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昨晚弄了三四次还想要

“去你妈的!什么你的,我说这是沁灵家的就是我们沁灵家的,我们家的二小姐可是当朝备受盛宠的玫妃,皇后位置空虚,迟早是我们的。你不好生巴结着,还敢犟嘴!”

“我没有!”

“和他啰嗦什么?赖着不走?打到他走!”

一阵荆条打在**上的沉闷声音响起,那男孩却一声惨叫都没发出,仍然不动,却将目光投向了潭幽的背上。

那目光中有希翼、哀求、凄凉,潭幽只好苦笑着,回头。

当她回过头,眼前的一切却让潭幽再次愣住——两个面色凶狠的人手持荆条,不留余力的向地上的瘦弱男孩打去,背后不远,就是沁灵府的后门,许多人探出脑袋,热闹哄哄哄哄的看热闹,看向地上男孩的眼神中含着鄙夷。正值寒冬,又刚下了场雪,正是最冷的时候,而那男孩却只穿一件破布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木棒落在他的身上,带起一溜血珠,染红了破旧布衫,溅落到地上,立刻结成了冰。而那个男孩却死死的抱住一根扎在别人家门口的棚子的木桩,被冻的青紫的嘴唇咬得血肉模糊,但男孩任那两人如何打骂,也不曾松手。一株通体碧绿的星草被他护在身下,眼神里是无尽的愤怒委屈和倔强,但在潭幽转过脸时,划过了一丝惊讶。

潭幽不知道该所些什么,那些人都注意地上的那个男孩,未曾看到她,她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时间溜走,她羽翼未丰,是不可以惹事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对上那男孩那划过一线惊讶,却毫不嫌弃恐惧的目光时,她却无法狠下心来,一走百了。

无奈,思着自己何时如此心软,却又轻轻走到那两人背后,一拍他们的肩,同时错了个身子,只让面前两人看见自己的脸,后门里的人都探头探脑,想要知道从哪里又来一个找死的人。

“谁啊,没看见老子正忙着呢吗?啊啊啊——鬼啊——”那两人不耐烦的从荆条下看向潭幽,在看到潭幽的脸之后,却吓得丢下了手中的荆条,抱头鼠窜。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本来就平凡的脸上,有一团黑乎乎的印记,紫罗兰色的眼睛……如果只看眼睛的话,也许会给人一种错觉,这个人是美人,还是个神秘的绝世美人,但是,如果加上脸的话,原本的一丝神秘美感都被破坏殆尽,反而像鬼魅的眼睛,如无尽的黑洞,扎进去,就出不来了。

“我不是鬼啊……我当然不是鬼啊……你见过太阳底下完好无损的鬼吗?我只想喝血……血……”潭幽死命的回想前世所看过的恐怖电影,努力模仿里面阴森诡异的声音,在给出一个恐怖森森的笑容,亮出洁白的牙齿,尽管两颗虎牙很可爱,但看在被吓坏的人的眼中,就不那么可爱了,反而像泛着青光旳獠牙。

“你的血闻上去好香啊——”潭幽探过去头,在他颈边嗅嗅,装作陶醉摸样,心里却在作呕。

丫的,这家伙几天没洗澡了?臭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两个家伙也在顾不得什么仙草,什么不知好歹的男孩,只是抱着头,拼命往没有潭幽的地方去——沁灵府的后门。

后门里的人们都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不明白刚才还威风凛凛的两人,怎么就这么窝囊的窜了回来。但是两人嘴里喊着“鬼啊”,喊的他们也人心惶惶,一眨眼的功夫,人也就散尽了。

潭幽看着他们走光了,才收起脸上阴气四溢的笑容,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少年。

地上的少年挣扎着爬起,身上本已经结了冰的伤口因为他动作太大再度裂开,流了一身,在男孩身下汇成一汪血泊。

那男孩站起,扶着木桩,抓起一直护着的星草,也不说话,向潭幽弯了弯腰,一走一拐的走了。

潭幽正在暗赞这少年的铮铮铁骨和坚强的意志,却不想,那少年在与潭幽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身子一软,瘫倒在潭幽身上。

潭幽措不及防,被压得一个踉跄,正恼怒的要扔开他,但在看到他那张脏兮兮的脸时,脑中忽然闪过之前他倔强的眸子。当时没有在意,但现在细细想来,似乎是灰蓝色的。那双特别的眼睛,现在紧紧闭着,潭幽再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拖着那少年,拿着星草,慢慢的向潭府的后门走去。

“唉……今天出门不利啊……先是碰上‘未婚夫’,接着被扔到大片曼珠沙华中,最后竟然还搞了个麻烦,刚出来就又要回去,短短一上午碰到这么些个事儿,还都是和后门有关,再走几回后门,估计就要折寿了。以后出门要看看黄历哟!这么弱的身体,可经不起这样折腾……”

……

------题外话------

亲们周末快乐!剩下一章明天再发,今天灵感枯竭了……毕竟不是大神,才区区一千五百多字,把我的大脑剥削的啊……不行了,我要去睡觉,脑细胞都死光了,作业还有一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