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不可以1V1H

叶枫四仰八叉的躺在躺椅上,享受着午后暖暖的日光。小东西同样四仰八叉的躺着,不过却是躺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人一兽,竟然诡异的同步到了极点,都是枕着自己的胳膊,张着自己的嘴巴。甚至就连翘起的腿,都在同一个频率抖动着。

废柴!实在是太废柴了!

如果硬要用两个字来形容现在的叶枫,那么这两个字无疑是最为贴切的。

自打他解除了城堡的危机之后,他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一如既往的没什么事情做,不过众多女仆对他的态度那可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儿。尤其是艾丽这个小妮子。以前每天都要给他脸色看,可是现在每次见到他,脸上就总是会飘起一抹绯红,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浮想联翩。

系统:“要不,你也给收了?”

叶枫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第一次觉得系统的建议非常可行。

“看把你骚的,还没人能治得了你了!”

他没有搭理系统的嘲讽,反而是饶有兴致地晃着自己的腿,享受着这午后暖暖的日光。林间传来的微风带着丝丝的清凉,让人感觉惬意无比。其实倒也不怪叶枫废柴。除了一开始各种倒霉各种遭罪之外,自打那好像系统出了BUG一样的突发事件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没了什么目标了。

人在很多情况下就是如此。就像一个穷到了极致的屌丝,每天都苦哈哈的挣扎求存,忽然有一天突然在地上捡了一张彩票,拿回家一看,我累个槽,中了一千多万。在这种情况下,无疑会对将来的生活有了多重多样,绚烂多彩的幻想。可实际上呢?除了一开始的兴奋和无所适从之外,他大概每天早起的时候,还是会去街头儿的早餐店去买两个包子啃啃。

有目标的时候,人生总是会有很多意义。可一旦这个目标轻易达到了,或者说是变相达到了。却会让人有一种既无可奈何,又有些心理上的小微妙。没了目标,似乎从来都是和咸鱼划上等号的。茫然,前路未卜。

叶枫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状态。不过他显而易见比别人稍稍好了那么一点儿。因为他刚出林子潇洒了没多久,就被动的卷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权力斗争。

开玩笑一样的招驸马,开玩笑一样的在公国里搞得人尽皆知。甚至于他才刚刚从那几个小侍从的口中得知,现在整个公国的民众,都对他这个突然出现的驸马充满了好奇心。甚至是无数心花怒放的妙龄少女,都想要见一见这个传说中俘获了公主芳心的神秘男人。

说句实话,叶枫觉得这种感觉,其实真的挺不错的。能够被万千少女所喜爱,那也算得上是男人的资本好吧!尽管她们见都没见过他,可是喜爱这种事情......是吧......大男人的讲究个什么细节!

皇级啊!怎么就突然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点了呢?

想了又想,他不禁替那个倒霉的龙神感到十分的窝囊。你说你在哪儿洗澡不好,偏偏在他行进的路上洗澡。啧啧!还让人直接炖成了汤品,现在还在他的背包里呆着呢!

“我说,那个系统啊!上次那个什么俘获艾露儿芳心的任务......”

“在你逃婚的刹那,不是已经取消了吗?是你自己不要,现在又要后悔?”

“那,那那个威慑灭杀入侵者的任务......”

“你又没有灭队!”

“可你当时说是个威慑任务好不!”

“可我也同样说了要灭杀他们啊!”

叶枫:“......”

人都死完了,还用得着去威慑吗?威慑谁?威慑空气?他都不想去吐槽这个系统的智商。一天天的除了奇葩任务,就是各种坑人,各种逻辑不通。你还能不能有点儿身为系统的自觉了?

“检测到宿主负面能量,请求使用电击......”

“得得得,差不多就行了。我这这一天天没事儿干了,光是雷电抗性一个属性点儿没点都满级了。能不能有点儿新的追求了?”

叶枫还真不说假话。他的属性栏里面,关于这个雷电属性的抗性,还真是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三百。这已经绝对算是牛到了极致好不。

他这段时间还真的抽空学了学各系的初级魔法。满级之后就是任性啊!魔法书就那么随意一番。“咔咔咔”全都学会了。

其实叶枫这个人还是比较低调的。有可能是因为他这个人本来就比较内敛,又或是部队的军旅生涯让他有了一个从头彻尾的改变。反正他自己觉得,自己还是较为谦虚和低调的。在学习了小艾露儿书房里的所有魔法书籍之后,他也就是在女仆们面前嘚瑟了那么两三天而已。

就两三天!看看,多么的低调有内涵啊!

他端起了身旁的果汁,随手打了个响指。

一阵冰雾在空气中凝结成形,将果汁的杯子包裹其中。

“啧啧!这魔法别的不说,单说享受这种层面,哎呦我累个乖乖,真是方便!”这要是回到自己的世界里,这夏天都不用开空调了。一言不合就放屋里几十个大冰堆,那感觉!啧啧!

系统:“看你那熊样?动不动就拿出来显摆,也好意思说自己低调?”

“别这么各种作践我。赶紧把这个积分问题给我解决了。眼瞅着没子弹了,系统商城就是个摆设,你见过穷成我这样的皇级吗?没点儿安身立命的根本,你还让我让我好好活了?”

叶枫伸手挠了挠小东西的耳根,它顿时惬意的动了动自己的脑袋,一翻身趴在了叶枫的胸口上,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口儿,给了他一个比较好挠的姿势。

系统不淡定了。你丫钻系统空子直接满级,现在还要意思说自己没有安身立命的根本?别人的等级都是怎么成长的?人家一步一个脚印,可是你呢?坐火箭一样“嗖”一下就完了,你还不满足了!更何况你还有那个龙神的宝藏,你还好意思张嘴哭穷。

“系统积分可以兑换,也可以通过任务获取。”

叶枫抬了抬自己的眼皮子,顿时就知道系统在打他宝藏的主意。它不说还好,一说叶枫反倒是来了精神。这个所谓的龙神宝藏,他到现在都还没打开看看呢!

他打开了系统背包的界面,直接点开了龙神宝藏,选择了打开。刹那之间,五光十色的各色物品齐刷刷出现在了背包格子之内,他的背包七八页的空栏位全部一瞬间爆满不说,多出来的各色物品直接滚落在了地上,堆起了高高的一堆。

叶枫只觉得身上猛然一沉,就被无数的物品压在了身上。躺椅发出一声不敢重负的呻吟,直接碎裂开来,被埋在了大堆的物品之中。一个金色的高脚杯“啪嗒”一下掉落在大堆的最顶端,晃了晃自己的身躯,最后稳稳站在最高点。

一阵剧烈的响动传来,自然引动了城堡里所有人的注意。他们下意识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你,你又弄什么幺蛾子!这么多的东西,快往背包里收啊!”

叶枫挣扎着扯着被砸晕的小东西从物品堆里钻了出来。看着满地滚落得的各式各样装备,小心脏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么多的东西的突然出现,他该怎么和艾露儿解释?天上突然掉下来的?

看着吗五光十色的各种物品,这尼玛掉下来一两件还有人相信,掉这么一大堆,骗鬼啊!

“收不了,系统背包不足!”

“那怎么办?”

系统似是看出来叶枫的心急,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可以兑换啊!每多开一页一件神器。我看了看,你这一大堆里十来把神器来着,全部都兑换了,应该勉强就能把这一堆东西放得下了。”

叶枫不听还好,一听顿时就懂了。这趁火打劫,总要分个时候儿吧!甚至还是毫不掩饰的趁火打劫。那可是神器啊!他连见都没有见过你就想要收走?总归要先让人摸摸的吧!知道你没底线,可是你这么没有底线就有点儿不好了吧!

“要神器没有,要命一条你要不!大不了我就说是天上掉的,她们爱信不信我不管,可你一件也别想得到你信不。”

叶枫这段时间算是明白了,这系统虽然全知全能,可是身为宿主的他,还是占据主要的地位的。出于某种规则的限制,虽然他必须要接受各种稀奇古怪的任务,可是系统同样要受制于他。至少只要是属于他的东西,不经过他的同意,系统绝对不可能有着一丝一毫的侵犯。

前段时间这个二货系统还拐弯儿抹角儿的找他要龙神的骨头。叶枫当时就不淡定了,这骨头虽说现阶段没什么用处了,可好歹也能留着熬汤不是!龙神的大骨头汤,想想都让人流口水!更何况系统百般坑他,现在想要他的东西,那根本想都不要想。

他是不知道系统要那些骨头,神器,甚至是龙神魔晶有什么用。可是这并不妨碍他气死系统啊!

来啊!互相伤害呗!反正破罐子破摔,谁还能怕了谁啊!

“你就说你给不给开吧!你要给开了,我把东西收起来,没准儿那天心情好还能给你两件儿。你要不开,我就直接让艾露儿看到,收到我们家小心肝儿的宝库里。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一样是得不到。”

“......这不符合系统流程。我们奉行与等价交换的原则......”

“别跟我提原则!你不是说了嘛,你上面有人!”

叶枫两手一摊,爱谁谁!你要么给我开背包,要么就给我闪边儿去。反正这城堡附近又没有外人。给谁不是谁?天上掉下来的东西,他才不嫌心疼呢!还等价交换呢!自己以前做了那么多任务屁都没有,那个时候怎么不说等价交换了。

系统沉默一一会儿,眼见着地图之上一堆小白点儿急速靠近,地上的物品直接以飞快的速度开始消失在原地。

叶枫不过是一个愣神儿的功夫,地面的全部物品消失一空不说,就连那破烂的躺椅都已经安安静静躺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艾露儿的脑袋猛然从窗户中探了出来,那个让她忧心无比的身影,此刻正站在原地,以一个极为古怪的姿势,手搭凉棚看向了远方。她顺着他的视线往森林里看去,却是一片的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看到。

难道,是自己太过神经过敏了吗?可是,可是她刚刚确实是听到了一声巨响啊!

叶枫心虚地转过身子,冲着露出脑袋的少女笑了笑。刚刚迅雷不及掩耳的转身,差点儿把他老腰给扭了。

艾丽气喘吁吁地从城堡的前方绕了过来,看了一眼傻笑着和艾露儿眉目传情的叶枫,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这里发生什么了?我听到了好大一通巨响啊!”

叶枫看了看艾丽审视的目光,双手一摊耸了耸肩。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林子里有什么魔兽,放了个屁?”

“......”

“公爵大人,请注意您那粗鄙的言辞。若是您不能好好的与人沟通,或是始终保持优雅的姿态,或许我就该考虑一下,将您每天的礼仪课程增加一倍的时间。”

看着艾丽严肃的目光,叶枫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尴尬。

“好吧!那我想想......平地惊雷一声响,浮云威震半边天?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艾丽:“......”

系统:“......”

叶枫摊了摊自己的手:“看吧!你们都听不懂!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能好好说话就别瞎BB。一个屁而已,搞得那么文绉绉的,它本质上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做人,做人懂不懂?最重要的就是真实!”

他义正言辞的对着艾丽一番点评,然后欢快地冲着艾露儿摆了摆手。

艾丽一阵气结。你一个粗人,说话这么有道理真的好吗?她算是发现了,叶枫不仅是身手强力,天赋高绝。甚至就是嘴皮子,都已经不是常人能够企及的高度了。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一辆考究的马车停在了城堡的正门处。

一个男人在随从的引导下走下了马车,拍响了大门的门环。(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