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身如玉老旺搞林芳兵

乌特王吹胡子瞪眼,骂道“哈哈,就你这个土鳖孙儿,还敢拦我的弯刀,一个小喽啰,还是弃剑投降吧!”

“我大渭兵甲气吞万里如虎,你可以试试!”

乌特王身边围站得一群小将互相望了一眼,讥讽道“一群草包猛如虎?”

剑出,携风起,沙石骤然滚动。

剑至,刀口两颤,充满一片凄凉肃杀之意。

乌特王连连败退五六步,双手开始捏刀,半掩身形刺来,相距一步时做出一个剐刀之姿,身体向后一仰,双脚侧滑而前。

此处的黄昏比大漠上的更是黄昏。

楚蓉儿目光所及,澄霜对接,森寒剑气划碎北风,卷开青烟,扬手一个腾空转身,飞影踏步已然踢出。

“啊!”

乌特王手中弯刀飞出,感觉跟碎骨一般生疼。

这身法飘逸!亦脱俗!

楚蓉儿沉肩拉力,剑身上已经蓄满罡力,一道霜虹笔直飞去。

“嘭!”

剑气斩断一根旗杆,倒在黄沙中。

乌特王慌乱跳上马背,大喊一声道“撤!”

荻人连忙转头,跟惊起的野猪一般,跌撞着身子逃去。

正参领薛陵上前一望,狐疑道“你是何人,竟如此厉害?”

楚蓉儿摸了摸头盔,轻声道“我是左都尉楚留苏的妹妹,哥哥遭疾,我便赶来军营,正巧遇到你们上阵杀敌,我也来过过手瘾。”

“佩服,佩服,真乃巾帼!回到大营,我一定给你向将军请功!”

她摇手笑道“不可,万万不可,只要不受责罚,,将功补过,我就心满意足了。”

“此话怎讲?”

“哥哥不让前来,我偷偷打晕了两个哨兵,还扒了衣服,实在是”

薛陵点头笑道“小事小事,无碍的!”

楚蓉儿瘪嘴纳闷道“听哥哥讲,战场上军令如山,违者杀头,这样做真的无碍么?”

薛陵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道“你并非军士,还击退了荻将,理应当赏,无需担心责罚之事。”

胡广也言笑道“小姑娘,勿慌,我们大家一起为你说情。”

楚蓉儿退了一步,拱手拜拳道“谢众兄弟抬爱! ”

右都尉趁机指派几个兵卒去草场那边,把荻人的羊群赶回军营,再派一队清扫战场,能用的全部带走,不能用的放一把火烧掉。

夕阳沉入西丘之下,青烟在风沙中弥漫。

开拔回营,走进霍将军的营帐禀告。

楚蓉儿半跪着身子请罪,霍将军连忙上前扶起道“于国于家,你都算是个英雄,我霍某人做事,不拘一格,没有什么条条框框,只要心系大渭,就是我的兄妹!”

“谢将军!”

“今晚为你庆功,此次大败荻人,你居功至伟!”

一群部下欣然贺喜。

缴了荻人的肥羊,火头营的兄弟们磨刀霍霍,摸黑宰羊,渭国以煮炖为喜好,锅灶架起,火柴添旺。

戌时刚过,肥羊汤汁出锅,大伙吃得爽口,再整几壶春烧烈酒下肚,简直惬意。

楚蓉儿和一众兄弟对碰了几碗,喝得晕晕乎乎,被哥哥扶回帐篷。

第二日酒醒,哥哥亲自去伙房端了碗清粥过来。见哥哥瘟疾痊愈,她的心里也是自在,第一次来边塞,还蛮好玩。

天高气朗,听着风声,望着剰旗,抱着一柄长剑,独身立在黄沙中,北望边关,南望故里,颇是雄壮。

在军营玩了几日后,楚蓉儿南下回府。

到了府上,爹爹数声怒骂,吓得蓉儿一惊。

她也知自己不辞而行实属罪过,扑在楚烟白的怀中,劝了几句后,爹爹不再生气,摸着她的头道“我的宝贝女儿,以后不要任性,出门记得打个招呼,省得爹爹心急,派人四处打听。若是你发生什么意外,教我如何是好?”

楚蓉儿撒娇拍了拍爹爹,笑道“女儿记住了!”

山海城南部,叶洛,水魅,池阳真人三人一行,紧赶慢赶,总算是能望到烈焰山了。

跨过巉陀江,就进入南荒地界。

三人立在江前,凝视对岸,江面上波涛涌动,岸边碎石坠落,浑浊不清。

水魅冷冷道“等夜沉下来再走!”

池阳真人嗯了一声,向后面的青石上一坐,开始盘腿运气。

叶洛皱着眉头,疑惑问道“老鬼,为什么要等夜幕降临呢?”

老鬼瞪了一眼,“烈焰山的火,能把你烤成乳猪!”

叶洛更懵,捏了捏鼻。

水魅继续讲道“整座烈焰山恰似一个天然火炉,万年不熄,只有到了夜晚,才会降下温度。山体内部,地心的火浆喷涌,白天进入,不管是哪路剑仙佛提,都会烤成白骨。”

“哪怎么会有彼岸草生长?”

水魅叹了一气,缓缓道“世之奇伟,诡谲,常在于天地造化,哪来那么多缘由,就像修剑破境,有的人御剑飞行,有的人跳个墙都能摔断骨头,天赋差距为何如此之大?”

叶洛低下头想了想,还真是这番道理,

既然烈焰山地处南荒,那是不是有妖族镇守,他心里犯嘀咕。

水魅哼笑了一声。

“别担心,妖族天生惧火,烈焰山上没有妖族,他们都是绕山而居。”

叶洛点了点头,淡淡笑了一声。

夜里过江,水魅独占鳌头,很快就到上了岸。

叶洛和池阳真人蓄气,踏波飞行,到了对岸已是有些气喘。

老鬼看了一眼,懒得答理,直接上山。

到了烈焰山半腰,一块巨大的碑石耸立在眼前,三个大字,两行篆刻。

池阳真人上前摸了摸,随口吟道“雄踞千里镇妖行,熔火百丈泛海城。”

叶洛推推水魅道“此话何意?”

“爷爷不知道唉,此乃天工造物,拔立万年之久,龙族也猜不到何意,前句倒是颇为明朗,镇压妖族。”

池阳真人已经踏入洞口。

叶洛攥紧龙渊,跟在水魅身后笑道“不管了,进洞寻草得了。”

水魅抠了抠耳窝,吹了一下手指。

进入洞中,身上猛地升温,叶洛不得不使出控火之术,周身燃起一层火晕,护住全身,整个人终于如释重负,渐渐温凉下来。少年看着老鬼镇定泰然,收回视线,低下头思索,这老头怎么没一点动静,难道体内藏着一个冰室,亦或是有什么神功护体。

“老鬼,你热否?”

“不!”水魅嘴里只蹦出一个字。

“看来你在葫芦地待久了,不惧水火了!”

水魅冷笑道“并非你讲得这样,我们龙族有龙鳞甲护体,自然不惧这些。”

叶洛嘀咕道“这老东西还藏着宝贝!”

水魅没有听清,斜瞥一眼盯着叶洛。

叶洛下意识抬起了头,挺直了腰干,笑着不说话。

渐渐深入,洞口豁然开朗,火光映红。

池阳真人停下脚步,伸出手指在浮空划着篆符,一道金光一闪,向洞府深处穿梭而去。

叶洛和水魅靠上去,眼前一片火海,岩浆在地底泛泡,冒出一股股热气。

一道一脚宽的石道横架两边,鬼斧神工。

叶洛全然被眼前景象震住。

“前辈,这这如何觅得彼岸草?”

脚下突然响起一阵“咕噜”声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