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丹尼尔解约诉讼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如同往常,邹平城一个阴沉的早上,万物复苏的春季也未能给这座城市带来什么生机,人们机械般的按照自己的生存哲学在这乱世中小心翼翼的苟活。【思路客小说网-手打文字版小说 ciook.net】日子艰苦、波澜不惊。

虽然天道军进入城内的这几天对民众秋毫无犯,甚至打开官仓赈济他们。但百姓仍然小心翼翼避开那些散出虎狼般气息的士卒。心中对于天道军的那丝敬意终究抵不过心里的恐惧,但在乱世尘湮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只求苟活于世,是志向高远也好,是野心勃勃也罢,总之也有不少人将改变命运的希望寄托于这支自称来自宋国的军队。天道军征兵结束后,那些落选天道军招兵的人也有百十人,他们不甘心的早早来到军营试图得到一些机会。

然而令他们好奇的是今日,军营大门居然没有人看守。

接着九阵排枪声,声声击透了那些百姓的心。就在他们胡乱猜想之际。一口口漆黑的棺材从军营里出来。

抬棺的将士心情悲痛而沉静,为一位白衣少年扶着棺材跟着这群士兵语气悲凉的唱了起来。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那群百姓不知道这歌里含义,但无一不被这歌声里的悲凉与壮阔感染,心仿佛也随着那群抬棺人一般越悲凉,继而悲壮,继而气壮。他们之中再无杂声,默默的这群抬棺人。

队伍的步伐很慢也很稳,离开军营,队伍来到了邹平城的主街道,歌声继而被一些学子听出了。

是屈原的《国殇》。

在他们眼里能从这群莽夫口中听到这千古名篇也是倍感诧异,同时也对这群军士的观感好了不少,不愧是南国诗书之乡来的,这些丘八也染上了不少斯文气。

邹平百姓从自家窗户中好奇的打量,不听话的小孩也早早被父母抱紧在怀里,看着这群奇怪的士兵。

那些棺材应该都是昨日牺牲的军士吧,而那个少年应该就是这支雄军的领吧,能与蒙古鞑子硬抗,能如此体恤将士,南国或许真的中原有望。

不知不觉中,百姓对于这支军队潜意识中又亲近了一层。

队伍经历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城西的太岁观,赵峥让人将这些棺材放在火化台上。熊熊烈火让或者士兵心中澎湃。

那些先走一步的兄弟已然升仙了。

宁唯事对于此时虽然百般认同,但是如此大专旗鼓似乎也不是必要:“军心早已稳如磐石,如此劳师,还向老师请教一二。”

“军心,民心,转战山东……或许以后要再回这里,如此这般不过是想下次能再用一用邹平的民心。”赵峥断断续续的语言着,这次心血来潮的山东之行,这突如其来的战争遭遇似乎让他沉稳了不少。

似乎有些日子没看见老师笑了,宁唯事如此想到。

赵峥看着火葬场外那些围观的壮汉,指了指:“民心可用,让他们今晚悄悄进入军营吧,给他们一些甲胄武器,有一些自保之力也好。”

赵峥天马行空。宁唯事虽然才智绝但也不清楚赵峥的具体意图,明日就要离开邹平,一夜之间能学到什么?又能留下什么?

“骨灰留一半在邹平,这里早晚都是大宋之地,也算是故土,又是见证他们功勋地方,长眠于此,也不枉英雄一番。”赵峥做了一个让大家倍感意外的决定,却又深以为然。

——

济南府中,托雷听着苏图陈述当日的情况,一旁如坠冰窟完颜龚,托雷朝他看了看,眼里的讥讽一览无遗。

“无毒不丈夫,你女儿虽是女流,却也当得起大丈夫之名。”

完颜龚面如死灰,口中结舌,也没有出声求饶,心中只余一股愤恨,那个孽障,难道就真的那么恨自己吗?

托雷看面如同死狗瘫痪在地的完颜龚,对他提不起一丝兴趣,狮子可没有心情杀死一只老鼠,他挥手让人将完颜龚拖下去。然而纵然是天纵神武的他想到山东局势的变数,也不禁生出了一丝苦恼。

完颜倾武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自己势必会分心于山东,而如今与金国决战在即,如果要挡住完颜倾武,不让自己的东路军腹背受敌,少说也要两万蒙古精锐,而起今日从苏图的报告上来看,两万只怕是捉襟见肘。

在邹平那支部队的战力让托雷心里沉重,能够单对单野战斩杀上百蒙古精锐的军队竟然还不是那个女人的绝对精锐,谁会让自己最精锐的部队孤军深入,这是一只示威的獠牙,虽然重要,但还是可以舍弃。试想这一切无疑不让托雷感到愤怒而沉重。

托雷在心中权衡局势,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那束不达,你领兵五千,进驻高苑,直扑博兴。”

“乞勿纳,你领兵一万前往金陵镇,兵临益都府,试探即可。”

“那达合兴,你告诉李璮,不要再折折腾腾了,让他不惜一切兵力进攻莱州,只要拖上个一年半载,本帅许他一个王位又如何?”

“蒙哥,你领两万先锋南下泰安,作势欲扑江淮。”

“宁必切,你南下宋国,问问他们,这山东的疯婆子他们到底还能不能管?一个月内给我答复,否则本帅必亲领二十万大军南下!”

必切切是蒙古的官位,为大汗掌管文书,相当于蒙古早期的中书令,位高权重,且多是外族人担任。这也是蒙古无奈之举,族下皆是虎狼之士,想找个文人学士比登天还难,只要用异族人。

托雷以如此决断,是想尽快免除山东这后顾之忧,当然他也不介意直接以雷霆之势扫荡山东,只是这样一来必定要费一番功夫,而窝阔台一方已经攻占河中府,兵临洛阳城,在伐金之战中,自己已经落后窝阔台太多时间了,而谁能率先进入汴京则事关汗位的最后争夺。

野蜂虽不致命,但蜇起来也疼,在托雷看来颜倾武的归义军就如同一群在他面前嗡嗡叫的蜜蜂,不堪其扰,想要彻底处理却也要费一番功夫。

“还有告诉南面,若与本帅合作,山东两路给他们又何妨。”大棒下去了自然要扔两颗甜枣,托雷虽然不是出类拔萃的政治家,但确实一等一的谋略家。这段手段和眼光还是有的。

“还有给那个疯婆子送颗人头过去。”托雷冷漠的说道,要疯狂也好,要退缩也罢,总之这几个月要让山东彻底安静下来。

“大汗,跑到邹平的那支老鼠该怎么办?”苏图对于邹平失利耿耿于怀,对于天道军口中虽然称呼为老鼠,但心里则把当做恶狼看待。

此次邹平之战,托雷并没有严惩苏图,一来损失不大,二来那五百精锐是苏图自己账下的勇士,损失是自己的,所以只罚没一些牛羊了事。

“家里没有粮食也没有什么东西怕被它打碎,更何况这根本不是我们的家,关于这件事,本帅自有安排,你无需插手。”

托雷冷冷的一句,无疑表面他对苏图能力的不信任,这对于苏图来说如坠冰窟。

——

邹平城的军营内今夜迎来了一群特殊的人,是这几日表达想加入天道军,但被刷下来的人,按照赵峥的意愿准备将他们展成为民兵。

一夜匆匆突击训练显然很仓促,这支民兵的战斗力与平民想必并没有多少提升,在宁唯事看来这大多是赵峥临时起意,尽管是个天才的想法,但时间太短,注定是一场无用功。

基本的军事训练训练结束和思想动员结束后,赵峥让人将三个蒙古俘虏带过来。

他看着那些还处于兴奋状态的民兵,决定将他们心中的怒火更直接的泄出来。

“十月前,邹平城破,那日惨状想必你们都还历历在目,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手刃血仇。”赵峥说完,民兵们的眼神却是冷静的下来。

他们眼神闪躲看着那三个凶神恶煞的蒙古人,似乎还在恐惧那日蒙古人给他们带来的惨剧。

一个士兵要沾过血后,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赵峥如此做法除了给这些今天还是平民百姓的他们练胆外还有纳投名状的意味。

“谁来!我们马上就要走了。过了今夜,你们相报血仇只怕没有那么容易了。”赵峥的声音没有特别拔高却有一种穿透力。

但是仍然没人敢动。

赵峥看着眼里,叹息了一声,转身欲走。

这时一个民兵,畏畏缩缩的站了起来,似乎在做很大的决定让心中的仇恨战胜恐惧。

赵峥无言的将一把刀递给他,被绑住的蒙古士兵脸部扭曲狰狞,说着人们听不懂的蒙语,歇斯底里的喊叫非但没有吓住这个站起来的民兵,反而让他感到一种快意。

手起刀落,第一刀却没有立马要了对方的命,没杀过人永远不知道人皮有多厚,刀斜劈进了蒙古鞑子的后颈,鲜血大鼓大鼓的涌出,蒙古鞑子没有力气挣扎,却未死透。那名民兵却像疯般往他身上乱砍,尽情宣泄自己的仇恨,直至精疲力尽,蒙古鞑子的尸体已经不成人形了。

赵峥递了一条手绢给他,神经紧绷的民兵却被吓了一条,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失礼,急忙告罪。

赵峥制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为何那名汉子身体好似突然蹿过一阵电流,有些结巴的答道:“田、田三七。”

赵峥点头宽慰了他两句,让后向其他民兵说道:“还有两个蒙古鞑子,谁来?”

有了人开头,恐惧仿佛就烟消云散了。其他百姓争先恐受用自己手中的刀冲那两名蒙古鞑子泄着。(。)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