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嘶”“哟”

在那里洗着脚挑着伤口里的沙子,口里却是着,好像是有多痛苦一样

“别装了,在江湖上你好歹是个人物,堂堂圣女会受不了这点疼痛假不假”武潇撇了一眼婠婠道。【无弹窗小说网】

婠婠没好气道“现在我只是个弱女子,哪里还是什么阴癸派的圣女”

武潇耸了耸肩道“行,那你就继续叫吧反正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你”婠婠直接将擦脚巾甩向了武潇。

武潇反手接住顺势又擦脚巾扔了回去,正好盖子婠婠脸上直接将婠婠的下半句话给打回肚子里去了

婠婠铁青着脸,将擦脚巾揭下,什么时候她阴癸派的圣女受过这份屈辱,怒目瞪着武潇怒喝道“武潇”

武潇笑道“干什么你不是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婠婠涨红着脸喝道“你还不是男人”

武潇斜眼道“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看到了吗怎么你还想试试”

婠婠嗤笑道“就你那胆”

武潇也不恼,笑道“切,你想试,我还不同意呢快点,洗好带你去吃饭你不饿我还饿了”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武潇笑了笑高声喊道“小二”

“哎来了,客官有什么吩咐。”

“给我弄些饭菜,送到房里来接着”

“得嘞马上就来”

******

阴癸派秘密据点。

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风姿卓越的女人带着面纱端坐在大堂上首不过依旧可以看出这个女人出色容颜,宛如无瑕白玉雕琢而成娇柔白哲的皮肤,一对秀眉斜插入鬓,双眸黑如点漆,极具神采,顾盼间可令任何男人情迷倾倒。论姿色,她实不在绝世美女之下。其气质更是清秀无伦,绝对使人联想不到会是邪恶的阴癸派宗主。

“到底怎么回事”祝玉妍沉声问道。

边不负在祝玉妍面前也是不敢放肆,恭敬道“是这样,负责南城门的韩当看到婠婠被一个男子抱着进了城,怀疑婠婠是被此人挟持了”

祝玉妍皱眉道“婠婠不是去追查寇仲和徐子陵的下落吗”

边不负道“确实是如此,前两天我们发现寇仲安插在长安这边的人手有些异动,婠婠怀疑这是寇仲的指示,不过却是没发现两人的踪迹,所以我们便掳走了同兴社的一个负责人,以此逼迫他们现身。今早同兴社又有异动,婠婠就去侦查,没想到就除了这档子事”

祝玉妍沉默而来半晌,沉声道“那个韩当在哪叫过来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

“噢我让他去继续盯着了这就派人去找他来”边不负答道。

祝玉妍皱了皱眉“先说说看你的想法”

边不负刚想开口,却是被人打断。

“禀宗主,鹰眼堂陈力有事禀报”门口守卫的弟子进来禀报道。

边不负小声道“这个陈力是韩当安排去跟踪婠婠和那人的”

祝玉妍点了点头“叫他进来”

“是,宗主”

陈力步入大堂,向祝玉妍行礼道“参见宗主”

祝玉妍摆了摆手道“说说,有什么消息”

陈力欠身道“禀宗主,圣女有话让属下转告宗主”

祝玉妍眼眉一展“噢你和她联系上了她有什么话要转告我的。”

“圣女说她暂时没事,不过她被封住了功力要我们在和寇仲他们谈成合作之前照顾好被我们抓来的同兴社高占道”

边不负叹道“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了寇仲和徐子陵了,没想到他们尽然能擒住婠婠,不过婠婠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是交换人质还是真的有机会和那俩小子合作”

祝玉妍却是向陈力问道“你是在什么地方和婠婠接洽上的,说说当时的情况”

陈力道“是宗主当时我跟踪他们两人到了福运客栈门口,圣女和那个神秘男子驻足在福运客栈前,那个神秘人向我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圣女就走到属下这边出示了本门信物,属下不得不现身和圣女相见,之后圣女就交代了属下那些话”

祝玉妍沉声道“这么说那人一早就发现你在跟踪”

陈力犹豫道“应该是吧”

“哼”

边不负站在一旁冷哼了一声,吓得陈力单膝跪下求饶道“属下办事不力,请宗主责罚”

祝玉妍摆了摆玉手“能擒住婠婠的人,要发现你也不是什么难事你退下吧”

“谢宗主”陈力这才畏畏缩缩的退出了大堂

此时大堂里就只剩下了,边不负和祝玉妍两人

“宗主,你看该怎么办”边不负恭敬道。

祝玉妍看着门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福运客栈”眼神一厉“那好,我就去会会这个神秘人”

******

福运客栈,武潇的房间里。

武潇闭目坐在椅子上,婠婠擦干了脚,也是无聊的打量着屋内。

最后婠婠终是开口道“你不是想知道些情报吗怎么不说话了合作的事又怎么样”

武潇依旧闭着眼道“现在我没兴趣知道了,至于合作,和你谈不着现在你是我的人质”

婠婠从没有让一个男人这么无视过,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好不容易恢复了平静婠婠又问道“你说你身手那么好完全有实力在江湖上闯出名堂,建立自己的事业到时候权利,女人,金钱都会有,为何你会这么籍籍无名的跟着寇仲他们”

武潇淡淡道“对于我来说名利都不过是过眼云烟,那些都不是我的追求。至于为什么会助寇仲,因为我当他们是兄弟”

婠婠好奇道“那你的追求是什么”

武潇终是睁开了眼,直视着婠婠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婠婠打量着武潇道“我只是好奇一个男人既不追求名利,又不喜好女人,他还能追求什么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有龙阳之好”

武潇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女人”

婠婠毫不回避武潇的眼神笑道“你说呢没有一个真正的男人在我面前不动心的”

武潇哈哈大笑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你还真不是我的菜你这样的妖女我也消受不起”

婠婠也不恼,依旧追问道“噢那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是你的菜呢”

武潇淡淡道“反正不是你这样的就成”

“咚咚咚”“客官酒菜来了”

“拿进来吧”

小二端着酒菜进到了房间,笨手笨脚的将酒菜放到了桌上,期间更是偷偷的往婠婠那边望了几眼

“客官请慢用”

“行了,你出去吧”

等小二走了之后,婠婠这才含笑摇曳着走到了桌边“看到没,那才是男人看到我的正常反应”

武潇顺起筷子“不吃就到一边待着去”说完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婠婠笑了笑婉嫕的坐了下来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