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自动脱了胸衣

乌闯与嫦曦虽然知道何方厉害的一塌糊涂,但这是第一次见他出手,中年人施展的可是通天元技,绝对是地元师无疑。

没想到何方的实力已经到了这个高度,地元师都抵挡不住他一拳的威势!

简鸣竹与拓跋灵珊好似看怪物般看着何方,想当初分别时他才九星元者,充其量能对付三星元师。短短三年时间,他竟然能将地元师轻易的打成重伤。

跟随众人一起来的三个年轻人,满脸煞白的跑到中年人近前,急切的问:“叔叔,你怎么样?”

看着他浑身的鲜血顺着那些深邃的血口子汩汩冒个不停,三人的心都被吓碎了。

在简儒与拓拔凡惊骇的目光中,何方亦步亦趋的走过来,貌似刚才的一击如同掸落肩头灰尘般轻松惬意,完全没有吃力的感觉。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三个年轻人吓的带出了哭腔,拉着中年人不断冒血的身体就往后拖拽,并且那双双眼睛拼了命的看向简儒。

“何方,不可杀他。”简儒短路的神经以及空白的大脑全都回过神来,身形一闪就挡在了何方近前。

这个中年人要在自己的地盘儿被何方杀了,自己一家难辞其咎,如今这个局面不想撕破脸皮也不行了!

何方似笑非笑的看着简儒,说:“是他先招的我,对我动了杀机。我岂能留他?今天的事跟你们一家人无关,我今天不杀他,来日他养好伤,还得千方百计的来杀我!”

还是那句话,杀一个人是杀,杀一百人也是杀。即使简儒你在这儿又如何?!

何方使出天冥十八变,瞬间改变三次位置,呈‘之‘路线就绕过了简儒来到重伤的中年人近前,不由分说,在三个年轻人惊骇欲绝的当口,他抬起一脚,咔嚓踩碎了中年人的心口。

内部的心脏直接被骨头刺穿,人就此断绝生机,脑袋一歪死的彻底!

“啊!”

三个年轻人眼泪哗哗往外淌,全都瘫坐在尸体旁边,浑身都若筛糠,有一人都『尿』在了裤子里!

这一系列发生的太快,致使简儒感觉眼前一花,身后就传出了哭声。

拓拔凡,简鸣竹,拓跋灵珊的瞳孔缩成了一个点。没想到何方的诡异身法现在变的这么厉害了。

简儒豁然转头,看着中年人双眼翻白,瞳孔涣散,脸上的肌肉就抽搐起来,点指何方:“你,你怎么不听劝告!”

他是十二星元师,发生了这件事后终于明白,何方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而自己已经拿他没有任何办法了。就是拓拔凡这个三星地元师估计都得捉襟见肘。

何方转身,笑眯眯道:“简叔叔,这个人是我杀,跟你们没有关系。”回手一指那三个被吓傻了的年轻人说:“我留他们三人的狗命,叫他们回去报信。就说我何方又回来了,在何家庄等着他们!!!”

招呼乌闯与嫦曦一声,就要奔简府外走去。

嫦曦知道跟简家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只有把心一横,跟拓跋灵珊说:“灵珊姐,你要保重!”

说完三人头也不回的就奔外面走去,临了何方扭头,看了一眼双目血红,正在痴痴的看着几人离去的简鸣竹,痛苦的说:“兄弟,在你大婚之日见血,是我的不对。可我毫无办法,日后相遇希望不要成为仇人。”说完转身就走。”

终归是这样的结局,简鸣竹咬碎了牙关,一语不发。拓跋灵珊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咱们跟何方已经不是一路人了,想开些。”

简鸣竹狠狠的抽动鼻子,将眼泪咽了回去,心如刀绞,黯然神伤,失魂落魄的呢喃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刚才不是好好的么?”

拓跋灵珊流下了泪水,把嘴唇抿的极紧。

拓拔凡走到一脸铁青的简儒近前,说:“这件事儿咱们都管不了。”迅即苦笑道:“何方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傻小子了。恐怕整个青松城都没有人能留住他。”

简儒点点头,表示理解,他胸中悲凉,那种无可奈何的情绪不停的滋生着,冲面前那三人咆哮道:“赶紧给我起来,将尸体送回总部!”

一人颤颤巍巍的站起,哽咽道:“这事儿怎么说?”

“如实禀告!!!”说完拂袖而去。

“爹——”简鸣竹冲他背影喊了一嗓子。

简儒身子一僵,迅即走的更快了。

拓拔凡沉声道:“鸣竹,这件事咱们谁都管不了了。交给你们总部处理吧。相信何方不会记恨你的。他的生死他做主。”

简鸣竹的喉结不停蠕动,好多话就是难以启齿,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冲天感叹:“这就是命啊!”

就这样,这场婚礼原本热闹非凡,即使是出现了何方三个不速之客,也没有打扰分毫。但就是简家总部的人到了以后,喜庆的感觉顷刻间消散一空,前来祝贺的人早就跑没了踪迹。一场喜事没有结尾就成了空泛!

北风又刮了起来,更冷了!!!

……

“刚才你的样子好吓人。”嫦曦坐在穷奇上,扭头看着何方,小脸苦兮兮。

何方迟迟不能平静的情绪,看到她可爱的『摸』样后,终究笑了起来,双手一抱将她贴至自己前胸,说:“这事儿不能优柔寡断,简家的人死一个,咱们就轻松一分。至于鸣竹跟灵珊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我也不想这样啊。”

嫦曦知道他的苦处,安慰道:“不要想这些了,马上就到你家了,你得多几分笑脸。”说到这里,她的小脸有些红了。

何方大笑:“丑媳『妇』儿终于要见公婆了。”

乌闯看气氛缓和了下来,说出了憋了很久的话:“周大哥,无痕,还有我师傅,洪师叔估计已经到了你家了。咱们得赶紧回去。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跟你家人说的。要是支支吾吾,难免你的族人范疑『惑』。”

这意思就是,要是他们将你生死不知的消息告诉你的家人,他们还不哭死。

何方心中一凛,说道:“说的不错,我得赶紧回去报平安。”

……

何家庄已经变了『摸』样,就在三年前,也就是何方离开没几天,简儒,拓拔凡就给他们带来了一大笔财富。

这些财富都是麻家的,当初被何方与嫦曦二一添作五分了。

家里有了这么多钱,自然不为生活而发愁,并且简家每年的兵器订单都源源不断的提交上来。原本红火的日子直塞油烹!

就在前短时间,家里陆续来了四人,分别叫周青云,无痕,洪丐,铁战。声称是何方的朋友。

并且知道跟王克的比武,所以提前过来照应一下。但是每每问起何方什么时候回来,他们四个就支支吾吾数不出个所以然,令人有些怀疑。

翻新的堂屋,高大明亮,跟原本的感觉简直差到了姥姥家。

何战楼,何战强,何江海,何江树,还有何风,何虎六人,正在一脸笑意的跟周青云四人聊天。不过那笑容中满是牵强的意味。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跟王克比武了,何方怎么还没回来啊。”何江树眼中有着一层深深的担忧。

眼前的四人,除了那个身穿灰白『色』麻布片的年轻人是六星元师,其他三位根本感受到真正的实力。不过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绝对是地元师无疑。

怎么也想不到,何方出去几年怎么会认识这么多平常根本见不到的地元师高手。所以语气中不免有些恭敬。

何风,何虎两人也是最关心这个问题,随着时间临近,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何方。

洪丐笑道:“早就跟你们说过了,何方临时有事,路上耽误了一些,现在估计正在往家里赶,你们不用着急,就是王克来了,由我们几个顶着呢。”

“是啊,我们跟何方都是很好的朋友,全都是受他之托先到这里等候的。你们不要担心了。”周青云宁定的眸子中隐藏着一丝焦急。

这么瞒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但何方生死不知下落不明的事情也不能直说,要不然这一家人肯定得悲痛欲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是不好受的。

“哎,何方这孩子就是不省心,指使你们这些朋友过来,他倒是不见人影。等他回来我得说说他。”何战楼说道。好像真的安心不少。

情绪是能传染的,何家的其他人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何江海笑骂道:“看他回来我怎么收拾他。”举止神态透着那么一股宠溺。

就在这时,堂屋外一阵大『乱』,声音十分嘈杂!

何家人蹭蹭全站起来了,何虎翁声瓮气的笑道:“准是何方回来了,走,咱们去看看!”

众人大喜,招呼着就往外走。

周青云四人面『色』十分古怪,但怕别人察觉,只好一同走了出去。

但看到外面的情况后,众人大失所望,哪里是什么何方回来了,分明是野狼帮的杨忠,杨寨主带着儿女,杨小峰,杨小蛮到了。

这几年,野狼帮没少照顾何家庄,鹞子山一带再没有了被土匪劫的烦恼。那些土匪看到何家庄的人,全都点头哈腰,一副讨好『摸』样。

所以看到他们父女三人,何家众人就把失落情绪掩藏了起来。

何江树拱手道:“原来是杨寨主到了,快里边请!”

杨忠还是老样子,笑道:“计算着日子,何方快回来了,我得过来瞧瞧才好。他人呢?”

“哎,这小子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估计得晚点儿回来了。不差这一两天。”何江树苦笑道。

杨小蛮听到何方两个字,脸上渲染出了一层胭脂红。

何家的族人们非常失落的看着他们一行人进了堂屋。『妇』女同志们打开了话匣子。

“哎,何方这娃真叫人担心,非得卡着时间回来?怪想他的。”

“是啊,看来他出去三年很有出息哩,他四个朋友听说都是高手。”

“再耐心等两天吧,终究会回来的。”

就在他们话音刚落,就见空中呼的一声出现了一个硕大的黑影,这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俯冲下来,当离地面还有数米时,三黑影上的三个人全都身形一拔,跳了下来。而那个黑影则一下钻进了一个黄『色』袋子中,突兀的消失不见。

碰碰几声,三人落地。

何方看见久违的家园,看见了久违的亲人。

他哈哈大笑着张开双臂,兴奋的喊道:“亲人们,俺回来啦!!!”

(亲人们,投花)

8j8j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