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桃色宝鉴 - 第三百零五章 大结局!

第三百零五章大结局!

天皇道:“从几十年前朕就开始对你进行研究,若是连这点也看不出来,也就太说不过去了。│' │不过,不要以为这太极之术就能够帮的了你,如果在外界或许还有可能,但是在这里,却绝不可能,因为是那歧神山!

朕之所以要花费那么大的代价把你引到这里来,也正是因为这里是那歧神山!在这里,凝聚着自日本诞生以来所积聚的所有信仰之力,只有身为天皇的朕能够把这些信仰之力全部发挥出来,所以你是不可能赢朕的!”

天皇这话一说,凌云不由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难怪天皇能够制造这么巨大的一个超级领域,原来这里凝聚着日本几乎所有的信仰之力。

天皇的灵魂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小千世界,他以自己的灵魂和这个小千世界相契合,以自日本诞生以来就开始积聚的信仰之力为依托,这才制造出了这个巨大无比的超级领域。

而天皇要想使用这些信仰之力也能在这个地方。如果不吸收那些狂热的信仰之力的话,出去这个地方,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一旦进来这个地方,他就能够随意调动那些信仰之力,是一个神级的存在!由于他现在还是一个灵魂状态,所以在这里,他甚至是一个如黄龙那个级别的强大存在。

而他之所以要选择来这个地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博仁亲王他所得到的那些情报,以及博仁亲王所进行的那些行动,看来都是天皇的巧妙安排之下的了,可怜那个笨笨的博仁亲王还以为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下!

难怪啊难怪,事情原来竟然是这个样子的!很多一直都想不通的事情,到现在终于算是想通了。

可是,虽然搞清了这一点,凌云同时也发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如果想要打败天皇的话,恐怕就必须以莫大之力把这整个小千世界都击溃不可了。

因为天皇的灵魂已经和这个小千世界融为了一体,其中一草一木中都有天皇的灵魂,这整个的小千世界都已经成为了天皇的领域,不把这个小千世界击溃的话,是根本不可能把天皇消灭的。

可是,问题是,现在自己就身在天皇的领域中,在这领域中,天皇本人就是神,凌云苦笑,这不是要他杀死一个神么?

这又怎么可能实现?

只要在这个地方,天皇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不死不灭的存在,是根本不可能被杀死的啊。

要对付一个神,唯一的办法就是封印。在这个地方,天皇就是神,所以只能相办法把他封印。凌云不认为天皇会蠢到离开这个地方之后再和自己决斗,他一定会在这里想尽一切办法夺取自己的身体,天皇费了这么大的精力,饶了这么多的圈子,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所以这场战斗的结果,要么是凌云封印天皇,要么就是凌云失去自己的身体,二者只能居其一!

可是见鬼的是,黄龙从来都没有告诉过自己要怎么样封印一个灵魂啊!凌云只知道要想封印灵魂需要一些强大的法宝之类的东西,比如传说中的镇魂柱、山河社稷图之类的东西,可是这些东西就算是在外界似乎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在这个地方,又让凌云到哪里去弄?

而且现在,凌云甚至不能进入那个龙形耳环的空间。因为在这个地方,天皇就是和黄龙同一个级别的存在,面对如此一个神级强者,凌云不认为在这个时候进入龙形耳环内的空间是安全的。

那个龙形耳环内的空间说白了,也是一个小千世界,是黄龙以莫大的信仰之力凭空开辟出来的。而且,黄龙还以强大的力量,在这个空间内改变了时间规则,所以才会使自己进入这个空间后能够不占用外界的时间。

可是现在,凌云认为天皇甚至有同样的力量也能开辟一个独立的空间,既然他能够开辟空间,那么也就能够打破空间,所以凌云现在进入那个龙形耳环内的空间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就在凌云犯愁的时候,天皇的攻势已经开始了。

空间挤压!

空间挤压是以直接改变领域内的规则而进行的攻击,基本上能算是一种审判级别的攻击了,也只有神才能进行审判级别的攻击。

凌云感觉这次天皇的挤压之力至少比之前提升了数倍。

而凌云的领域空间却又缩小了一半,承受的压力更是强大。

这种挤压是从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同时来的,这个时候,凌云就算想用太极的原理卸去这个力量都已经变的不可能了。

无论哪个方向都是对方的空间之力,你往哪儿卸?

所以凌云唯一的办法就硬抗。

好在黄龙之力比起这小千世界所有的信仰之力加起来都丝毫不弱,所以一时间天皇想要压服凌云却也基本不可能。

可是最大的问题在于,凌云现在是以身体为依托,而天皇却是以整个小千世界这依托,他的灵魂融入了这个小千世界之后,这个小千世界就是他的身体。人的身体无论多强悍,力量都有用尽的时候,虽然精神力量几乎无限,可是这并不等于身体力量也无限啊。

而天皇却显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换句话说,这个地方是天皇的地盘,是他的主场,凌云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是不占优势的。

所以,凌云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强,自己已经隐约有一种支撑不住的感觉了。

可就在这时,凌云突然感觉身上的压力一轻。就好像一个人在背负着千斤重担马上就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突然有个人跑过来和他一同承担重量一般。

而天皇也在同时发生了一声又惊又怒的疑问,“谁?!”

这两者一结合起来,凌云立即便知道了,有人在帮忙!在帮自己的忙!

可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在这么一个地方,又究竟会是谁能帮得上自己的忙呢?

然后凌云就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他绝对想不到的人。

这个人仿佛站在虚空中走来一般,迅速的向自己这个方向靠近,而就在他的身边,有无数道空间乱流正在猛烈的吹向他。显然是天皇正在运用领域之力在攻击他。

很快,凌云就几乎完全感觉不到天皇那巨大的领域对自己的压迫了,外面那个巨大的领域所有的力量都在朝向那个人攻击。

而天皇愤怒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听上去似是对那人极为忌惮的样子。

可是不管什么样的攻击方式,空间乱流也好,空间挤压也罢,甚至就算是空间撕裂,都根本无法对那个人造成那怕是半点伤害。任何攻击都根本无法攻入他身体三尺的范围之内,在他的身体外围,似乎有一个神级的保护层,为他抵挡了所有的攻击,让所有的攻击都失去了作用。

那人的步伐就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实际却速度极快,不多大会儿,那人便已经来到了凌云的眼前。

天皇的领域对他不起作用,凌云的领域对他同样也不起作用,凌云的领域在那人的面前就如同根本不存在一般,那人就这么一路走了进来。

当这个人真正走进自己的领域并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凌云很有一种下巴要落到地上的冲动。

怎么会是他?!

他怎么会来了?!

打死凌云都不会想到他这个时候会来。

因为这个人不是谁,正是——关键!

来的这个人竟然是关键?!

虽然关键就站在自己的眼前,可是凌云依然有些不相信似的很劲眨了眨眼睛。

没错,是关键!如假包换的关键!剑桥大学毕业的那个年轻的博士,前大通铸造集团的高级副总裁,关键!!

“看来你遇到了麻烦啊!”关键笑容满面的说道。

“你小子怎么来了?”在关键的面前,凌云对自己的智商很自卑。

关键笑道:“我若不来,你的身体恐怕就要失守了吧!”

凌云苦笑道:“你来就能让我的身体不失守吗?”

关键笑道:“当然,因为我是关键!”

凌云使劲的看了关键两眼。

关键的话很有意思,他的确是关键,因为这个家伙的名字叫关键,但是他真的能成为关键吗?

不过,从他来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从容不迫来看,说不定还真能成为关键。

这个家伙,从天皇的那个领域里走来,就好像天皇的领域根本不存在一般,从这一点上看,就能知道这个家伙绝不寻常。

而且,不仅仅是天皇的那个超级领域,在这个超级领域之外,还有一个超级阴阳阵的存在的啊。

而现在看来,那个超级阴阳阵对关键丝毫没能造成阻碍,他是怎么做到的?

在关键进入自己的领域之后,凌云就用那充斥着整个领域空间的念头把关键全身上探索了个遍。

可是在关键的身体周围,有一个强大的而且极为纯净的信仰之力,就算是凌云的念头也无法突破关键身边三尺的范围之内,大概关键正是靠了这个力量才能安然无恙的走到自己面前的吧。

凌云不由大呼失算,真是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家伙,竟然也是一个高手啊!

想到了这一层,凌云心里已经有些信了,可是嘴上却是很不服气,“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在关键进入凌云的这个领域之后,凌云就感觉到天皇对于自己的领域的打压至少又比以前增强了数倍。看起来天皇这是打算拼命了。

从外面空间乱流的涌动的频率来看,天皇的力量压迫似是还在不断的加强着。那强大的空间乱流相互碰撞间,甚至把这空间都撕开了一道道巨大的裂口,这些裂口的外面就是其它的小千世界,如此力量,天皇相当于把空间都能撕破了。

乱流越来越强,现在,天皇基本上算是把这整个小千世界的重量都压在了凌云的身上,这基本上就是在以命相搏了。

因为天皇现在的身体就是这个小千世界,他把这整个小千世界都压上以后,万一凌云的力量足够强大,把他的小千世界给弹开的话,那么整个小千世界都会粉碎,如此一来,他的灵魂将会无处容身,从而会让他自己制造出来的空间乱流给把灵魂撕碎之后扯入其它的小千世界,这样,他的灵魂就再也无法重新聚合,相当于被分别封印到各个小千世界里了。而分散的灵魂却是不能再次打开小千世界的,所以虽然天皇的灵魂还在,但是却等于实际上的死亡了。

而凌云也是一样,如果天皇的力量把他的领域压迫粉碎的话,凌云的灵魂也将会面临和天皇一样的下场。

他和凌云两者之间就成了一个玉石俱焚的局面了。

显然,天皇这么做似是在恐惧着什么。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天令凌云感到奇怪的是,虽然天皇对自己领域的打压加强了,而且加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凌云却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难受,按理说这种程度的领域级压迫,已经超过了凌云身体的承受极限。可是就算是这样,凌云却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难受,很轻松的就顶住了天皇的压迫。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显然也一定和天皇恐惧的那个东西有关。

关键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看来,事情和田总估计的差不多,事情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个局面。我来的还不算太迟!”

说着,关键便从怀中取出了一个一尺多长的好像是一个卷轴之类的东西。

关键笑道:“我给你带来了一样东西,我保证你一定会有兴趣哦!”

一样东西?!凌云一怔,看来关键所说的东西就是手里所拿的这个卷轴了。这又是什么东西?

不过,不管怎么说,关键在这么个时候送来的东西,肯定是一件极为重大的东西。

凌云从关键的手中接过这个卷轴,顿时感觉手中一沉。

咦?这东西,好重!而且,隐隐的,凌云感觉有一股巨大的信仰之力从那个卷轴中传了现来,这股信仰之力简直就是宏大无边,甚至比起黄龙之力来,都要强大的多。看来,关键之所以能够在两个领域之中有如闲庭信步一般的走动,正和这个东西有关了。

“这是什么?”凌云问道。一边问一边打算把这个卷轴打开,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是凌云费了好大的劲,却都无法把那个卷轴打开。

看着正加大力气试图打开那卷轴的凌云,关键道:“没用的,这个东西只能用你的血才能打开!”

只能用血才能打开的东西?这究竟是什么?

关键道:“因为这个东西,就是传说中的山河社稷图!”

山河社稷图?!

虽然已经料到关键带来的一定是件了不得的东西,但是山河社稷图这五个字说出来,凌云还是大吃一惊。

华夏大地,自古以来便流传两**宝,一是盘古镇魂柱,再就是山河社稷图。

盘古镇魂柱,是盘古开天辟地之后,为镇住天地邪气,而以自己的脊柱所化成的一根天柱。此柱可大可小,专克天下邪灵。

而山河社稷图,则是女娲娘娘在造人之后,按照自己的想法所画的一幅令山河归位的神图。相传此图画就以后,华夏大地上的山川河流,就按照女娲娘娘所画的样子重新排布,就是今天这个样子。

从本质上讲,就算是盘古和女娲娘娘也是自人们的信仰中产生的,但是,从地位上讲,他们比起龙还要高上一个等级。

因为传说中,龙只不过是奉天神之命下界管理人间的神灵,而盘古和女娲则是创造天地和人类的两位大神,所以人们对于这两位神祈的信仰程度还要高于对于龙的信仰。

而盘古镇魂柱和山河社稷图则正是由这个信仰而延伸出来的法宝,其威力自然是无边的。

凌云是知道的,这无论是盘古镇魂柱,还是山河社稷图,可都是封印灵魂的无上法宝啊!尤其是这个山河社稷图,这个图中画的,是山河社稷,就好比另一个世界,一旦进入,永远都别想再出来了。

凌云正愁应该如何封印天皇的灵魂,想不到这个东西竟然会在关键的手里。而且还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送了过来!

现在,关键把这个东西交到凌云的手里,可真算的上是雪中送炭了。

关键呀关键,你还真是关键啊!

可是,这种几乎只在传说中才存在的东西,又怎么会出现在关键的手里的?

关键显然看出了凌云的疑问,“不用吃惊,这个东西不是我的,这是田总交给我的。”

田憾?!

关键道:“山河社稷图是上古灵宝,当华夏山河有危难的时候,这山河社稷图便会出现异像。田总正是根据这一点,判断你可能会需要这个东西,所以才会让我给你送过来的。”

凌云的震撼没有丝毫的减轻,就算是田憾,他又是怎么会拥有这个东西的?

关键笑道:“别奇怪,这山河社稷图一直以来就在田总的手里,和你是龙的信仰的承载者一样,田总本人则是这山河社稷图的守护者,只不过极少有人知道这一点而已。当初田中信雄要用金花魁对付田总,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这山河社稷图!”

凌云想起了田中信雄的话,以及金花魁的那种特殊的能力,不由问道:“这件事你也知道?田中信雄还说只有他和天皇两人知道这个计划呢!”

关键笑道:“世界上的事情只要有人做了,很少有不被人知道的。”

凌云点头,不得不说,关键的话很有道理。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世界上很有少什么事是真正密不透风的。

凌云把这山河社稷图拿到眼前,以凌云的力量,要拿起这个山河社稷图都颇有些费力。不过,这世界上最重的,莫过于山河社稷,这山河社稷图既然承载着山河社稷的信仰,那自然是极为沉重的。

能让凌云都感觉到沉重的重量,自然不是关键这个文弱书生能够拿起的。凌云在接过山河社稷图的那一刹那,顿时感觉笼罩在关键身上的那股力量不见了。

而关键也在同时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没有任何强大实力的普通人。由此看来,并不是关键带着这个山河社稷图,事实很有可能反过来,是这山河社稷图带着关键来这里的。

关键还是关键,他的一切力量都来源于这山河社稷图。

关键说道:“这山河社稷图只能由信仰承载者的鲜血才能打开,田总把他的鲜血洒到这山河社稷图上,使这山河社稷图散发出信仰之力,送我来到这里。而你,是龙的信仰的承载者,却是可以把这山河社稷图的力量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现在,把你的鲜血洒到这山河社稷图上,打开之后,你自然知道如何使用。”

鲜血吗?好办!

凌云并指如刀,在自己的手腕上轻轻一划,顿时便划出了一道伤口,鲜血自那伤口流出,流到了那山河社稷图上。

果然,那山河社稷图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在凌云的血洒上的同时,毫光大盛,然后,这幅卷轴便脱离了凌云的手,悬浮在半空之中,卷轴缓缓打开,画面之上,是一幅壮丽的山河画卷,那画中山河仿若有灵性一般,虽然在画中,看上去却宛如跃纸而出一般。

突然间,那山河社稷图自凌云手上飞出,直向天空飞去,然后,山河社稷图便开始在空中展开。

这个时候,那山河社稷图已经放大了无数倍,整个小千世界的一切都被笼罩在了这山河社稷图之下,一种掌控天下的雄壮气势弥漫着整个小千世界。

而这个气势则正是凌云的那黄龙之威!

山河社稷图的信仰之力极为纯净,而凌云的血则为它加上了属于自己的属性,如此一来,就相当于凌云借助了山河社稷图的力量掌控了这个小千世界。

隐约间,这小千世界中的万事万物,甚至一草一木中,都有缕缕轻烟升腾,向那山河社稷图飞去。那轻烟极轻极淡,隐隐约约间,若不仔细看还真不太容易发现。

而且,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那轻烟正在拼命的抗拒着被山河社稷图吸出,在空中不停的扭曲摆动,就好像一条条狰狞的烟蛇。

可惜的是,不论那轻烟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被山河社稷图吸过去的命运。

轻烟越飞越多,速度也越来越快,而就在那山河社稷图外,轻烟似是在做最后的努力一般,拼命的抵抗着那来自山河社稷图的力量。

那轻烟甚至逐渐的化成了一个人形和一条八头蛇的模样,凌云知道,那一定是天皇和八歧大蛇的灵魂了。

可惜没用的,天皇和八歧大蛇最后的挣扎并没能改变他们的命运,最终都没能抗的过那山河社稷图的强大力量,全部被吸了进去。

被吸入山河社稷图中之后,天皇和八歧大蛇的样子终于显化了出来。

那在外面看上去庞大无比的八歧大蛇在这山河社稷图中,就是一条普通的小灰蛇,而且它也不是如它的身体一样,有八个头,这条蛇,只有两个头。

考虑到八歧大蛇力量的来源,凌云一下子明白过来。在很早的时候,人们没有见过双头蛇,偶尔出现的双头蛇就会被人们认为是圣物,从而加以膜拜,久而久之,这双头蛇就被越传越神,而它的头也在人们的传说中越来越多,以致到最后真的出现了这个东西。

现在,八歧大蛇被山河社稷图打回了原形,其实就是一条普通的双头蛇而已。双头蛇虽然少见,却也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和那双头蛇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样子比较狼狈的中年人,想来正是天皇的灵魂了。真没想到天皇的灵魂竟然会是中年人的样子。

不过,由于一个人的灵魂是由他自己的念头决定的,他认为自己是个什么样子,那么他的灵魂就会是什么样子,大概天皇在自己的心里还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吧!

山河社稷图在吸收了天皇和八歧大蛇的灵魂之后,又重新缩小成一个卷轴的样子,飞回了凌云手里。

在山河社稷图里的天皇和八歧大蛇的灵魂也随着山河社稷图的缩小,而缩小成了大约拇指一般大小。

按理说,像山河社稷图这么强大的神器,如果是吸收了一个普通的灵魂的话,那么也轮不到他在这图中显化出样子来,但是由于在这个地方,天皇和八歧大蛇都承载着巨大的信仰之力,所以在进入山河社稷图中之后,他们的样子才能显化出来。

甚至这个时候凌云还能听到天皇仍在骂不绝口,似是对凌云使用这种手段很是不满。

凌云看着被困在里面再也出不来的天皇和八歧大蛇的灵魂,笑道:“天皇陛下您不是一向对中国的山河社稷很感兴趣么?那么,就请你在这里统治中国的山河社稷吧!”

然后,凌云哈哈一笑,便把那山河社稷图收了起来。

在这山河社稷图中,天皇所承载的那巨大信仰之力很快就会被山河社稷图炼化成一种纯净的信仰之力,从而转化成山河社稷图自己的力量,而天皇的灵魂也将失去一切力量,永远也没想从这里面出来了。

就在凌云收起那山河社稷图之后,这整个小千世界也开始了剧烈的震动。无论是地面,还是山峰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几乎所有的山峰都在坍塌,地面上也出现了一条条巨大的裂缝,就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关键道:“看来,这个地方是完全领先信仰之力来支撑的,现在没有了信仰之力的支撑,这里快要崩溃了,我们快走吧!”

此时的关键,已经没有了来时的那种面对超级领域也能闲庭信步的强大力量,在山河社稷图转移到凌云的手上之后,关键就又重新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所以,如果他要出去,还必须要凌云帮忙才行。

凌云点了点头,关键说的有道理,这个地方,本就是由信仰之力开辟出来的一个独立于外面那个世界的小千世界,现在信仰之力被山河社稷图全部吸收了,这个小千世界自然就会崩溃。

所以现在,必须想办法赶快离开这里才行,要不然,打败了敌人,却莫名其妙的殉葬在这里,那笑话可就大了。

凌云神念一动,一个念头立马传到酒井泉三的大脑里,他和酒井泉三之间的联系很方便,因为酒井泉三的灵魂本就是凌云制造出来的,所以凌云想要酒井泉三做什么的话,只要用脑子想一下就可以了。

这次,凌云下的命令是撤退,带着所有还能喘气儿的人撤退,赶快撤退!

虽然那些被酒井泉三护着的人也能算是强者,但是这个时候,他们的力量显然不够看了。

然后,凌云便用念头卷起关键,迅速的向来路飞掠而去。

而酒井泉三也带着他正护着的人,一起向那来路急掠而去。

这个小千世界终于开始坍塌了,不过和地震、山崩、海啸、泥石流不同的是,那些坍塌下来的东西并不是堆积在地上,而是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就好像它们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凌云和酒井泉三一路飞掠,很快便出了那个巨大的洞口。

出了那洞口才发现,外面的那个超级阴阳阵也已经开始崩溃了。而且,似乎不仅仅是这个超级阴阳阵,整个那歧神山都在剧烈的震动,好像马上就要崩溃一般。

凌云也不多做停留,和酒井泉三带着众人一路飞掠,足足跑几十公里以外之后,这才停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地方,那歧神山崩溃的声音还能清晰的听到,不过在这个地方,就算是山崩,也对众人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现在,天皇和皇太子已死,如今的问题,却是应该考虑如何善后。

然后,凌云的目光便落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博仁亲王!

博仁亲王在酒井泉三的保护下,却是一时没事。

不过,从刚才起,凌云就注意到博仁亲王似乎很不对劲,现在再看博仁亲王的样子……

嗯,他的样子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他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傻子!

当一个人对于某件事情过于执着,并为此而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之后,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所努力的一切根本就是白费,完全是在别人的安排在转来转去,只要是个人都会受不了的。

现在博仁亲王就是这种情况,受到过大打击的博仁亲王,他已经疯了。

凌云分出一缕神念进入了他的身体。

果然,博仁亲王体*内的念头已经完全杂乱。

一个正常人的灵魂深处应该有一个中心,所有的念头都要围着这个中心转。可是博仁亲王的灵魂中已经没有了这个中心,整个就一团乱麻一般。

这种情况就是平常所谓的“失魂儿”了。

不过,对于凌云来说,这实在算不了什么了,在酒井泉三身上已经有过实验了。

为博仁亲王重塑一个新的灵魂似乎实在算不了什么难事……

…………

公元二年,原日本皇室成员博仁亲王登基,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位天皇,改年号为信和,信和天皇登基当日,即发布昭书,承认日本在二战中所犯下的一切罪行,并为此进行道歉。

同年,日本政府宣布,把钓鱼岛、琉球群岛(冲绳)无条件归还中国,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进行战争赔款,以此来向受到战争伤害的亚洲各国赎罪……

同年,在天皇及举国国民的强烈呼吁下,日本政府宣布永远放弃使用武力,并开始逐年削减军费,未来五年内,将解散全部自卫队……

…………

凌云站在一副巨型的地图前,那地图上日本的那一块的颜色,已经被涂成了红色,谢筱雨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

她已经习惯了凌云在看地图时的那种庄重与专注。

“云,今天是你的生日,大家都在等着你去切蛋糕呢!”谢筱雨在凌云的耳边轻轻说道:“含嫣那丫头都有些等不及了呢!”

凌云轻轻一笑,握着谢筱雨的柔荑,然后,在她的香腮上轻轻*吻*了一下。

谢筱雨脸色微微一红,身子轻轻依偎到了凌云的怀里,轻声说道:“一切都结束了,你能回来,真好!”

凌云笑了笑,“结束吗?没有,远远没有,因为一切,才刚刚开始!”

凌云的眼睛正在看的,却是大洋彼岸的另一块大陆……

ps:兄弟们,桃色的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不过大家不用失落,新书绝色已经上传了,一段比桃色更爽更yy的故事开启了征程。让我们在新书中再会吧!新书《绝色任务》,期待大家的大驾光临。地址:http://2100book/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