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韩国漫画网站观看

男子墨发乌衫,容颜俊美,看上去不过二十有余,但是在这个修真界中,辟谷之后就能青春常驻,有些老妖怪甚至一副童颜。

虽然.......如今男子所处的境地并非修真界,而是魔域。

男子随手解决了几个不长眼的魔族后,便再没接触到这些毫不遮掩的窥伺目光。

他事实上并没有专注于战斗,那些反击不过是他身体的本能罢了,他其实现在还有些恍惚,片刻之前,明明他还身处在成为天尊后的宴席上,

他还记得温柔小意的蝶儿依偎在自己怀中,洁白的脸颊因多饮了烈酒而艳如红霞,引得他只觉得温香软玉,秀色可餐。

成为天尊理应是完成了他此生最大的目标,曾经的强敌皆被他一一铲除,曾经看不起他,嘲笑过他的也悔之晚矣,除了蝶儿另有许多绝色爱慕他,甚至自荐枕席。

酒熏人醉,他虽然并无醉意,但不知为何那某一瞬间觉得浑然如梦。

自己的人生,好像真的像是一场梦境了。

一阵眩晕过后,他就来到了这里。

凭空出现一般。

这个世界的气息他非常熟悉,这是他统御了百年魔域。

可与他统御的相同却又不同。

从前身为尊主,现在更是天尊的他理应拥有所有的掌控权,然而在这个魔域,他并无任何特殊优待,就连修为也被生生压制了十分之九。

当然只凭现在的力量收拾一些杂碎仍旧绰绰有余,但从来事情都在自己掌控中,头一回莫名其妙发生了这样的事,让他竟然怔住。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他猜测了许多,唯一符合可能的就只有他不知为何,进入了一个特殊的幻境。

只不过......

在他杀完了恼人小虫子后,他就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力量的拉扯。

似是一种警告,一种拉响了警报前的前奏。

“你不该在这个世界。”

这种力量告诉他。

霎那间,他如来时一般,没有任何预兆得又消失了。

----------

薛沉眩晕到了几乎要把五脏六腑全部吐出来的地步。

他大概,大概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吧。

然而此刻眼前的场景让他心神巨震。

连身体的不适都下意识忽略了。

他的手搂着一柔软的细腰,一股甜香之味扑鼻而来。

回头望去,清丽柔美的女子回看着他,掩唇一笑。

“尊主怎么如此看我。”

这张脸......

薛沉触电般收回手,他一下子站了起来,猛地视线拔高了许多。

在他站起的一瞬间,华美殿堂下,歌舞丝竹全都停了下来。

“尊主......”

齐蝶脸色一白,她不知哪里惹到了薛沉不快。

她还想拉薛沉的衣袖,却被推开。

“齐蝶”

薛沉死死得都记得她的名字。

还有落融彬。

在御仙峰上折辱过师尊的二人。

“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齐蝶脸色已经煞白,醉酒的红晕褪得半点不剩。

这座下众人也弄不要懂这是闹着哪一出。

又惊又怒之下,薛沉毫不遮掩半分气势,他胸膛发热,并且越来越滚烫。

紧紧握住的拳头上青筋迸发,隐隐中金色光芒从他手中溢出。

“天尊不可冲动!”

如同附在墙角上的影子,一道黑影浮现在薛沉面前,他站在黑暗之处,周身也被黑色吞没,只露着一张苍白俊秀的脸。

这张脸让薛沉又是一怔。

“落师伯?”

“天尊......是何意?”

落千槐毫无起伏的神色僵住了。

“属下万不敢让天尊如此称呼。”

落千槐低头道。

他还要说什么的时候,那种难言的眩晕感又出现了。

要说什么都说不出,只能感觉到自己一点一点脱离了身体,以一种灵魂的视角茫然的看着周遭一切。

他看到那个躺在奢靡宴席间的男人。

男人虽与自己肖像,但他眉目要远比自己成熟太多,好似就是一个,十年后他的翻版。

薛沉忽然意识到了,那具身体不是他的,这个荒诞的世界也不是他的世界。

他的师伯,落千槐,居然对他自称属下。

欺辱了师尊的女人,看样子也与这个“他”关系非同一般。

他没忘了“自己”的手适才是惬意搂着这个女人的。

触感温润柔软可让薛沉下意识的恶心。

所以,这该是多奇怪的世界!

可不久之后,薛沉想把这个世界当作是一场噩梦!

他才没看到那个清醒过来的男人,用一种他从未在自己脸上出现过的张扬笑容继续搂着身边女人。

还有,那个,那个难道不是自己的小师叔宁桑儿吗?

虽然还是冷艳无双的冰山美人,然而她正坐在下座,眉宇间难掩对座上男子的担忧之色,并且毫不介意男人怀中搂着的女人,亲切叫着齐妹妹可要好好照顾尊主身体......

薛沉真心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甚至已经到了麻木的边缘。

哪怕他再见到什么天马行空的事都能无所动容。

灵魂状态的他任何然都看不到,活动范围也非常大,看够了宴席上的闹剧,他不知怎么的就飘到了一处荒芜的地方。

身处魔域,这荒芜之地是非常常见的,然后只有这处让他莫名的在意。

这是一个砂石地,坚硬的碎石随处可见。

一颗矮矮的枯木下,竖立着一座同样矮小的石碑。

碑文已经模糊了,薛沉仔细辨认才依稀的看清这些被腐蚀了的字迹。

貌似是自己的字体。

“薛师衣冠之冢”

“师长遗骸旁落,仅留师长往日衣冠葬入墓穴。”

“弟子沉敬立”

这世界的......师尊死了?

怎么会死呢?

师尊明明活得好好的!

他忽然心悸,魂魄状态下本该没有任何感觉的。

“都说这是场噩梦了,我不该,不该这样,这不是师尊,才不是!”

薛沉觉得在这个噩梦里已经呆了许久许久了。

看着浑然不变的魔域昏暗的天色,还有静谧无声,毫无生灵的土地。

这时他想前去别处,因为这个地方让他心慌和恐惧。

然而又不知为何移动不了半分。

远处有人渐渐走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