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图又色又黄动态图片

“我勒个擦!那到底是啥玩意啊?”宝宝好不容易才从沼泽里爬了出来吐了口嘴里的泥巴,“差点淹死小爷了!丢死个人啊!”

另外几个人也不见得比宝宝幸运多少,都或多或少遇到了点麻烦!其中就要数小木最为奇葩了,那家伙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只是当他被扇飞的时候他刚好摔了个狗啃泥,然后他又很幸运地啃到了地上不知名魔兽的大便!更加幸运的是那大便的大小刚刚好,恰好就把他的整张脸给覆盖住了!

“尼玛!坑爹呢!”小木抹了一把脸,看到手里那一坨坨褐色的东西,闻着那股令人作恶的臭味忍不住也爆了句粗口!

因为还担心着陆婉莹,大家伙基本都没做什么休整都统一向着中心的方向奔去!那绿色能量团太古怪了,居然把他们都弹了出来,这把人都支开了么,明显不在干好事!

这个时候被大家都认为不在干好事的绿色能量团真心想要哭了,它这么好心好意地把自己贡献出来,你们还要冤枉它!“呜人家好委屈!”

“委屈你妹哦委屈!专心干活!”也在绿色能量团内的小老头踹了一脚能量团,颇有几分地主公公的架势。

过了许久,陆婉莹已经能渐渐适应那种身体被撕裂的感觉了,神经被痛到麻木之后就是极致的舒爽!绿色能量渐渐地也就不在撕裂她的身体了,只是纯粹地往她的体内灌输着!

“哇!这才一天就能适应这能量,此子体质确实是属于万年难遇的极品体质啊!”老头满意地打量着陆婉莹。这主人来得实在是太棒啦!想当年在神界,就算是各大家族门派的核心传人被这能量改造身体,最起码也得过个十天半月,跟主人现在这一天那时万万不能比的啊美夫俊郎!

要知道这绿色能量可是生命之泉。是属于宇宙中最最高等的能量之一,但是却一点都不狂暴反而很好吸收!在神界的时候所有的修士都希望能用用这生命之泉来洗筋伐髓,只是这生命之泉哪怕在神界都是属于极品中的极品,真正的千金难求!除非那种超级门派、家族的核心子弟外基本就没人能享受到那种待遇了!

那种子弟都是真正的天资卓越之人,都是上天的宠儿!可是他们在主人的面前根本就是渣渣啊!这生命之泉是把身体撕裂的时间越短就说明这人体质越好,越不需要继续改造!主人这短短的一天时间就被改造完成了。这在历史上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只是还没等神农惊叹太久,一股巨大的吸力就从陆婉莹的体内传了过来,剩余的绿色能量像回归母亲的环抱似的全部进入了陆婉莹的身体!神农一个不察也被陆婉莹吸了过去,巨大的吸力撕扯着他的身体!

“啊”神农忍不住尖叫了出来,“奶奶的!疼死老子了!”神农运起了全身的能量终于脱离了吸力的范围,苦笑着看着变得稍微虚幻了的身体,“果然做人不能太得瑟啊!乐极生悲了吧!虽然我不是人哈哈”

“不好!主人!”神农想到刚才的变故,咧着的嘴巴都来不及合拢就又对着绿色能量团冲了过去!这生命之泉的能量虽然不狂暴,但是它可是实实在在的高等能量啊!主人这级别的修士最多就只能经受一下它对身体改造的效果,要想再吸收。那肯定是不行的!这能量再怎么不狂暴也会把主人的丹田给撑爆的啊!

“啊!”神农刚接近吸力的范围就又被吸走了一丝能量,没敢再深入立马又退了出来!“主人!主人!你快停下啊!这样你的丹田是受不了的啊!”神农已经急得跳脚了,只是里面的人却似乎丝毫听不到,继续肆无忌惮地吸收着能量!

陆婉莹就觉得自己此时的丹田就像一个永远装不满的容器,她还需要地更多,所以她拼尽全力吸收着。体内的金丹滴溜溜地旋转着,常人只能看到那旋转留下的轨迹,根本就已经捕捉不到金丹的位置了!

只见金丹的颜色变得越来越纯正、越来越大!金丹期的小壁障很快就被突破了,金丹中期!金丹后期!等级晋升的快感让陆婉莹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这才叫升级啊!谁说金丹期以后晋升困难来着?她看也很简单嘛!

没等陆婉莹得瑟太久,一股熟悉的威压又传了过来!“哈哈!天劫!居然又是天劫!老娘不怕你!来吧!”陆婉莹一口气把绿色的能量给吸收了个精光,目光闪闪地看着上方,等待着天劫的到来!

神农看到陆婉莹居然没事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主人可是他好不容易遇到的,等待了不知道是几千年还是几百年。或者是几千年几亿年了!要是她有什么事他还真不知道又要等多久呢!

神农回到了大书之中,一个闪烁就进入了陆婉莹的体内!陆婉莹此时已经能感应到大书就进入了她的丹田之中,冥冥之中已经和神农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回想到之前的经历,陆婉莹大概也能明白其中的缘由了!

上方的威压越来越大,一丝丝紫色的雷电在空中闪烁着。大越国都越阳城内又陷入了混乱!士兵们又一次组织者大家伙的撤离,慕容澈站在城门上,看着空中那紫色的雷电,额头的青筋跳了又跳!

想他慕容澈九岁领兵,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自十六岁即位以来,一直励精图治,国家治理地井井有条,真正的国泰民安,周边各国无不臣服!可是这雷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劈他的皇城!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做过什么罪大恶极之事!最多就是死了几个妃嫔,可是她们都是别人安排到他身边的细作啊!死了也是活该!

只是婉莹慕容澈看着自己银色的发丝,又垂下了头!这辈子他别的都问心无愧,就只有陆婉莹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了!所以连后来陆梓翎向他告老还乡的时候他都准了,虽然陆大人一走,他就相当于断了一臂,可是他还是同意了!他心里的痛逼迫着他去同意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