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动态图出处第900期

轻云月看着秦烽,眼眸之中血红流转,“我心里有数,不会乱来的,我只是想让我的族人,在死去后,能够有一个安身之所,不被打扰。”

于是,她越过秦烽,走向那些堆起的族人尸体前,变成巨大妖兽,伸出巨爪,将两名族人,扛起来,而后朝着一座废墟之上飞掠而去。

“我们也带上鹏魔族人,跟上去。”秦烽道,也是抗起一具遗体,跟上轻云月。

鹏魔一族作为天地间顶尖的妖兽,身躯在死去后既不会溃烂,也没有其它的异味。

方清薇,余萱,也是效仿。

当秦烽到来的时候,亲眼看到,轻云月见她族人的两具尸体,从空中抛下进入一个巨大白色祭坛之内。

嗡。

一簇簇纯白色的火星,从白色祭坛之上溅飞而出,秦烽感受到了澎湃的火焰能量。

他不知道,这是何种火焰,并不是所有的火焰,他都了解。

不过,他能够感受到,这股火焰,比起焚天紫炎,还要强大。

他掠上祭台,看着下面浮动的白色火焰,也是第一时间感受到,这里的火种,已经消失了,应该是十二天宫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掠夺了,如今剩余下来的,只是余火而已。

秦烽,方清薇,余萱,也是将鹏魔族人的遗体丢下去。

四人没有说话,只是这样一直搬运着,直到,将所有鹏魔一族的遗体,全部丢进祭坛之内燃烧。

噼里啪啦。

火星四溅,浓烟升起,一直燃烧了几天几夜。

而在轻云月的身边,却有着三具尸体,庞大无比,就算死后,传出来的气息也是极为强大。

这三具尸体身前,比起仇久来,绝对还要强大的多。

“多谢你们了。”轻云月对着秦烽三人躬身道,极为恭敬。

秦烽三人纷纷摇头,感觉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轻云月成长了许多。

如果是以前的轻云月,家族被灭,又知道敌人的消息,她一定会疯狂地杀过去,哪怕以卵击石。

但是现在,她没有。

不过谁都知道,轻云月只是将这份仇怨埋在心底,她绝对不可能忘记。

换做是谁,都不可能忘记。

轻云月指着地面上的三聚尸体,“它们是我族崇高的长老,它们骸骨,应该被葬在鹏魔骨域之中。”

鹏魔骨域,和仇族部落的墓葬之地一样,都是自己埋葬先祖的地方。

十二天宫就算屠戮任何一族,也不会和别的势力一样,将埋葬先祖的地方,随意破坏。

这似乎,是十二天宫不成文的规矩,一直以来的默契。

所以,轻云月相信,鹏魔骨域,一定还存在。

轻云月将三名长老的尸体带上,秦烽和方清薇余萱要帮忙,却是被她拒绝了。

不久后,她们来到了鹏魔骨域。

鹏魔骨域,坐落在一座巨大的纹阵之上,纹阵的边缘升起一缕缕脉纹,就如同是一个密密麻麻的蚕茧结界,将一个巨大的蜗牛壳裹住,可怕的气息,仿佛拥有排斥一切的力量。

秦烽等人靠近之后,都是被那形成的漩涡风暴,挡在外面。

只有轻云月,可以靠近。

“鹏魔骨域,是由我族先祖,以无上大能创造出来,就算是一般分天境后期巅峰的强者,也休想破开。”轻云月解释。

“只有我们至纯的血液,才能够以秘术催动打开。”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先祖不会被打扰。

咻!

轻云月的额头之上,飞出一滴鲜血,打在那封印结界之上,封印结界像是被烧出了一个洞。

咻咻咻。

随着一滴滴鲜血进入,封印如水纹扩散开来,一个缺口不断变大。

“走。”

轻云月轻喝一声,第一个冲了进去,秦烽,方清薇,余萱,也跟了进去。

嗡。

周围的空间轻轻一震,脚掌落在地面,发出沉沉的声响,在安静的天地之中,回荡不绝。

视线,有些暗,但随着声音的传出,周围无处不在的脉纹,接连闪烁了起来,将整个内部空间照亮。

而在他们前方的半空之中,汇聚了一片星河漩涡,一具具玉石棺,漂浮在星河漩涡之中,随着转动,犹如灿灿星辰。

神圣古老的气息,充斥着里面的每个角落,纯净无暇。

所有的戾气,再进来之后,似乎都是扫荡一空,心灵变得格外平静。

这里作为鹏魔一族的坐化之地,自然有着宁静心神的作用。

“娘。”

“族长。”

“哥。”

突然,安静的天地之中,再次响起了轻云月那几近崩溃的声音。

在那星河下方,两头巨大的鹏魔,分别被长枪和法杖洞穿身躯,高傲的头颅抬起,嗜血的目光依旧看着前方,巨爪洞穿向前。

爪子之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不难想象,在这两头鹏魔死之前,一定是将这爪子疯狂伸向了敌人,应该已经将敌人击杀。

而在两头鹏魔的身后,是一名化身为人形的女子,女子看上去三十多岁,绝美的容颜,和轻云月,有着七分的相似。

这,便是轻云月的母亲,修罗轻蕊。

轻云月,号称小修罗,便是继承了母亲的姓氏与称号。

它们,都是死在这里,看样子,似乎是为了守护上面那片星系漩涡不受侵犯。

毕竟,那里都是它们的先祖。

轻云月将长枪和法杖,从哥哥和族长的身体抽出来,随意丢在一边,将它们和母亲摆在一起。

“对,对不起。”

轻云月跪在它们之前,低下头去,头点地,几乎是趴在那里。

哭泣着,双肩不断颤抖。

如果不是她负气离家出走,如果不是她将镇妖塔偷了出去,如果不是因为她,鹏魔一族的强者到处寻找以至于承受进攻的时候无法第一时间回来。

一切,都不会是这样。

镇妖塔在的话,以九天至宝的威力,或许,整个鹏魔一族,不会被血洗。

不会,只剩下她一个。

是她的意气用事,害了整个鹏魔一族。

她慢慢走到母亲的身边,将母亲抱住,早已经没有体温,让她感觉无比冰冷。

“我回来了,对不起,娘,对不起大家,是我,都是因为我。”

“啊……”

轻云月仰头,放肆哭泣起来,那尖锐的声音,回荡在鹏魔骨域,像是一把刀子,在秦烽余萱方清薇的身上一片片切割着。

对于轻云月的事情,她们通过秦烽,略有耳闻,知道轻云月当初是负气离开,连镇妖塔,也是偷出来的。

她们知道,现在的轻云月,一定很自责。

家族被灭,镇妖塔也被夺,都是极为痛心。

但是,却想不到什么很好的说辞,去开解她。

言语,有时候是世间最强,却又最无力的东西。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