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刺激故事

PS:看《黑暗面》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三个小时之后,留在原地的污迹已是清理干净。 www..COM

遗落在这里的每一份骨肉内脏碎片,都被人小心的用密封袋装好,并收集在恒温箱内,然后用双氧水溶液,将剩下的血迹清除干净,不留一点痕迹。而在血肉散布的落点范围内,则用好几层的黄色隔离带围好,除了身穿工作服的检验绘测人员外,只寥寥的几个人有资格进入这里。

“怎么样,损失报告出来了吗?”

挥手让跟随的众多人员在黄线外止步,施耐德一个人走进来问道:“刚和这里的最高执政长官会晤了一下,舆论的影响还在控制范围之内,不过若是数字太多,可能结果会有些不好交代,毕竟是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才做出让步,由我们的人暂时接管这里的秩序,并全力给予各种配合,如果因此付出的代价额外增多,恐怕跟我一样的那些人会很不满意。”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很平静,语调也没什么起伏,但每一个字在吐出来的时候,周围的那些人仍是感觉到有股恐怖的压力笼罩在心头。

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人还有他背后那些没出现的人所代表的能量到底有多大,而自己这一次的表现究竟又有多糟糕。不仅应对迟缓,每次都慢了变化一步才做出安排,还差点让作为终极目标的那个猎物逃走。虽然说到底跟他们的关系不大,在这样限制重重的条件下换成谁来也不可能有人能够做的更好,但失误就是失误,那些人根本不会追问具体的过程如何,他们只看最后的结构是成功还是失败。毫不夸张的说可能只要一句不满意的话语,他们就必须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而且绝不会有人为此异议上一句。要不是最后一刻的关键逆转,自己等人接下来的命运很可能就不是站在这里继续晒太阳吹风,而是要在暗无天日的审讯室内,面对严刑拷问,剔除那些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内奸。

这种基于对方权势、影响力还有对自己命运完全掌控的绝对畏惧,不但让他们的身体忍不住挺得笔直,唯恐因态度不好而触怒这位极有地位的老人,而且内心之中也一直是在不停的打鼓,担心下一句就要遭受狂风暴雨一样的言语洗礼。即使那只是情绪波动间偶尔的一点愤怒外泄,可能真正的想法并不是那样,但别人到底不会去这么想,就有待考虑了,这个行当永远不缺那些自以为能奏合上意,把他们拉下来好自己上位的野心勃勃之辈,哪怕只需一点微乎其微的征兆,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抓住。

所幸,预想中的训斥一直没有到来,在说完上述的那些话后,老人就闭口不言,等待他们的汇报。

几人互相看了看脸色,几乎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然后由先前待在卡车外的那名中年男人上前一步,以尽量准确的声音说道:“结果出来了,前后一共死亡三百七十八人,其中平民一百二十五人,我方一百九十七人,对方五十六人,包括因为死亡原因不明而无法鉴别真正身份的特殊情况,除此之外,轻伤不计,送去医院救治的人员两百六十八位,其他人则主要是心理创伤,需要时间恢复。”

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心里比对了一番损失的大小后,等众人的目光忍不住变得忐忑时,施耐德这才缓缓点头道:“还不错,损失情况没有超过预期......嗯,恭喜你们,在某种程度上,这次的联合行动算是圆满完成.....”

直到这个评价说出来,其余人才真正放松对肌肉的控制,挺直的背脊稍稍弯曲了一点,脸部的神情也变得不那么紧绷。

他们多少知道点这个老人的习惯,比如说话中总喜欢掺有一些让别人产生丰富联想的内容,从而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直到变得忐忑不安心生畏惧,以达到控制人心的目的。不过,放到这里并不是一件坏事,出现的时候也通常代表着他们已经合格过关,剩下的就是让这位老人感觉到事情尽在他的掌握当中。

可不等众人脸上露出几分笑容,以表明自己因为这句话而变得喜形于色,他们中那个中年男人冒失的开口出声,就让其他人的心脏再次提了起来。

“执行委员阁下,我很想知道一件事情,被海事处打捞上来的那个手提箱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他所知,高月并没有击毁全部的假冒新闻直升机,最后还剩一架。它见势不妙逃走后,是被导弹击坠在海上,而海事处打捞上来的全部物品和尸体都留在船上,只有这一样东西被人第一时间提走。

当然,如果仅是这样,他肯定不会冒着触怒这位老人的风险贸然提问,之所以这么着急的提出来,是因为正常情况下,那架逃走的直升机绝不可能往海边飞行,最安全的路线是走繁华的市区,有高楼可以遮蔽阻挡,有人群让人心生顾忌,不付出极大的代价,很少有人敢于直接在闹市上空做这种事情,这也是他们最可能选择的路线,然而,这些家伙却偏偏选择最白痴的方式。

可是,能把他们玩弄在鼓掌中的家伙肯定不会是白痴,否则自己这些人又是什么,这种情况下只能有一个解释,可以顺理成章解释那些人的思维........除非,它一开始的目的就是飞往海上,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

而且,还有一项证据让他不得不去这么猜想,经过法医鉴定,在被烧死之前,许多人的尸体上就已经有弹孔出现。

考虑到这些异常情况的出现,他无疑有种被深切愚弄的愤怒感。

他觉得从头到尾所有人都被这个老人和其背后的那帮人当了枪使,这些混蛋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打击这个所谓的笼罩了整个世界黑暗面的罪恶网络,而是那个手提箱里面所代表的巨大好处——难以计数的非法所得,可以任意驱使的危险罪犯名单,还有那个让人无比畏惧的交易网络,里面掌握了不知多少头面人物的阴司把柄,有了它们,无疑可以获得更为巨大的权势。

出于这种恐惧担忧,以至于他敢直面施耐德的怒火,他不想花费巨大牺牲巨大代价完成的结果,却是死灰复燃,重新造就另一批人去掌握它,他想的是真正的摧毁它。

“你是叫叶晟吧,我好像记得你是SCO国际反恐部负责东亚地区安全事物的责任主管,以你现在的年纪,能坐上这个位置,不得不承认,你可能很有能力,也很有想法,但是......”

“你觉得你真的有资格可以知道这些吗?”

老人微笑着问道,但谁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从他眼神里散发的那种凌寒刺骨的危险气息。

能在这里的人都不是刚入行的雏鸟,不会因为眼前之人年过古稀的苍老体态而轻视什么,他们很清楚这位老人现在的地位是怎么来的,最显著的两个特点便是永不妥协、和能够为了达成目的而放弃一些世所公认的道德尺度。在他不断晋升的历史背后,全是由敌人的累累尸骨铺垫而成。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次,便是针对索马里某个著名的海盗团伙,让包括三十八名人质在内的七百五十六人一起人间蒸发,连带着一个掩护海盗的村落被直接从地图上永远抹去。

事实上,这次的行动也主要是由他进行设计,风格,完全符合他的性格特点。

他们甚至怀疑,下一刻施耐德就会让站在黄线外的那些手下进来,把叶晟拖走,送去某个不知名的黑屋里关押上一辈子。

然而,面对这种可怖的压力,叶晟却表现的毫不示弱,依旧是神情激动:“为什么不能知道,这是我们拿命拼来的,还差点把那么多无辜的人牵连进去,难道结果出来后,就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好在激愤之下他总算还存有一些理智,没有直接把那些坏到极点的猜测摆在台面上,不然,就算施耐德没有想杀他的心,那也必须是死定了.......因为这个人背后所代表的权威是绝对不允许被人挑战。

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施耐德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

“幼稚!”

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老人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似乎看透了叶晟脑中的所思所想:“你以为我不清楚你想真正问的是什么吗,但我不怕告诉你,你猜的没错,我和其他人就是打算利用这份名单,掌控那个家伙一手建立起来的罪恶网络,而且没什么更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就和你们刚才听到这句话时升起的阴暗想法一样,罪恶是永远不会从这个世界消失的,不管我们关了多少人,又将多少人送进地狱,总会有不满足现状的家伙想着利用犯罪这种捷径手段去铤而走险,所以,为了让这种风险处于可控的范围内,我们必须让它掌握在合适的人手里。”

只是,其他人却根本没有任何听到秘密的那种欣喜,事实上,他们后悔死的心都有了。跟分享好处的情况完全不同,在知道秘密的同时,听到的人也必须承担起保守它的责任,特别是在双方地位相差悬殊的时候,任何有可能泄露这个秘密的事情,都会引来上位者的猜忌乃至报复。

而这个该死的天降之祸,都TM是叶晟这个白痴引来的.......他们可不想随便被人代表!

看着这些人面色大变的反应,几许讽刺的神情在施耐德眼里闪现,他继续恶意满满的说道:“为了满足你们的好奇心,我甚至可以把那个人的底细明白无误的告诉你们,在进入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之前,他和你们有着一样的身份,而且我想你们一定听说过他的那个代号.......”

“蛛网!”

话音一落,众人纷纷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特,特工之王,怎么可能.......”

“竟然是他,力压无数同时代特工造就这个传奇称号的强大男人,曾让无数罪犯闻风丧胆的恐怖存在........”

“听说某些关在重刑监狱而又消息不灵通的家伙,之所以安分老实了这么多年,到现在还不敢出来,就是因为害怕这个凶神......”

“难怪会这么厉害.....”

叶晟更是失声惊呼:“他不是传说在三十年前就已经死掉了吗,全家在一场报复袭击中丧生,难道消息都是假的!”

施耐德却不答反问道:“嗯,情绪这么激动,看样子是接受了这个答案,那么,你们愿意和他一样,放弃阳光下所拥有的一切,彻底投入到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当中,如果有这种想法,我完全可以成全你们,正好这次行动过后,我和其他人很缺这方面的人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那样出色,能数十年如一日的掌握这张庞大网络,只好是一人负责一块地区,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要,在真正决定下来之前,都要接受严格的考验,而且会消除你们明面上的存在痕迹。”

然而问声过后,现场却是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敢于接话。

别逗了,放弃现有的一切,他们才不会那么傻好吧。当一个被全球七十多个国家通缉的罪犯有什么好的,是钱多?还是权大?他们现有的一切已经足够自己过上普通人难以企及的优渥生活,即使再想要往上,可供提升的程度也已经不大,剩下的无非是往猎奇方面发展,反而容易出事,何必为了这不多的好处,去担负绝大风险,整天提心吊胆的东躲**,还要担心被同行间下黑手。而且他们也不确定,在那种朝不保夕的恶劣环境下,能有那位特工之王的手段和心性,一直到今天才跟施耐德以及他背后的那帮人闹翻。

所以面对这个邀请,众人都是讪笑着不再说话,连叶晟也是羞愧的低下了头,他感到自己刚才的问题已经是冒犯了这个老人。而看到施耐德似乎有意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他们不约而同的带着其他人离开这里,让老人一个人静一静。

他们已经想起来了,那个代号“蛛网”的恐怖家伙,貌似曾跟过这个老人一段时间。不管他们之前的关系是有多敌对,毕竟是在最危险的环境中潜伏了三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想来他现在过来,应该是想要缅怀一下两人过去的那段岁月,属于每个老人都有的念旧习惯。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跟来的那些人也都守在黄线之外的地方,施耐德不再掩饰情绪,望着那个人死去的地方,眼里多少有些唏嘘冒出,徘徊的脚步也时快时慢,似乎在感受着那个人存在的痕迹。但他并没受这种情绪影响太多,过了几十秒,他听到衣袋里的响动,眼神立刻恢复平静,拿起电话肃声问道。

“怎么样,查到那份名单里面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吗?”

“很抱歉,没有找到......”

“怎么可能,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不可能不带在身上!”

“确实没有,我们已经将每一笔的交易记录查清,可是,跟线索相关的那些完全找不到,唔......我想可能没放在手提箱里,或许是通过芯片藏在他身体的某个位置上,你们找过没有?”

“这个可能性早就已经考虑到了,他尸体的每一个部分我们都有收集到,但不管是仪器扫描还是解剖没有任何发现。”

“这个.......”

迟疑了几秒,那边才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会不会有可能,死掉的这个只是替身,毕竟,自从发现他有不稳的迹象后,这家伙已经数次逃过我们的设计,这次只不过是我们愿意舍弃的代价多了一些,可万一他提前有所预料........”

只是话才说道一半,就已经被施耐德断然否定道:“没可能的,虽然为了安全,他明面上的那些身份信息的确是已经消除干净,但我哪里还有作为最后手段留下的DNA备份,吻合率是不容置疑的。”

对方所说的是对他们能力的怀疑,决不允许妥协。

“可东西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我这边的人必需得到一个确切的结果,而不是一个没有答案的理由。”听到施耐德的语气不对,那边声音也变得强硬起来。

“那就停下国际金融中心的恢复工作,重新对大楼的每一寸地方彻底检查一遍,他不可能还有其它地方可去,而且任何与他接触过的人都要进行调查!特别是最后那个击毙他的女人,嫌疑最大,东西一定藏在这些地方!”

施耐德黑着脸把话说完,不等那边回话就直接挂断。

只是,反身而走的他却并没有注意到,花坛里那块被血水染成红色的土壤部分。

在多出来的养料滋养下,一些刚生出没多久的幼草变得愈发娇艳,迎着渐入黄昏的余晖,散发出翠绿色的勃勃生机.......(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div>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