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跳脱衣舞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为防盗章,十点半替换上一章防盗,但由于本章是本文最后一章,不再有下一章,因此明晚十点半直接替换。

购买防盗章之后作者替换正文是不需要二次购买的,(手机网页)用户以及pc(电脑网页)用户只需要重新进入章节,也就是刷新即可,app(手机软件)用户需要进到软件里的个人中心-系统设置里有个“缓存”,后面有个“清除”的选项,清除缓存后重新进入需要阅读的章节即可。

不知道是不是冉清音的错觉,今晚夜色下的萧默然比起白天让人觉得容易亲近。两个人静静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冉清音却一直侧目看着她,等她开口说话,最后才下了结论,要等萧默然主动说话,几率应该比天上下红雨还小。

“你今晚怎么不说话?”冉清音唇边扬着令人目眩的笑容,从今晚萧默然出现之后她的心情就一直很好。

“刚才么?我不知道说什么。”萧默然很老实,自己本就少言,多了一个陌生男子在场,就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即使她很想问冉清音今天不回家吃饭是不是因为这个男子。

“我说的不是刚才,是现在,难道你对着我都没话说么?”冉清音往前快走几步,转过身站在她面前,不让她再继续往前走。

萧默然适时停下脚步,与冉清音相隔一步的距离,这么近的距离不是没有过,可却是第一次没有在做别的事情的情况下,面对面的看着冉清音的脸。冉清音的容貌是妖媚的,从第一眼见到时萧默然就如此觉得了,她在那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时代都从未见过有女子的眼尾上挑,生得这般的妖冶,美得不像凡人。是妖孽,让人为之沦陷却不自知的妖孽。

看着冉清音近在咫尺的容颜,萧默然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妖孽”两个字,却在冉清音的眼里见到刚才见过的那种期待,她在期待自己说什么呢?至少不会是“妖孽”两个字,可是自己现在根本不知道要与她说什么,或许有很多话想问,又或许根本没有什么要说。

萧默然记得那天坐她的车时她说过,那是她第一次与她的姐姐坐在同一辆车上,还有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眼里的不耐烦,都代表着她们曾经的关系并不好。那么她现在的眼神,期待的是自己,还是这身体原本的主人?她对自己这么好,是在弥补么?

“冉清音,你现在看着的,是我还是你的姐姐?”话音刚落,萧默然便借着昏黄的路灯看到面前冉清音的眼眸暗淡了下来,长长的睫毛有些颤动,是被自己说准了么?她刚才在那个男人面前唤自己的那一声“姐”,莫非不是遮掩,而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姐姐?

萧默然心里想见冉清音的冲动一直持续到现在,冉清音此刻的沉默却如同一阵风般将它猛然吹散,原来自己只是替身而已么?是她姐姐的替身,自己在代替她姐姐享受着她所有的好,是这样的么?

两个人距离在萧默然脑海中的思绪百转千回时被冉清音缩短,她往前一步,拉起萧默然的手。那只手还是她姐姐的手,整个身体都是她姐姐的身体,就连现在她觉得不染凡尘的容貌,都是她姐姐的容貌,可是她很清楚,让自己注意到这些的并不是她的姐姐。

她想靠近的不是自己的姐姐,而是那个面对难以接受的事实却仍然镇定自若的萧默然,是那个心里有许多不适应,不习惯,甚至对前世的不舍都不愿意说出口的萧默然。

“你是不是电视剧或者看太多了没回过神来?”冉清音复又轻浅笑道,“以为我是那里面的主角,把人当成替身?分不清谁是谁?”

她不再站在前面,转过身拉着萧默然的手继续往前走,萧默然不反抗这样的亲近让她心里的雀跃又增添了一分。

“我知道你是谁,我对你好不是因为这身体是我姐姐的,我只是想对你好,是你,明白么?”冉清音的话温柔而认真,非但没有被晚风吹散,反而更加清晰的传入萧默然的耳中。

“我知道这样说对于我姐姐很不公平,但是我必须承认,我对你的好不是因为对她愧疚,更不是因为这身体原本是她的,只是因为你而已。”冉清音不顾萧默然听完后的沉默,仍旧在说着自己的想法。

冉清音从来不是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的人,除了认识多年的慕以涵之外,没有人可以知道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可是她现在想把自己的所想都告诉萧默然,她不知道萧默然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力量,明明一句话都不说,甚至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可就是让自己想把所有的事都告诉萧默然。不想让萧默然认为自己对她好是因为对姐姐的愧疚,她的所作所为都只是因为这身体里的灵魂。

“我这么说,你明白了么?嗯?公主殿下?”冉清音转过头问道,眼里忽又泛起了戏谑,“不过如果你喜欢‘姐姐’这个称呼,我也可以这么叫你,只是你要清楚,我面对的是你,不是她。”

夜晚似乎是一个很容易打动人的时刻,也或许是因为没有白天忙碌从而卸下白天里的伪装时,连带着将那封锁住心脏的层层冰霜都卸下了些许。不过萧默然认为,那应该是被冉清音温暖而柔和的话语消融而去的,让自己感觉到温暖的是身旁这个女子,与时刻无关,不管她什么时候说这些话,都是自己想听到的答案。

“嗯。”萧默然淡淡的回答,唇边却不自觉的勾起浅浅的笑,整个人看起来便更加温和了些。

“萧默然,你居然会笑?我以为你打算一辈子面瘫下去。”冉清音眼尖地看到萧默然的笑容,随口便打趣了一句,怎知那笑容竟如同昙花一现般瞬间消失了。

“你怎么又不笑了?你笑起来很好看,以后多笑笑嘛。”撒娇般的语气让冉清音显得没有在洛骏晖面前那么清冷,也不像萧默然这几天接触到的严肃和轻挑,看样子,冉清音有很多面,这一面却也不突兀,让萧默然觉得此刻的她真的像极了一个妹妹。

“好。”萧默然禁不住她的撒娇,又勾起唇角笑着,眼里的淡漠随着她频繁的笑意化开了少许。

她从来没有刻意控制过自己情绪的流露,只是她已经习惯了从来没有任何情绪强烈得能够表现在面庞上。她早在很小的时候就有预感,自己也许一辈子都要过着那般规矩的生活,没有任何事能让她想要去了解,没有任何人能够让她产生倾诉的**,更没有人能让她觉得轻松自然。

来到这个时代是一个意外,遇到冉清音也是一个意外,而自己因为这个意外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萧默然知道,自己喜欢和冉清音相处,也期待着能够与她继续相处。

“所以你现在想让我叫你‘姐姐’,还是‘公主殿下’呢?”冉清音看着不远处自家别墅窗口亮起的灯光,故作疑惑的问。

“叫名字,在别人面前叫‘姐姐’,还有,我已经不是公主了。”萧默然轻声应道,在这个时代,她的身份是冉清音的姐姐,不再是那个看似至高无上却无力救国于危难的公主殿下。她要完全舍弃曾经的身份,不让冉清音失望。

“可是我觉得‘公主殿下’很好听怎么办?”冉清音松开萧默然的手,往包里掏出大门钥匙,把钥匙环套在食指上摇晃着,挑眉问着萧默然。

“你随意。”萧默然伸手拿过钥匙开门,不再去跟她讨论称呼这个问题。她前世讨厌这个身份是有原因的,因为不能为父皇分忧,不能守护国土,撇开这些之外对这个身份倒不是十分排斥,所以冉清音如果私底下要这么叫自己,也并非不可以。

冉清音跟着她进门换鞋,小心翼翼看了一楼陈姨陈叔的房间一眼,灯还亮着,那自己得小声一些,这才轻声说道,“那好,那就单日叫‘姐姐’,双日叫‘公主殿下’,生你气的时候叫名字。”

萧默然没有回答,换了鞋直接往楼上走,冉清音看她不说话也跟在后面,不过只是二楼而已,冉清音却又将自己的手塞进她的手中。萧默然没有挣脱,任由她的手与自己的交握,平时从一楼走回房间不过几步路的路程,今天让萧默然感觉忽然变得很远,距离似乎因为冉清音的拇指摩挲着自己手背而拉长了许多。

温暖得有些发痒的感觉从手背被摩挲的那处开始蔓延,直到站在自己房门前萧默然才反应过来,她居然一路上都不排斥冉清音的触碰。虽说不排斥,但也不喜欢,只是觉得很自然,冉清音要握自己的手,自己便让她握了,刚才上楼来又是如此,自己又是自然得仿佛已经跟她触碰了许多次一般。

“咔嚓”一只手越过自己身前把房门打开,手中的充实感还在,仍旧没有拿开。

“别想了,我开玩笑的,叫你名字就好,偶尔叫‘姐姐’吧,现在感觉叫起来还挺不错的。”冉清音笑着说道,这才把手从她手中抽出,“早点睡,晚安。”

萧默然闻言一愣,原来冉清音以为自己在想的是称呼的问题,听着身后清晰的冉清音的脚步声往隔壁房间走去,她才轻声回应,“晚安。”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