断拒绝道他不曾想拒绝后竟然被威胁了,甚至两人公开说出自己的等级后,谢天只能硬着头皮向上寻求帮助,最后上方竟然同意了,宫中宙王要亲自来他们这小小的谢家。

是谁要找我!大厅内回响这粗犷的语音。除了命运者和宣誓者没好奇声音的来源其余人环顾四周想知道声音来自哪里。大厅内一道阵印打开,阵印周围吹起一阵阵的微风。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手机版阅读网址:(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