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插图动态图无遮挡

“呵呵……还真是霸道啊。”无心他有些玩味的颠了颠手里的令牌,略感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

不过没办法,这个世道就是这样。这里可不信尼古尔族传承记忆之中,所说的人权。这里有的只有赤裸裸的强权,以及所谓的……忠君报国。

虽然说无心对于那个所谓的君,实在是有些无感。

忠君报国?

凭什么?就凭你天生命好吗?

开玩笑,这年头因为天之不仁,而被颠覆的国家还少吗?

而好像这位有可能,准备从新重振秦苍的帝王,虽然说可能心怀大志吧!但是跟他一点卵关系也没有吧!至少他在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他的父亲在忍受着病痛折磨。

他的母妹,在忍饥挨饿的时候,也并没有得到什么特殊的照顾。

加之幼时开始,就已然被送上,洗剑阁学艺的他。从小到大所接触的可并非是什么忠君报国的思想理念,外加上外星文明的传承记忆。

是以无心说实话,对于所谓的什么忠君报国,这句话真的是很不感冒。

“不过也算是好,至少省了一番力气。”无心他笑呵呵的将木制令牌收入了怀中,反正他本身也正是准备加入苍古军,历练一番,这枚令牌倒算得上及时吧!

本来他还在头疼,该如何的去应对,苍古军的参军考验呢。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讲,参军当兵虽然说会过上朝不保夕的生活,不过在平时的和平日子里,却无疑的是一个,实打实的铁饭碗。

普通人可没有几个知晓,这‘苍古军’三字的分量。

(实际上无心他本来也不知道,这还都是金老三对他叙述的。)

…………………………………………

数日之后。

手持着来自苍古军的强制征兵令,无心他终究还是无可奈何的辞别了家里的父母与自己那个可爱的妹妹。恩,这段时间他还动用金老三家里的资源为他的妹妹找了一本,品相还算是不错的武学。

一本内功心法十分的中正平和,就算是后期要改修其他路数亦也是不会太过困难的功法。

现如今秦苍古国的国土面积十分的有限,而苍古军的建立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讲,都实在是不适宜让太多的人知晓。恩特别是其中敌国的探子们。

……虽然说因为连年的战败,一路损兵折将,赔让土地早已然是让敌国将,秦苍古国这一只迟暮的雄狮不放入眼中。为此那些探子的数量亦也是少了很多。

不过终究还是小心为上不是吗?

为此苍古军的训练地点,被设置在了秦苍古国现如今的国都,天府郡雍都城之外的无边山林之中。

黑河镇所处之地还算是走运吧!虽然说并不算是天台郡与天府郡的交界。但也称得上是极近了。前后不过是一两日的光景,他们这一行约莫一百人余的队伍,便就是成功的在。十余名甲士引领下,成功的踏入了秦苍古国仅剩的两个郡之中的首都雍都城,所在的天府郡。

天之府郡吗?名字是一个好名字没错,不过感觉这个名字更像是一块遮羞布呢。

回头望着那一块,与自己等人越来越遥远的界碑石,无心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很可悲吗?”些许是看到了无心的动作吧。

一路上显得有些沉默寡言的甲士之中,为首者开口了。

“……”对于这种话,无心他能怎么说呢。只能是默默的静默无言,无言以待。

“也对,确实是可悲的很。但是纵然在可悲又如何?秦苍古国依旧是我等的祖国。依旧是我等的家园……亦也是我等就算是舍弃性命亦也要守护的宝贵之地。”

那甲士好像也没有准备等待无心答话的想法,只是在那里默默的述说了起来。

语气由低沉至高亢,愈演愈烈。

不过那一股深沉的寂寥与悲哀,却怎么样都无法掩盖。

他的这番话,到底是在对着周围刚刚被拉进军队的人们来讲,还是对着他自己缓缓叙述呢?也许这个问题也就只有这个男人自己才会最为清楚吧!

无心他没有心情继续听,这名小队长的高谈阔论。

因为就在刚刚,他的念动力告诉了他一个讯息。

有一道带着浓烈的贪婪意味的恶意,正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扩散而来。

“……这个感觉是,恶意吗?”尼姑尔族对于念动力的觉醒是没有办法,但是他们对于如何开发念动力却有着无比深远的研究。

并且也依次研究出了,无数强悍可怕的念动力秘法。

比如无心之前所展现的,念动力手术术。

以及现如今的……恶意感知能力。

恶意感知,一种扫描性质的念动力技能。非主观应用,可以自主的采集弥漫在周围的恶意气息。效果斐然。

“队长问你一个事?”

瞄了一眼还正在唾沫横飞的小队长,无心直接将他的话给打断了下来。

“嗯?”

“这附近太平吗?恩,换个说法就是这附近是不是有强盗吗?”无心他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那样遮遮掩掩的实在是无趣至极。

“……什么意思?这里附近的话据我们了解,还是极为安全的。否则弟兄们也不会带你们从这里路过。”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