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强奷系列小说

“那孩子看着可怜,拿点东西给他吃。”乔可心抱着若涵走在前面,看到一老一小两个道士沦落到乞讨为生,不由得泛起了同情心。我点了点头,从书包里拿出了一盒腊火腿。乔可心知道我好这一口。所以临走的时候帮吩咐下人帮我做了不少。

“无量天尊。”在我把腊火腿递过去以后,那老道士稽首回礼,随后将手里的腊火腿给了旁边的孩子。“吃吧,孩子。”

“师父,我们一起吃。”这孩子看着不大,估摸着十一二岁,但却极其懂事,尽管已经饿得不行,但面对着一盒子美味,他并没有开始狼吞虎咽,而是让老道士跟他一起吃。

“你先吃吧,给为师留点就行。”了一句。

“福生无量天尊。敢问二位道友为何落得这步田地?”我稽首回礼问道。

我的问话引起了老道士的一片诧异。原因很简单,道士常用的稽首口语是“无量天尊”。开口喊出“福生无量天尊”的,除了是正规的道士之外。还必须是有灵气修为的。故此老道才会无比诧异。

“真人?”老道皱眉反问。

我笑了笑,却没有开口,算是点头默认。注:字符防过滤 请用汉字输入неì岩ge擺渡壹下 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福生无量天尊。”抱着孩子的乔可心也稽首说了一句。

“啊...元君?”老道诧异的后退了好几步。

“道友,为何落得这般田地?”我笑着又问了一句。

“真人,贫道给道门丢脸了呀。”老道士哭丧着脸说:“我师徒二人此番是要北上寻找一真人,刚下山。所有钱财就在路上被尽数掏空。这没办法。只能徒步前行,路上饥饿难耐,只能靠乞讨度日。”

“此处往北可不近。你们是去找哪个真人?”毕竟是同道中人,问清楚了我给他们点路费就算了。

“那真人俗名张亮,住在三仙观。”

“张亮?”我心里陡然一惊,随后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那真人喜欢到处游荡,去年的时候吧。他路过我那里,说我那土地天赋极高,日后可送到三仙观学点真本事。听说三仙观原来的掌门道长现在已经认证地仙了呢。”道。

我点头笑道:“他说的不错。”

“啊?难不成真人也认识那张真人?”老道士惊讶问道。

我对:“道友,实不相瞒,你说的那张真人就是贫道的师叔。不过,他已经驾鹤了。”

“啊?这可怎么办?”老道士惊慌失措。

我看着:“你这徒儿,能否过来让我探一下脉搏?”

“徒儿,别吃了,快点过来让真人看上一看。”老道士闻言换过来了自己的徒弟。

那徒弟先前很饿,只顾低头猛吃。待现在走到我面前,我才发现这小子居然长得眉清目秀,但骨子里也有一股倔劲儿。我抓起他的胳膊,轻微的泻出一丝灵气探入了他的十二经络。灵气所致,不得不服,这小子确实天赋极高,是个修习道法的好苗子。

“你叫什么?”我松开手笑着问道。

“我俗名叫流儿。”小孩回答我的同时在不停的甩胳膊。先前我以灵气探入感知。尽管很轻微,但也让他有些酥麻,小孩子都敏感,故此他现在很不适。

“你们所处道观在哪里?”我侧身对站在一旁的道。

“回真人的话,我师徒二人已经居无定所了,先前有一小道观,但被zhengfu收回去了。”老道士无奈的说道。

“我师叔已经仙鹤了。实不相瞒,贫道就是那三仙观掌教,这是我内人,拜月教的女祭司乔可心。你们可愿意跟我回山?”我主动问道。那小孩天赋极高,让我也有一种想要收他当徒弟的冲动。

“真人愿意收留我们?”老道士惊愕的问。

我点点头,说:“你先前是哪一家的道士?”

:“修道就为了修身养性,所供奉的是三清尊长,没有细化到哪一家。”

我闻言点头说:“那你可知三仙观是哪一家?”

老道摇头说:“不知。”

我直言说道:“我三仙观供奉祖师通天教主。”

老道连连点头:“通天教主当时三清里最为仁慈的一个了,但据说祖师最喜欢干的事儿是护犊子。”

:“那是你封神演义看多了。”

就这样,已经无家可归的一老一小跟着我们径直回到了三仙观。老道士年纪大了,就安排他睡到了门房,负责开关大门,其实根本就没什么事,无非是晚上关门,早上开门而已。二天后,这老道士喊住了我。

“真人,我那徒儿你何时收他?”

我故意开玩笑,就笑着说:“他不是有师父了吗?我还怎么收?”

“哎呀。”老道士一听恍然大悟,感觉开口说道:“我把这茬给忘了,真人稍等片刻,我把那孩子叫过来。”

五分钟后,老道士领着小道士走过来了。

“流儿,跪下,三叩九拜认师父。”老道士对小道士说。

“师父,你就是徒儿的师父,怎么让我跪那真人?”流儿惊愕的问。

:“真人要教你真本事,你不拜师,真人怎么教?”

流儿想了一下说:“那我就不学了,流儿只有你这一个师父,不认别人。”

这孩子让我很惊讶,惊讶的是他小小年纪就能如此忠zhen。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流儿自心里已经不把这老道当师父了,师父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这老道就是自己的亲人。因此我不怒反笑。

“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想不想学我道门真本事?”我饶有兴致的看着流儿,笑着问道。

“想!”流儿回答的很干脆。

“但是要学真本事就得拜师。”我又把问题给绕回来。

流儿闻言干脆的摇头说:“那我就不学了,师父说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好。”我赞叹了一句,忍不住的直点头。“流儿,我告诉你一个鱼和熊掌都可兼得的办法,你愿意吗?”

流儿挑眉想了一会儿,说:“那你先把方法说说看,我先听听再回答你。”

“给我跪下喊一声二师父,不必三叩九拜。”

“就这么简单?”流儿似乎不相信。

“我不骗你。”我正色回道。

“那我答应你。”流儿思考了一下,果断点头答应。

“流儿,为师白教你了,你这跟捡了别人的不还有什么区别!”老道士闻言剁脚呵斥道。

“师父,我...”流儿一脸委屈。

“好了。不管那老家伙,咱俩同意了就行。怎么样?”我摸着流儿的脑袋,笑着说。

“真人,这样不和道家规矩啊。”老道士极其忐忑的说道。

“规矩多了,道人还不能乞讨呢。道友不必说了,就这么定了。”我大手一挥说道。

“哎!”老道士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指着流儿说:“屁娃娃!还不给真人下跪喊二师父?”

“流儿拜见二师父!”老道士话音刚落,流儿就干脆跪地,脆声喊道。

“起来。”我笑着扶起了流儿。

“二师父,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流儿站起身迫不及待的问。

我哈哈大笑着说:“你这娃儿倒是心急,放心,我不能让你这声二师父白喊。”话音刚落,我挥手将敞开的大门随意的关上。

“哇!”流儿大为惊叹。

“行了,赶明儿让你二师娘带你出去买几件衣服。”了一句,随后往屋里走去。不走不行了,孩子哭了,乔可心一个人有点手忙脚乱,我得进去搭把手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