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与儿女息在线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折腾了大半天后,我终于明白,带一个极品美男子在大庭广众下相亲的后果有多严重,没有成功的捕捉到他的心理活动不说,差点被一群男人群殴了,说什么,就他那样儿的还来相亲,分明就是不给其他男人留活路,好在我用三寸不烂之舌嘴巴都说肿了,才安全把他带回别墅。【文学楼】

其实,我倒不是怕别人打伤他,怕的是打伤后伤口自动复原,吓坏那些人,从而第二天变成头条,然后我跟路小贤就会成为全球的通缉对象,然后被带去各种实验室当活标本。

但是,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你是说,其他人是不会发现你的身份的?”我拿着冰块敷着嘴,有些没太听明白。

“因为他们不管看到什么,脑海里都会自动删除这段回忆,然后不会再有人认出我是谁。”路小贤低头玩着手机,解说的相当淡定从容。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是吗?像是美片里面的那个黑衣人,用个棍子一样的东西,啪的一下,就删除了他们的记忆?”我有些无法淡定了,跑过来坐在他旁边,像个好奇宝宝似得。

“我说了,我已经不会仙术了,我没法做出什么伤害他们的事。”路小贤转过脸对我微微一笑,“因为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无形中会有一个条例束缚着我,让我没办法对现世做出什么违反规律的事情。”

“那我为什么能看到你的伤口自愈?而且也没有失去这段的记忆啊?”我眨巴眨巴眼睛,但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肯定又是什么前世情人之类的话,所以立马阻止他解释,“可是安博洋也没有啊?”

“他是老君的转世……”

“……!!”我特么就不该问的对不对?老君?!呵呵……他已经死了吗?我已经石化了好么?那照他那么说,不是还有更多的某某仙人的转世咯?这个世界是疯狂了吗?我都不想去想,到底是神仙多,还是人类多了,这简直比外星人入侵地球还恐怖好吗?

世界观毁于一旦。

我抓起桌上的一包薯条,边吃边冷静自己,无意间撇了一眼他手里的手机,“哟,你也玩《御剑仙》啊……”但随即一看那个握着三尖刀的威风凛凛的穿过集市的浪飘公子,头上顶着的昵称是“寂寞万年”,我就忍不住喷一口老血。

“敢情那个总是狂砍菜鸟的万年大神就是你?”

我嘴巴张得老大,心中强忍一股怒火,还记得我刚玩《御剑仙》的时候,那个痴迷啊,奋战几天几夜才升到三十几级,结果在一次做任务的时候,莫名其妙被家族拉到了战场杀怪,杀怪什么的,也还好,需要我的话我自然义不容辞,可是正当我活动完筋骨,拿着大砍刀冲过去的时候,一个白影迅速闪过,然后我的整个屏都灰白了……

居然被一刀砍死了,而这个说都不说一声就挥刀砍人的,就是这个“寂寞万年”,被砍死的我就惨了,居然爆出了一个我打了很久才捡到的高级装备,他到好,装备捡到手,转手就送给比我等级还要低的菜鸟手上。

最主要的那个菜鸟还嫌弃了半天才收下。

这口恶气一直延续到现在也没能消,找到家族的“一心公子”(族里等级最高的),希望他可以帮我报仇,结果,一心公子一听是寂寞万年砍的我,当即就装作没听到似得,没一会儿还直接下线了。

家族里的姐妹“泉公主”安慰我说,玩游戏嘛,别那么认真,能被大神砍一次也是修来的福分嘛!

我去,被打了还说这是荣耀,当即便决定去找寂寞万年单挑,结果,家族直接把我踢出来了,说什么,叫我去找更强大的家族依靠,兴许组个团能去和“寂寞万年”pk一下,我气得差点晕过去,当即退出游戏,注销了我的账号。

什么破游戏,什么破家族,什么破大神,老娘不陪你们玩了还不行吗?

这个故事还真是刻骨铭心,没想到到现在想起来还会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整个区服,我最喜欢打得就是那些菜鸟,很多菜鸟在我的打击下已经跻身到大神的行列了。越挫越勇。”路小贤似乎还没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

“那你记不记得,你曾经一刀砍死一个名叫‘肉包子’的小萝莉?”我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恨不得自己现在手里握着那把大砍刀。

路小贤转过脸,撅了撅嘴,皱了皱眉,好像在回想,但是随即露出无害又无辜的笑容,回道:“我从来不砍女人的,那样很丢神仙的脸。”

这厮居然还在狡辩,是可忍,孰不可忍。

“对了,你号叫什么啊?哪个区服的?我来带你。”

路小贤这次是真的点燃了我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我朝他勾了勾手指,他单纯的以为我要亲近他,立马放下手中的手机,靠了过来。

我也不客气,一个拳头挥过去,恶狠狠的吼一句:“不砍女人,你砍我了?敢情杀了我,捡走了我的高级装备,还是你不小心手滑了?”

路小贤痛得嗷嗷直叫,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哪儿了,可是却又完全没get到点,“原来,我们是有这样一段孽缘的?”

后来,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就是我用他的号站在那里被那些菜鸟砍,虽然砍一刀,血槽的血似乎都纹丝未动,但是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不管有没有仇,都上前给上那么一刀,仇恨大的,连宝宝都带过来,一起砍,总之,大神这次被羞辱得整个区服都知道了,颜面尽失。

不过专砍菜鸟的大神也没什么颜面可讲,虽然他那些装备,好多人一辈子都可能没办法打到。

“满意了吗?落依妹妹……要不要跟我去个地方?”路小贤每次一笑,眼尾的那颗痣都会让他看起来及其的魅惑闷骚,让我这种常年跟男人打交道的“老油条”都有些把持不住。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把我带去荒山野岭给卖了?”一个跟你不是很熟的男人,突然跟你说这句话,是很瘆人的吧?况且还是个满嘴跑火车,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路神仙的男人。

“你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落依妹妹,我怎么舍得把你给卖了?再说了,你能卖几个钱?啊,不对,是我不缺钱……”

好吧,这一拳是你自找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