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 不许取出 太大了

崔始源和金希澈回到宿舍,在门口正好遇上刚刚赶完通告回来休息的东方神起一行。<冰火#中文 ..COM

“什么意思?”

金在中眼眸微眯,狐疑的盯着金希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什么叫最好不要让他家堂妹变成众人的焦点?

另一边,安然刚刚打开big bang宿舍的大门,钥匙还没来得急收起来,后面紧跟着上来的权志龙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拽着安然的胳膊,一个用力将某人给摁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安然淡淡的扫了眼被禁锢在两侧的手腕,正目,略显冷淡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上方,离自己的面部不到十公分的脸,她几乎能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细小的毛孔……

所以——

她这是一个不小心也享受了一次沙发咚了?

此时此刻,安然的心情竟出人意料的平静,保持着沉默,静等权志龙接下来的举动。

说得好听一点,安然一向秉持着敌不动我不动,敌人动了她也很难有所动作的原则,说白了就是装鸵鸟到底!

望着那张面瘫脸,权志龙突然笑了!

他笑得很大声,渐渐地笑容变异了,带着一股自嘲的意味,往日闪烁如星辰般迷人的眸子如今满是嘲讽。

他俯身逼近安然到她的耳侧轻语,那般的魅惑人心。

他道:

“韩允娜你很有意思嘛,不管是那小子、崔始源还是我,一个劲儿的勾引我们,不就是想满足你的虚荣——”

勾引?

耳边充斥的男性气息有一下没一下挑拨着她的心弦,那种见不着触不到却又能清楚的感受到的触感让安然很不自在,特别还是她非常排斥的人。

她身为韩允娜,所遭受的不幸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

所以,她可以忍受任何人的辱骂、欺凌;她可以不在乎,可以装作听不懂,可是——

除了他!

他,权志龙是最最没有资格这样说她的人!

安然的眸子闪了闪,异常的凛冽,骤然打断权志龙的话,语气森冷道:

“权志龙xi,崔始源只是我的学生,而你口中的那小子,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给我扣下这么一大顶帽子,我可以告你诽谤。”

学生?好朋友?

“啧……”

他突然发现他们家小助理,太阳哥的女人口味好重?一个不小心发现了自家兄弟的闺房趣事怎么破?

权志龙像是听到了本世纪最好听的笑话,直接笑倒在了安然身上,整张脸埋在安然的肩窝处,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

肩窝出哧哧的笑声混合着重重的呼吸声,那样的清晰刺耳,挑拨着她浑身上下的神经,强忍着皮肤上群魔乱舞的鸡皮疙瘩,安然上下耸动了下肩膀,无奈身上的人太重!

太犯规了,明明瘦弱得跟白斩鸡似的身材……

安然蹙眉,语气明显不悦,道:“权志龙xi,如果笑够了麻烦请起来。”

怎么?

一个不小心被看穿了心事,恼羞成怒,不高兴了?

某渣龙果然不笑了,将安然的两只手固定她的头顶,稍稍离开她的肩窝,眼神陡然一变,如同嗜血的吸血鬼,邪魅而又蛊惑,伸出舌头舔了舔安然雪白的颈项,挑眉,好笑问道:

“所以,你……这是只想勾/引我了?”

喂喂喂,别一口一个勾/引行不行?还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勾/引了你?

所以——

脖子还残留着属于他的气味儿,安然挑了下眼,她这是被人调/戏了?还是被她最排斥的男人?

一个深呼吸,情绪恢复平静之后,安然正预开口反驳,哪知道脑补情节过多的权志龙又开口了,略带讽刺:

“既然你自己都不在乎了,我又何苦苦苦执着那一丝丝道德伦理呢?反正……吃亏的又不是我,对吧?小助理?!”

...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