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姨子

叶青如的声音放缓了些,一来她现在仍在叶家,且目前仍是毫无修为,与叶家掌权人撕破脸皮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二来,她一向恩怨分明,既然叶凌如此,那她也不会太过分。

见叶青如不肯搬离,叶凌倒也不强求,便道:“随你吧。”

说罢,便转身匆匆而去,应是去查看叶红岚的情况了。

叶青如悠悠站起,今日书院既不考核,又不讲学,她也不会在书院多做停留,便起身而去,是时候去找叶兰了。

……

此时叶兰正躺在床榻上,虽然伤势算不上太重,但对她心里的打击实在是不小。

她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叶青如击败,之前发生的时候就仿佛是一场极不真切的梦,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才是。

可偏偏这些都是真的。

她咬了咬牙,却正见叶青如推门走了进来。

“你来做什么?”她警惕地看着叶青如,冷声问道。

叶青如微微一笑:“兰大小姐不必惊慌,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你不会是忘了吧?”

叶兰几乎要咬碎了一口银牙,之前以玉佩作为赌注不说,她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一句“若是叶青如能赢便连命都是她的”这样的话,如今当真输了,她如何能接受。

“你想怎样?”

“我也不想咄咄逼人,兰大小姐的性命,自己收好就是。”叶青如双手环抱,半倚着门,道,“我只要玉佩。”

叶兰攥了攥手指,只感觉心头都在滴血,但也不得已将腰间系着的玉佩取下:“拿去!”

叶青如淡笑一声,伸手接过,逼死叶兰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而有了这块玉佩,那价值五十两银子的药材自然也能手到擒来,到时候,也就能修复经脉了。

于是她唇角微翘,便转身而去。

出了叶家大院,叶青如信步走在洛安城的街市上,寻了一家当铺,便迈步走了进去。

只见当铺的柜台后面,一名朝奉抱着账本,正盘算着什么,他身后是玲琅满目的金石玉器,令人目不暇接。

见有客人进来,当铺里的朝奉连忙收起账本,立即站起身,看向叶青如,扬声问道:“姑娘是来典当东西的吗?”

叶青如点头,从怀里取出玉佩,道:“这块玉佩若是死当,应值多少银子。”

朝奉接过,便低头细细地看去。

正在这时,叶青如身后的门突然被人推了开,一人走了迈步走进,旋即清冷的声音传来:“这把剑死当,多少银子?”

说着,便将一柄带鞘长剑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叶青如不由侧头看去,来人是一名白衣男子,身形纤弱,大半面容被面纱遮住,声音也是刻意的沙哑,若是叶青如没有记错的话,此人便是那天在玉楼金阙门口见到的人,不过相较于那天翩翩公子的模样,今日则略显狼狈了一些。

而且,此刻白衣人身上竟隐隐透着血腥味,虽然极淡,但也被叶青如敏锐的察觉到了。

此人……受伤了?

闻言,朝奉面上立即对着他露出一个笑脸:“还请这位公子稍等片刻。”

白衣人眉头一皱,转头看向叶青如,冷冷道:“我赶时间。”

言下之意,是要让叶青如让他先了。

若是他的语气缓上一缓,叶青如倒也就允了,毕竟她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可这白衣人的态度十分嚣张恶劣,这反而是叶青如所不能容忍的。

于是她眉头一挑,声音透着几分微凉,道:“我也赶时间。”

白衣人霍然转头看向叶青如:“你不同意?”原本就沙哑的嗓音更显现出几分阴冷来。

若是旁人,听到他这样可怖的嗓音,便已经被吓住了。

叶青如虽然看不清白衣人的面容,却也知白衣人此刻是发怒了,但叶青如毫不客气地道:“不错。”

就在叶青如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她忽然感觉到周围传来阵阵阴冷的气息,她心下一惊,一股无形的压力便猛然欺身而至。

地级高手!

白衣人显然是起了杀心,叶青如虽然能勉强战胜人级五品的叶红岚,但却绝对不是眼前白衣人的对手。

叶青如提起浑身力气,抬手挡住铺天盖地而来的压力,面色不由一白,才勉强吐出一句:“分明在被人追杀,却还有闲工夫和我动手,你不要命了!”

堪堪受了白衣人的一击,叶青如只觉得心口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来,那一股压力令她有些难以承受,不过面上却没有显现半分来。

叶青如的确有天下无双的体术,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还是有些抵挡不住了,这一点,她在和叶红岚动手的时候已经有所感受,不过眼前这个白衣人给她的压力显然更大,和叶红岚不可同日而语。

闻言,白衣人倏地停了手,目光一凝:“你怎么知道我在被人追杀?”

叶青如不由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身上有血腥味,分明是受了伤,又如此匆忙狼狈,不是被人追杀还能是什么?

见叶青如不答,白衣男子眉头一皱。

“两位,这是典当的银两。”一旁,朝奉身上有冷汗涔涔而下,刚才白衣人身上的气势令他有些承受不住,险些就要摔倒在地,这还仅仅是余波而已,便有如此程度。

他也知道眼前两位都不是好惹的人物,也不敢耽搁时间,便迅速的准备好了银两,只敢多给不敢少给,至于讨价还价,便更不要想了。

白衣人冷哼一声,便迅速拿起了银两,转身而去。

叶青如露出微微思忖的神色,也拿起银两,掂量了一下,大约有六七十两,于是看向朝奉的眼神便温和了几分,这才在朝奉瑟瑟发抖的目光下离去。

她不再耽搁,去了回春堂将所需的药材买回,便快速地回到了叶家中,先去白鹤院找叶尘逸借来一个药炉,便匆匆回到北院,将房门关紧,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绪,这才开始处理药材。

这五味药材其中三味都是剧毒之物,她一点一点地将药材碾碎成汁收起,另外的则磨成粉末。

她将药炉架起,底下的柴火燃烧起灼热的火焰,这才将粉末慢慢地倒进药炉之中。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