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韩非,你丫以为爷是吓大的。实话告诉你我可不准备让严可痛快,我现在把他吊在18楼的天台上,你不是很有本事吗?那就来救他呀,一个人,不准带武器,要是要我发现你耍花招,你的宝贝就死定了,下面来分享你宝贝的靓照吧,哈哈,两条大长腿,好迷人!”

接着郭疆就发来一张照片,韩非一看目眦尽裂,照片里严可帮绑着吊在天台上,他只穿着浴袍,风一吹浴袍就到处飞,两条长腿不断的晃荡。

“郭疆我艹你祖宗!”韩非吼了一声,声带撕裂后腥甜满嘴,血沫子顺着嘴角溢出来。

“啧啧,心疼了?韩非,只要我这么一松手,你的宝贝就嗖的一声就掉下去了,你说我要是扔个矿泉水瓶子,它和你的宝贝到底哪个先落地,我猜是你的宝贝,因为他比较重,哈哈哈!”

韩非的手紧紧抓着方向盘,气力大的几乎能把方向盘拗断。

他声音嘶哑却隐含着无比的杀气,就像饮血的军刺终于出鞘,“郭疆,我马上到,在我到之前若是你伤严可一根汗毛,就算天涯海角阴曹地府我韩非也要把你撕碎!”

就算郭疆这样的亡命之徒听到韩非的嘶吼也不由的心头一颤,怯意从他眼中一闪而过,看着像个大香肠一样挂着的严可他又得意起来,打蛇打七寸,就算你韩非是条大蟒蛇,我今儿也要捏死你。

“好呀,我等着你,就是你宝贝家天台,记住,你一个人,别带武器,别耍花招。”郭疆没等韩非再说什么,就狠狠的掐断了电话。

韩非气的骂了句,电话那端还有个徐麟,他一个劲扯嗓子问:“非哥,出事儿吗?”

事情到了现在韩非反而冷静了,他知道自己乱了反而对严可更不利,扯了张纸巾擦擦嘴角的血迹,胸腔里有个地方在隐隐作痛,这是维和留下的纪念,现在情绪一激动旧疾就跟着发作,他深吸一口气,拿了瓶矿泉水先漱漱口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支骆驼香烟,他把外皮撕了,直接把烟草塞嘴里嚼,满嘴的辛辣味道,但是胸中的闷痛却减缓了好多,头脑也跟着清晰起来。

电话里徐麟还一个劲儿干嚎“哥,非哥,说话呀!”

“没死,你给我闭上臭嘴。”

韩非一说话徐麟果然不敢开口了,他这一辈子恐怕是得了恐韩症,哪怕挣的钱再多当的官再大也好不了。

韩非发动汽车然后说“徐麟,你听着,你现在马上去找楚风,告诉他郭疆现在在严可的天台上,记住,一定要自己亲自去找,不准打电话。”

“果然是郭疆那孙子,哥,那你呢,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徐麟很聪明一下子就看出了玄机,韩非忙说:“快去,磨叽个屁呀,徐麟你妈的娘唧唧的像个什么样!”

“哥你别生气,我去,我去。”

韩非关了电话,他现在有足够的时间先赶到严可那里,他也应该在楚风来之前有足够的时间救出严可,不过之所有告诉楚风,是因为这次他想用法律的手段解决这场恩怨,反正就算是落在警察手里郭疆也是死路一条。

天台上。

挂了韩非的电话后郭江把严可拉上来一点,他一脚就能踩到严可的头顶。

夜很黑,楼很高,往日里像挂在天上的璀璨灯火却完全被踩在了脚下,严可这会子还幽默了一把,觉得他要羽化登仙。

严医生再文艺也是苦中作乐,他穿的很少,现在已经被风冻透,绳子捆在腰间勒的喘不动气,但又怕勒不禁,毕竟现在他真的是命悬一线。

怕是有的,可现在严可已经过了最初的惊慌失措的劲儿,他心里反倒有些平静,他隐隐感觉到那些困扰他多年的痛苦今天一定会终结,只是他不知道会以怎样的方式。

严可绝不是软柿子,比起韩非他当然要逊色的多,但是他有勇有谋还有本事,现在他觉察到脚下的位置有水管子上的铁箍,他用脚踩住一点让自己不那么辛苦,然后他开始说话。

他说:“郭疆,是你杀的程小慈?”

郭疆兴奋的有点狂乱,他觉得他的计划太完美了,简直可以预见韩非和严可的死亡。他的计划周密完美却没有人分享,这令他觉得遗憾,现在严可问了他就忍不住要炫耀。

“当然,要不你以为是谁?韩非那傻逼?他有这胆子吗?那个逼人也就是撬撬墙角抢人女朋友,他能干啥呀?”

听到答案严可松了一口气,这几年中他一直怀疑小慈的死是韩非干的,幸好不是。

郭疆没有听到严可说话禁不住追问:“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杀她吗?”

“是呀,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你们这两个混蛋。严可,当年那一刀费了我一条胳膊,你们上大学的上大学当兵的当兵,老子就惨了,不但胳膊废了却还要去坐牢,等出来,家没了,妹妹给人弄去当坐台小姐,过去的兄弟都因为我是废人不搭理我,那段时间老子混的比狗还惨。”

“那怪谁,都是你自作孽,如果当年不是你好勇斗狠能有这样的结果吗?”

“你放屁!”郭疆狠狠的抽了严可一鞭子,他的脸本来已经给夜风刮出一道道小血口子,这一鞭子下去直接给血流成河。

“是你们这两个走臭后门的害的。起初我也不知道韩非是因为你才玩我妹妹,后来听他手下的小弟无意说了,我才知道这事儿你份儿也不小。我攒着劲儿要收拾你们,可是那几年老子忙着混出个人样儿,没工夫管你们,直到你进了程小慈的医院。你想不到吧,老子也有青梅竹马的小情儿,就是程小慈,本来早就玩腻了,可她说你爸爸当年撞死了她妈妈,我就想出一招儿,让这妞接近你,一来离间你和韩非,二来弄你家点儿钱,谁知道你还真上套儿,简直是按照我的剧本来的,韩非丫的也不含糊,竟然把程小慈那娘们儿给轮了,还拍了片儿,你没看吧,程小慈真他妈的骚,叫的嗷嗷的,给人强歼还能,这样的女人真不能要,迟早给戴绿帽。你真和韩非翻了,我索性就让你们翻的更厉害,反正程小慈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她还知道我好多事儿,所有我就把她推下去,砰,一下子就着地了,自杀,哈哈!”

纵然严可想过千般可能这没有想到真相原来这么龌龊不堪,他虽然不喜欢程小慈,但一直觉得那姑娘眉目开朗很干净,呵呵,原来这就是真相,都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严可你以为算计了别人,却没有想到你根本就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怎么,难过了?我的计划厉害吧,看看你们家和韩家,就因为你们这两个走后门儿的垮了臭了,可惜我力量太小了没能整到韩非让他逃到非洲去,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很快的他就要到这里陪你了,看出来他还真挺在乎你的,你的屁股就这么有吸引力?是不是上男人特爽?要不我拉你上来你好好伺候我,弄舒服了,我就放了你。”

“滚,王八蛋。”严可咬紧牙,他最恨别人提这个,他也明明知道郭疆是在刺激他,可是他控制不了。

“哈哈,别装了,韩非能捅老子就能捅,我这就拉你上来,我们好好做一回,给那韩非看看。”

“郭疆,我说过你敢动严可一根手指头我就撕了你!”橐橐的脚步声响起,韩非从夜色中走来,他的鞋底敲击着地面,发出一声声闷响,在夜色里却格外惊心动魄,简直像踩在郭疆的心头。

郭疆当然不会真上严可,他不过是想吓唬严可,听到韩非的声音他头都没回而是抓紧了手里的绳子同时举起了手里的枪:“韩非,站那儿别动。”

黑洞洞的枪口对着韩非的胸口,郭疆只要扣动扳机,韩非就是天路神仙也躲不过。

韩非没有说话,又往前迈了一步,郭疆的手很轻微的抖了一下,他怒声道:“站住,你是想我先开枪还是先把你宝贝给扔下去?”

韩非终于停住不动,他站在深深夜色中,背后是一片浓重的黑暗,更衬得他脸色冰冷阴沉。此时他腰背挺直的站着,像一把渴血的利刃,下一刻,就会见血封喉。

他漆黑的眼眸淡淡一扫就看清了现在的情形,郭疆右肩受过伤现在负重不能超过5公斤,而他左手拿的是货真价实的92式手枪,口径是9,有效射程是50米,以现在的站立位置,韩非是完全把自己的命门毫无掩饰的暴漏在他的枪下。而此时绑严可的绳子是系在天台吊重物的一个滑轮上,控制滑轮的就是郭疆的右手。

注意到韩非的目光,郭疆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弯了弯,他瞪着眼睛大喊:“韩非,别打鬼主意,是不是不想要严可的命了?”

郭疆在滑轮上的手松了松接着绳子突突的转动,严可的头顶已经看不到,只能听到他的惊呼。

韩非千年寒潭一样的眸子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他把手举起来大喊:“郭疆,你要我怎么做?”

“脱衣服!”

郭疆一说出脱衣服下面的严可一愣,郭疆真是疯了吗?

韩非照做把上衣脱掉,露出精壮的胸膛,郭疆似乎很满意,他又说:“用那条绳子把自己捆起来,捆结实点儿,别他妈的和我耍花招。”

韩非低头看到他脚下不远有一条黑色的牛津绳子,他眼睛看着郭疆,慢慢的跨前一步,伸手把绳子捡起来。

此时,郭疆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韩非身上,冷不丁的听到严可在下面笑:“韩非,你说郭疆过了这么多年脑子怎么一点儿也不长进,你自各儿能把自各捆起来吗?”

“你闭嘴!”郭疆喊了一声,但是出于条件反射,他下意识的冲着严可说话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眼很短暂,也许是一秒也许连一秒都不到,韩非却已经抓住了时机。

他抡起手里的绳子像蛇一样一下子缠住了郭疆的胳膊,在他瞪眼错愕的时候已经飞起一脚踢在他胸口,同时另一只脚一下子踩着了因为郭疆松手而导致不断下滑的绳子。

电光火石千钧一发瞬息万变,这些词都不足形容这一眨眼发生的场面逆转。

被绳子缠住的枪滑出去,而韩非的一脚已经让郭疆的内脏破裂,他软在地上,嘴角不断的冒血。

韩非顾不上再补郭疆一脚,他忙转动滑轮把跌至半空的严可拉上来。

韩非咬着牙绷着神经用全力,底下严可的声音越来越近:“韩非,快点,绳子快断了。”

韩非的手指因为用力都变成了青白色,他额头和胸膛上全是密密的汗珠,紧张和害怕全藏在里面。

绳子断裂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就在崩断那声脆响的同时,韩非的手牢牢的抓住了严可的手。

韩非的光着的半边身体探出天台边缘,严可蹬着两条光滑修长的大腿用力,两个的眼睛看着彼此,有万丈高空做载体,终于承担起他们18年积攒的这份爱。

严可的脚终于踏到了天台的边儿,他冲韩非一笑,忽然笑意凝结在唇畔,韩非从他瞪大的眼睛里看到了身后举着枪的郭疆。

妈的,怎么就没有踢死他?

郭疆发出一声狂笑,他一步步走进把枪顶在了韩非的太阳穴上:“好,真好呀,我现在就成全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

严可看着黑洞洞的枪口陷入韩非的皮肉里他忽然也笑了,“好,真好,郭疆,这一枪打准儿点,必须让韩非死透了。”

郭疆本来想听到的是情侣之间哭着喊着争着去死的撕心裂肺画面,显然严可的回答不对他的画风,他一皱眉:“你想他死?”

严可的手蓦的拉紧韩非,脸上却笑得一片盎然:“当然,你不明白我有多恨他也不明白我有多爱他,要你是我,该爱还是该恨,依我说,不如该死,死了一了百了。”

严可的表情很扭曲,话语里的恨意和无奈又很强烈,他的话已经严重影响了郭疆的判断力,其实现在他本来就想杀这两个人,无论谁死只要他扣动扳机就好,可人就是太贪心,他总觉得这样简单的死法不够过瘾,他想看到他们痛苦的样子。

严可捏了捏韩非的手指继续说:“杀了他我也会从这高楼上掉下去,郭疆,那你呢,一切都结束了,你是跳楼还是吞枪,我其实蛮希望你跳楼的,大概程小慈也希望看到,看你血流满面脑浆迸裂的样子和她掉下去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严可的眼睛又黑又深,仿佛无底的漩涡能摄入人的灵魂,郭疆恍惚了,他觉得程小慈的惨叫一直在他耳边响,那样飘渺那样真切。

“噗”锋利的刀片钉进了郭疆的左肩,他惨叫一声压在了韩非的背上,巨大的冲力让韩非的手一抖,瞬间和严可的手被冲开。

郭疆庞大的身躯从韩非身上翻滚而下然后直线往下,连惨叫声都发不出。

严可也跟着往下掉,韩非抓起地上的绳子甩在楼层的水管子上,一手抓着绳子往下滑。

严可下坠的时候正好抱到了水管子,此时他的下滑趋势明显变慢,韩非飞身而来一把就抱住了他的腰,借着自己脚瞪的力量韩非一脚就踹碎了一层房子的落地大玻璃,猛地抱着严可跃进去。

碎小的玻璃渣子划在脸上很痛却又带着异常刺激,等他们从那种天旋地转天翻地覆天塌地陷的眩晕紧张中清醒的时候,发现他们躺的地方竟然是严可家。

两个人相视一眼,然后放声大笑,他们笑得身子痉挛,笑得眼泪横流笑得没了声息。

严可爬了几步,他的手指擦过韩非脸上的血迹,忽然吻住了他。

原来,这就是奇迹,原来这就是缘分,不能抗拒不能逃跑。

良久,他们分开,韩非热热的嘴唇擦过严可的耳畔,他说:“严可,我很坏,可是我发现你更坏。”

“所以,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我们还是祸害彼此吧!”严可轻笑一声,直接骑到他身上吻他。

“严可,严可,轻点儿,肋骨,肋骨断了,还有腿,好疼,疼!”

韩非真的肋骨和腿都骨折了,他毕竟不是铁打的,医院里躺了一个月,鸟儿闷得都孵出蛋,但是那个要祸害他的狐狸男却一天都没有出现过。

韩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用暴力威胁徐麟给他办了出院手续,直接给他送到了严可家里。

严可家里没关门,徐麟架着伤残人士走进去,卧室里严可正躺在一张大牀上,旁边还站着一个挺帅的小伙子。

韩非眼前都黑了,感情老子豁出命来救你就是为了让你搞小白脸儿,韩非立刻就想起来揍人,却忘了他现在志坚身残,一下子就摔地上给严可跪了。

“平身,小非子。”严可躺着没动,眉眼里却一片欢喜。

韩非咬着牙吼:“他妈的徐麟拉我一把。”

徐麟一进门看到诡异情形早拉着小帅哥跑路了,严可这时候从牀上下来,他也跪下用手捧起韩非的脸:“韩非,听说你退伍了,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老子想和你做长久夫妻,他妈的你倒好”

一枚凉晶晶的戒指套到韩非的无名指上,严可深情款款的说:“韩非,嫁给我。”

“嗯啥。”事情转变的太突然,韩非傻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点头答应了。

等等,哪里不对,虽然被严可亲的七晕八素,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等反映过来已经被严可抱上崭新的大牀,严可在他耳朵低声说:“你想怎么做?”

韩非的大鸟儿听到招呼蹭的就起来了,他结结巴巴的说:“做,怎么做,我。”

“你有伤,不用动,我来就好”

拉灯拉灯拉灯

韩非揉着老腰慨叹,感情这么多年以为爱的是只小狮子狗,现在才明白就他妈的是只藏獒。

严可笑的眉眼弯弯,他给韩非揉着腰一个劲还点火:“非哥哥,我的活儿怎么样,以后出力的事儿就归我了,你就负责给我生个宝宝。”

生,生,生,我生屁呀!

一年以后。

市开了家中国武馆,总教头是个传奇人物,他是个退役的特种兵培训官,传说曾将带着老婆栓根绳子从18层高的天台跳回自己家,空中飞人一样,不过这个牛人有个毛病,就是怕老婆,而且他老婆还是个男人。

哈哈,这个怕老婆的人当然就是韩非了,前段时间他和严可移民去了市,正大光明的领了证成为合法夫妻,现在严可在医院里上班他在武馆里教教孩子,日子过得休闲自在。

严可家就一个姑姑,对于严可的事情很容易就接受了,可韩非的爸爸怎么也接受不了,但是要分开他们是不可能了,最后还是老人做了让步,儿子认,儿媳妇不认,你们国外过你们的。

虽然有遗憾,但人生怎么能十全十美,他们知道,经历了这次生死大劫,哪怕是上原子弹也不能把他们分开。事实证明他们现在很幸福,两个人过着平凡的主夫煮夫生活,很惬意。

就像现在这样,他们只穿着睡裤躺在一张牀上,啃着一个苹果,用一个p看一首

这是蔡依林刚发行的一首新歌,名字叫不一样又怎样。

据说是根据真实的故事改编,当归亚蕾站在手术室外面对着年轻的医生说死去的病人是她的妻子时,两个坚强的男人都热泪盈眶。

想和这个人有一个合法的婚姻不是为了贪图他的财富,也不是为了离婚的时候可以分财产要赡养费,而是在别人问起的时候可以光明正大的说这是我的爱人,是为了在手术室外面能有资格在家属栏里签上自己的名字。

不一样都一样有各样的患难,不一样也一样有分合有聚散,不一样都一样从缺憾找圆满,不一样也一样会快乐会悲伤。

没什么不一样,只要我们彼此相爱,没什么不一样,爱一个人爱到了非你不可的时候,性别都是浮云。

严可,我爱你。

韩非,我爱你。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到此,本书大结局,谢谢陪着墨墨走到最后的朋友们,这本书是墨墨第一个长文,写了这么长时间,我收获了许多,有感动有失望有欢喜有低落,感谢群里一直陪伴我鼓励我的朋友们,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坚持,虽然已经说过很多次,但是墨墨还要由衷的感谢你们,永远爱你们!

写这本是我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懂得倾听不一样的声音,在写到大楚出现一个私生子的时候,很多朋友都弃文了,大家的内心干净美好希望看到一对一纯洁无暇的爱情,当时墨墨很苦恼,因为我当时写文的主题就是要想说一些爱情以外不一样的东西,以至于对读者的意见很不理解甚至抵触。后来,我慢慢想通了,人的看法书不尽相同的,我接受不了读者的看法怎么能去强迫大家接受我的思想,由此看来我还是太稚嫩,所以我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你们都是我的老师,谢谢。

墨墨是个感性的人,每次文完结的时候总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写出的东西又乱糟糟的全是颠三倒四的感情,也不多说了,希望2015年我们还在一起,让大家帮助我见证我的成长,2015,无不成妻。

无不成妻1月号起更新,想看江逾白的妻宝典吗?想知道江逾白的妻秘笈吗?来,悄悄的,告诉你。老婆生气的时候怎么办?干!老婆伤心的时候怎么办?干!老婆高兴的时候怎么办?干!干的时候还要说:“乖,老公疼你!”

所以,本文又叫老公干老婆的108式,你们懂得。

对了,严可和韩非的拉灯放在群里了,群号见评论区,爱写作,爱幻想,爱爱我的你们,爱一切美好的生活,我是墨老三,江湖人称逗比墨,我喂自己袋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