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公下面哪个好大

两个月以后,江城的‘世纪酒店’,热闹非凡,酒店的大楼下满是记者,甚至有着几辆卫星直播车,像是这里发生着什么重大的事情。

而说重大也并不重大,只是秦墨染给自己的老婆办一场世纪婚礼顺带给自己的小儿子办百日宴而已,真的一点也不重大。

然而,就是这么‘不重大’的事情轰动了整个江城,甚至轰动了整个z国!

几千桌开席!‘世纪酒店’宴会部整栋十五层的楼全部包下,让人不得不去关注。

白晓根本不知道自己今天要结婚!她以为只是给白小麟办百日宴而已!

然而,当她一大早就被韩雅从床上挖起,然后进行各种造型打扮,接着到达酒店的时候,看到酒店门口的那巨大的婚纱照的时候,她震惊到了,那是她七年前和秦墨染照的婚纱照了,看着酒店大楼上面挂着的巨大的婚纱照,她的眼眶竟然开始发红。

“白晓,秦墨染跟我们说,他想要给你一个让所有人都知道的婚礼,他说他想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他的老婆……”韩雅站在白晓的身旁,看着她仰着头看着婚纱照的样子,缓缓地说着。

白晓听着韩雅说的话,其实她一点也不在乎婚礼不婚礼,既然她和秦墨染并不是真的离了婚,那么她就从来没有想过再结一次婚。

“白晓,咱们快点进去吧。”韩雅其实挺祝福白晓的,毕竟她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爱的人的身边。

白晓和韩雅进去以后,秦墨染早已等在了大厅中。

看着白晓出现,他的俊脸上扬起一抹笑,眸子中除了白晓装不下任何的人事物。

身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搭配着一条黑色的条纹领带,秦墨染迈着自己修长的双腿,大步来到白晓的跟前。

韩雅看着秦墨染走来,了然一笑,然后松开挽着白晓的手腕的手,朝着秦墨染点了个头以后,韩雅识趣地离开。

秦墨染在白晓的跟前站定,眸子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白晓,看着白晓水灵泛着一点点的水光的眸子,秦墨染的双手缓缓地来到白晓的颊边。

“晓晓……七年前的我,不懂得真正的去爱你,不懂得相信你,不懂得去好好地保护你,但是,现在的我,已经懂得如何去爱你,如何去保护你和咱们的孩子,咱们的家,最重要的是,我永远都信任你。你愿意再嫁给我一次吗?”

白晓静静地看着秦墨染,听着秦墨染说的令人动听的话语,看着秦墨染眸中的真诚,她的嘴角轻轻地上扬。

“秦墨染,你这样算是重婚吗?”白晓笑着说着。

白晓的问题,令秦墨染一愣,心中‘咯噔’一响。“老……老婆……我可没重婚!”这可就冤枉了啊!

“可是你明明就结婚了,现在又跟我求婚,不是重婚是什么?”白晓笑着,心里甜甜的,暖暖的,看着秦墨染错愕的样子,她大笑了出声。

“哈哈哈哈……秦墨染,七年前我就嫁给了你,现在我一样也会嫁给你!”

听着白晓的话,秦墨染心里的不安瞬间消失,俊脸上咧嘴一笑,双手将白晓紧紧地一抱,然后直接将白晓抱起。“耶!我老婆答应要嫁给我了!”

不远处的石柱后,一名女子将手中的录像机一抛,满意地勾起一抹幅度,然后满足地将录像机收起,大步朝着大厅的门口走去,而女子的身后,下楼来找秦墨染和白晓的李起光皱着眉头跟着女子往外走去。

对于秦墨染激动的样子,白晓真的觉得好笑,本来自己早就嫁给了他,现在他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双手紧紧地环着秦墨染的脖子,白晓的嘴角上扬着,被秦墨染抱着,她的心中也是满满的幸福感。

秦墨染拉着白晓乘着电梯上楼,到了休息室,拉着白晓,秦墨染直接带着白晓走到了休息室里的另一间房间里。

当刚走进房间的时候,白晓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满脸的不可置信,完全的震惊到了。

“秦……秦墨染……这个……”

“这个是咱们七年前结婚的时候,你穿的婚纱……”秦墨染双眸紧盯着眸子闪动着水光的白晓,声音有些沙哑。

“这个怎么会……怎么会还在?”白晓转过头看着秦墨染,她一直以为,那件婚纱早就不见了,早就被秦墨染扔了……

“我一直都很好地将它收藏着,为的就是这一天能够让你再次穿上。”秦墨染声音温柔,双眸中尽是柔情。

看着眸子满是柔情的秦墨染,白晓的心中一片悸动,她……她以为秦墨染恨自己……毕竟是自己‘背叛’了他……

可是她不知道,原来,秦墨染根本就没有恨自己,甚至可以说一直都爱着自己,跟自己一样,还是那么深情地爱着他……

“秦墨染……”白晓声音有着颤抖,眸中的水光更加地晶莹,眼眶中储满了泪水。

“晓晓……七年前,是我错得太离谱,但是现在的我绝对不会再犯错,我爱你,我根本就不能够没有你,老婆……你愿意一直都陪在我的身边吗?”秦墨染黑眸紧紧地盯着白晓,眸子里有着一些些的紧张。

看着秦墨染紧张地模样,白晓笑了,但是眼泪却流了出来。

“傻瓜!”白晓说着,然后猛地一把将秦墨染抱住。“秦墨染,七年前的我们错得都太多,你的固执和我的犹豫。如果当初你能够不那么固执不那么死脑筋,而我如果不那么犹豫,即使你冷冷地转身离开,我也应该追着你,然后向你好好地解释,我们那个时候都太年轻!”

被白晓一把抱住,秦墨染笑了,听着白晓的话,秦墨染心里也开始细想,就像白晓说的一样,如果当初的自己不那么固执死脑筋,或许他们就不会错过过去的六年多的时间。

“晓晓,以后的我,以后的我们,都会好好的!”这是秦墨染对白晓的承诺和保证,也是对自己的坚定。

以后的他们,一定会好好的!

婚礼在中午的十一点正式举行,与七年前的那一次婚礼不同,这一次的婚礼隆重而又华丽,又一次牵着自己女儿的手走向婚礼的殿堂,白振凯的心里也是异常地激动,和七年前一样,白振凯还是带着一颗祝福女儿的心将女儿的手紧紧地牵着,朝着站在不远处的年轻男子走去,虽然,白振凯依旧感到有些些的不舍,但是他知道,什么才是能够让女儿幸福的。

秦墨染站在婚礼仪式的台上,看着不远处被岳父大人牵着正款款走来的白晓,他的眸子里全是白晓的身影,嘴角高高地扬着。

白振凯牵着白晓,来到秦墨染的跟前,看着眼前那个笔挺一脸英气十足的秦墨染,他犀利的黑眸中带着审视,紧紧地盯着秦墨染。

看着正审视着自己的岳父大人,秦墨染的嘴角动了动,然后看着自己岳父大人的黑眸,磁性地开口。

“爸,我一定会好好的爱晓晓,保护晓晓,以及我们的孩子!”这是秦墨染对白振凯的保证。

看着秦墨染,虽然对于七年前他伤害了女儿的事情一直有些耿耿于怀,但是看着他真诚的双眼,他将女儿的双手交到了秦墨染的手中,然后说着:“秦墨染,我又一次将我的宝贝女儿交给你,希望这一次,你不要让我和你妈失望。”

秦墨染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爸,你放心,我秦墨染向您保证,您的宝贝女儿,我最爱的女人,我一点会好好地呵护疼爱,不再会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看着秦墨染,白振凯轻轻地点了点头,看着戴着头纱,今天非常美的女儿,白振凯的双眼中有些湿润,自己总是舍不得将自己的女儿交给另一个男人,但是他知道,只有交给那个能够保护疼爱自己的女儿的男人手中,自己的女儿才会幸福。

“我的宝贝女儿,爸爸祝你幸福,还有,我和你妈妈,我们的家,永远都是你坚强的后盾。”白振凯伸手摸了摸眼眶微红的女儿,沙哑着声音说着,眼眶中的湿润更加地严重。

“爸,对不起,过去的几年中都没有能够陪在你们的身边。”白晓真的觉得自己亏欠了自己的父母太多。

“傻瓜,不用说对不起,因为未来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你和墨染还有我可爱的孙女们都会陪在我们的身边不是吗?”白振凯看着女儿,安慰着。

看着岳父大人和自己老婆的样子,秦墨染不禁感到歉疚,好像最应该说对不起的还是是自己。

“你们一点要幸福!”白振凯看着两人说着,然后直接转身走下台,在转身的那一刻,白振凯的眼泪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流了下来,伸手轻轻地将自己脸颊的泪水抹去,心里一片复杂。

婚礼的司仪在白振凯下台去以后,然后就开始进行了婚礼仪式。

六岁多大的萌宝是秦墨染和白晓婚礼的花童,因为对于当花童有些兴奋,白小萌一直蹦蹦跳跳的,而白小宝依旧保持着冷酷的模样。

在进行了一番仪式以后,婚礼的司仪终于宣布。

“秦墨染先生与白晓小姐的婚礼正式结束,我宣布,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而婚礼的司仪的话语刚落,秦墨染已经迫不及待地就猛地吻住了白晓的红唇,一吻长情,羡煞了在座的所有人。

坐在下面的位子上的詹胜阳,看着台上吻得热烈的两人,他的脸上有着一抹淡笑,伸手,一把紧紧地抓住身旁艾琪的小手,然后转过眸子看着正看着他的艾琪,两人相视一笑,而艾琪身旁的詹思洋正用着相当复杂的眼神看着不远处的白小萌。

很多的时候,爱一个人真的就应该懂得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相互扶持,正如别人说的一样,相爱的两个人,就应该相濡以沫。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