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王若婉听了,顿时来了精神,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要用‘易容粉’伪装身份,之后再来贩卖火器,这样便不怕暴露身份了。【无弹窗小说网】”

“易容粉?”林阳抱起双手,兴致勃勃的问道:“好名字!小婉,这种伪装脸蛋的东西是你发明的吗?”

“我哪有这般聪明的头脑,这易容粉乃是我师傅调制而成的奇巧之物。”王若婉说到这里,想起自己师傅那冰冷的老脸,不由得气得牙痒痒。

“你还有师傅?呃,你师傅是谁?现在在哪呢?”林阳越发感兴趣了。

“他老人家没告诉我名字,我就管他叫师傅……师傅他闲云野鹤惯了,难觅行踪。”王若婉苦恼道。

“这样啊……小婉,你师傅能发明出易容粉这种奇物,是个难得的人才啊……”林阳有些失望,然后立即问道:“小婉,你是你师傅的徒弟,你应该能用易容粉来伪装脸蛋吧?”

王若婉摇头道:“我师傅只管教我些医术,从来没教过我调制易容粉这种旁门左道的奇物。而我身上所携带的易容粉是师傅专为我调制的,只适合我用。若是师傅不在,单凭我,根本没办法调制出适合你用的易容粉。”

林阳恍然了,原来王若婉高明的医术都是她师傅教的。听到后面,他不禁皱起眉道:“你不能调制出来,那我的计策岂不是泡汤了?小婉,你现在有没有办法找到你师傅?哎,小婉,你怎么不说话啊?他是你师傅,总会给你留下什么联络的法子吧?”

一谈及关于王若婉的师傅事情上,王若婉沉默片刻,颇为生气的叫道:“我只是师傅收下的记名弟子,当初还是我在集市闲逛时,无意间见识到师傅的绝妙医术,才主动求他老人家教我医术的!

他老人家虽然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但也没跟我相处多长时间,只是随意教我了一些医术,扔了一些珍贵的古医书便溜走了……哼,在医术一途上,几乎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自学!我区区一个记名弟子,在他老人家心目中只怕根本无关要紧,哪有什么联络的法子找到他老人家。”

林阳无奈道:“没有适合的易容粉,那用火器赚钱的路子就行不通了,如果找其他人来卖的话,我心里也不放心不踏实啊,毕竟火器这东西事关重大,不能马虎半点,可又没其他办法,这也太难办了。”

听到林阳的诉苦声,王若婉也跟着焦心,她想了半天,忽然道:“我想到一个办法了,也许能引出我师傅他老人家。”

林阳忙地道:“你快说。”

王若婉眼神闪烁,道:“尽管我师傅他老人家喜欢在各地云游,也不爱插手麻烦事,但如若哪里一旦出现了什么严重的疫情,他老人家要是得知的话,必然不会甩袖不管!”

林阳哭笑不得的道:“你不会是想让我们这里染上瘟疫,把你师傅引过来吧?”

王若婉自信道:“正是此意!只要我让青霄城里的百姓们患上一场大瘟疫,一定可以引他老人家过来。”

林阳心中一惊,连忙摆手道:“那还是算了吧,人命关天啊,我可不想为了赚钱而害惨那些无辜百姓。”

王若婉目光凝冷,道:“林哥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况,我只是略施手段弄一场假瘟疫,不会让百姓们受多大的痛苦,更不会害了百姓们的性命。”

弄一场假瘟疫?林阳怔怔地看着王若婉那张透着煞气的娇容,缓缓道:“嗯,你说的对,我们既然要成大事,那就只能先委屈委屈下百姓了。不过小婉,你可千万要谨慎行事啊。”

王若婉扬起粉拳,恢复笑容道:“林哥哥你尽可放心,若婉行医便是为了行善,自然得千万谨慎了。而且,我也很想见见师傅他老人家了,还有好多医术上的疑难,我还想请教他老人家呢。”

“好!”林阳打了一个响指,点头道:“那我们就这么定了!什么时候你能弄出一场假瘟疫来?”

王若婉神秘的笑道:“随时可以!只要将我调制好的药粉偷偷倒进水井还有河里,不出一日,青霄城里必将哀嚎遍野!”

林阳听着王若婉阴恻恻的娇笑声,不禁打了个寒战。

……

翌日,清晨。

青霄城,街道上。

“啊哈哈哈哈!”

“好痒、好痒啊……哈哈哈……”

“痒死我了……哈哈哈哈……”

“啊哈……这怎么回事……哈……太他妈的痒啦……”

此时,无论男女老少都在不停用手挠着痒痒,脖子以下的部位全都变得红肿了起来。

林阳站在街旁,看着这滑稽的一幕,心中无语极了。

一旁的王若婉冲林阳俏皮地笑道:“我的杰作怎样?”

现在满大街人都在狂笑不止,声势十分浩荡,堪称壮观!

林阳看得头皮一阵发麻,他干咳两声,严肃道:“这招真够损的!你赶紧跟弟子去给大家送止痒药,我现在就派一些弟子到外面散布瘟疫的消息,引你师傅过来。”

“包在我身上!”王若婉轻笑一声,便带着几个弟子挨家挨户去给百姓送止痒药。

为了把这场大瘟疫演的更逼真一些,王若婉所给的止痒药只有缓解之效,百姓们身上的红斑暂时不能够消除。

在青霄派弟子们四处散布消息,以及林阳刻意的渲染,将青霄城里发生‘瘟疫’的情况夸张了许多之下,不出半个月,整个南方都知道青霄城一带发生了一场奇葩的大瘟疫,成为周边百姓们茶余饭后的闲谈。

……

天水城,一座奢华的府邸内。

慕羽坐在庭院的石椅上,正津津有味地捧读着一本兵书。

这时,一个身披蓝色战甲,面孔上布满刀疤的中年将军躬身而来,半跪在慕羽身前,抱拳道:“末将见过慕帅。”

慕羽挑了挑眉头,放下手中的兵书,虚扶道:“陈将军何必行此大礼,快快起来说话。”

“谢慕帅。”陈将军微微点头,起身大笑道:“慕帅,‘钓龙关’已被我军攻破,只需再攻下‘钓龙城’,我军即可挥师攻入北辰腹地,一举拿下北辰王都!”

慕羽听了,精神大振,点头笑道:“兵书有云,擅用良将者,攻尽万关城!正是有陈将军你这样的大好良将协助本帅,我军才能立下赫赫战功!陈将军,这次你功不可没啊!

不过,北辰王都守备森严,强者如林,依本帅看,切不可急功冒进,待我军攻下钓龙城,便让大军暂且在城内先休养生息,等我大伯解决掉西北异族,接手北辰战事后,再发兵拿下北辰王都也不迟。”

陈将军攥紧拳头,不甘道:“慕帅!如今我军士气正旺,而北辰经过内乱之后,已是无力再战,只有趁势而上,方乃上策……”

慕羽摇头打断道:“陈将军,我知道你在北辰王都的家人遭受内乱而惨死,报仇心切,才肯投靠我军,可你切莫被仇恨蒙蔽而草率轻敌了!

北辰域终归是一方大域,虽然内乱期间受到我军的猛烈冲击,加之唐远鹤突然失踪,致使他们北辰域的关城连连失守,但是北辰域又不仅仅只剩下唐远鹤一员大将,尚有不少值得提防的人物,还是等我大伯来了后再商讨吧。”

不等陈将军回应,慕羽拍了拍手掌,庭院外面轻步走来两个含羞带怯的薄裙美人。

两个薄裙美人盈盈跪倒在陈将军面前,俱是娇声道:“奴婢见过陈将军……”

慕羽指着这两个薄裙美人,朝陈将军笑道:“想必陈将军一路舟车劳顿赶来也累了,这是由本帅亲自精挑细选的两个北辰美姬,也不知合不合陈将军你的口味,若是陈将军你喜欢,本帅便牵条红线,将这两个北辰美姬送给陈将军你来享乐。”

“这……”陈将军见状,那张布满刀疤的脸上顿时松懈了下来,眼中淫光大冒,当即抱拳道:“末将谢过慕帅!”

说完,陈将军淫笑几声,急不可耐地搂起两个薄裙美人离开了。

慕羽目送着陈将军离去,脸色渐渐阴冷了下来:“也不过是个**之徒。”

——————

求票票求支持!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