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嘛…再用力一些

绝脉疗法,顾名思义便是针对胃气已无之脉的患者实行的治疗方案。而在中医的历史记载之中,针对绝脉的疗法几乎没有,即便有的也只是那种缓解患者痛苦或有着麻醉意图的治疗,与其本质上的祛邪化疾迥然不同。

虽然不知道张婉洁为什么会向自己再三求证“绝脉疗法”的可行性,但是汪睿在心底隐隐有了一个猜想,只不过现在对于汪睿来说,最为重要的便是将竞测继续下去,并取得此次“论医之聚”的最终胜利。

不过现在张婉洁抓着自己不准走的情况,可让汪睿心中叫苦不已,毕竟对方的身份已经昭示着自己不能太过粗鲁地从禁锢之中挣脱而去。好在张婉洁在得到汪睿肯定得的答复后,没有继续呆在竞测房间的迹象,不过她那紧抓着汪睿的手可没有半点放松。

因为此时的张婉洁,正拉着汪睿朝着门外急驰而去,而满腹疑惑的汪睿也不得不在张婉洁的引导之下快步跟随着。

不多时,俩人便来到一紧闭房门的房前,汪睿抬头看清门楣上那大大的戊字铭牌后,心中对竞测的担心也堪堪放下。看来自己最后一轮竞测的对象,便是在这戊字号房间内了,只不过汪睿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张婉洁还紧抓着自己不放,难道她想带自己进屋竞测?还是愿意充当自己竞测时的啦啦队?

就在各种天马行空的猜想在汪睿脑中不断升腾时,张婉洁拉着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与其他竞测房间一样,其内的陈设布置仍旧是那样简洁。只不过当张婉洁俩人进入房间后,汪睿很清晰地感觉到两道略显灼热的目光在张婉洁身上略作停顿后,便将自己紧紧“锁定”。

待汪睿感受到对方的目光时,张婉洁早已放开了自己,直接一个大迈步奔到对方身旁,凑在耳畔快速地诉说着。虽然张婉洁已经将自己的说话声压制到了最低,但是对于青木神诀已经大成的汪睿来说。她与房内竞测对象的私语在汪睿耳中依然是那样清晰可闻。

“老李,这小家伙叫汪睿,你可甭看他年轻,在中医上的见解可不低于门内几个老古板。并且。他还知道……”

张婉洁不停地低声絮叨着,而那位被她称作老李的老者,则用他那锐利的目光在汪睿身上来回巡游着。同时,还朝着张婉洁微微颔首,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随着张婉洁的描述。老者看向汪睿的目光越发犀利,如若不是汪睿早已听清楚张婉洁私语内容的话,定会误认为这俩人在密谋对付自己的手段。

戊字号房间内的情形,透过安装在房间内的摄像头,在离此不远的会议大厅led屏幕上同步输出着。自从张婉洁拉着汪睿进入戊字号竞测房间后,整个会议大厅的氛围便瞬间安静了下来,不过这种安静总让房间内的众人感觉到异常诡异。

岐黄俩门内,无论是豪门家主还是参加此次竞测的各位成员,此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被戊字号房间的实时影像所吸引。以至于那与其并排着被称为岐门最为优秀的年轻俊杰王俊雄的竞测影像,此时也无法分心顾及。毕竟这个时候汪睿所在的房间内的情形实在太过怪异。

在“论医之聚”的所有规则之中,大多都是对参赛成员的一些限制和对竞测项目的讲解,可是没有一条规则对这个环节中出现的,一个房间内有多名竞测对象的现象做解释。

出事了

出事了?

……

这是所有人在自己心头突兀升起的念头,虽然他们不清楚张婉洁为什么会在给汪睿打出完美分数后,还一脸喜悦加焦急地拉着对方进入戊字号竞测房间,并且与竞测对象长时间的窃窃私语。但是,能够让一家之主做出如此举动,已然彰显出其中不寻常的一面。

在众人疑惑和“注目”之中,张婉洁终于停止了她对老李的诉说。而汪睿也在这一时间内透过开始张婉洁的私语,将心中那份猜想更加做实。

“呵呵,汪睿是吧?不错,你真的很不错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竞测时间。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春民,鄂省李家的家主,如果你准备好了的话,那竞测就现在开始吧”在听完张婉洁的私语诉说后,那位李姓老者微笑着向汪睿说道。

没有半点的犹豫和思索。这神一样的转折让汪睿略微一愣,毕竟开始张婉洁对其说话内容汪睿可是完全知晓的。对方不仅将开始自己的表现进行了简单描述,更为重要地阐述了汪睿是中医上的见解和造诣。

原本汪睿还以为对方会在听完张婉洁的诉说后,向自己提几个问题或疑惑予以解答,但是对方却在简单自己介绍后直接开始了本次的竞测,这的确是出乎汪睿意料之外的。

何况,对方那“你真的很不错”的评价,让汪睿脸上不由掠过一丝苦笑,这评价怎么听怎么都觉得熟悉,那皖省赵家家主赵茎铭不正是给了自己这样的评价么?

“老李,我开始不是说了么?汪睿在中医上的造诣早已超出了他此时的年龄阶段,所以你这一关他定然会完美过关的。怎么你……”张婉洁在听到李春民对汪睿所说的话后,在微微一愣后,不由出声询问道。

不过,对于张婉洁的询问,李春民并没有马上给出解释,在对其扬手制止了张婉洁继续出声发言后,带着他那和蔼的微笑静静地盯着汪睿,等待着汪睿的回复。

虽然不知道李春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既然对方已经宣布竞测开始了,汪睿当然也不会傻愣着。微微吁了口气静心收敛心神,汪睿伸出了他那白皙的手指,异常利落地搭在了李春民手腕的“寸关尺”上。

看到汪睿那娴熟的号脉手法,以及那淡然的神情,李春民再次微微颔首。虽然开始张婉洁对汪睿评价极高,但是自己亲身见证汪睿能够如此镇定自若地面对竞测,的确让李春民心生好感。

何况,开始的那些广播李春民又不是没有听到,能够抵达自己最后一环的戊字号竞测房间,其人在中医上的造诣又岂会差劲呢。就在李春民脑中思索着眼前这年轻人会让自己如何给出完美分数时,“寸关尺”处突然传来的一道暖流让他心中大为一震。

ps:女儿两次住院亲人去世更换工作等等等等,心神俱疲,慢慢调整,继续码字。还是那句老话,书永远不太监,一定会完本感谢各位书友未完待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